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外堂,一位弱质芊芊苍白憔悴的女-子正坐着歇息,身边一男子倚桌而立面露不耐,正是白盈玉与萧辰。

“展大人!”展昭一进门,白盈玉忙站起身来,看见他似乎立刻定心不少。展昭尚未开口,吴子楚已急急问道:“宁王呢?他不是同你一起么?”

闻言,萧辰转过脸,朝着展昭,面色苍白地可怕,缓缓道:“这么说,小七是还没回来?”“究竟出什么事了?”展昭沉声问道。

白盈玉咬咬嘴唇:“我们在城郊的张家店撞上了杀手,被冲散了,他们会不会……”萧辰半晌不语,忽抬脚就往外走,白盈玉忙拉住他,急道:“萧大哥,我知道你担心小七,可你眼睛不便,如何去找她,再说城门已关……”

她话未说完,萧辰就用力摔开她的手,却又有另一人用力拽住他。

“萧兄且慢,我与你同去。”是展昭的声音。

展昭又转头沉声吩咐道:“张龙赵虎,请二位各带两队捕快随我出城。”“是。”

张龙赵虎领命而去。

“我也和你们去。”

吴子楚提剑上前,皱眉道:“如此说来,宁王是和小七在一起?”

“应该是的。”白盈玉颦眉回忆当时情形,“我记得小七想引开他们,驾着马车冲出去,当时宁王殿下还未来得及下车。”

吴子楚忍不住要叹息:宁王啊宁王,何时才能改了这慢吞吞的性子。

“我也和你们去。”白盈玉轻声道。

“不可!”展昭断然否决,“杀手多半就是冲着你来的,案子了结之前,你都不可擅离开封府衙。”

月明星稀,展昭一行人出开封东城门,不同于白日,此刻往张家店方向而去的路上甚是僻静,马匹过处,寒鸦起落,远远可见几点磷火飘飘忽忽。

往前行了近两里地,也没有发现宁晋和莫研的踪影,展昭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半蹲在地,细细查看地上的车辙,无奈此路是进京城的要道,日间不知有多少车马行过,车辙马蹄多不胜数,根本分辨不清。

展昭略一沉吟,遂道:“我们分头行事,张龙你从此地往张家店方向,搜索附近地区,赵虎随我前往张家店。子楚兄,萧兄,你们……”

“我随张龙在附近搜索。”吴子楚飞快道,他自觉既然是在张家店遇袭,那么此时宁晋不太可能还在张家店,应该是在进城的路上。

萧辰一扯缰绳,淡淡道:“回张家店也许能找到线索。”意思自然是他随同展昭回张家店。展昭不再多言,上马策缰,往张家店而去。

张家店本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小镇子,全镇人都加起来也超不过百人,所以镇上仅设两名捕快。此时这两名捕快也正自烦恼:日昳时分镇上的那场混乱,他们正犹豫着是否应该往上报。

展昭等人的突然到来吓了他们一跳,听闻这位久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御前四品带刀护卫有话想问他们,连忙穿戴整齐,到展昭面前回话。

“那三名外乡人是两日前到的镇上,许了客栈老板五日的房钱,还让他留意有没有操姑苏口音的姑娘经过,说是等亲戚,哪里想得到他们是想杀她。今天日昳时分,果然就来了几位客官,其中一位就是这位公子……”年纪大些的老捕快指指展昭旁边的萧辰。

萧辰很不耐烦地打断他:“前面的就不用再罗嗦了,你就说看没看见那位驾着马车的姑娘。”“那位姑娘……”老捕快摇摇头,“没再瞧见。后来看见杀手追着马车出去,我们也跟着追去,追到汴河边,看见马车翻到在地,里面人都没了,杀手也不见了。”

“汴河!”

展昭与萧辰闻言,皆是心中稍宽,莫研水性极好,若她跃入水中,杀手多半拿她没奈何。可……若是无事,为何不见她回开封府?

待他们来到河边,残破的马车静静地躺在距离河水不到一丈远的芦苇丛中,展昭伏下-身-子细看马车,微颦起眉:马车已有好几处被拆下来,想是被附近的村民拆回家当柴烧,剩下的残骸几乎找不到任何线索。

再看地上脚印,虽然被村民踩踏过,但仍旧能隐约分辨出有两人脚印是往河边而去,细辨脚印深浅,他暗松口气,那两人似乎都没有受伤。

展昭复站起身来,命大家散开来,包括张家店的两名捕快在内,分段沿着河边去寻找莫研和宁晋。

“萧兄……”

顾及萧辰双目不便,自然无法独自找寻,展昭想请他先回镇上,却见萧辰从怀中掏出一只碧青竹笛,凑到唇边试了试音。

“小七认得这笛声,若她在附近,应会循声而来。”萧辰道。

展昭注视他片刻,虽然明知他看不见,仍旧拱手施礼,才转身离去……身后笛声响起,清扬优越,较之寻常笛声更具穿透力,显是萧辰运起内力吹奏。

好饿啊!快撑不住了!

月光惨白,有一只手扒在岸边的礁石上,手指费劲地紧紧抠在石缝中,因为太久,从指尖到臂膀都已经僵硬,莫研几乎快觉得这只手不是自己的了。

她的大半个身-子还浸在河水中,冻得牙齿直打抖,这并不算很糟糕,比这更糟糕的是死死钉在她右肩上的那柄短箭。因为这柄箭恰好压迫了右手的血脉,她的右手根本动不了,连动一个手指头都是难如登天。

若是右手能动,她就能爬上岸。

可现在她只能靠左手扒住石头,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地在水里泡着。

一阵风过,挟来几个零散的笛音,恍恍惚惚……

又是一阵风过,笛音似曾相识……

莫研本已半闭的双目骤然睁开——是二哥哥的笛声!

“二哥哥!我在这里!这里啊!”

她试着大声呼喊,无奈重伤在身,从嗓子里出来的声音嘶哑微弱,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懊恼地皱了皱眉,她试着清了清嗓子,深吸口气,刚想大喊,正好一个浪没头没脑打过来,硬是吃了口水进去,顿时狂咳起来。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