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密查1938 > 第十七节

第十七节

阳历二十二日星期一,武伯英带着三个手下来黄楼上班,罗子春提前走了,彭万明留守。他掏钥匙开门前,电话铃就响了,不想接就让它响着。只要接线员不拔插头,电话就会一直响下去。应是葛寿芝打来,借着下棋问调查进展。铃声实在吵人,他就去徐亦觉办公室,却房门紧闭。只好回来拿起电话听筒,却是师应山,响了这么久,内容果然不一般。侯文选报告,找见了洪老五,就藏在城西南角的甜水井。武伯英赶紧关门下楼,给手下都没招呼,驾车匆匆去了侦缉大队。

师应山已在大门口等候,上车同乘,说清了经过。侯文选昨天得到消息,有人疑是在梆子市见过洪老五,他就在那一带蹲守。虽没发现洪老五,今早却碰见了他以前的一个喽啰。侯文选跟着蛤蟆鱼儿找蚧蛙,果然发现了藏身的小院子,赶紧守住让个洋车夫到侦缉大队报信。师应山一接到报告,把两个行动小队派了过去,自己单等武伯英。

巴克车刚从夏家什子拐上柴家什子,南边枪声大作,放鞭炮一般,街上人分不清远近,纷纷隐蔽。武伯英加大油门,循着枪声来源,快速朝南驶去,有胆大爱热闹的市民,也朝南小跑。远远看见一座小院门前,靠墙贴着几个人,连忙停车和师应山跳下来,掏手枪上膛,打开保险提在手中,低头弓腰朝门楼跑去。

紧靠门边的是侯文选,拿着手枪不停朝院内偷窥,喘气报告:“中统的人已经攻进去了。”

“中统的人,谁?”武伯英很诧异。

“刘天章刘主任。”

“他怎么知道?”师应山也很意外。

“碰见的,他正在这一带找洪老五,一听说就赶过来了。”侯文选朝院里努努嘴,“我们刚围上,他们就来了,洪老五有枪,三几个人都有枪。我说等你们来了处理,刘天章不听,他官高我也没办法。他叫人硬攻,就叫他们攻吧,有两个已经挂花了。”

院子里又传出了一阵急如炒豆的枪声,和着大呼和哀叫。武伯英和师应山紧贴门墙,一前一后闪了进去,一具尸首四仰八叉躺在门内,脸被子弹掀去了半个。旁边靠墙坐着一个中统人员,捂着肚子轻声-呻-吟,血从指缝渗了出来。刘天章持着柯尔特手枪,趴在院中一棵老柿子树边,指挥四五个手下,猛攻东边厦房,密集地朝唯一的南窗射击。正房已被中统行动队占领,蹲着三个举枪人,等候命令。

院内气氛非常紧张,刘天章看了看二人,没打招呼,大声指挥手下用火力将木格子窗户封死,虚张声势叫道:“停止射击,去找三个手榴弹捆成一捆,把拉线缠在一起,给我拿过来!”

手下们得令停射,枪声暂歇,又对峙了几分钟,突然屋里声嘶力竭喊叫。“不打了,不打了,别打了!人都死了,就剩我了!我投降,我投降!”

刘天章听言,低身从柿子树小跑到南窗边,侧首对窗棂喊叫,把满是窟窿的糊窗白纸震得共鸣。“洪老五!缴枪不杀!把枪扔出来!从窗子扔出来!”

少时上窗被窗杆-撩-起,手枪被扔了出来砸在房台上,是两把过时的转轮手枪。刘天章略微偏头,看清撑窗杆伸出的位置,判断洪老五的位置和自己相同,只是隔着砖墙。他对枪械熟知,听音辨枪,继续厉声喝道:“还有一把!你的枪!扔出来!”

上窗再度被手掌撑起,撑窗杆被另作他用,挑了一只大毛瑟手枪出来。刘天章猛地旋身正对窗户,同时手枪伸进窗缝,只见黑暗中有双眼睛,近在咫尺。开窗人就是洪老五,他一手小心翼翼抬窗子,一手小心翼翼挑手枪,没想到会被枪口正对面门,没来得及反应。刘天章没细看,抠动了扳机,这场枪战第一颗子弹射了出去,用在了贼首身上。洪老五来不及惨叫,脑袋就被开花,柯尔特的威力尽显,距离太近,轰然一声居然把他打了起来,撞到厦房东墙上。

刘天章伸手-撩-起上窗,朝里边观察了一下,大声招呼:“都进来!”

一切又归于平静,包围小院的中统特务和侦缉警察,一起打扫战场,清理尸首抬伤员。四个匪徒包括洪富娃全被击毙,两个中统行动队员受了伤,重伤的被子弹贯穿肚子倒也无碍性命,轻伤的肩膀被流弹擦掉一块皮肉。

刘天章退出枪膛里的子弹,抽出弹匣重新压回,对杀人毫不为意:“打死也好,交给你们,拖拖拉拉才审问,我倒不好给下头交代,也不好给林家交代。”

武伯英关上手枪保险:“唯一的活口,也没有了。”

刘天章听言一笑,武伯英和师应山都未笑,带着不满看烂腿老五的尸体被从厦房里抬出来,越发笑不出来。一个中统手下从厦房里出来,急急附在上司耳边,情绪尚未稳定,想说悄悄话却很大声。刘天章连忙把头趔了一下,躲避音量。

“里头一个,还有气呢!”

刘天章条件反射,拔枪在手举着转身,连忙进了厦房,武伯英和师应山紧紧跟随,也想第一时间看个究竟。一个最后跟随洪老五的亡命徒,被人拽着一只胳膊,闭着眼睛哼哼,颈肩处流着污血。墙上喷溅了很多血渍,满屋子都是血腥味,刘天章示意手下放下。他右手举枪过去,左手扳着脖子,查看了一下伤口,然后使劲摇晃了两下。“醒过!别装死!再不睁眼我补枪了!”

那人重伤之下又受刺激,微微张开眼皮,眼神虚弱地看着刘天章。

刘天章厉声喝问:“洪老五,杀了一个姓林的,中统的,尸首在哪!”

那人无力张嘴说话,微微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那你们躲谁?你们藏啥?”刘天章因气生狠,左手提起领口,右手把枪口伸进枪伤窟窿,顶死之后旋了两下。

那人轻叫了一声,终于睁开眼睛,眼神中满是恐惧。“我真……不知道,光听说,把,把……姓林的,撂……到井咧。”

他说完又昏死了过去,被刘天章狠狠扔下,重重摔在地上。这句话三人都听到了,各自思索,分辨真假,想象情景。

一个手下忙过来请示刘天章:“送医院不?”

“送啥医院,这号狗东西不配送医院。”刘天章把枪递给他,“包一下,押回去关起来,找见林组长尸首再说,要不然就让他烂死,臭死!”

手下忙接过手枪擦干净,交还给刘天章。那人听见这几句狠话,微睁眼睛看了一下,赶紧又闭上。别人都没注意,只有武伯英看到,他还真有几分装死。今天他终于看到了另一面,独撑西安中统的刘主任,果然非同一般。

刘天章安排中午设宴,庆祝手刃仇敌,盛情邀请武、师二人,终于给两家都解了恨雪了耻。武伯英不领情再三推辞,确实对他很不满意,活口变死,又不便当面指出。如果话说到茬口,一来一往翻出来,对谁今后都不好。师应山原本就没有太大关联,但是武伯英不应邀,自己也不便留下来。他就把侯文选等人留下,参加中统的饭局,总算有个折中的收场,跟着武伯英走了。

车子开出不远,师应山在副驾上摇头苦笑:“死狗,还真就死了。”

武伯英一手操控方向盘,一手抹了额头的汗珠,雨后初晴--湿--热,体-内血气更热。“这根线彻底断了,花提得再好,架不住一剪子。你看刘天章,报了仇多高兴,我高兴不起来。我总觉得王立,虽然是洪老五捅死的,但背后肯定有人指使。这个仇到哪里去报,宣侠父失踪之谜,又到哪里去解?”

师应山侧眼看看,觉得他既聪明又敏感,想得真多。“我也想不出来,但是提醒你,还是那个死狗的说法。死狗和尸体,埋的同一个地方,上下隔了一层土。”

武伯英被提醒,还有些参不透玄机,侧头看他一眼:“走,咱俩找个地方吃饭,好好说道说道,你是老手。”

师应山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回陕北会馆吃饭,然后好好睡一觉。”

武伯英又看了他一眼。

师应山长叹一声,语气疲惫:“武专员,和你共事几天,算看明白了。我明白的你都明白,我不明白的你也明白。你说我是老手,实际真正的老手是你,我也没帮上你啥忙。杭局长吩咐我帮你抓洪老五,他死了,我也就帮完了。以后有机会,再共个事最好,没机会也都好自为之。我这几天缺觉,你停车让我下去,坐个洋车回家,好好睡一觉。”

武伯英听出了话外之音,心头一酸,踩死了刹车。师应山被剧烈摇动了一下,赶紧用手撑住车前板。定睛看他正盯着自己,就也平静地看着他,足足互看了好几分钟。

武伯英叹了口气:“你下吧。”

“你是好人,特情系统,能有你这样的人,实在是幸事。”师应山点头,难看地笑了下,开门下车,没有迟滞。

武伯英挂挡开车,缓缓朝前驶动,似乎有些不舍。师应山站在路边,目送巴克汽车渐远,才张手叫了一辆洋车过来。两个惺惺相惜的人就此分手,武伯英最明白,不是谁都愿意趟这浑水。至于他说那话,不明白的也明白,大了说宣案的纠结反倒因为洪老五之死,剁开了一个死结,理顺了一缕乱麻,真相就在下面。小了说中统林组长尸体被洪富娃扔在了井里,那么宣侠父如果已死尸体不好出城,天气炎热容易发臭也就会被扔在井里。基本可以确定是枯井,如果水井有人取水难免暴露。师应山话只说了三分,他却想到了十分,不免出神。开车最忌讳心有旁骛,一次差点碰了对面来车,两次差点撞了电杆,几次差点剐了路边行人。好在他驾车技术不错,都化险为夷,有惊无险。

武伯英回到黄楼时,已快到午饭时点,徐亦觉忙完上午的事已经回来了。武伯英进了科长办公室,坐下来问:“中午没饭局吧,一起吃个饭?”

徐亦觉饶有兴致看着他,请吃饭可是头一遭:“去哪里?”

“你定个地方,我请客。”

“因为啥呀?”

“不为啥,请你吃个饭。”

“是不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冤枉了我,觉得过意不去?如今刘天章打死洪老五,你肯定不是我收拾了宣侠父,心中惭愧?”

“徐亦觉,我算是看清你和刘天章了,都是人。你们还就真不如我们,见成绩就狗抢屎,见责任就狗咬狗。妈的什么狗屁军统中统,真还不如军特处和党调处。”

徐亦觉挨了骂,更加肯定嫌疑彻底洗清,讪笑说:“老武,兄弟真佩服你,昨天你说洪老五必定露面,今天就真露面了。虽然一露面,就被打死了,毕竟还是露面了。”

“我看你确实不如刘天章,姓林的失踪,他天天想着报仇。而宣侠父一失踪,你赶紧让丁一去商州做戏,你对手下还真不如他,一看就是你的馊主意。”

“咳!不是没公开嘛,还说这些干啥。丁一愿意嘛,我们四科内部的事,你就甭管了。你上任,四科还没请客。要不这样,中午算四科欢迎你,我来请客。”

武伯英缓和下来:“不要人多,就是你我,说说话。”

徐亦觉有些兴奋:“好,就你我。”

“你想个好地方,我先去蒋主任办公室一趟,汇报个事情。”

“甭着急,先吃饭,你和刘天章是一事吧?甭去了,他比你早一步,已经去了。你俩撞上,多不方便。饭后午休完了,你再找主任,让他恶人先告状去。”

徐亦觉找的吃饭地方,果然是个好地方,北院门的回民馆子。这里离繁华的新城不远,却够僻静,夏天炎热,很少有食客来吃-燥-热上火的牛羊肉,无有包间,找个角落,也是谈话的好去处。几个凉菜,两碗水盆羊肉,要了半斤烧酒,武伯英推说有痛风不喝,徐亦觉干脆就对着悬胆瓷瓶独吹。

几口酒下肚,徐亦觉的话多了,声音却未放高,满脸神秘兮兮。“刘天章杀洪老五,为啥?我不说你也知道。”

武伯英翘起一边嘴角,似笑非笑。“刘天章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徐亦觉猜不出来话意,用最客观的话评价,也最无错漏。“还成,各方面都还可以,这不是假话。都知道我俩有矛盾,那也是两统的矛盾,个人之间确实没恩怨。全国都这样,不过我俩在一个城圈圈里,看着好像是我俩的矛盾。外界看他风头猛些,我落了下风头,都不知我最不爱出风头。中统在全国都落了下风头,我让让他,又有何妨。”

“既然爱出风头,密裁宣侠父,莫不是个大风头?”武伯英眨眨眼,因为后遗症眨得不灵便,意思却表达够了。

徐亦觉窃喜,装愣想了片刻:“老武,你真把调查目标改成他了?”

武伯英轻点了下头没有明答,吃东西等他下文。

“你开始把主使定成蒋主任,我就觉得你错了,又不好明说。我不知道你把怀疑目标定过我没有,要是有,你更错了。不是说你没想到,只是说你可能忘了,密裁宣侠父,有很大的成分,嫁祸戴老板。这就算不排第一,也排第二,我能吗?我是戴老板的兵将,就算蒋主任是幕后主使,我是前台角色,只要有这一出,我敢吗?”

武伯英嚼东西不语,等着他的后话。

“有人能,有人敢。”徐亦觉没说名字,语意直指刘天章,“他能,他老板敢,出了风头,得了实惠,害了对手。老武,不是我多嘴,你知道戴老板来西安,林伯渠躲回延安,为啥宣侠父本来要走,却又留下了?那是因为他要救两个人,两个共产党地下组织的重要人物,这两个人就是被刘天章抓了。宣侠父前面在西安,动用各种关系,-干-过不少这样事。弄得捞人这事,在共产党内部只有他能干,可这次人还没捞出来,自己先失踪了。”

徐亦觉没把抓人留人的话说透,却将刘天章害透了,杀人不见血,只凭两片唇。武伯英停下吃喝,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既有一切了解的意思,也有如是我闻的意思,还有更多意思。“怪不得葛寿芝叫我查,原来是贼喊捉贼,有这可能。”

蒋鼎文午休起来梳洗完毕,一只眼睛略微肿胀,还没完全醒来,让武、徐坐下之后,傲慢问:“有什么事?”

徐亦觉答:“武专员有事给你汇报。”

蒋鼎文更傲慢:“那你来做什么?”

徐亦觉一笑:“听听。”

蒋鼎文吐了口粗气,转头看着武伯英:“你说。”

武伯英简要汇报了洪富娃之死前后的事情,蒋鼎文保持傲慢打断了他:“你说的,刘天章饭前来都说过了。不就是杀了个地痞洪老五嘛,至于扩大吗?有什么和他不一样的,说说。”

武伯英又把听来的想到的,开门见山说了,静观他的反应。蒋鼎文没有特殊反应,轻描淡写说话,却似惊雷一般。“要不要我下令,把刘天章暂时挂起,停职接受调查?”

武伯英没料到这个态度,突然闪念,今天傲慢和以前的生气与和蔼都不相同,似乎早知道刘天章必被摆上砧板。这是大吏特有的傲慢,却因害怕麻烦缠身不敢展现。如今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解脱纠缠后又露出了本来面目。

“停职倒不用,还只是怀疑。”

“如果坐实了,他不光是嫁祸戴笠,也是在嫁祸我蒋鼎文,我也不饶他。目前武汉战事吃紧,前哨战已经打完,日军沿长江两岸逼近三镇。我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调查宣案的事,你不必向我事事汇报。无论是谁,只要在我管辖治下,如果觉得有抓起来的必要,就抓起来审。”

武伯英看看徐亦觉:“在下只是觉得,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好处理。”

“你不用忌讳,尽管放手去查。”蒋鼎文端起还有些烫的茶水,把杯子紧握在掌心,也看看徐亦觉,“手心手背都是肉,却有所不同。”

蒋鼎文还怕听不懂,把手略微抬起,给二人看杯子。武、徐都是聪明人,一眼就明白了,手心肉知凉热,手背肉难控制。徐亦觉自认为就是手心,笑得异常开心,另两人看着他,一起轻笑。

徐亦觉毕竟是手心肉,蒋鼎文毫不避讳说起了私事。“我看宝珍,是真心喜欢你,不要辜负于她。她年龄也大了,能喜欢你,很不容易。对她来说,可能是最后一次找男人,不能有闪失。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成,她是长房长女,小一辈的榜样。我们诸暨蒋家,到我这一代算是光宗耀祖了,弟兄们在各个领域都有建树。富不过三代,下一代我不奢求还能繁花似锦,但希望不要败得太快。这就要出几个能干的后辈,可我看侄子们,坐享多于开创。我自己的子女,又管教太严,文静懦弱有余。所以我寄希望于宝珍,也寄希望于她的夫君,能够提携照顾弟弟妹妹。”

蒋鼎文的意思很多,武伯英全都明白,包含着美色、财富、地位的许诺,相当诱人。但有个感觉更加强烈,刘天章被公推来认赃自首,多少有些生硬。他憋在心中反复揣摩,若论宣侠父失踪案背后主使,似乎是一个集团,若论宣侠父失踪案秘密操作,似乎是一个集体。团队有多庞大,利害有多复杂,秘密有多隐蔽,都是不可想象的。感觉自己虽是一条鲨鱼,却碰见了鲸鱼群,病虎对抗群狼,先咬头狼还是狼崽都拿捏不准。

蒋鼎文能安慰人,也很能吓唬人:“不,你不用想,也不用忐忑。实话说,不是因为宝珍喜欢你,我才欣赏你。而是我欣赏你,所以才允许宝珍喜欢你。要不然,不会是目前这个样子。”

下到二楼办公区,徐亦觉把武伯英留在楼道里,为难道:“老武,你真是个审讯专家,那个腌臜办法很管用。今早丁一过来,说郝连秀后半夜熬不住,喊叫放他。招认了是共产党四中支部书记,新从汉中过来任职。”

武伯英心中一紧,郝连秀成了叛徒,但授意抓捕的是自己,教授攻破的也是自己,实际正是自己陷他于不义。“那这下,就放不成了。”

“是呀,这次我老师要人,也不敢徇私了。早上你不在,我给蒋主任汇报过。军统对外中统对内,他是中共党员,适合移交给刘天章,主任也同意。”

“他没夸你大公无私?那你咋才给我说?都决定了还说啥呢嘛?”

“夸啥呢嘛,没机会给你说嘛,现在说也不迟嘛。我还没给刘天章交呢,现在问你个意思,毕竟是你弄来的,不能说给就给了。我答应你关在莲湖,就是打算替你背这个黑锅,以你的意思为准。”

武伯英立刻想起蒋鼎文那段话,感觉其中有玄机,已经迟了干脆放弃。“应该给,赶紧给,这就去提人。”

“不急,还有话。”徐亦觉见他没露破绽,-yin-笑了一下,“老武,问你个真的,你把蒋宝珍,睡了没有?”

武伯英恶心地咧嘴:“庸俗。”

“哎,说真的,要没睡,就好。要睡了,我怕你,拉不利手。”

“有什么拉不利,大不了结婚,况且还没有。”

“你这人怪得很,要是我,早都睡了。”

武伯英心中更不舒服,刚好有只苍蝇在眼前飞动:“你蝇子落在蝇拍上,倒是个贪欢不怕死。”

徐亦觉见他拿旧话奚落,笑了一阵子才止住:“老武,我也能看出来,你对沈兰旧情不忘。还拿她当老婆,从丈夫的角色走不出来。你弟我虽然没结过婚,但是玩过女-人不少,有几回还和你一样动过真情。妈的,人是好人,职业把人害了。正经人家,听我是军统的,谁敢把女-子给我。你弟我还就是这个相,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

武伯英听他提起沈兰,又被侦得心底隐私,明显不高兴。

“老武,只要你把蒋宝珍没睡,这事就好办。我早就看沈兰和你,不像是离婚的,我看你对蒋宝珍,还真就不怎么样。今天给你明说,郝连秀招的多得很。要不是中午喝酒,看你拿我当兄弟,真还不想说,让你难受着去。现在给你说,也是好换好,叫你知道我的心,甭再给我扎那些闲辫子了。”

武伯英心中一惊,脑子飞快转动,为不引他生疑,保持着吃惊表情问:“郝连秀还招啥来?”

徐亦觉看看他,没看出来额外的东西,就决定不再拿糖。“郝连秀说,他和沈兰是假结婚。他在汉中教学当校长,沈兰是学校新来的教师。因为都是西安老乡,就互相走动得多一些。这次四中招老师,他们决定趁机会回西安。沈兰央求他,因为丈夫武伯英是特务头子,对她又不好,怕回来遭纠缠,就假装夫妻。沈兰说就是几个月时间,只要开头把你骗过去,后面就没事了。倒不是郝连秀主动招认,四中的老师,多少都知道他们分居。我听校长说了,才叫丁一问他,他见瞒不住,说了实话。咱干这行真还就瞎了名声,男嫌女不爱,连原配都多嫌。”

武伯英听言无比复杂,真同志,假夫妻,都要当做臆想了,又突然变成现实。

徐亦觉看出他非常矛盾:“沈兰真要不回头,你也就算了,一心扑在蒋宝珍身上。查宣案这事,我看你也不好收场,有她在,还能保个全身而退。”

徐亦觉联系过刘天章,就去监狱办理囚犯移交手续。到莲湖后武伯英不愿闪面,躲去湖心亭。丁一把郝连秀提出来,用囚车送去中统。徐亦觉把车开到岸边,打开窗子大声冲武伯英喊:“科里有事找我,我先去了,你耍你的,我交代过了!”

武伯英感觉他在逃避自己的不阴不阳,站起来迎过去,走到能说话的距离,在青石浮桥上站住。“蒋小姐大病初愈,最需要个地方静养,蒋公馆虽好,但是人多嘈杂。如果能到莲湖来,对她的恢复,绝对有好处。光是闻闻荷香,人就神清气爽,忘忧欣喜。”

徐亦觉知他想要蒋宝珍来安慰。“行,我到办公室后,就给侄小姐打电话,就说你叫她来莲湖散心。”

“不要说我,就说你。”

“我邀请,能来才怪。”

“那好吧,你就说我,在这里等她。”

徐亦觉沿着湖岸缓慢开车:“如果不来,怪你没魅力,可不怪我不会说话。”

“只要你不提监狱,不提在这里审人,她一定会来。”

“放心,我不是焚琴煮鹤的人!”

徐亦觉走后不到一小时,蒋宝珍的汽车就驶入了莲湖大门,武伯英认得是蒋府的四号汽车,虽没有定她专用,实际就是专用。他已经把浓茶喝淡了,于是在茶杯内蘸了点水,抹抹眼眉,又把头发捋顺。收拾完探头看看水面,倒影果然显得精神了些,也显年轻。自己和蒋宝珍存在年龄差距,尽管她不在意,可就在那里摆着,越不明显越好。

蒋宝珍慵懒地走进凉亭,三分埋怨五分揶揄问:“找我干什么?”

武伯英知她戏谑:“找你还能干什么?”

蒋宝珍开心笑了,武伯英陪着笑,似乎很开心,实则很尴尬。蒋宝珍突然止住笑容,又故意很认真地问:“我们之间,是不是太快了些?”

武伯英很认真地答:“不快,还有比我们快的。”

蒋宝珍略带生气道:“你说假话,我们是很快的。起码我是有些太快了,觉得都能结婚了。可你慢,觉得结婚还很遥远。”

武伯英如果回答快,也会被说成是假话,面对刁蛮唯有赔笑。“我不慢,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已经算快了。”

“你还需要再快一点,才能和我齐头并进。我也想了,为什么我快你慢,那是因为你没我爱你一样爱我。如果你再慢下去,就拉开太大,我是不会托付终身的。那我也许就找了别人,哪怕比我快,也比你好。那你现在就说,你爱我,还是不爱?”

武伯英笑容未褪,又是一个两难。说不爱,她生气,说爱,她嫌假。女-人向来都喜欢听甜蜜的话,哪怕是假话,只要不生气就好。武伯英装作鼓足勇气道:“爱。”

“假话,你爱的是沈兰,不是我。”蒋宝珍表面嗤之以鼻,心里却甘甜如蜜,带着得色,“不过,现在我起码占到了一半,另一半是她的。我不担心,再增一分,我就超过了她。此消彼长,我进她退,我增到百分之五十一,她就成了百分之四十九,我是增一分涨两分。”

武伯英只好承认这个说法,但是下面几个问题,回答得并不好,弄巧成拙。

“如果和你结了婚,我要和现在一样,和很多男人交往,你能同意吗?”

“当然可以,如今什么年代了,不讲究三从四德了,你又是个活动家,我也不是封建者,不会禁锢你的。”

没想到蒋宝珍听言眉头紧皱:“我不喜欢抛头露面,我的理想是相夫教子,做一个深居简出的夫人,还交往那些男人干个屁。”

武伯英顿觉尴尬,感觉不仅快慢有别,还有些错位。

蒋宝珍连珠发问:“你在意不在意我是否是-处-女?”

武伯英非常慎重,回答尽可能模棱两可:“我都不是初婚,还能要求你什么,我不在乎这个。我在乎的是人,在乎的是否最后一个,不在乎是否第一个。”

“我要说我是-处-女呢?”

“那可真是弥足珍贵,我会更加珍惜。”

“你为什么会想我不是呢?”

“我想你这么开放,有这么多新思想,以为不是了。”

蒋宝珍不再说话,气鼓鼓坐在圈凳上看着湖面,拿手指绕着头发。到底是不是-处-女,也没个明确的说法,武伯英知道回答又有问题,只好沉默陪着。坐了很大一会儿,他率先打破僵局,朝远处湖边伺候的小厮叫嚷,让把晚饭布置上来,食物往往能驱除女-人的不悦。

“不吃,我要回去了,没时间。”蒋宝珍发狠道,“我晚上,还有事,要找个小子,把我的初夜卖出去!”还觉得不够狠,又加上一句,“只卖一块钱!”

武伯英来莲湖搭徐亦觉的车,走只好搭蒋宝珍的车,自己言语冒犯了她,默默陪到蒋府。车送武伯英回家,刚出大门碰见对面来车,开车的看见他连忙靠边停住。刘天章急急下来,叫道:“武专员,到处找你,寻了几个地方,终于把你寻见了。”

武伯英知他为郝连秀而来,假装不上心问道:“什么事?”

“就是那事,徐亦觉把人撇给我,说是蒋主任的意思。我又不能不接,到底咋办我问他,他让我问你。我就来请你,再审啥还要靠你,好有个交代。”

武伯英心中有鬼,赶紧答应着下车,钻进了他的汽车。刘天章话里的别样意思,他听了出来,上车后却继续保持正常。“现在讲国共合作,可要做好保密,当做一等秘密来搞。不然被共产党知道了,和宣侠父一样,又是个粘牙的柿子饼。你看宣侠父这个事,把弄的人还没咋的,把查的人粘得不轻,得罪了一圈人。”

武伯英的正常是真的正常,抗日时局如果不点滴同情共产党,一味发表反共言论,八成要惹人生疑。刘天章见他滴水不漏,看着车外道:“你说得对,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武伯英恨不得立刻见到郝连秀,提起来却是不屑一顾。“让我给你审人,亏你也想得出来。”

刘天章摊牌:“听徐亦觉说,郝连秀是你的货,整趸零卖还要你说。就是这个审,比较麻烦,徐亦觉已经把甘蔗咂干了,还咋吸出-水。都说你是审讯专家,帮我忙也是帮自己,早完事早了结。你是前辈,名声很大,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小的们,跟你学学。审问是门学问,没水平还真不好弄,杀人简单,审人麻烦。听徐亦觉说,你给了他个偏方,就把支部书记这个口实,撬了出来。”

武伯英不言语,他用话把自己逼到了墙角。

刘天章醉翁之意不在酒:“况且你和他,还有那层关系,很特殊的关系。”

武伯英酒之意不在醉翁:“你来请我,是不是也有私心,觉得和我有点关系?”

刘天章苦笑了一下:“你不说,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觉得他是共产党支书,和你也没啥牵扯。”

武伯英轻蔑一笑不愿多提,不是光彩事,也够丢人。“如果是为我,那就不去了,避个嫌,你该咋整就咋整。”

刘天章反被逼到墙角,讪笑说:“正因为如此,才请你去。”

武伯英明显生气了:“你请我去,那我就去。”

武伯英于刘天章安排下,吃完晚饭,前去羁押室。刘天章咬着牙签走在前面,边把腰间的手枪摆弄好,更加贴合-胯-骨。武伯英表面坦荡,内心复杂难受,郝连秀真成了叛徒怎么处理,如果他并未吐露重要机密,又怎么营救,没有好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能看出刘天章要用郝连秀的特殊来做文章,似乎是商量好了要为难自己,最后交到他手中就是提前安排的。如果今天栽在他手里真是冤枉,出师未捷身先死,明暗两种使命都没完成。真要到这一步,宣案组织就别想查清了,对方轻易就可抹平这个疤痕。

刘天章转过头来说:“徐亦觉审出来的那个结果,我感觉是屈打成招,共产党的支部书记,哪能这么轻易招认?”

武伯英怕是圈套:“我认为他的确是共产党潜伏分子。”

刘天章轻叹:“职责所在,不能推脱。如今是国共合作,我还在密捕共产党的名声,我陷害好人的名声,呼地就起来了。”

“那你要改,也不合适。”

刘天章吐掉牙签,语气凶狠:“是呀,他是他不是,都不能放他。”

武伯英看着他点点头,眼中也露出凶光:“这事,还是早了早好。”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