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励志书籍 > 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 你是我认识最久的人

你是我认识最久的人

一个朋友,很久没见了,彻底失去联系。

 

有时候,我会想起他,在百度上搜他的名字,无奈,名字太普通,如潮信息中,我总分辨不出哪条是他的。

我们失散五六年了。

一日,我收到一封邮件,他发来的。说来传奇,他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我写的文章,其中一个细节只有我俩知道,于是,他认定那个笔名后藏着一位故人,他再百度那笔名,找到我的邮箱。

 

然后,我们发现竟一直生活在一个城市;再然后,两个人穿越半个城,在暴雨天约着见面。在彼此生命里,我们都曾出演过重要的角色,但我们忘记了为什么失散,大概是太赶着去未来,大概是身边的人太多,无暇刻意留住谁和谁的友情;“有一天,我拨你的手机,发现停机了,这才发觉很久没有联系了。”他说。我挠挠头,“我也是。”

分别时,我们相约不会再轻慢对方,一个人感慨:“在这个城市里,你是我认识最久的人。”另一个人心里有点酸。

 

一个朋友,很久没见了,联系方式都在,只是她都不用了。

 

比如电话,从来都关机,比如QQ,头像永远不亮,就这么一去三年。

这个夏天,一个晚上,我在微博上收到一条私信,只有四个字:“是我,蔷薇。”

蔷薇也不是她的真名,是当年学校论坛上,她的ID。我迅速点击鼠标关注她,我想起2004年我们第一次见面——围着一张大圆桌,隔着一堆人,我把ID和真人一一对上后,惊喜地喊着“蔷薇”、“蔷薇”,还频繁冲她举杯。

 

第二天,在一间幽静的茶馆,我们鸡一嘴鸭一嘴把这些年发生的事交代了个遍。她突然放下筷子,她说,她离婚了,早在三年前。

 

玉容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

我忽然明白她为什么人间蒸发,刚想安慰,她却挥挥手,“那段时间,我有点自闭,现在走出来了,要把老朋友们一个一个找回来。”她眨眨眼,给我看手机里新男友的照片。

 

一个朋友,很久没见了,联系方式十年没变,可我总疏于联系。

大学时,我们是彼此的影子,毕业后,她回家乡,我去异乡。起初,我们一通电话就是几个小时;渐渐地,过年过节群发短信时,对着通讯录,我才意识到她还在。

其实,一年总有一次,我回老家会象征性地约她,但我的老家和她所在的城市隔着几小时的车程,我们约了又约,失约再失约,几个小时拖了八年。

有一天一个人问我,你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是谁?我第一反应想到她。

又有一天,午睡,自黑甜的梦乡醒来,我拍着床板,突然觉得她会答应,她还在我身-下的铺位。

再回老家,我们再约,时间、地点再一次难以调度,她说:“要是太忙,就下次吧。”

 

“你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是谁?”

“要把老朋友们一个一个找回来。”

 

我想,别下次了;转身去了长途车站。

来回七个小时,相处的时间不到五个小时。五个小时里,我忙着见过她的丈夫、儿子,在她亲戚开的饭馆里吃饭,听她说才带完的高三,一切都平静、琐碎得像昨天才分开。

直至临别,坐在候车室的长椅上,只剩我们两个人相对,我没来由地说:“这辈子,我除了我老公就只有你。”她静了一会儿,应:“我老公听说你要来,换了好几件衬衫,他知道你对我很重要……”

 

那天,于归途,我短信她:“从未失去,却总感觉又把你找回来。”

当是时,皖南一片烟雨,大巴穿行在层峦叠嶂间,我看着窗外的风景从翠绿变成墨绿。

我想起写在杂志上的旧事,与旧事相关的故人,“在这个城市里,你是我认识最久的人”——他的感慨。

我想起蔷薇,想起许许多多,在一路狂奔,一门心思往前奔的日子里,我不知不觉丢了,当时当地丢了也不以为意的朋友们。

 

年轻时,我们深信一期一会,用“滚石不生苔”、“随缘”解释一切不够珍惜的行为。

渐渐地,生活稳定,总有一个瞬间,我们想看看来时路,却没有参照物;想回忆自己最初的样子,可共语者无二三,连自己都有些迟疑。

于是,那些丢掉的老友、陈年的情谊成为维持内心平静、稳定的针剂;找到他们、被他们找到,就像回归一种原本我们就属于其中的秩序,又温暖、又心酸;念旧、恋旧、怀旧,把“旧”圈在身边,越旧、越久,就越踏实、越安全。

大巴在山区曲曲折折、兜兜转转,我打开手机,更新微博:“要像燕子衔泥般,把老朋友们一个一个找回来。”

少顷,有人回:“可惜,我像狗熊掰棒子一样,把老朋友们一个一个丢掉了。”

 

呵,关于友情,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做着类似的事吧。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