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四章

第四章

事实上,包拯与公孙策都远远低估了莫研的好奇心。他们并不是展昭,展昭不愿告诉莫研的事情,莫研甚至可以按捺住不去询问,因为她不愿使他为难。而包拯虽权高位重,对于她来说却是毫无用处,包拯愈是费劲心机想瞒住她,她就愈想弄个水落石出。

在包拯和公孙策都以为莫研应在江南查案时,她其实已经随宁晋在往河间府的路上。

越往北走,天气就越发见冷。这日天阴沉沉的,北风甚紧,一阵接一阵地往人身上招呼,刮在脸上冷刺刺地生疼。宁晋在马车内光听风声都觉得起寒栗,想到外间骑马随行的人定然是更加难捱。

他掀开车帘往前探了探,能看见莫研的背影随一大车物件旁,与身边其他侍卫比起来,在风中纤细瘦小得让人看不下去。

“子楚,把那丫头叫到车上来。”他缩回头来朝吴子楚道。

吴子楚有些为难:“殿下,她到您车上,只怕不妥吧。再说……那丫头倔得很,未必肯上来。”

宁晋瞪了他一眼:“有何不妥,你怎么也变得蝎蝎蜇蜇起来了。”

“殿下,我不是……”吴子楚向来是拿宁晋没办法的,只好点头道:“我去叫她就是,不过她若是不肯上来,我可没法子。”

“有什么难的,就说我有事找她商量,她定会来的。”

“哦。”

吴子楚只得依命去了。不一会儿,莫研果然来了,却不上马车,只在外探头问道:“殿下有何事?”

“你上来,是要紧事。”宁晋不耐道,“瞧你这模样,倒像是这车上有毒蛇猛兽异样。”

听他如此说,莫研无法,只好上车来,在他对面坐下。

“是何要事?”她平平地问。

“这个……”宁晋飞快地转了下脑子,突得想起前阵子已隐退的老国相朝他吐的苦水,便煞有其事地问道:“是这样,有这么个人,他家财殷实,声望甚高,可惜他的三个儿子都不如意。大儿子懦弱,二儿子鲁莽,三儿子偏又不求上进,他想从中挑一个来继承家业,也不知该挑哪个才好,正为此事烦愁呢。”

莫研不满地瞪他:“就这小事?”

“对他而言可是大事,你说他该挑哪个儿子?”

“他要是都不满意的话,就再生一个好了,这有什么难的。”莫研耸耸肩。

“问题是他年事已高,已是七旬老翁。”

“哦……”莫研挠挠耳根,“年纪这么大了,那是得抓紧生了。”

宁晋被哽了一下,瞪了莫研半晌,才慢吞吞道:“……你的主意还真是不错。不过,你千万别告诉别人你成过亲。”

“为什么?”

“因为成了亲还能傻成这样的,估计不多。”宁晋摇头叹气。

“你……”莫研狠狠瞪了他两眼,仍是不解道:“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过七旬,要是他老婆还能生出孩子来,那肯定是他老婆红杏出墙了。”

莫研愣了一会,才似懂非懂,脸微微泛红,口中仍硬道:“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外人怎么说得准。……没事的话,我出去了。”说罢,她就要掀帘下马车。

宁晋忙叫住她:“急什么,坐下。”

“还有事?”莫研没好气道,“反正我都傻成这样了,你还是别问我的好。”

“小丫头片子,脾气还挺大。”宁晋指着旁边的小风炉道:“这次我没带侍女出来,子楚煮的茶也不好吃,反正你在外头闲着也是闲着,就替我煮壶茶吧。”

莫研也不废话,捅捅炉子,就开始煮茶,想着早点煮完就早点出去。

看她果真认认真真地升起炉子来,宁晋按捺下唇边的笑意,佯作不在意地问吴子楚道:“还有多久能到河间府?”

“大概傍晚就能到,在河间府住一晚,明日便要出关去了。”

莫研闻言,猛然想起一事:“明日就出关了,江南的案子包大人还得另外派人再去,我得托河间府的差役给他带封信才行。”

宁晋闻言,斜睇她,似笑非笑道:“丢下要案直接走人,你打算怎么说?不如就说你同我私奔了吧。”

莫研没接他的话,接着转头问吴子楚道:“出了关,明晚在何处歇脚?”

“听说是边塞-上的一个小镇,叫雁什么镇,我也记不得。明日自会有辽人在那里安置妥当等我们,倒用不着我们费神。”宁晋抢在吴子楚之前先道。

“雁歇镇?”

“好像是……”宁晋仍然想不起来。

旁边的吴子楚轻轻点了点头,提醒他道:“是雁歇镇没错。”

“你怎么知道?上次随公主,你们也是走这条道么?”宁晋随口一问。

莫研摇摇头,目光有些异样,别开脸去,淡淡道:“没有,只不过我在那镇上住过几日。”

宁晋却没有放过她,偏偏要追问道:“你和展昭?”

那一瞬,马车内的空气仿佛静止不动,莫研沉默了许久,只微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

宁晋虽然面上微微笑着,可却有些僵硬,声音轻柔地有些不自然:“好好的,你们怎么会住到镇上去?”

“他受伤了,我们在那里养伤。”莫研低低答道,随着马车的颠簸,思绪仿佛回到那时候,“我们租了处小院,院子里还有棵树,下雨的时候,雨水打在叶子上沙沙的,特别好听,我们就是在那时成亲的。”

宁晋淡淡“哦”了一声,道:“明日,你可以再去那小院看看。”

莫研低着头不语,茶壶里似乎有水溅出来,随着嗤嗤两声,风炉的炭上冒出几缕青烟。

“我不想去。”良久,她才极轻道。

宁晋恍若未闻,平静道:“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还未到黄昏,便到了河间府。

宁晋自然是被河间府尹李奇高请去接风洗尘,吴子楚随侍在旁。莫研虽担当侍卫一职,但并无实差,用过晚饭之后,便拢了斗篷独自在附近闲散漫步。

因已近冬,池塘边的柳树叶子早已掉光,那几块大石倒还在,她缓步走过去,仍坐在三年前坐过的地方,低头看着池水……

风吹在池面上,一圈圈的涟漪荡开来,层层叠叠,似无止尽。她目光有些迷离,仿佛在水面上看见两个模模糊糊相拥的身影。耳边似乎还能听见展昭的声音

良久,她才怅怅然地叹了口气,低低道:“大哥,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又骗了我?你说,要我好好活下去,这样才有人念着你想着你。可是,你又为何走得干干净净,只字不留,连巨阙剑都拿走了。”

“你忘了么,那剑早就送了我,你怎么能自己带走呢?这些年,我想了又想,你到底还是骗了我,是不是?”她微微一笑,“你怕我陪着你一起死,所以故意说这话来哄着我……”

几阵寒风卷过,冷雨落下,砸得水面溅起朵朵小花。莫研恍若不觉,仍自怔怔出神,待那一道电光闪过,响雷劈下,她才悚然一惊,方察觉已是浑身--湿--透。

她起身裹紧斗篷,急步往府内走去。因她是女流,与随队侍卫住在一处多有不便,宁晋遂将她安排到自己所处东厢房的隔壁。

莫研进了府,正往东厢房而去,却被两个府邸侍卫拦下。那两人瞧她穿得与押送岁贡侍卫并不相同,且浑身--湿--透地直闯东厢房,便生了疑心,拦下她来盘问。

若在平日,莫研只要掏出开封府的制牌便可,只是此行却是不便,只得解释自己是宁晋的随身侍卫。

“殿下随身侍卫怎么会有女-人?”其中一人奇道。

另一人低低附上在他耳畔低语了几句,说罢,两人同时相视鬼祟一笑。

他们说什么,莫研不用听也猜得出来,却懒得同此等人解释,只求他们快快让开,她好回去换下这袭--湿--衣衫。

“你们若不信,可自去问吴子楚吴大人。”她不欲理会这二人,丢下这话,抬脚便走。

“喂!你站住!你得随我等去见吴大人才可。”那二人喝住她。

莫研不理,径自前行。只听见身后呼呼掌风袭来,她侧身躲过,却被另一人钳住肩膀,动弹不得。这几年来,莫研功夫已然长进不少,但这二人显然还要高出她许多。他们看打扮不过是府邸普通侍卫,怎得有如此高的功夫?她心下顿时生疑。

不远处有群人影步上回廊,显然是有人听到了此处的动静,喝过来:“出什么事了?”

“有个丫头片子乱闯,也不知是干什么的。”这边喊过去。

那群人愈走愈近,恰好便是李奇高陪着宁晋吴子楚一行,酒宴散了送他们回来休息的,身周围着六七个侍女,皆提着明晃晃的灯笼为他们照路。

莫研借着火光,盯了那两人几眼,奇怪得是,竟觉得有几分眼熟,只是在哪里见过却也想不起来。

“丫头,你怎么弄成这样?”宁晋看见莫研--湿--答答的样子就直皱眉,“还不赶紧换了去,回头激出病来。”

听宁晋这话,那二人赶紧松了手,陪笑道:“原来是场误会,小的该死,还以为是想借着雨天闯空门的小贼。”

李奇高忙喝住他们:“胡说八道,什么小贼,这位是殿下的爱妾,还不快陪不是。”原来莫研做妇-人打扮,而宁晋也没向李奇高解释清楚,只说在将她安置在自己隔壁,也难怪李奇高想当然。

莫研仍在想究竟在何处曾见过此二人,对李奇高所言充耳不闻,皱着眉一径出神。倒是宁晋忍着笑,挥挥手道:“罢了,他们也是尽忠职守。”

说罢,他扯着莫研就走了。

用热汤泡过,又换了身衣裳,莫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想不起那二人究竟在何处见过,忽又想起给包拯的书信还未写,忙又跳下床去磨墨。

执笔半晌,想来想去,她决定还是简单些好,横竖包大人聪明得很,说不说实话估计他都猜得出来,所以还是要顾全彼此脸面。故而,她通篇仅写了十六个字——“家中有事,请假数日,江南之案,另择能人。”

写罢,吹干,叠好,装入信封,她方才复躺-上-床去,翻了几次身,浅浅睡去。

一宿无事。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