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 & & & 听他如此说,丁兆蕙愣了许久,然后突然抚掌大笑道:“难怪道那丫头要骗我,千方百计地要我回去,原来如此。”他连连用大力拍了几下展昭的肩膀。

展昭亦有几分涩然。

“你要是当时在场就好了,那丫头的嘴皮子……”他又是摇头又是好笑道,“七星宝塔也得让她说得掉下两层来。”

“她就是顽皮些,心眼却不坏,丁二哥莫往心里去。”展昭微笑道。

丁兆蕙笑了又笑,半日缓过气来,看向展昭,调侃道:“我倒真是想不到,这么个莽莽撞撞的小丫头,你当真会看上她?若他日见了我家的妹子,可得把你肠子也悔青了。”

展昭歉然笑道:“令妹才貌出众,是展某配不上。”

“得了得了,你我兄弟还用得着说这个,你直接跟我说句有意中人不就行了。咱们是大老爷们,犯不上学那些个娘们蝎蝎蜇蜇的。”丁兆蕙爽然一笑,“只是你怎么会看上那丫头,我还真有点想不到……”

展昭自己垂目半晌,低低笑道:“我也未曾想到。”只是这么淡淡一句,说完之后,他突然就明白了莫研的心思……

——她仰着头看他:“展大哥,无论他说什么,你都别答应,好不好?”

——她红着眼圈道:“他只把我当妹妹待,便是给我个龙图阁大学士也没什么好的。”

——她怔怔地道:“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本是极容易的事,可若要那人也喜欢自己,却是极难极难的。”

她为何伤心,为何委屈,为何难过,他在那一瞬间感同身受。

丁兆蕙笑而叹气:“得,我也不说什么了,还是先想想回去怎么和家母交待。”

“丁二哥……”展昭自知驳了他的面子,也不知该说什么。

丁兆蕙看他表情便知他所想,拍拍他肩膀道:“你是我兄弟,咱们不说外话。你一个人不容易,又是做这般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要能有个家,又是自己中意的人,做哥哥的也替你高兴。

展昭心中一暖,替两人斟上酒,端杯笑道:“这酒就算是我给丁二哥陪罪。”

丁兆蕙笑着一饮而尽,道:“我倒是希望能早点喝上你的喜酒。”

两人执杯相对而笑,窗外雪落,室内却是暖意浓浓。

别过丁兆蕙,展昭刚回到开封府,便有差役告之公主急宣,他心中一凛,忙急急赶往公主暂住之所。

待到了住所,还未进门,便听见有人-撩-拨琴弦,无曲无调,仅是随意弹拨,想来是赵渝无聊而弹。他暗松口气,放下心中大石,入内上前躬身行礼:“展昭参见公主。”

赵渝盈盈抬起头来,轻轻笑道:“展护卫,你来了,南宫夫人刚刚才走。”

展昭立在一旁,等着她再说下去。

“我听她说了些江湖上的事,还有她自己与夫婿之间相识的事情,听着虽然平常,却也知道不易,她说得可比你那日说的好听多了。”

“展昭口拙,还请公主恕罪。”

“这么好的两个人,怎得偏偏……展护卫,七叶槐花你可曾听说过?”赵渝突得话锋一转,妙目瞧向展昭。

展昭如实道:“听闻是大理进贡之物,有解沉疴疗绝症之功效,乃疗伤圣品。”

“那你可知道南宫夫妇一直在寻找此物?”

展昭略略一顿,随即平和道:“展昭知道。”

“那么,你可是希望我能帮他们?”

“若然公主愿意伸于援手,展昭自替他们二人感激公主大恩……公主不愿,展昭亦不敢强求。”

赵渝面无表情,目不转睛地盯了他一会,后者平静若水波澜不惊。她着实没有办法,只好干脆道:“那你说,你是不是故意带我去琴舍,又让南宫夫妇也来琴舍?”

避无可避,展昭只能点头,单膝跪下:“南宫夫妇完全是依展昭之言行事,公主降罪,请责罚展昭一人。”

“你……”赵渝没想到他如此干脆的承认,跺跺脚道,“你快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责罚你了。”

“展昭欺瞒公主,公主降罪,亦属应当。”

“起来起来。”赵渝急道,“我知道你也是担心南宫公子的身\_体,他怎么说也为朝廷尽过力,就算你明白地和我说,我也会帮他的。”

展昭闻言一喜,方站起身来:“公主当真愿意救南宫公子一命?”

“你莫要高兴得太早,我回宫后自会向我父皇讨要,可我父皇给不给,我却也不知。”

“公主有此心,展昭已是感激不尽。”

赵渝抿嘴一笑,狡猾地看着他:“那,你该如何谢我?”

“公主若有事,展昭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若我要你随我同去契丹呢?”赵渝飞快道,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展昭微愣,随公主去契丹,便是这一生一世怕都回不来了,莫研的笑颜自脑中闪过……

赵渝见他不答,便道:“你可是后悔了?”

“若能护卫公主终身,展昭绝不后悔。”他沉声道,低低的声音犹如把极钝的刀从心上缓缓推进,自小受的教诲却深入骨髓,国事家事,自不必权衡,便知该择何方。

“但此事还应向包大人请示,有圣上恩准,非展昭一人能作主。”

听他如此说,赵渝欢喜地拍手笑道:“我父皇那里倒不必担心,只要我开口,他不会不答应的。在契丹有你相伴,我也没那么害怕,想来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看着赵渝开心的模样,展昭静静不语,心下黯然神伤,若当真得去契丹,也只能怪世事弄人,可笑之极。

“方才父皇派人宣诏,契丹使节将至,命我今日便得回宫去,我的好日子算是要到头了。”赵渝有几分无奈地叹口气,“我回宫就和父皇说……要不,你现下就随我进宫,与我父皇说,你自愿请命护卫公主左右,随嫁契丹,好不好?”

“公主见谅,展昭想,此事还应先行告之包大人较好。”

赵渝侧头想了想:“也对,怎么说你也是供职开封府,确实应该先告之包大人。”

“公主明察。”

“那我还是先向父皇讨七叶槐花,毕竟人命关天,到时我再派个御医,你领着他拿去给南宫公子。”

“多谢公主。”&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