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大队疾行,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耶律洪基才下令稍作休息。

连夜赶路,赵渝在驼车内虽可以歇息,但路途颠簸,加上心事重重,一夜未眠,自是十分倦乏。而莫研自当了捕快,常常在大半夜里巡街,倒也不觉得有多劳累。

休息时,辽人快速地就地升火起灶,莫研在锅旁等了半晌,待粥煮好,先盛了碗命侍女端去给赵渝。而她自己先顾不上吃,端了碗粥便跑去找展昭。这夜里,她尚可随侍女一起窝在马车内歇息,而展昭却是在马上疾驰了一夜,此时又忙前忙后地照应着送嫁队伍中的其他宋人,且还得与辽人调停其他事宜,甚是忙碌。

为了以示哀伤之意,展昭已换了袭素白长袍正与耶律菩萨奴交谈,清晨冷风之中,他衣襟飘飘,愈发显得身姿颀长清瘦。

知道不能上前,莫研只好端着碗在不远处静静等着,瞧着展昭,暗自心道:到了中京之后自己可得好好煮些好吃的给他。她低头瞧瞧手中的羊乳野菜粥,乳香扑鼻,辽人吃时喜欢在上面再淋上一大勺生油,方才幸而她及时回绝了这番好意,否则这粥再伴上生油,展昭是断然咽不下去的。

等了一会才见耶律菩萨奴面无表情地走开,她赶忙上前将粥递给展昭:“大哥,你也尝尝他们这里的粥,还热着呢。”

展昭接过碗,朝她微微一笑:“你可吃了?”

“锅里还多着呢。”她笑答道,余光瞥见耶律菩萨奴已走远,“那个棺材板又找你作什么?”

“嘘!别乱说!”周遭辽人颇多,恐人多耳杂,展昭制止她。

莫研微一低头,顿时便知道错了,再抬头时抿了抿嘴唇,低低道:“他,他找你作什么?”

“是我找他询问至中京的路途,还有些陪嫁物品的安置之事。”

“哦……”

“走,你也去盛一碗来吃。”展昭拉着她往升灶的地方走去,轻轻柔柔道,“咱们现在已身在辽国,你日后说话须得谨慎。”

他的语气并无责怪之意,莫研顺从地点了点头,偷偷侧脸瞧他,却正好与展昭目光相遇……

“大哥,我这么莽莽撞撞的,你不恼么?”她心里想着,口中就说出来了。

展昭笑着摇头,握她的手紧-了紧。

“为什么?”莫研不解。

他不答反问道:“你和我在一起可觉得闷?”

她摇摇头,奇道:“当然不会。”

“我也是。”他笑道。

莫研怔了怔,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世上岂有完人,两人相处自要相互包容才是。他指出自己的莽莽撞撞全是因身处异国,而他自己,却并不以为忤。

她忍不住低头微笑,复抬起头来时,眼睛亮晶晶的:“大哥,你再亲-亲我,可好?”

身遭尚有辽人宋人来来往往地走动,展昭再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说这话,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呆了片刻方才漾开暖暖的笑意,伸手抚摸了下她额上的头发,低低道:“此时人多不便。”

莫研懊恼地望了望四周,挠挠耳根,转而轻叹了口气。

行至升灶之处,他们身后有人赶上来,是赵渝的贴身侍女。展昭唤住她问道:“公主可用过早食了?”

“启禀大人,公主她只勉强吃了两口,就说吃不下,全都推出来了。”侍女禀道。

闻言,展昭微皱起眉,公主是千金之躯,路途劳累加上水土不服,若然病倒就不好了。

“大哥你先吃着,我去瞧瞧。”

莫研大概知道赵渝的心病,重新盛了碗热粥,拔腿朝赵渝的驼车走去。她的身后,展昭端着碗,定定望着她的背影。他,已经几乎忘记了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真好。

“公主!”

驼车颇高,莫研手脚并用的爬上车去,掀开车帘,里处赵渝神色郁郁精神不振地歪躺着。

见她又端着乳粥进来,赵渝顿时一脸嫌恶道:“快端出去,我闻着那味道就想吐。”

“公主,可不吃也不成啊。”莫研其实挺替她难过的,好言好语地劝道,“要不然下去吹吹风,这驼车舒服归舒服,可终究是闷了些。”

“我不想出去。”

“车前的两匹白骆驼你还没仔细瞧过吧,咱们大宋可瞧不见这样的骆驼。”

“我不喜欢骆驼。”

“那你也不想瞧瞧耶律洪基在做什么?”

赵渝叹口气:“有什么好瞧的,将来……说不定我与他是日日相看日日生厌。”

本来就不擅长劝人,这下莫研是实在找不到话来劝她了。

“可你不吃东西,展大哥会担心的。”她只好道。

微微挑眉,赵渝白了她一眼,才无力道:“你就是为了展昭,才来劝我的吧。”

莫研不自在地挠挠耳根,如实道:“也不全是,其实我自己也关心你。你……你就吃点吧。”

虽然面前的这丫头实在是并不怎么讨人喜欢,可无论如何,她至少并不敷衍自己,而且也在尽力地帮助自己。赵渝缓缓直起身-子,将车帘-撩-开一点,朝外瞥了眼:正好看见不远处耶律洪基与耶律菩萨奴站在一起,似乎正说着什么,像是察觉到什么,耶律菩萨奴转头往这里看来,目光透着毫不掩饰的冰冷和厌恶……

本欲放下车帘,可公主的身份却不容许她有半点退却,赵渝极力镇定自若地迎上他的目光,片刻之后,后者冷冷一笑,复转回头去。

“我要下车。”

赵渝放下车帘,朝莫研沉声道。无论如何,自己是堂堂大宋公主,怎么也不能叫这些蛮子小看了去。

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但看她肯下马车,莫研也十分欢喜:“那粥呢?”

“吃,不过要在车外吃。”自己偏偏就是要吃好喝好,让那些小看她的人瞧瞧。

莫研嘻嘻笑道:“好。”

侍女们在外头草地上铺好了厚厚的毡毯,将赵渝扶下车来,又奉上热腾腾的乳粥。赵渝款款吃下两碗乳粥,并三个羊髓饼,且若无其事。那乳粥味道怪异,羊髓饼尚有膻气,看得她得如此香甜,一旁的莫研暗中啧啧赞叹。

展昭见状还以为是莫研之功,心道还是女儿家在一起方便相劝,朝莫研笑了又笑。

“公主,吃得可还习惯?”耶律洪基特地过来问候道。

赵渝起身微微笑道:“多谢殿下,我吃得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

耶律洪基甚是温柔,转头又吩咐身旁的侍卫:“把我车上那罐蜜制山果取来与公主。”他朝赵渝道:“接下来还得赶路,驼车甚是颠簸,公主若感眩晕,可尝尝,说不定会舒服一些。”

“多谢殿下。”

不多时,侍卫便把蜜制山果送来,莫研伸手接过,抬眼处正好看见耶律洪基正扶着萧观音上马车,不由摇头在心中叹道:“此人还真是面面俱到。”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