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赵渝第二日来探视莫研时,着实吃了一惊。

莫研,这个昨日里还奄奄一息气若游丝的人,今日不仅精神抖擞,而且春风满面。

“是不是我小皇叔搜罗了什么灵丹妙药给你吃了?”

侍女搬了凳子再铺上毛皮垫给赵渝坐下,赵渝看莫研笑得眉眼俱开,不由好奇问道。

莫研摇摇头,仍旧在笑。

“那你是遇上什么好事了?”

这下,莫研笑嘻嘻地点着头。

“究竟是什么事?”赵渝好奇心起。

莫研心情甚好地摇头晃脑,曼声吟道:“佛曰,不可说,也不能说。”

“你……”

若不是看着她尚是个病人,赵渝一定上前和她没完。

“对了,公主,昨日是在何处找到我的?”莫研欢喜归欢喜,倒还没忘记另一件事。

赵渝摇头:“这我倒不知,不过是耶律副使手下的人找到你的,把你用厚皮毛裹了,快马送回来,当时你脸是青的,嘴唇是紫……”

听她说到此处,莫研挠挠耳根,沮丧道:“那一定很丑。”

“丑不丑,我说不上,反正是不太像个活人。”

“唉……要是他看见就糟了。”

莫研径自叹气,这话听得赵渝莫名其妙:“谁看见就糟了?”

“没有啊……”莫研忙岔开话题,“对了,公主,其实我想说的是,昨日乌龟虽然跑掉,可却让我找到那个乌龟洞。”

“乌龟洞?”

“是啊,我看得很清楚,那只大乌龟慢吞吞地爬到洞里去了。下次我们就不用站在水边挨冻傻等,现下我们知道了他的老窝,可以直接到哪里去守着他。”

“真的?”赵渝一喜,“那个乌龟洞在哪里?”

莫研摇头:“我不知道。”

赵渝颦眉瞪她。

“我虽然不知道,可找到我的那个人肯定知道。”莫研慢条斯理地补充道,“我记得我就是在距离乌龟洞不远的地方昏过去的。”

赵渝又是一喜,转念间,便已有了主意:“此事不宜走漏风声,我们就说你想找到恩人亲自谢恩,然后还要到水边拜神,让那人领着我们去就行了。”

“好。”莫研笑眯眯,完全同意。

“反正你也病着,这事就由我来办,谢礼我也替你准备妥当,只是到时候该说什么话你可得心里有数。”

“公主,你放心便是。”

赵渝起身便欲去操办此事,正碰上宁晋顶头进来,他身后自然还跟着吴子楚。

“丫头,可好些了?”

顾不得赵渝,他先越过她看向莫研,见莫研气色神情都较昨日好了许多,方才放下心来,又挥挥手,示意吴子楚将手中东西放下。

“这些都是殿下一早便去找耶律宗真,让他拿出些宫里头上好滋补药材。”吴子楚放下来,边笑道。

“多谢殿下,其实我已经差不多都好了。”莫研笑着谢道。

宁晋近前又仔细看了她的气色,摇头道:“你当掉水里好玩的,你这回是命大,还不赶紧补补,否则日后落下什么病了,让你有得受了。”他瞥了眼旁边的药材,鄙夷道,“这地方实在没什么好东西,可惜咱们这次也没带什么好的补品来,就先这耶律老儿的东西吃着凑合吧,待回去后我再想法子给你慢慢调养。”

“不用,我自己难道还不知道嘛,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莫研笑嘻嘻地指着那些补品,“殿下还是自己拿回去吃吧。”

早就被她拒绝地习惯了,宁晋压根没拿她的话当回事,倒是留意到了她眉梢眼角浓得化不开的笑意。

“丫头,你掉水里是不是捡到什么宝了?”他奇道,“欢喜成这样?”

赵渝在旁搭腔道:“快问问她吧,从我进来就看见她这么笑,直笑到现在,再这么笑下去,就该成傻子了。”

宁晋看莫研这么欢喜,这副模样他已是许久许久未曾见过了,虽然尚不明白缘由,他却也不由自主的欢喜起来。

“究竟是什么好事?”

“不能说,不能说……”

莫研摇头晃脑,看宁晋与赵渝皆咬牙切齿,又忙改口道:“反正日后你们自然会知道的。”

闻言,宁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也不能拿她怎样。

“小皇叔,你出来下,我有事同你说。”赵渝想着那事还是让宁晋出面比较方便稳妥。

宁晋嘱咐了莫研好好休息,又让侍女去将补药煎给她喝,才随着赵渝出来。到了帐外,尚边笑边摇头道:“这丫头,我都不记得上次她笑成这副模样,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赵渝亦叹道:“除了展昭,我还真想不出能有什么事情让她欢喜成这样。”

宁晋闻言一怔:“展昭?”

“可展昭都已经不在了,罢了,不提这些,能让她欢喜的自然是好事。”赵渝朝宁晋道,“小皇叔,你可否将昨日找到小七之人寻来,我有事想问他,而且也可当面酬谢。”

“是何事?”

赵渝把方才莫研说的话告诉他,宁晋点头笑道:“没想到这丫头运气倒还不错,若当真找到这个窝,可就省了事了。行,这事就交给我吧,天黑前就能把人给你找来。”

“不用这么急,再等两日便是,小七现下还下不了床,总得等她身-子略好些。”

想到莫研,宁晋微微笑了笑,道:“也好。……你也去歇着吧,这些日子下来,脸又青又瘦,哪里像个快要成亲的人啊。”

赵渝淡淡一笑,未再说话,依言回帐去。

目送她进了帐,宁晋立在原地,不言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良久才轻声道:“子楚……”

“属下在。”

“你听没听见方才小渝儿说的那句话?”

“哪句?”

“她说:‘除了展昭,我还真想不出能有什么事情让她欢喜成这样。’”宁晋缓缓道。

“是,我听见了。”

宁晋转向他,神情思虑:“既然展昭已死,那么,你说会是谁?”

“……属下不知。”

宁晋长叹口气,摇头道:“我真是不明白,那丫头的眼里怎么就看不到我?连个辽人蛮子都能把我比下去。”

吴子楚不知该说什么,只得不语,静静陪在他身侧。

连续晴好了几日,这日却是阴风阵阵,扑人脸面。展目望去,长空中黑云翻滚,眼看一场风雪将至……

吴子楚刚欲劝宁晋回帐,便听见远远传来欢呼声:

“殿下回来了!殿下回来了!……”

“耶律洪基回来了。”吴子楚怔了怔,低低道。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