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三章

第三章

复收好首饰,展昭微微一笑:“怎得你自己不说?”

“我说过,可包大人罗罗嗦嗦了半日,什么典不可废,什么体察百姓疾苦,什么责任重大……总之就是非要我熬过这三个月。”

“我虽可替你求情,只怕也是不成。”展昭取了筷子,递了一双给莫研。“包大人连你的话都不听?”

坐在热腾腾的什锦炒饭面前,莫研咬着筷子,实实在在发起愁来:“要不,我装病吧?有什么病是既严重又不会死,能拖上一个多月呢?”

展昭提醒她:“你莫忘了公孙先生,有病没病,他一望便知。”

“你是说……”她腾得一下瞪大眼睛,“……我应该先把公孙先生解决掉?”展昭差点被呛到,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莫研的师兄师姐都喜欢敲她的脑袋:“我是说,装病不是个好法子,我自会尽力替你求情。”他猜想包大人如此坚持,多半是因莫研过于年幼,还需多多磨练性情。

“当真?”

“嗯,只是——若包大人不答应,你也不可胡来。”

“哦……”

见他应承下来,莫研心头稍宽,实在饿极,埋头在饭中。展昭微微一笑,也低头吃饭。

面前的饭虽是用剩菜剩饭做成的,卖相却十分好看:鸡蛋炒成桂花般的小粒,油爆鹅肉剔骨切成小丁,灰葫芦条细细切丝,夹杂在饭内,旁边佐以大碗海菜汤,这海菜汤原本是与排骨同炖,只是排骨早被吃尽,汤里仅余下海菜。她复热过,又加了几滴醋在其中,吃来爽口非常。展昭吃得几口,抬眼间不经意发觉莫研眼睛亮晶晶,期待地看着他……

“好不好吃?”她问。

“好吃。”他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比醉仙楼的菜还要好吃。” 醉仙楼的菜味道如何,他早已想不起来,只觉得比起素日所吃,面前的剩饭剩菜却是分外香甜。南侠说话办事向来稳重平实,这话虽听着略有夸张,却因在他心中,确确实实如是所想。

莫研不会想这许多,他既如此说,她自然就相信,嫣然一笑,欢欢喜喜地低下头接着吃。

吃罢,与莫研作别,展昭至包拯书房。此时天还未亮,而书房内灯火明亮,不知是包拯彻夜未眠,又或是清晨起早。

“展护卫,你来得正是时候!”不若平常,包拯一身官袍正襟打扮,却是刚从宫中回来。他神情焦切,也顾不上问展昭此行顺利与否,急急道:“豫国公主下落不明,皇上密旨,务必让她平安归来。”

“下落不明?”展昭一时不明白其中之意,“可是被歹人带走?”

包拯摇摇头,似有难言之隐,沉默片刻才道:“圣上已下旨,将豫国公主许给耶律洪基。豫国公主怕是心中不满,故而出走宫城。”

“此事万不可泄露,圣上已派出大内侍卫寻找,但豫国公主自小深受圣宠,性格骄纵,恐单凭大内侍卫无法劝服她回宫,更怕她做出过激之事。”包拯起身,绕过书桌走来,“公主对你向来钦佩,颇为推崇,圣上命你将公主找回,务必毫发无损。”

“圣上要我去……”

展昭怔住,将一个弱质女-子找回送至番邦,他又何尝忍心。

包拯何尝不知他心中所想,拍拍他肩膀,叹道:“辽国狼子野心,对我大宋窥视已久,现下又与西夏联姻,圣上亦是不得已而为之。”

“展昭明白。”

深知其中厉害,展昭暗叹口气,也顾不得歇息,领命而出。刚跨出门槛,突得想起一事,复返回来,掏出莫研所得的钱袋……

“这是?”包拯疑道。

“这是小七昨夜巡街所获。”展昭顿了一下,解释道:“就是莫姑娘。”

提起这个丫头,包拯有些无奈,警惕地看着展昭:“你莫不是被她找来当说客的?”

展昭微笑,只好不语。

“你当我想让她巡街么?”包拯摇头叹气:“她巡街以来,我耳根就没清净过,整日里就听见王朝和赵虎叨咕她又惹了什么事,幸而也就剩一个多月,再忍忍就过去了。”

“大人……”展昭听得包拯也十分烦恼,不由暗自好笑。

“本来免去也无不可,但她心性未定,行事毛躁,身上又有些江湖习气,若不好好历练,如何能明白庙堂与江湖之别,岂是打打杀杀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

虽然不免心疼莫研,但心知包拯所言有理,故而展昭不再多言,笑道:“还是大人思量周全。”遂转入正事,他解开钱袋,示意包拯看过来,正色道:“……大人,您且看这钱袋中的物件,可都是宫中之物。”

包拯微惊,走近细看,内中各件首饰做工精致,珍珠翡翠玛瑙,晶莹剔透,无一不是上上品,确皆为大内才得见的物件。

“她从何处所得?”

“据说,是位十七八岁、女扮男装的姑娘。”&

包拯皱眉片刻,遂急唤人将莫研叫来。

不过半盏茶功夫,莫研一脸的欢欣鼓舞,连跑带窜地进来了。听闻包拯唤她,她猜想展昭求情有功,包拯终于肯特赦她不必再巡街。

“包大人!找我何事?”

看她一副乐开花的模样,直往前凑,包拯轻咳两声,退到桌后。展昭无奈,把莫研拉回坐下。“包大人想问你关于这钱袋的主人。”

“啊……哦……”莫研迟疑片刻,犹豫问道:“是不是宫里发现了?她是偷跑出来的宫女?”包拯不答反问:“你且说说那姑娘是何模样?”

“那姑娘穿了袭皮袍,料子崭新,应该是才买的。穿小鹿皮靴,上头似乎原来有装饰珍珠,但被扯掉了,留了点痕迹在皮面上。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脂粉味,不像是街面上卖的普通脂粉,连她所用的头油也非寻常人家所用,多半是宫里头使的。”

“那姑娘相貌如何?”

“相貌……”莫研却不知如何形容,“就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没什么特别的。”包拯闻言颦眉:“眼睛是大是小,鼻子是挺是扁,你可记得?”

“这我倒没留意。”她摇摇头,却又补上一句,“反正,她虽扮了男装,却还及不上展大哥好看。”

饶得事件严重,包拯还是忍俊不禁,望向展昭,后者俊脸微红,亦是无奈。“按她说来,此人应该就是豫国公主。”展昭转回正题。

包拯点点头,转而又摇摇头,叹道:“堂堂公主,流连市井之中,还扮成男子,成何体统。”展昭起身,朝包拯道,“事不宜迟,属下现在就去寻回公主。”

闻言,莫研赶忙跳起来拉住他,附耳小声嘀咕道:“巡街的事你说了吗?”展昭不答,只拍拍她肩膀,微笑道:“你一宿没睡,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说罢,未等莫研说话,他即急步出门而去。

“……”

莫研无法,回头望向包拯:“展大哥有没有和您提巡街的事。”

“他提过几句……”包拯替展昭打遮掩,手指向桌上钱袋,“你巡街尽忠职守,本府甚感欣慰。再过得月余,蒙圣上隆恩,你便可升任捕头,此时万不可懈怠。”

莫研艰难地将他的话重新在脑中过了一遍:“你是说:我还得接着巡街?”包拯点头:“正是此意。”

“……大人无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她蔫头耷脑地往外头,口中不满地自言自语,包拯隐约只能听见嘀嘀咕咕什么什么包子,想来不是好话,却也听不出究竟何意。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