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七章

第七章

雪虽已停,天仍是阴沉沉的。

因为积雪甚多,载着岁贡的马车又甚是沉重,数次陷入雪堆中,使得整个队伍的行进愈发地迟缓。

行了两日,这日到了正午停下来歇息时,宁晋使吴子楚去问问,照目前的情形,还得有多少日才能到中京。

吴子楚去了半晌,回来禀道:“耶律大人说,大概还得四五日的光景,而且现在辽国皇上也不在中京,在广平淀的冬捺钵,咱们到了中京,将岁贡入国库之后,还得再带着礼贡转到广平淀去。”

“真是够折腾的。”宁晋摇头叹气,日日都困在马车上,着实憋闷得很,抬头又问道,“那丫头在干什么。”

“站在马车外头啃大饼,估计也是在马车里憋闷坏了。”吴子楚朝外努努嘴。

宁晋探头出去,果然看见莫研不知何时下了马车,叼着块羊酥饼正靠在车辕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啃着,目光落在远处白雪皑皑的伏虎林。

若不是半山上的那块黑石,也许莫研还认不出那里便是伏虎林。此时看见,她有些呆愣,口中的干饼不小心呛在喉间,一阵猛咳,连眼泪都咳了出来。抓了水囊,连灌几口,她方才觉得好些,抬起头来,骤然看见耶律菩萨奴就站在面前,直直地盯着自己。

“耶律大人,”她抬手抹去腮边的饼屑,奇道,“有事?”

“你……”展昭差点问她病可好些了,话到嘴边,终是咽了回去,“你最好在马车上呆着。”

“……哦。”她莫名其妙地应了,慢吞吞地爬上马车。

他伸手将车帘密密拉好,不让冷风灌进去。

“耶律大人,”文官熙和急步走过来,向他禀道:“这荒野雪地难行,他们宋人不习惯,好几名宋国侍卫的靴子进了雪,脚在雪水里泡坏了,得想个法子才好。”

“有多少人?”

“大概有五六个。”

展昭略想了想:“阿布利随身有药酒,可以替他们搓一搓,在火盆边多烘烘,歇歇就没事了。不过我们不能停,让他们上马车歇着去。”

“就是马车成问题,载岁贡的马车不能动,咱们这边都是骑马,剩下的六辆马车载着辎重,满满当当的,也腾不出来阿。”

“那你去问问宁王,看他那边能不能腾出辆马车,让他们上去休息。”

文官熙和有些犹豫:“这……合适吗?”

展昭不答,面无表情地走开。文官熙和无法,只得往宁晋这边过来。

所幸宁晋实在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而且腾出马车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本来在入辽境之前,他就从李奇高那里多要了一辆马车。

那辆马车上只有一个人,莫研。

现在经过调配,莫研因病未好而不能骑马,故而只得和宁晋挤在同一辆马车上。

“我说,丫头,你用得着躲我躲到那么远吗?”

宁晋没好气地看着缩坐在马车角落的莫研,挑眉问道。

莫研不舒服地挪挪身-子,一副比他更恼的模样:“你以为我愿意,你家吴大奶妈之前就再三交待了,说殿下是千金之躯,叫我千万小心,别把病过给你。”

“这个子楚……”

之前还以为是因为别的原因,倒没想到是这个理由,宁晋暗自咬牙切齿,面上若无其事地朝她招手道,“过来过来,我没那么娇贵。你缩在那里,连说话都不方便。”

“那你要是病了,可不许赖到我身上。”

莫研坐的缩手缩脚,甚是不舒服,再说距离暖炉也有些远,巴不得能凑过来。

宁晋好笑道:“当然不会。”

她这才挪了过来,手拢着暖炉,舒舒服服地烤起来。烤了一会,脸贴到车帘旁,向外张望,叹口气道:“雪积得这么厚,这在中原,可看不见。”

“若是再早几日出发就好了,也许就碰不上这场大雪。”宁晋道。

莫研奇道:“把岁贡改成夏天送不就好了么,为何偏偏要在冬天呢?”

“谁知道,”宁晋不在意地给自己倒了杯茶,“定的规矩就是这个时候。早间我让子楚问过了,这雪一下,咱们到中京起码还得四五日。也不知往年是不是也都这样,要不然这辽国皇帝老儿说不定还以为大宋存心拖延时间呢。”

莫研本想说“理他呢”,后来转念一想又想到赵渝,心情闷闷地,便没再开口。

宁晋不知她心中所思,还以为是她因马车憋闷而情绪低落,便存心逗她道:“你也当了好几年捕头,有什么奇人奇案,倒是说几件来听听,也让本王听个新鲜。”

“有什么好说的,不是偷东西就是杀人,要不然就是些个贪官污吏。”莫研没精打采道,“平日里烦还烦不过来,好不容易得了个假,还说它做什么。”

宁晋微笑:“那你们平日有什么消遣?”

“消遣?”莫研眼珠转了转,微微一亮:“有!就是赌!”

“赌?”宁晋奇道,“赌什么?”

“有什么就赌什么啊。”莫研显然来了些精神,身-子也坐直了些,“寻常些就赌骰子,若是没骰子就赌别的,什么都可以赌,也好玩得很。”这还是她在开封府时和其他捕快在办案无聊时常常用来消遣的玩意。

闻言,宁晋开始在旁边漆盒里翻翻拣拣,似乎在找什么。

“你找什么?”

“……找到了。”他自漆盒中掏出几粒骰子,喜道,“我就记得是放在棋盘边上,果然没错。”

“你想和我赌?”莫研双手直搓,一脸坏笑。

“反正没事,闲着也是闲着。”

……

因为生怕宁晋有吩咐而自己听不见,吴子楚骑着马就挨在马车边上,此刻马车内传来的喧哗声他听得清清楚楚,也因此而坐如针毡,不时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就生怕被近处的其他辽人听见。

“豹子豹子豹子!”

“幺、幺、幺!”

“豹子!豹子!”

“幺!幺!”

“……你喝!”

“什么我,应该是你才对!”

听上去,马车内简直就是坐了两个烂赌鬼。吴子楚暗自叹口气,虽然知道殿下一碰上那丫头就会有失常态,可好歹也要顾着大宋皇室的颜面,这般呼呼喝喝成何体统。

忍耐着又听了半日,里头声音只大不小,他实在忍无可忍,挥手示意停下马车。他自己勒马掀帘,朝宁晋有礼道:“殿下……”

宁晋已一个决然的手势打断他的话,脸迅速转开去找漏壶:“等一下,让我看看现在什么时辰。”

“刚过申时。”莫研几乎是得意洋洋,“我赢了!我就说吴大人一定能熬过申时。”

宁晋瞪了眼吴子楚,忿忿地把杯满斟的茶水一口饮下。后者呆愣了半晌,这才明白眼前二个人不仅是在赌骰子,而且也在赌自己究竟什么时辰会忍不住来提意见。

他沉下脸来,微恼道:“事关国体,还请殿下谨慎行事。”

“知道知道知道。”宁晋嘿嘿地笑。

马车后有人走过来,人还未出现在车前,声音已经传过来:“吴大人,出什么事了么?为何停车?”

是耶律菩萨奴的声音。

莫研灵机一动,趁着吴子楚与耶律菩萨奴说话的间隙,朝宁晋低低道:“我们赌待会耶律大人走时,先迈哪只脚。我赌右脚。”

“那我赌左脚。”宁晋同样压低声音道。

莫研点点头,隐下唇边的笑意,她以前就曾观察过耶律菩萨奴的走姿,记得他习惯先迈右脚,自然是赢定了。

说罢,两人同时探出头去。

正与吴子楚说话的展昭骤然看见两个脑袋同时自马车内伸出来,虽然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心里是哭笑不得。再看莫研唇角含笑,目光灵动,活脱脱就是从前的模样,不由心中升起几分温暖。

“殿下是否还有吩咐?”

见宁晋眼神鬼祟地盯着自己的腿,展昭沉声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这个……你的靴子是虎皮的吧?真是不错。”宁晋随口瞎扯。

展昭更正他:“是鹿皮。”

“鹿皮也不错,是个好东西。”宁晋加以肯定。

“若无他事,请殿下继续前行。”

虽已经极力隐忍,展昭还是忍不住又深看了眼莫研,这才转身回去。他还未走出两步,就听见身后一声欢呼,是宁王的声音。

“左脚,是左脚!我赢了!”

他奇怪地回头,迎上吴子楚一脸尴尬而无奈的笑,不知究竟是何事,也不方便过问,只得转头离去。

马车内,莫研一脸狐疑,挠着耳根想事情。

宁晋在她面前直晃手:“丫头,输了就要认,别以为装着想事情就能逃过去。”他今日输多赢少,能赢一回不容易,自然有些兴奋。

莫研认命地接过被斟满的茶碗,却还是不解道:“我明明记得他一直都是先迈右脚,怎么会迈左脚。”

宁晋这才知道她原来以前就观察过耶律菩萨奴:“原来你早就知道他习惯迈右脚,居然还和我打赌,幸好老天有眼,没让你赢。”

“什么叫老天有眼。”莫研白了他一眼,仍自皱眉道,“没道理我会输啊。”

“人家把习惯改了不行吗。”宁晋不在意道,“毕竟你三年多未见过他,也许他早就改了。”

莫研还是摇头,表示不解:“这个习惯,一般很少有人会在意,更不会有人专门去改这习惯了。”

“我说,你这捕头倒真是当成习惯了,连这种小事都要想半日。”

“……你什么都不懂。”

莫研没再理他,颦着眉慢慢把被罚的茶水饮下去。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