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公主,您怎么了?”

莫研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正探头探脑地看着她,几乎贴到她脸上来。

“你退开点,我晕……”赵渝有气无力道,同时挥手让旁边的侍女退下去。

“您病了?”

“没。”

“听说是晕血,是吧?”

“……”赵渝没好气地抬眼看她,“你没看见那血,若是你,说不定也得晕。”

莫研赞同的点点头:“那肯定,听说驼血又腥又燥,还得被人逼着喝,倒不如晕了得好。”

看她一脸坦诚,并无瞧不起自己的意思,赵渝方才示意她坐下。

没坐竹榻边的石凳,莫研直接坐在了秋千上,拿了块桂花糕先塞-嘴里,也怅怅然地望着池水……

“怎么,你也有心事?”甚少看她没精神的模样,赵渝奇道。

“没事,就是一点小事。”莫研敷衍笑道,她在房中与衣料折腾了许久,几乎想把展昭的袍子拆来瞧瞧,“公主,您会做衣裳么?”

赵渝斜眼瞪她,微微挑眉:“你觉得我会么?”

“看来是不会。”莫研挠挠耳根,又塞-了块桂花糕,“公主,那您有什么心事?”

“我……”

赵渝欲言又止,轻咬了半日嘴唇,发觉在此地除了莫研,自己还真是找不到别人诉说心事。

莫研歪着头,安静地等着她的下文。

“你……还记得那位南院枢密副使吗?”

“记得,就是和展大哥比试箭术的那人,表情永远象别人欠了他十万两银子一样。”莫研耸耸肩道。

“你觉不觉得他好像特别厌恶……厌恶咱们宋人?”她颦眉道。

闻言,莫研无所谓地点点头:“这不奇怪,他是耶律重光的人,当然会看我们不顺眼。”

“那也不该如此嚣张啊!”

想起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赵渝不禁有些气恼,看莫研径自吃得香甜,便也拿了一块紧咬了几口。

“可他要如此,只得由着他,我们也没法子。”

莫研继续耸肩,晃啊晃得在秋千上荡起来,她对不相干的人向来不在意:“对了,公主,您和耶律洪基的大礼得拖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想到此事,赵渝突然又没了胃口,倦倦地放下桂花糕,低低叹道:“永远拖下去才好……你别荡了,我晕。”

“总拖着也不好。”莫研只好停下来,挠挠耳根,心里想得是公主之事反正是板上钉钉,自己纵然同情她,却也不能拿国事当儿戏,而自己和展昭的亲事也不知要拖到何时,当真是愁人。

赵渝不满地瞪她:“你急什么?”

“我当然不急,我是替公主你着急。”莫研面不改色心不跳,随口道,“早日成亲,免得萧氏一族觉得有机可乘,总找麻烦。”

“你以为行过大礼我就有好日子过,到时候我就真正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莫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不吭声,想了半日,陪笑道:“公主,天天闷在这里也难受得很,要不我陪您上街逛逛去。”她想着正好陪公主散散心,自己顺便再扯几尺布回来。

“这里能有什么好玩的?哪里比得上京城。”

“虽然及不上京城,不过也挺有意思的,而且听说还有不少宋人在这里开店铺,您出去走走,也算是体察民情。”莫研替她找好借口。

“……展昭在何处?”

“展大哥用过早食就被叫走,现下还未回来呢。”

虽然展昭不在,但被她说得有些心动,赵渝思量了一会,迟疑道:“我能出去么?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

“有何不能,换身衣衫便是了。”莫研未想太多,理所当然道。

半个时辰后,赵渝与莫研皆扮成寻常辽国女-子的模样,慢条斯理地走在中京最繁华的朱夏门附近。昨日皇太后大殡,许多店铺皆关门歇业,今日亦都开张了。虽然白幡未撤,但幡下的生意仍旧是热热闹闹。

莫研拉着赵渝先进了她曾到过的绸缎坊,按日前买的衣料又扯了好几尺。店家自是笑得合不拢嘴,直问她是不是衣料太好,故而又来买与其他人。

随便敷衍了店家两句,莫研就抱着布跑了。路上,赵渝斜眼睇她,轻讽道:“你是想给展昭做衣裳吧?”

见被看破,莫研笑生双厣,连连点头,顺口夸道:“公主,您可真聪明。”

赵渝显然不领情:“傻子都能猜出来,除了展昭,你还能给谁做衣裳。”

“公主,您可千万别告诉展大哥!”莫研又央求道。

“怎么?你还想吓他一跳?”

“什么叫吓一跳,是给他个惊喜。”

“……”赵渝白了她一眼,提醒道,“现下可是初夏,你这衣裳要是做到冬至才做好,可不就是吓他一跳么。”

莫研挠挠耳根:“不至于吧。”

“这谁能知道。”

赵渝学她的模样耸耸肩,然后继续往前逛去。

两人在街上兜了又兜,挑了家书铺进去翻翻检检,入目处却无甚可看之书,只得出来。又进了家刀剑铺,辽人所用刀剑均与汉家不同,因惯常在马背上讨生活,兵器也以弯刀为主。莫研习剑,对刀总无兴致,略看了几眼就兴趣索然;倒是赵渝细细看了又看,良久之后,挑中了一把小如匕首的弯刀。

“怎么样?可好看?”赵渝叫莫研过来观赏。

莫研接过弯刀,飞快抽出插入,如实道:“不怎么样,比起我师姐的那柄刀可差多了。”

赵渝复取回刀,不理她的话,便向店家问价。偏偏此刀还颇贵,莫研身上银子不够,赵渝自然是没带银两,只得吩咐店家明日将此刀送至大同馆。

出了刀剑铺,莫研奇道:“公主,为何非要买那把刀呢?那么贵,又不一定好用。”

“用不上才好。”

赵渝只淡淡道,便再也不愿多解释半句了。

再往前行去,莫研一眼便瞥见“琳琅绣庄”的匾额,记起展昭的吩咐,便预备目不斜视地直接路过,殊不料赵渝却扯住了她:

“有家绣庄,看样子应该是宋人开的,咱们进去瞧瞧。”

“公主,我对刺绣没什么兴趣……”

莫研话未说完,便看见赵渝已迈腿进去,无奈之下她也只好跟进去。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