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老兄,你到底要去哪里?”

莫研暗暗叫苦,这乌龟似乎受了惊,扯着她游得极快,那鱼线紧紧陷在肉中,她根本无法取下来。

那乌龟带着她在冰层下的水里熟悉地左转右绕,莫研本欲伸手取匕首割断鱼线,却在被它带着撞来撞去,不慎将匕首掉落。

被带着游出很长一段路,她已渐渐感觉胸中气闷,若再不上岸透气,只怕此命休矣。

“没想到我居然会死在一只乌龟手上,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她无力地想,继而又想到,“不知道我死了之后,耶律菩萨奴是不是会很伤心?若他伤心落泪,那他定然是大哥了。可惜那时我都已经死了,也瞧不见他的模样……”

也不知是因为窒息或是因为寒冷,她的意识在逐渐地减弱,只能尽力睁着双目,木然地看着周遭一切。

乌龟还在游,不过速度已慢了许多,她能感觉到似乎进了一处窄小的水道。

说是水道,实在是太牵强了,实际上她是被拖到了一处小浅湾,此处的水并未结冰,只要她翻过身-子,口鼻便能露出-水面。

莫研却不知道,她的意识已非常非常模糊,眼睁睁地看着乌龟在前扒拉扒拉地划动四只小短脚,径直进了前面的一处石洞,鱼线在石洞边缘上被割得吱吱作响,手掌上传入钻心的疼痛在最后一刻点燃莫研的意识,随着鱼线被割断,莫研痛呼一声,翻过身-子。

大量清冷的空气涌入肺中,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她人已在帐中,整个人就泡在温热的水中,两个侍女一左一右正在分别为她用酒搓双手的的手心,一阵阵的温热传来,她的意识也一点点的回来了。

嗓子干渴的厉害,她想唤人,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只有低低的嘶哑声。

侍女听见,抬头看见她醒了,喜得叫道:“她醒了醒了!”

屏风外,一直在不安地踱来踱去、已焦急守了大半日的宁晋闻言,顿时心中一松,长呼出口气。

“殿下,这下可放心了。”吴子楚在旁也是替他宽慰一笑,又道,“既然醒了就不会再有事,殿下不如先去用些饭,现在都已经是酉时,你连中饭都还未用过呢。”

宁晋没理他,朝屏风内高声问道:“她是不是真的醒了,怎么听不见她说话?”

一名侍女转出来回道:“禀殿下,她才刚醒,喉咙干哑,且还虚弱得很。”

“快拿水给她。”宁晋急道。

“是,奴婢就是出来拿水的。”

侍女端了带小嘴的茶壶进去,一点一点地慢慢滴到莫研口中。莫研却渴得慌,迫不及待地含住壶嘴大口大口喝起来,没几口,便因喝得太急而呛到,咳嗽起来。

宁晋在外间听得心疼,恨不得能冲进来替她顺顺气,手撑在屏风上,弄得屏风摇摇欲坠,吴子楚忙伸手扶牢。

“你们慢点喂她!”宁晋只恨侍女粗手粗脚,“慢点!……”

侍女明知自己是冤枉的,却还得恭顺应了,小心翼翼地扶起莫研,替她拍背顺气。

宁晋听见手拍在luo背上的声响甚大,直觉地便认为侍女用劲太大,定会弄痛莫研,又急唤道:“你们轻点拍,这是顺气,又不是让你们打她,轻点轻点!”

莫研虽发不出声音,但声音都听得见,只觉得外间的人嗓门太大,且又呱噪,着实烦人得很,恨不得他快快出去,给自己留个清净。

宁晋径自着急,又见赵渝掀帘进来,急问道:

“小七怎样?”

“醒了。”宁晋朝她喜答道。

赵渝也是顿时松口气,双手合什,合目微笑道:“阿弥陀佛,感谢佛祖保佑。”

“我就说这丫头命大的很,不会有事的。”此时宁晋倒又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全然忘记自己之前担心焦急的样子。

“真把我吓坏了……”

赵渝长长地呼出口气,又问道:“醒了应该就不会再有事了吧?”

“当然了。”宁晋轻拍她肩膀,安慰道,“只是她身-子弱些是难免的,好好调理就是。”

回想起今晨那一幕,赵渝仍旧心有余悸,她眼睁睁地看着莫研被拖下水中,转瞬间踪影全无,还以为再也看不见她了呢。幸而后来不光是自己这边的侍卫在找,宁晋又去找了耶律宗真,连铁骑营的人都出动了,才在靠近山岩的水泽浅滩处找到了她。

那时,莫研全身泡在冰凉彻骨的水里,意识全无,幸而一息尚存。救回来之后用温水为她泡澡,水中还加入了活血的药材,从中午到现在,足足近两个时辰,水不停的烧,不停的换,终于是等到她醒过来了。

“……公……烛烛……”莫研听见赵渝的声音低低唤道,侍女凑得极近,才听明白她唤的是赵渝。

“公主,她好像有话想同你说。”侍女出来禀道。

赵渝忙转入屏风后,见莫研面上血色已恢复了几分,遂更加放心,挨近她道:“今日你还真是捡了一条命,以后可得小心了。”

莫研润润嘴唇,艰难启齿道:“……雾……鬼……”

“你是想说乌龟?”赵渝听明白了,安慰她道,“这次是跑了,下次肯定还有法子的,你莫操心这些了,先把身-子养好才对。”

“……不……动、动……”莫研声音发不出来,口齿不清。

这下赵渝也没听懂,但看莫研吃力的模样,劝道:“有什么事也不急在这刻,你先安心调养。”

莫研待要再说,却已无力,喉咙中嘶嘶哑哑的,只得颓然闭上嘴。

赵渝转出屏风。吴子楚暗中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让她劝宁晋去休息。

赵渝会意,拉了宁晋,柔声劝道:“小皇叔,你已在这里呆了大半日,现下小七无碍,你就去休息吧,有我在这里呢。”

宁晋不动:“我不累。”

“毕竟是女儿家的住处,待会她从水里出来,你杵在这里,多有不便。侍女动作稍慢些,又冻着她怎么办?”

闻言,宁晋愣了片刻,无奈点点头:“那……若有事快些告诉我。”

赵渝微笑着答应。

宁晋这才出帐而去,吴子楚紧随其后,忙着去安排宁晋的吃食。帐内赵渝暗暗叹口气,可怜了小皇叔这番深情,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打动小七。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