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这日夜间,赵渝本已睡下,确又听说展昭在帐外求见,不得不又起身,命侍女传他进来。

“展昭冒昧,还请公主恕罪。”展昭近前施礼道。

赵渝知他素来持重,此时求见必有要事,微微笑道:“你又何必多礼,究竟有何事,但说无妨。”

展昭却不语,抬眼看了看左右侍女。赵渝明白他的意思,遂挥手让侍女都出去,且无她召唤不得入内。

见她们退下,展昭这才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呈与赵渝,沉声低低道:“此信请公主代交副使大人。”

赵渝一怔:“这信是……”

展昭退开一步,单膝跪下,拱手肃容道:“今夜之后,展昭不能再护卫公主左右,望公主恕罪。”

赵渝被他唬地一惊,愈伸手拉他起来,无奈身上有伤,动弹不得,只得急道:“究竟出了何事,你倒是说清楚,你是不是要走?小七呢?”

事到如今,对赵渝已是无法再瞒,展昭便原原本本将事情原委告之与她。“……那细作尚在营中,海东青须得防他。我已将那人身形特点武功路数写在心中,公主交与他便可。”

听罢他的话,赵渝尚在震惊中不能恢复,这些日子与耶律菩萨奴相处的点点滴滴浮现在脑中,她知道他虽外表冷漠,但实则对她甚是照顾,可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是大宋潜伏在辽国的间人。

“他、他……是宋人?”她迟疑问道。

展昭点头:“海东青这些年忍辱负重,非常人所能为,公主虽已清楚他的身份,但言语行为间万不可露出痕迹,否则……”

“我明白。”赵渝打断他的话,她当然明白自己些许疏忽而可能带给海东青的危险有多大。对她而言,作为她的救命恩人,他的安危自然是件极要紧的头等大事。

展昭微微一笑,他看得出赵渝已不再是那个会偷溜出宫玩耍的公主了。

“那你呢?”

“展昭今夜就要走了。”

“这又是为什么?难道包大人有令让你回去?”

“展昭身中巨毒,今日与那细作交手,毒入心脉,已是垂死之人。”展昭平静道,“展昭只有一个请求:请公主放小七回大宋,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实在放心不下。”失去他,小七定然伤心欲绝,若她回了大宋,那里繁华热闹,又有她的师兄师姐,怎么说都对她好些。

“你……难道没有法子解毒吗?”乍然听闻展昭如此说,赵渝震惊莫名。

展昭淡淡一笑,摇摇头:“毒入心脉,无法可救。”

“怎么会这样……小七怎么办?她怎么办才好?”赵渝眼眶立--湿--,连声问道。

展昭垂目不语,半晌方才抬头艰涩笑道:“小七最怕见到尸首,我不想吓着她,所以我会离开这里,远远的,到她找不到的地方去。”

“……”赵渝静默良久,抹去泪水,哽咽道:“你放心,我一定回让小七回大宋去。”

“多谢公主。”

展昭再施一礼,起身道:“那么展昭就此别过。”

赵渝深闭下眼,重重地点下头去,只听见帐帘轻微地掀动一下,再抬头时,他早已不见了。帐中烛火无风而摇,各种摆设巨大的影子在帐壁上晃动着,赵渝的目光长久地盯在帐帘上,良久良久……

骤然间,她猛地扬声唤道:“来人!快来人!”

侍女匆匆忙忙进来:“公主有何吩咐?”

“快去把莫姑娘叫来!”赵渝急道。

出了大营,展昭骑了一阵子马,终是体力不支撑,不得已下马来步行。此时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往何处而去,只是信步而行,走到哪里躺了下来便算到哪里罢了。

苍穹间,星光闪耀,那般明亮,让人的心会骤然地软下来。

他忍不住会想起些旧事,想起家乡夏夜里的萤火虫,想起哥哥的软语责备,想起包大人书房的烛火……

风从身侧掠过,他踉跄了一下,紧攥住缰绳才没有摔倒,胸口的伤口一阵一阵的疼痛涌上来,他没去管它,接着往前走去。

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回头去,因为似乎总有一双眼睛、一双灿若晨星的眼睛在背后望着他。

那个人,那是他在这世间唯一的牵挂。

也是唯一的歉疚。

不知道是由于风愈来愈大,还是夜愈来愈凉,他的身\_体开始无法自持地发起抖来,似乎连血液都开始变冷。他仍旧坚持在往前走,腿却已经站不稳了,斜斜地软下去,他几乎要整个人扑倒在草地上。

急促的马蹄声自他身后传来,转瞬即到了身侧,马未停稳,便有人翻身-下马,一把扶起他,声音微微颤-抖着:

“大哥,大哥……”

展昭视线已有些模糊,看不清她的模样,心中又喜又愁:“你又追来做什么?也不让人陪着你,待会吓着了怎么办?”

听他如此说,莫研带着隐忍的哭腔恼道:“除了你,我才不要别人陪着。你就是死了,我也陪着你一起死。”

“又胡说了。”展昭勉力站直,艰涩笑了笑,打趣道,“你当我是这蛮荒之地的人么,死了还要找人陪葬。”

莫研紧-紧-抱着他不撒手,脸埋在他怀中,瓮瓮道:“总之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一步不离。”

展昭摸了摸她的头发,长叹口气,半晌才问道:“我不是点了你的睡-穴-么,你怎么会追来?”

“是公主,公主找人解了我的-穴-道,告诉我你居然撇下我一个人走了。”莫研气呼呼地抬头看他,突又想起一事,忙松了手,自怀中掏摸出一个小瓷盒,“公主说这是她父皇在来时给她的九转清心丸,说是珍奇得很,能治好多病,说不定也能解毒。大哥,你服下试试。”

毒入心脉,任凭再服下任何药物,也如隔靴-搔-痒,展昭心里自是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怕伤莫研的心,并不说什么,顺从地服下。

莫研的心里也没底,干脆把所有药丸都倒了出来,兜在展昭手中:“大哥,一气全吃了吧,说不定效果会更好。”

展昭微微一笑,依言全部服下。

把小瓷盒往旁边随手一丢,莫研怔怔地瞧着展昭,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还能做什么。

“走吧。”展昭朝她柔声道。

“去哪里?”

展昭想了想:“向西走吧,西边有大漠,听人说大漠落日极美,我也想去瞧瞧。”

“好,我们就向西去。”

莫研点头,将展昭扶上马背,她在前牵着缰绳缓缓而行。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