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励志书籍 > 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 小时候

小时候

小时候,我爱吃肉。第一次发现猪身上最好吃的肉是“猪座子”,即猪-屁-股上的肉时,我有些崩溃。等到接受现实,我又逼着爸爸承认,就是猪-屁-股,也是上面最干净的一块。

直至一天,我爸带回一个完整的猪座子,他在走廊上方钉了一个挂钩,在猪座子上打个洞,穿上线,再挂在钩子上——猪座子悬在半空中。他说:“你自己挑吧!”此后,每天饭前,我都坐在猪座子下苦想,“今天吃哪一块?”

那个冬天我百感交集。每天,我都怀着巨大的猪肉策划案,又最终落寞地由我爸操刀,他问:“看好了?”我胡乱一指。

 

我今天突然想起那个猪座子,因为有人说要送我一只完整的羊腿。老公问我怎么放,我条件反射般脱口:“吊在厨房正中央,每天看上哪块就吃哪块。”

 

我又想起,当初吊猪座子的窄小走廊,走廊上方被我爸用木板做成一个小小的储物隔层。我常趁大人不在家,踩着梯子上去乱翻,那里有成捆的自学考试教材,还有一个木盒子;我读完了所有的教材,始终没猜出木盒子里藏的究竟是什么——后来才知道,那是别人寄放在我家的亲人的骨灰。

出走廊,开门,眼前是标准的筒子楼,楼梯口黢黑,每家门前都堆着煤球。林阿姨家墙上,挂着只自行车轮;最东头的老伯伯是上海人,他的三女儿,爱吃我爸做的包子,小学一年级读了三遍。

 

其实不仅是吃肉。北京下雪时,我也想到小时候。老公对着雪景,一时词穷,“雪真他妈的白!”我被触动机关,那套自考教材里看过的句子念经般蹦出来,“漠漠黄云,--湿--透木棉裘,都道谁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

 

小时候恐怕是人生的第一层漆。现实种种,总在不经意间,被一些极细微的情感刺破,褪去光鲜,透过伪装,露出底色。

 

黑黢黢的楼梯口,挂在墙上的自行车轮,储物层上的自考教材,托腮仰头,我对着苦想的猪座子,便是我想来眷恋,思念有些甜涩的小时候。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