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在伏虎林驻扎下来的众人,稍事休息了两三日,各路人马便开始陆续进山狩猎。

耶律宗真虽是辽国皇帝,对狩猎却是极感兴趣,迫不及待地率先进了山。耶律洪基不仅长相与其父十分相似,性子爱好也差不多,见父皇进了山,也准备着次日就进山去。

整个营中,对狩猎最无兴趣地大概就是赵渝了。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赵渝哪里也不想去,只想留在牙帐中休息。只可惜耶律洪基已派人来邀她入山,且还有萧信也来过几次,她心知推托不过,只得答应明日一早随他们同行。

进山狩猎不比其他,不仅随身所带物品有限,便是赵渝随身所带的人也有一定的限制。毕竟身份不比耶律洪基,耶律洪基随身侍从可逾百人,且皆是狩猎好手,而赵渝身旁除了那十名辽人外,只可再带数人。她从大宋带来的侍女皆不会骑射,故而全都留下,只有莫研还能随在身侧,另外再带数名宋人侍卫随行。待出发时,她不留痕迹地扫过众人,并未看见耶律菩萨奴,暗松了口气,再望向远处,忽然看见那人正好从帐中出来,忙收回目光,定定心神,随大队前行。

耶律宗真往北面狩猎,遂耶律洪基决定往东南面而去。

前一日便有人提早进了山,知殿下将至,在山中敲锣打鼓,将鹿群撵了出来。一行人刚拐过山坳,便看见远处大队鹿群奔涌而下,于密林间穿梭,粗粗瞧去足有上千头。

莫研是头一遭看见这么多鹿,兴奋不已,恨不得立时立刻就能靠近鹿群,开始狩猎。她旁边的赵渝亦是头遭见到如此壮观的景象,勒缰立马,屏气而观。

耶律洪基却似乎颇不满意,皱眉问身旁的侍卫:“怎么又是这套,回回都这样,猎鹿还有什么意思。你去让他们撤了,别来添乱。”

侍卫策马飞奔而去,不一会儿,果然锣鼓声停,鹿群也渐渐缓下速度。

萧信轻策缰绳,踱到耶律洪基身旁,笑道:“还是跟着殿下狩猎有意思,我也最不爱他们来添乱。上回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头吊睛白额虎,跟了大半日,就快得手的时候偏偏让他们给吓跑了,你说气不气人?”

耶律洪基淡笑,一扯缰绳:“咱们这趟就打只老虎回去!”

萧信面露喜色:“殿下好兴致,那咱们就得往深里去,被他们这么一闹腾,估计这些个畜牲都猫起来了。”

“走!”

耶律洪基显然兴致极高,率先骑马奔出,就是往深山里去的方向。他手下人虽然心知以世子之尊,进深山涉险着实不妥,但他嗜好狩猎无人不晓,便是劝也无用,只得打叠起精神,加倍小心。

萧观音狠狠瞪了眼哥哥的背影,暗怪他煽风点火,弄得查刺哥哥要往深山里去。她自己并非喜欢狩猎,虽做出极有兴趣的模样,不过是为了陪着耶律洪基罢了,当真去深山中狩虎猎熊,她亦是心存忌惮。

“公主,是猎虎,我们要去猎虎!”莫研激动地声音都有些发颤,她玩心颇重,听闻能去狩猎老虎自然兴奋不已。见赵渝淡淡的,她转而一想,不禁又有些失落:“可惜大哥不在这里,不然他一定也喜欢。”

赵渝始终都是淡淡的,因为她对此事一点都无所谓。

反正都出来了,猎鹿还是猎虎对她而言毫无区别,终归都得等耶律洪基溜达够了才能回去,所以去哪里都一样。

一行人轻装策马,往密林深处而去。

萧观音自然跟在耶律洪基左右,赵渝本就不欲与她争抢,此时自然更不会计较,只与莫研默默行在队伍末梢。

萧信回头时瞧见赵渝等人落在后面,以为赵渝是心中胆却,便回马至她旁边:“公主,你不用害怕,山里头我常来,熟得很。除了虎熊,就是狼,咱们人这么多,也没什么可怕的。”

闻言,赵渝脸上虽然报以微笑,心中还是不由有些担心起来。他说的这三种畜牲,活生生的她还一次都未见过。

“还有熊?!”莫研兴奋异常,“多不多?这次能碰见么?”

“熊自然是有,不过可不容易遇见,我进山那么多次,也才碰见过一次而已。那东西狡猾得很,生性又凶残,便是四五个人,也未必对付得了。”

赵渝暗叹口气:不容易遇见就好,最好是什么都别碰见,转一圈就早早回去。

愈往密林深处,便愈发阴凉起来,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森冷的--湿--意,众人行在其中,话也愈发得少,似乎觉得任何一点响声都会惊动什么。

鸟叫,蝉鸣,偶尔还有马喷着响鼻的声音。

耶律洪基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翻身-下马,身后众人不知何事,也纷纷下马。只见他往左侧走了两步,蹲下-身-子,专注地在一棵桦树的树干上查看……

“萧信,你来看。”他声音压得低低的,朝萧信招招手。

萧信快步上前,亦蹲下-身-子细看,又起身往四周张望了下,朝西北面跨出几步,俯身笑道:“殿下,没错,瞧这脚印还新鲜着,这两日内这虎肯定经过这里,往西北面去了。”

听他如此一说,莫研明白是发现虎的踪迹了,上前也看了虎留下脚印和爪痕。她本就擅长追踪术,虽然老虎她未曾见过,但看了脚印和爪痕,也能大致猜出此虎的大小。

“这可是个大家伙,逮到了可了不得。”她悄悄朝赵渝道。

赵渝倒抽口气,终于觉得有点害怕了:“真是虎?”

“脚印象猫,不过比猫大多了,应该就是虎。何况他们都说是,肯定就是了。”莫研摇头晃脑,手上捻着一小撮不知是她从哪里捡来的毛,“公主,你看这个,象不象虎毛?”

赵渝嫌恶地躲开:“快拿开,这么脏的东西。”

“这虎掉毛这么厉害,看来年纪也大了。”莫研缩回手,把那撮毛凑到眼前端详,摇头叹气。

“它年纪大不大,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年纪大的畜牲走起来就慢,而且也会懒一些,咱们要追它也就容易些。”

“容易就好……”赵渝一心就只想着早些回去。

莫研接下来又道:“不过也不一定,越老就越狡猾,说不定它聪明得很,反而很难猎到。”

“……”

“若是它以前被人猎过,想必还会更难些……”莫研还在说,身旁赵渝闷闷地牵着马越过她,“……公主,你等等我。”

赵渝头都不回,遥遥道:“你先把那撮毛扔了。”

“哦。”

莫研抖抖手,把毛扔掉,见自己已经是掉在了队伍最后,忙追上前去。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