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大哥!你也来了!”莫研见不光是苏醉,连展昭也来了,不由又惊又喜。

“嗯,我听说公主重病,怎么样?”

因生怕露出破绽,展昭与莫研相见次数寥寥无几,故而莫研并未来得及告诉他赵渝有寻死之心。他也是直到今日与苏醉见面后才得知的此事。

“公主她……还不都是因为他!”

莫研瞪了眼苏醉。后者已慢慢走至赵渝身畔,在榻边蹲下,手轻轻替她抚起几缕发丝,掠至耳边。

赵渝仍在昏睡之中,睡颜憔悴,他的手不由微微有些颤-抖。

莫研看在眼中,知道苏醉定也是心疼之极,方才放缓语气,轻声道:“今日,公主着实是了不起,竟能让耶律洪基答应她,在位之时绝不会入侵中原。我心中,实在有说不出地佩服她。”

展昭听罢,深吸口气:“当真是了不起。”

苏醉本是心痛,听了这话,倒微微笑了笑,轻道:“她本就如此,往日,是你们看轻她了。”

展昭低头问莫研:“可看过太医了,怎么说?”

“太医说她久病,已是油尽灯枯,再也撑不了多少时日。”莫研说着,鼻子发酸,伏到展昭怀中,低低道:“大哥,怎么办?我们得救救公主才行!”

展昭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道:“我知道……你先莫急。”

“我有法子,可是……”

莫研欲言又止,展昭会不会同意这个法子,她实在没有把握。

展昭沉默良久,才道:“你说的法子,我也想过。”

“大哥……”

莫研不可置信地盯着他:“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法子?”

“我自然知道。”展昭微微一笑,莫研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自然知道她会如何想。

“那你也赞成这么做?”莫研喜道。

展昭却摇了摇头:“此事万万不行。”

莫研脸色微变,退开一步,微仰着头盯住他,目光陌生地瞧着他。

望了眼旁边的半跪着的苏醉,展昭何尝不愿让他们远走天涯,可是此事实在非同一般,除非能瞒过所有人,否则便是走漏一星半点,后果也是不堪设想。而眼下,但凭他们几人之力,是绝对做不到的。

“此事你千万不可鲁莽。”展昭狠下心来,沉声对莫研道。此事不同于白盈玉之事,而是关系到宋辽两国盟好,莫研性子冲动,他生怕她一时义气用事,反而惹下滔天大祸。

“难道就这么看着她死么?”莫研咬着嘴唇道,狠狠瞪着他。

展昭侧开脸,沉默不语。

“大哥,你的心怎得那么硬?”

莫研的声音很轻,说的话却很重。

苏醉闻言,转过头来,淡淡道:“丫头,这事便是我也是不能答应的。”

“你们……”莫研气道,“是,你们是大英雄大豪杰,都以大局为重,以天下为己任,自然不会考虑我们女-人的生死。”

“小七!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此事……”

展昭上前,试着想安抚她,却被莫研气恼地躲开。

“这几年来,你二人都身在辽国,公主的处境你们应该比我要清楚。她病了那么久,你们做了什么;现下她都快死了,你们还是什么都不肯为她做!”莫研越说越恼,“大哥,枉江湖中人称你为南侠,可你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她死……”

展昭静静听着,什么都不反驳。这些话若是由别人说来,他不会放在心上,但由莫研口中说来,字字句句都像是刀割一般。

“丫头,够了!”喝住莫研的是苏醉,“展昭已经够难的了,你莫再说他。”

“我……”

因见赵渝奄奄一息,莫研正在焦心的时候,想都不想便说了那些话,本还待反驳,抬眼时看见展昭不言不语静静而立,不由得心中一软,怒气也消了一半。

“总之,我不能看着公主就这么死,你们快想法子!”她只得道。

苏醉浅浅一笑,并不回答,低头握了赵渝的手,默默地将自己暖意传过去:“她若真的走了,我自然会陪着她。”

听了这话,莫研气得跺脚:“这又何苦,现下她不是还活着么!能一块活着多好,何苦非得一起死了。”

她说话间,赵渝忽得咳了几声,自昏睡中醒来,悠悠睁开了眼睛。莫研本要上前,却被展昭拉住。

“渴不渴,想喝水么?”苏醉朝她轻声道。

“你是?”月光微弱,赵渝看得并不很分明。

“我?”苏醉低低笑了笑,“你想我是谁呢?”

赵渝恍若置身梦境之中,微微笑了笑道:“你是父皇么?”

苏醉扶她起来,递了水到她唇边,摇头笑道:“不对。”

“那是……他,”赵渝喝了几口水,无力地靠下去,“可我连他的真名叫什么都不知道。”

“他姓苏,单名一个醉字。”苏醉笑着轻声道。

“苏醉……不对,我不是说老胡,我说的是他。”

“我知道我知道……”苏醉在她耳边低低喃喃道,“他就是那个在伏虎林找到了你,替你接骨的人:在雁歇镇上,漏雨的屋子里,把你抱到地上的人替你换药的人;那个老是对你很凶,其实心里很喜欢你的人。”

赵渝虚弱笑了笑:“是啊,就是他。”

旁边的莫研听了心中替她伤心,不由自主地将头埋到展昭身后,不忍看他们。

苏醉接着轻声道:“他就是苏醉,其实他没死,却骗你说他死了。现下,他心里后悔得很……”

“他真的没死?”

赵渝惊喜道,努力要直起身来,想转头看他。

“真的。”苏醉柔声道。

籍着月光,两人四目交投,赵渝凝视他许久,缓缓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迟疑问道:“这是你本来的模样。”

“嗯。”

赵渝笑道:“和我原本想得还要好看些。”

“是么?”苏醉笑问道,“你想我是什么模样?”

“……我也忘了。”

两人皆笑得十分欢喜,过了半晌,赵渝毕竟病重,已然撑不住精神,有些累了,眼皮渐沉,朝他道:“你莫再要走了,好么?”

“好,我就在这里。”

赵渝放心,靠在苏醉怀中又昏沉沉地睡去。

苏醉轻柔地拥着她,不声不响。

帐内静得出奇,莫研扯扯展昭的衣袍,低低哀求道:“大哥,难道真的没有法子么?我们再想想,好不好?”

见了苏醉赵渝二人模样,心中也是不忍之至,展昭皱眉良久,却仍是摇了摇头:“此事绝不可行。”

“你……”莫研气恼,“难道你能就这么看着他们死?”

展昭喉头哽咽了一下,薄唇紧抿,不作声。

莫研待要再说话,苏醉已截口道:“不用说了,展昭说的对,此事绝不可行,事有轻重,我们都该清楚。”

“你……亏得公主又睡着了,要是她醒着,也会被你气晕过去!”莫研着急,眼见这二人脑袋硬得如岩石一般,“你二人远走天涯,岂不是好,你为何不肯?”

“丫头,你莫再说了,家事国事,孰轻孰重,便是她醒着,她也不会答应的。”苏醉平静道。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

“她若会答应,便不会将自己弄到这步境地了。”苏醉淡淡道。

莫研待还要再说,却又想不出什么话才能说服他们,干脆气恼道:“既然如此,你们也不必在此处假惺惺了,走走走……都走。”

“小七!”展昭沉声低喝了她一句,欲上前拉她。莫研心中气恼,他自然明白,可赶他倒也罢了,苏醉与赵渝可以说是见一时便少一时,她怎能连苏醉也一并赶走呢。

莫研甩开他的手,怒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径自避到帐角去,赶人走的话倒也不再说了。

展昭见她模样,何尝不知她对自己气恼异常,只得暗自叹气。当初白盈玉之事他尚可通融,可此事着实关系太大,他断不能拿两国盟好之事来冒险,一旦败露,宋辽之间必定会掀起狂澜,兵戎相见亦有可能,到时受苦的便不仅仅是几个人,而是天下百姓。

他知道莫研必定也懂这个道理,可她心地柔软,看不得眼前之事,故而才会恼他。

莫研呆在帐角虽然不语,可心中又有了另一层盘算。

她知道有一个人,若这主意是他出的,那么大家多半就会听了。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