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文学 > 郑爽的书 > 食,不过人间烟火

食,不过人间烟火

从小我就特别馋,那种馋是天生的味觉和嗅觉感知,就像

你特别喜欢的某个东西,一旦遇到就毫无抵抗力。

某个名人说“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听过了许多道理,也依然想吃好这一生。

关于吃的记忆很多,可能因为每一次不同的味道都让我觉得深刻,嗯……只有我愿意吃它们的内在美。听妈妈说,我一岁的时候一顿就要吃八九个饺子,夹到小碗里蘸着姥姥家的辣椒酱,小碗见底了还会张着嘴一直要,像嗷嗷待哺的鸟儿。妈妈总觉得我头大又能吃,活像大胖小子,所以每次都控制我的饮食。有一天中午,趁姥姥午睡,我偷-摸-地从床-上爬下来,像只小白鼠似的踱步到了矮柜边偷罩子里的凉饺子吃,没想到狡猾又小心翼翼的我正巧被开门的妈妈抓了个正着,被逮到的一瞬间我一脸惊恐,但内心,更多的是失落,因为有一半-肉-馅儿被我掉在了地上。后来妈妈说,她看见我的时候,油都顺着我的嘴流下来了。现在再吃饺子的时候,偶尔会有那么个瞬间,吃着吃着笑出眼泪。

小时候我特别爱吃花生米,尤其是盐焗花生,总觉得花生油的味道让人特别满足。有一回妈妈外出买菜,我又手脚并用自己爬到灶台上拿,弄的满身都是盐和油。坐在灶台上吃花生米好像比平时还香了几分,后来被妈妈发现-抱-下来的时候,我一只手还紧紧握住手里的花生,另一只手不停地抓着盘子里的花生往兜里揣

,让妈妈哭笑不得。

印象中最好玩的一次是某天早晨妈妈没给我剥鸡蛋壳,我扭头看见姐姐刚剃完的光头,顿时心生一计,趁她吃得酣畅淋漓之时,抄起鸡蛋往她脑袋上磕了两下。隔了五秒姐姐才反应过来,猛地打响了自卫反击战,张口就在我手上咬了个牙印——人生第一次被咬,又委屈又活该,却一点儿也不难过。

三年级时,每周三、周四下午都要到学校的军乐队排练吹长笛。最开始被分到萨克斯班,每天吹萨克斯腮帮鼓得跟小鱼似的。后来妈妈说女孩子还是学长笛更优雅,穿一身飘逸的裙子,轻轻甩起长发的感觉特别美,所以又转到长笛班。这是我参加的第一个小乐队,也开启了我的艺术人生之旅。一到课间休息,同学们纷纷跑去学校后门围栏处买刨冰吃,当时冰袋只卖2毛钱到5毛钱不等,可惜妈妈总说冰袋都是色素,鲜少给我零花钱。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队友-舔-着五颜六色的刨冰,心里暗暗羡慕。终于在最后一次训练完的下午,同学请我吃了一根冰棍,第一次尝到

右边这个是被我砸了鸡蛋的表姐,后来我们都渐渐长大,我成了她的跟屁虫,她成了我的排头兵。

1.jpg

 

色素的味道,我简直不能更兴奋了。果不其然,吃完后舌-头又红又紫,像是中毒了一样。回家前生怕爸妈发现,狂喝了好几瓶水冲舌-头,现在想起来都

觉得好笑。后来没怎么再吃过,每次看班里同学,尤其是男生拿着冰棒往桌上一敲一-掰-,两人分一半吃得酣畅淋漓的感觉,我自己也觉得好爽啊!放学后做卫生常常会在过道里看到冰棒的包装袋,我和同学总是会猜是什么味道的,有趣极了。两毛钱的刨冰可能现在都不卖了吧,不过青葱的小学时代,想起的时候最温暖我的心。

偷尝冰棒滋味后,我开启了吃货生涯。五六年级时的我能吃是出了名儿的,而且特别会吃。我是小学后门卖-肉-串的阿姨的老主顾,1毛钱一支的炸素串,5毛钱一支的炸牛排都是我的最爱。还有东北独家的麻辣串,冬天还专门备好一个暖壶,里面灌满热热的甜辣酱,蘸着炸好的豆腐皮,再撒上孜然、芝麻等调味品,所有形容词都无法诠释那种好吃的感觉。每次吃串我都要在脑海里画一幅自己当小吃店老板的场景图,这大概是我小学时的梦想吧,也不知道哪一天会实现。

后来进了补习班,对大多数小孩儿来说都意味着枷锁和牢笼,能排进“成长烦恼榜”上的前三名,但对我来说补课实在值得期待,因为它意味着我有足够的筹码吆五喝六儿地向爸妈求奖励。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后,我会屁颠屁颠地跟着爸妈去吃烤串,当时从不担心有摄像机在哪儿等着,我可以放心地左手抓一串鱿鱼,右手握


2.jpg

这个时候两岁

多了,小辫也变长了,每天都觉得自己美美哒。让妈妈在脑门上点个红点,拿着我最爱的零食,生活这般美好。

 

一瓶酸奶,再加一颗茶叶蛋,加起来五六块钱,却吃得特别满足。我想老板一定不会忘了我,毕竟熟客生意实在是太好做了。从补课的地方到这家炸串店,从炸串店再到家的路线我从来不忘,拍摄《旋风孝子》时还跟爸爸重温了吃串的时光。但现在的我不论吃多少,都再也还原不了那个味道,就好像日子越来越食之无味,而生活怎么过都弃之可惜。

爱吃的我也逐步向一名好厨师的方向进阶,大概是吃的多了就有了对美食的意念和领悟,学起做饭来也得心应手,格外顺畅。课余我常常跟着妈妈和姥姥学习家常菜的做法,时不时给他们露一手炫耀一下。工作忙了之后不能常常陪伴在家人身边,后来做节目的时候给爸爸做饭,那种久违的感觉还真有点儿让人热泪盈眶。给自己爱的人做饭,和他们一起坐下来细细品味,真的是一件很心安的事。

还记得“哈哈镜”刚问世的时候火遍了朋友圈,但每天都花钱买让我觉得实在太奢侈了,于是,我思来想去决定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我花了3天时间逛遍了各大论坛贴吧,又花了好几百块买秘制鸭脖的教学视频,终于依照指示,花了一周时间买齐了所需的26种密料。最好笑

的是,调味剂都是按重量算的,少于规定的斤数都不单卖,所以快递送到的时候直接堆了四大箱子中药调味剂,爸妈开门看到家里堆满了中药瞬间懵了。一番解释后,老爸赶忙去家禽市场挑了好几只鸭子,然后剁好、熬煮,四个小时后鸭汤出锅,接着又花了两个小时煮中药调味剂,到了半夜卤味配料终于完成。一切准备就绪,我心心念念的鸭脖终于可以腌制了……等成品出锅后已经是麻辣满屋飘,一进楼道就能闻到我家的鸭脖味儿,邻里街坊尝过的也都纷纷竖大拇指,直到一个月后鸭脖被消化完,味道才渐渐散去……闭上眼时我常常怀念,那个不顾形象、无所顾忌也胖得可爱的“大壳”。这个世界日夜更替,人们也总是喜新厌旧,有些好吃的,过了那个年纪,好像再也吃不出当时的味道了。

“吃”这个动词读起来有点傻,但却是动词里最快乐的那一个。

不开心的时候就大吃一顿吧,吃完总会开心一点。

开心的时候更要好好犒劳自己,把快乐的时间留得更久一点。

所以,今晚吃什么好呢?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