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卷二 楔子

卷二 楔子

楔子

宫城内,紫辰殿。

“母后,您求求父皇,莫将我嫁入番邦,我不要嫁给耶律洪基……”

豫国公主赵渝跪在皇后曹英面前,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曹英亦是双目含泪,赵渝虽是早逝的昭贤贵妃之女,并非她亲生,但却是由她扶养长大,听闻仁宗要将她远嫁辽国,她又何尝不心疼。

“快起来,孩子。”

曹英将赵渝搀起,牵着她在榻上坐了,才轻抚着她的手,劝道:“你也要体谅你父皇,他的心里也是不好受。”

此时的门外,仁宗静静站立,倾听着门内两个女-人的抽泣之声。

“皇上……”内侍不知是否该替他推开门,轻声询问道。

仁宗摆摆手,示意莫惊扰房中人,不是他不愿见赵渝,实在是不知该如何与她解释。自先帝与辽国定下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虽无战乱,但大宋每年都需供给辽国十万两白银,二十万匹绢布,今有消息传来,辽国耶律宗真似对岁供颇有微词,曾言大宋年入一万万,辽不过仅得三十万,实九牛一毛。且辽国已和西夏联姻,耶律宗真将其女兴平公主嫁西夏国王李德昭之子李元昊。两国关系微妙,不忍百姓再受战乱之苦,仁宗遂决定与辽国联姻,暂且缓和局势。

屋内,曹英仍在劝道:“那耶律洪基也正是年轻精壮,又听说文武双全,对汉学极是精通,想来定然不输于我汉家子弟。”

赵渝的抽泣声渐渐止住,取而代之地却是更令人心惊的话语:“母后,孩儿是宁死也不愿嫁去番邦,您莫怪孩儿不孝,不能再承欢膝下。”

曹英听得大惊,慌忙拉住她:“你这孩子,莫作傻事!”

仁宗闻言也是一惊,也顾不得叫内侍,自己推门入内,大步朝赵渝走过去。“父皇……”

赵渝看见仁宗突然进来,顾不得惊讶,也不多说话,径自直挺挺地跪下,连着磕了三个头。

望着俯首在地上的女儿,仁宗长叹口气,将她扶起:“千般不是,要怪就怪朕,不该把你生在这帝王家,朕也是万般无奈。你既然贵为公主,就需得为朕,为大宋尽你所能。”

见女儿不言不语地盯着自己,双目肿得桃儿一般,仁宗硬是让自己狠下心肠:“看看宫里还有什么喜欢,你尽可以带了去;或者还要添点什么,也尽管让人去办……”

闻言,赵渝心中一片冰凉,知道父皇心意已决,再无回转余地。

“……孩儿回去想想。”

拖着脚步,赵渝失魂落魄地走出去。

宫城内,紫辰殿。

“母后,您求求父皇,莫将我嫁入番邦,我不要嫁给耶律洪基……”

豫国公主赵渝跪在皇后曹英面前,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曹英亦是双目含泪,赵渝虽是早逝的昭贤贵妃之女,并非她亲生,但却是由她扶养长大,听闻仁宗要将她远嫁辽国,她又何尝不心疼。

“快起来,孩子。”

曹英将赵渝搀起,牵着她在榻上坐了,才轻抚着她的手,劝道:“你也要体谅你父皇,他的心里也是不好受。”

此时的门外,仁宗静静站立,倾听着门内两个女-人的抽泣之声。

“皇上……”内侍不知是否该替他推开门,轻声询问道。

仁宗摆摆手,示意莫惊扰房中人,不是他不愿见赵渝,实在是不知该如何与她解释。自先帝与辽国定下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虽无战乱,但大宋每年都需供给辽国十万两白银,二十万匹绢布,今有消息传来,辽国耶律宗真似对岁供颇有微词,曾言大宋年入一万万,辽不过仅得三十万,实九牛一毛。且辽国已和西夏联姻,耶律宗真将其女兴平公主嫁西夏国王李德昭之子李元昊。两国关系微妙,不忍百姓再受战乱之苦,仁宗遂决定与辽国联姻,暂且缓和局势。

屋内,曹英仍在劝道:“那耶律洪基也正是年轻精壮,又听说文武双全,对汉学极是精通,想来定然不输于我汉家子弟。”

赵渝的抽泣声渐渐止住,取而代之地却是更令人心惊的话语:“母后,孩儿是宁死也不愿嫁去番邦,您莫怪孩儿不孝,不能再承欢膝下。”

曹英听得大惊,慌忙拉住她:“你这孩子,莫作傻事!”

仁宗闻言也是一惊,也顾不得叫内侍,自己推门入内,大步朝赵渝走过去。“父皇……”

赵渝看见仁宗突然进来,顾不得惊讶,也不多说话,径自直挺挺地跪下,连着磕了三个头。

望着俯首在地上的女儿,仁宗长叹口气,将她扶起:“千般不是,要怪就怪朕,不该把你生在这帝王家,朕也是万般无奈。你既然贵为公主,就需得为朕,为大宋尽你所能。”

见女儿不言不语地盯着自己,双目肿得桃儿一般,仁宗硬是让自己狠下心肠:“看看宫里还有什么喜欢,你尽可以带了去;或者还要添点什么,也尽管让人去办……”

闻言,赵渝心中一片冰凉,知道父皇心意已决,再无回转余地。

“……孩儿回去想想。”

拖着脚步,赵渝失魂落魄地走出去。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