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自在独行 > 等待

等待

我和树发生过许多故事。记忆清楚的,一是小时候老家村后的牛头岭上有好多野桃,其中一株年年花开得很艳,而且时间长,大家都觉得稀罕。后来修梯田,把它挖了,挖到三米深,发现了一块小的石碑是墓志铭,上面记载着一个女子如何贤淑美貌,却在出嫁前的三天患急症死去。我那时不懂文物也不知收藏,石碑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已全然忘记,但思想过这野桃花开得红艳一定与那个女子有关。第二件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第一次去杭州,朋友陪着游西湖,走到一个大门面前,瞧见门口正前方不足两米处长着一棵大树,我说:这家一定是个闲地方。朋友说:是个公园,你怎么知道?我说门中有木岂不是个闲字?!第三件是我自作聪明而懊丧不已的事。那一年,我父亲患胃癌在西安动了手术,送他回老家后,我突然发现院子里的梅李树上长了几个大疙瘩,当时想这些疙瘩恐怕是父亲身上肿瘤的外应吧,便用斧子把疙瘩砍了。第三年父亲还是因肿瘤过了世,我就又想或许这些疙瘩是树在转移父亲的肿瘤,而我却没有让转移成。

我是常常将树看作人的化身的,拥抱过好多树,也哀悼过好多树。

辛巳年我上了一次华山,见到了相当多的华山松,当我下山转过一个崖壁,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和我是朋友,但一定好久未见面了,心里就郁郁不乐起来。可一抬头,迎面有一棵松,树龄并不大的,树身在一半时斜折而长,树下是一块黑色的石头,猛然中我觉得这是我的朋友的身影,我的朋友个头高,腿特别长,伏在案前的时候就是这个姿态。这让我非常地惊喜和随之而来的对于一种神秘的惶恐。从华山回来后,我在电话里把见到那棵树的事告诉了我的那个朋友,朋友快活地笑着:你是想念我啦?我说:想念啦。朋友说:那就继续想念!

我准备着说我等待着你也能想念我,朋友却已把电话放下了。

夜里,有些凉,又睡不着,披衣起来画那印象中的松树,我把树下的那块石头画成了一只狗,一只目光已经痴呆得很傻的狗。

孤独地走向未来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做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弱者都是群居者,所以有芸芸众生。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化为强者,像蛹向蛾的转化,但一旦转化成功了,就失去了原本满足和享受欲望的要求。国王是这样,名人是这样,巨富们的挣钱成了一种职业,种猪们的配种更不是为了爱情。

我见过相当多的郁郁寡欢者,也见过一些把皮肤和毛发弄得怪异的人,似乎要做孤独,这不是孤独,是孤僻,他们想成为六月的麦子,却在仅长出一尺余高就出穗孕粒,结的只是蝇子头般大的实。

每个行当里都有着孤独人,在文学界我遇到了一位。他的声名流布全国,对他的诽谤也铺天盖地,他总是默默,宠辱不惊,过着日子和进行着写作,但我知道他是孤独的。

“先生,”我有一天走近了他,说,“你想想,当一碗肉大家都在眼睛盯着并努力去要吃到,你却首先将肉端跑了,能避免不被群起而攻之吗?”

他听了我的话,没有说是或者说不是,也没有停下来握一下我的手,突然间泪流满脸。

“先生,先生……”我撵着他还要说。

“我并不孤独。”他说,匆匆地走掉了。

我以为我要成为他的知己,但我失败了,那他为什么要流泪呢?“我并不孤独”又是什么意思呢?

一年后这位作家又出版了新作,在书中的某一页上我读到了“圣贤庸行,大人小心”八个字,我终于明白了,尘世,并不会轻易让一个人孤独的,群居需要一种平衡,嫉妒而引发的诽谤、扼杀、羞辱、打击和迫害,你若不再脱颖,你将平凡,你若继续走,走,终于使众生无法赶超了,众生就会向你欢呼和崇拜,尊你是神圣。神圣是真正的孤独。

走向孤独的人难以接受怜悯和同情。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