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十章

第十章

莫研站在旁边,怔怔地看着。她原是小孩心性,对于男女之情一直懵懵懂懂,而今初识情愁,见着面前的情形,一时间竟感同身受,不知不觉间也跟着伤心落泪。

怕旁人看了笑话,宁望舒忙抹干泪,扭头看见莫研已是满面泪痕,忙拉过她到身边:“傻丫头,你又哭什么?”

莫研抽抽泣泣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看见姐夫待你这般好,心里好生代你欢喜。”“既是欢喜,就快别哭了。”宁望舒替她拭干泪珠,又好气又好笑道。

莫研脸上泪痕犹在,抬眼勉强一笑。

南宫若虚也还记得莫研,朝她温颜笑道:“你师姐在家时常提起你,说你就快升任捕头了,可对?”

因捕快当得颇为憋屈,莫研心中也盼着快些当上捕头,听他这么问,笑吟吟地点点头:“姐夫,我师姐不请我吃喜酒,怎得你也不请我?”

不待南宫若虚说话,宁望舒就轻轻敲了一记她脑袋,嗔道:“还惦着这事!明日我就在醉仙楼摆十桌酒席,就你一个人吃,吃不完可不许出来。”

莫研歪头瞧她,促狭笑道:“就知道你会护着他,有了姐夫就不要妹妹了。”宁望舒不理她打趣,转而望向南宫若虚,关切问道:“你又坐不惯马车,一路上都未歇息,定是累坏了吧?”

“不累,礼平把车里头安置得很妥当。”南宫若虚微笑道。

看他面色便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宁望舒也不与他争辩,温柔笑道:“我倒有些累了,我们先找地方歇息吧。”

“好,”南宫若虚挽了她的手,“咱们家在京里有处别院,离这也不远,东西又齐全。咱们就去那里,可好?”

宁望舒嫣然一笑,点点头:“你说好,自然就好。”

本还想夜里头可以像从前一般,与师姐并头而卧,絮絮叨叨地谈天说地,眼下看来是不成了。如今姐夫一来,师姐定是要时时陪着他,莫研不等宁望舒说话,便蔫蔫道:“你还是陪着姐夫吧,我去替你拿包袱。”

原也想好好陪陪师妹,但眼下……宁望舒歉然看着她。

南宫若虚看出妻子心意,提议道:“小七若不嫌别院简陋,不妨过来小住。”“好啊!”莫研闻言喜道,“姐夫你替我留好屋子,说不定我哪天就过去。”“一定。”南宫若虚微笑道。

莫研随即回屋将宁望舒的行装重新收拾好,拿出来交于她,南宫若虚又把别院的详细地址告诉她,方才与宁望舒上马车。

站在角门边上,一直看到马车消失在拐角处,莫研仍立在原地,脑中的画面仍旧是方才宁望舒夫妻二人立在马车旁的景象。只觉得心里倦倦的,一时也不想回屋去,随意在门廊下的石阶上坐着,怔怔出神……

“小七,怎么坐在这里?”有人同她说话。

莫研心不在焉地抬头,一双剑眉星目映入眼中,却是展昭。她此刻脑中正想着他,冷不防地看见他在自己面前骤然出现,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结结巴巴道:“展……展大哥,你怎么回来了?”&

展昭怕她冻坏,将她拉起来:“我们进去说话。”

莫研方才出去的急,忘记将镂花铜熏笼内的炭火灭了,此时屋内暖气升腾,她从外间冻了半日,乍进屋来,冷暖交替,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忙取绢帕捂住口鼻。

“……公主……呢?”

她瓮声瓮气地问,倒不是真的关心公主,只不过此刻见着展昭她心中别扭,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没话找话。

“公主已经回去休息。”

“哦。”她似听非听,随口应道。正好一眼瞥见翻毛灰鼠斗篷搭在屏风上,她取下来,放在榻上细叠,心中却是百转千回,终于暗下决心,猛地转身看向展昭:

“展大哥,我想问你……”

看她咬咬嘴唇,似有迟疑,展昭含笑道:“但说无妨。”

“你,可愿认我作妹妹?”她冲口而出。

展昭闻言愣了愣,也未细想,只能应道:“若能得此贤妹,展昭之幸。”

虽然早已料到,莫研还是心中一沉,转回身接着叠披风,头垂得比方才更低了些。展昭见她没头没脑问这么一句,却又没了下文,不由问道:“小七,你不是想与我结拜兄妹么?”

“以后再说吧。” 莫研连头都不回,懊恼地敷衍道。

饶得展昭再聪明,对这女儿家的心事又如何能懂,一时不明就里,被她弄得满头雾水,也不知该说什么。

慢吞吞地叠好披风,她起身双手递与展昭:“展大哥,多谢你的披风。”甚少见她如此有礼,展昭微怔,并不伸手来接,微笑道:“你若不嫌弃,留着穿便是。”“我不要。”莫研很干脆地摇头。

“你嫌旧是么?”展昭笑问,“我那里还有件未曾穿过的白狐……”

他话还未说完,莫研又摇了摇头:“我不要。”她心中自有一番计较:你对我好,只因将我当妹妹般待,非我所想。既然如此,你便是待我再好上十分,我也不要。

展昭怔在当地,也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她,让她对自己这般生疏客套起来。又见莫研直直望着他,目光中似有苦楚之意,自己竟是从未见过,忙关切道:“你可是遇上了为难之事?不妨说出来与我听听。”

听他这么说,莫研更恼,恨不能大嚷大叫才能发泄出心中郁郁,刚想摇头,忽想起师姐所提的事情。大事当前,她也顾不得自己的别扭,忙点了点头,急道:“有事,有很要紧的事!我想见宁王,你能不能帮我进宫去?”

“是何要事?”

“见了宁王再与你说,你先帮我进宫去,好不好?”

展昭思量片刻,点点头:“好,你随我去,剑要留下,不可带入宫中。”莫研忙解了腰中软剑,转身间,展昭已替她复把翻毛灰鼠斗篷披起来。

“外间冷,莫冻着了。”他柔声道。

莫研微垂下头,心中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乖乖站在那里由他替自己结好系带。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