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春秋那些事儿 > 第二章 逃亡

第二章 逃亡

壹 流落江湖

父亲、兄长、妻子,伍子胥所有的亲人都死了,他现在是个无家的人。国家国家,没有了家,伍子胥从此对自己的祖国也再无半点感情。他后半生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为了报仇,他不惜借助别国的力量灭亡自己的祖国,他究竟是一个大丈夫、一个英雄,还是一个楚奸、一个卖国贼,这只能让后人去评说了。在这里我也不想妄下决断,我只想说,无论伍子胥是成就了千秋功名,还是招来了万载骂名,他,其实是一个可怜人,一个被命运玩弄,苦苦挣扎在背叛与仇恨之中的可怜人。可怜人自有可恨之处,也有可爱之处。他的所作所为,一切都是命运使然。俗话说得好,性格决定命运。伍子胥敢爱敢恨刚烈坚忍的性格,决定了他宁愿轰轰烈烈地活着,也不愿悄无声息地死去。伍奢说得一点儿没错,伍子胥此生注定是一个干大事的人,他将一往无前,绝不回头。

如果一个国家不爱她的人民,那么她还有什么权力要求人民爱自己的国家?这句话在伍子胥那儿得到了最好的证明。

而当伍奢父子在楚国引颈受戮的时候,伍子胥已经逃到了长江边上。他将所穿白袍挂在路旁的树上,引开追兵,孤身逃入了茫茫的大山之中。

追兵扑了个空,只好垂头丧气地跑回去复命。楚平王大怒,命令全国通缉伍子胥,画影图形,重赏知情报告者。

与此同时,伍子胥得知了父兄的死讯,他痛哭着奔跑在丛林沼泽之中,悲伤逆流成河。

跑了半天,伍子胥累了,他筋疲力尽地躺倒在一片荒草中,思索前路。

想了半天,伍子胥最后决定去投奔在宋国逃难的太子建。

可是好死不死,他刚跑出丛林,就撞上了一队楚国兵。

伍子胥慌忙逃命,却被来人叫住。

原来是熟人,刚从他国出使回来的楚国大夫申包胥,伍子胥的好友。

伍子胥不跑了,因为他知道申包胥的为人。这是个肝胆相照的好朋友,绝对不会害自己。

两个好朋友在这种情形下相遇,百感交集,可想而知。

伍子胥哭诉了一番,说:“楚王杀了我的父亲和哥哥,现在我该怎么办,兄可有教我?”

一边是臣子之忠,一边是朋友之义,申包胥的内心十分煎熬。他说:“我现在还能说什么呢?我要是叫你报仇,就是对楚王不忠。要是叫你不要报仇,就是对朋友不义。你还是走吧,就当我没有碰到你!”

伍子胥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杀兄之仇,不容于世。今吾将覆楚,以雪父兄之耻。”

申包胥喟然长叹:“你要为父报仇,作为朋友,我不会阻止你,也不会泄露你的行踪。但是作为楚国的臣子,我也有自己必须履行的责任。你能灭楚,我就能复楚,咱们各自完成自己的使命吧!”

言毕,两人洒泪而别。

命运无常,以至于斯乎!

从这之后,伍子胥和申包胥虽因家国之变,天各一方,却惺惺相惜,两心相知。可是这两个好友日后将各为其主,在战场上一决高下。

伍子胥终于逃到了宋国,和同病相怜的太子建会合了。可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摊乱局。

宋国的国君宋元公长得很猥琐,又比较爱撒谎,宋国人都很讨厌他,结果宋国豪族华氏趁机造反,两边大打出手。伍子胥和太子建商量宋国不能待了,只好又收拾包袱逃到了郑国(今河南新郑)。

郑国当时在诸侯中属于亲晋派,和楚国的关系十分紧张,听说太子建和伍子胥跑来投靠他们,十分开心,立马将两人安排在五星级宾馆,好酒好肉招待。

郑定公很想帮太子建报仇,可惜郑国国小民弱,心有余而力不足。郑定公于是为太子建出主意说:“寡人不是不想为你报仇,只是凭我们郑国实在不是楚国的对手,你不如去找我们的老大晋国,他们比较牛!”

太子建一听是这么个理儿,马上动身去晋国寻求帮助。

晋国的国君晋倾公虽然身为中原诸国的盟主,却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他不敢和楚国作对,却打起了郑国的主意。

原来郑国虽然当了晋国多年的小弟,但一直都不是特别听话。再加上最近郑国的新任首相乃是鼎鼎大名的贤臣子产,这可是个厉害人物,晋国好几次去收保护费都被他硬顶了回来。倾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所以,当太子建可怜巴巴地跑到晋国寻求外交援助的时候,晋倾公的坏水一下子冒了出来,拉住太子建偷偷地说:“太子既然在郑国居留,而郑国又很信任你。你若能做我们的内应一起消灭了郑国,寡人就把郑国封给你,到时候咱俩联手,还怕楚国怎地?”

太子建复仇心切,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一口答应下来。有奶便是娘,谁帮他报仇谁就是老大,至于待他不薄的郑国人,他也只好说一声对不起了。

仇恨和贪念会迷住一个人的双眼。太子建本来是个纯洁的好孩子,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无耻的忘恩负义之徒,都是他那没心肝的老爹和费无忌给害的。

太子建一回郑国,马上找来伍子胥商量,伍子胥却表示反对,他说:“从前秦穆公也曾派内应谋袭郑国,结果无功而返,还遭到晋人的暗算。可见郑国人行事机警,晋国人奸诈狡猾,两边儿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再说了,人家郑国人对咱们可不薄,现在我们却恩将仇报,这话说不太过去吧!”

太子建复仇心切,又贪别人的国家,遂不听伍子胥的忠言,暗中积蓄力量,联合郑国的反对势力,准备找个机会发动政变。

晋倾公和太子建过于小看郑国君臣的情报力量了。子产是什么人,那可是郑国第一的治世能臣啊,这点小伎俩能骗得过他的法眼?很快,子产就查出了太子建的阴谋,将他骗到宫内,对他说:“我们好意收留你,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要跟我们玩无间道!”

太子建说:“绝无此事,我可是个好人来的,怎么会这么干!”

郑定公大怒:“你个白眼狼,到了这时候还装,你是好人,寡人就是圣人了!来人啊,把这个不要脸的卧底给砍了!”

可怜的太子建,在楚国被亲生老爸追杀,在宋国被人轻视,在晋国被人利用,临了临了又在郑国被人砍了脑袋,可悲可叹啊,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城父把自己的脑袋交给好哥们儿奋扬,也省得客死他乡,最后还落了个忘恩负义的坏名声。

太子建死了没关系,伍子胥可又得接着逃了,不同的是,这次他还得带上一个拖油瓶,太子建年幼的儿子王孙胜。

郑国是不能待了,逃哪儿去呢?晋国的晋倾公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齐国的国君齐景公则是个喜欢吃喝玩乐从不多管闲事的家伙,越发的靠不住;秦国的秦哀公就更别提了,楚平王是他妹夫,两个人是老相好来的。想来想去,伍子胥决定逃到吴国去。吴国是楚国的夙敌,两国打了多年的仗,双方都死了不少人,怨仇极深。一句话,吴国和伍子胥一样恨楚国,他们是同道来的。

归根到底,晋齐等大国堂堂皇皇,被山带河,百姓安居乐业,靠他们去帮八竿子打不到的伍子胥报仇,那无异于痴人说梦。吴国就不一样,那里的老百姓全都是断发文身一言不合就要拔刀子的少数民族好汉,这样的人,最合伍子胥的胃口了。一句话,以伍子胥的刚烈性格,他更适合当一个吴国人,把那里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那是再好不过了。

贰 昭关白发

满门被灭,亡命天涯,遭逢奇遇,最后报仇雪恨,大快人心!伍子胥的遭遇,看起来多像武侠剧里的桥段,然而这是真实的历史,血淋淋的历史。事实上,伍子胥的复仇之旅,艰苦无比,惊险异常,好几次,就差那么一丁点儿,他就玩儿完了。

从郑国到吴国的都城梅里(今江苏无锡市东南),路途千里,还要穿过楚国的领土,这是一段杀机四伏的路程。伍子胥带着王孙胜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吴楚交界处的昭关(今安徽合肥一带)。

过了此关,便是大江,通吴的水路了。可是就跟打游戏一样,这最后一关,可不是那么好过的。为了防止伍子胥逃往吴国,楚平王早派了大军驻扎在此,盘查过往行人。伍子胥长得高大威猛,好认之极,如何能躲得过如此严苛的盘查呢?

伍子胥很郁闷:“跑了半天,偏偏就这最后一关过不去,我要是会传说中的易容术就好了!”正在发愁,前面突然转出一个白发老翁,边走边唱着歌:“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伍子胥正要鼓掌,那老翁突然上前行礼问道:“这位帅哥敢情就是鼎鼎大名的伍子胥吗?”

伍子胥吓了一跳,赶忙否认:“别乱说,谁是伍子胥!你才是伍子胥,你们全家人都是伍子胥!”

那老翁大笑:“将军休要害怕,老汉乃山下隐士东皋公,是个好人来的,有事但讲无妨。”

“在下正是伍子胥,老丈何以知之?”

“那日打从昭关经过,见挂有图形,与将军面貌相似,故而冒叫一声,多有得罪。”

“原来如此。既是本地人,请问老丈:除了这昭关,不知还有哪条道路可通吴国?”

“说句实话——并无别路,除非你能变成鸟飞过去!”

“天乎!”伍子胥大感绝望,摆了个Pose又唱上了:“听说吴国路不通,好似狼牙箭穿胸。心猿意马终何用?爹娘啊……父母的冤仇一场空!”

“将军不必悲伤。此地离寒舍不远,请至庄中一叙。”

“萍水相逢,怎好打搅!再说我身上也没带钱付住宿费。”

“将军无须见外,有道是……”说着说着东皋公又唱上了,“山在西来水在东,山水相连处处通。男儿四海皆朋友,人到何处不相逢。”

“好!”伍子胥鼓掌大笑。

就这样,伍子胥在东皋公的庄上安顿了下来,这一住,就是足足七日,每天都想着如何过关,度日如年。

这正是:“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滚油煎。腰中枉悬三尺剑,不能报却父母冤。”

伍子胥郁闷啊,在庄内耗了七天,走又走不得,留又留不得,耽搁时日,每天吃闲饭,抓狂不抓狂?这一夜,伍子胥寝不能寐,辗转寻思,反侧不安,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伍子胥放声唱了起来:

一轮明月照窗前,

愁人心中似箭穿。

实指望到吴国借兵回转,

谁知道昭关有阻拦。

幸遇那东皋公行方便,

他将我隐藏在后花园。

一连几天我的眉不展,

夜夜何曾得安眠。

俺伍员好一似丧家犬,

满腹的含冤我向谁言,

我好比哀哀长空雁,

我好比龙困在浅沙滩。

我好比鱼儿吞了钩线,

我好比波浪中失舵的舟船。

思来想去我的肝肠断,

今夜晚怎能够盼到明天!

这一段乃是京剧《文昭关》的著名唱段,具有极强的魔力。这一唱不要紧,伍子胥的头发胡子全给唱白了。

第二天一早,东皋公叩门而入,见了伍子胥,大惊道:“一夜不见,将军怎么头发胡子全白了?该不会是愁白的吧?”

“什么!你说我头发胡子都白了,怎么可能?别跟我开国际玩笑!”

东皋公取来一面镜子,“不信你自己看!”

果然,镜中的伍子胥,须发如雪,活脱脱的一个白发魔男!

伍子胥把镜子一扔,伤心地哭了起来:“想我一个绝世大帅哥,一事无成,双鬓已斑,天乎!天乎!”

东皋公却突然大笑起来:“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伍子胥气极:“我头发白了你居然还恭喜我,你小子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哪!”

“头发白了好哇,白了多酷啊,而且如此一来,你就可以轻松过关了!”

“此话怎讲?”

“公状貌雄伟,见者易识。今须鬓斑白,一时难辨,可以混过俗眼。我有一好友,名叫皇甫讷,与将军体貌相似。叫他假扮将军,将军却扮为仆者,倘吾友被执,争吵之间,将军便可抢过昭关也。”

伍子胥迟疑道:“先生之计虽善,但累及贵友,于心不安哪!”

如此时候,还在为他人考虑,伍子胥果然是个君子。

东皋公笑道:“这个不妨,老夫自有妙计。”

就这样,靠着东皋公和皇甫讷的帮忙,伍子胥顺利地混过了关去,而皇甫讷则被守关的士兵抓了起来。这时候东皋公出马了,原来东皋公是守关楚将的好朋友,一说之下才发现是抓错了人,守关楚将很不好意思,将两人好吃好喝地招待了一顿,又取出金帛赔罪。两人称谢下关,飘然而去。

终于逃出生天了,伍子胥欣喜若狂。他在山林中狂奔狂舞,拔剑高歌:“剑光灿灿兮生清风,仰天长歌兮震长空,员兮员兮脱樊笼!!”

“越狱”成功了,“基督山伯爵”终于踏上了他的复仇之路。

叁 为君而死

过了昭关,我们这位孤独的英雄伍子胥带着孤苦小儿王孙胜,又来到了滚滚东流的长江边上,但见滔滔江水,茫茫浩浩,波涛万顷,竟无一舟踪影。伍子胥前阻大水,后虑追兵,急得直跳脚:“天哪,怎么这个时候没了船,可恶!”

关键时刻,江中出现了一个渔翁,摇着小船逆水而上,伍子胥大喜:“天不绝我命也!”于是大叫,“渔父渡我!渔父速速渡我!”

只见渔父停也不停,口中歌道:“日月昭昭乎侵已驰,与子期乎芦之漪。”

意思是说:日月明亮啊已渐向西偏,与你会和在芦苇岸边。

看来渔翁早就知道伍子胥的身份了,怕有人发现,所以假装不知,唱歌暗示等太阳下山了再和他相约到芦苇丛中,渡他过河。

伍子胥大叫一声:“收到!”躲进了芦苇丛中。

太阳终于下山了,渔父依约前来,口中歌道:“日已夕兮,予心忧悲;月已驰兮,何不渡为?事寖急兮,当奈何?”

意思是:太阳下山来哟好伤心来嗨哟,兄弟你还在等什么,赶快赶快上船来哟!

伍子胥大喜,船一靠岸,他就跳了上去,伏下身子,等到了江心,才抬起头来对渔父说:“请问恩人贵姓,将来好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渔父说:“当今之世,天下动荡,两个落魄之人相逢于江,大家心照不宣,又何必互问姓名呢?你就叫我渔丈人,我则称你芦中人,如何?”

两人会心一笑,将到岸边,伍子胥解下自己的佩剑,道:“小弟逃亡,身无长物。这是我父亲生前所用的宝剑,上面镶有北斗七星,价值百金,请恩人收下,权且做个纪念。”

渔父道:“我听说楚王发布了一道命令:‘有人抓到伍子胥,就犒赏千两黄金。’现在我连千两黄金都不要,又怎么会要你那价值百金的宝剑。况且老汉打鱼江中,要它何用!请你不要再拿这破剑恶心我了。”

说话间,两人已到对岸,渔父取出便当,和伍子胥一起吃饭,又不断催促他:“快些吃了饭赶路,不要让追你的人赶上了!”

伍子胥说:“好!”说着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一番,饭毕拔腿就要走。走了几步,伍子胥不放心,回头又补了一句:“请收好你的一次性饭盒,莫让他人看到了,以免走漏消息。”坏就坏在这一句了。

渔父说:“放心,我不会污染环境的。”

伍子胥刚刚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感觉不对,回头一看,渔父已经将船弄翻,连人带船沉入茫茫江水之中。

伍子胥呆呆地看着江心沉船荡起的涟漪,心中默念道:“这下好了,绝对不会再有人走漏消息了,伍子胥,你这个混蛋,现在总该安心了吧!”

明月高悬,江风猎猎,伍子胥牵着王孙胜的小手,孤独的白发随风飘扬,转过头,已是泪流满面。

伍子胥过了大江,来到吴国境内。这一路盘缠已经用尽,他和王孙胜只得忍饥挨饿一路疾行,挨到江苏溧阳市的濑水岸边,两人终于再也撑不住了。

一路颠簸,一路饥饿,一路担惊受怕,身心已经疲惫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一口饭。

突然,伍子胥眼前一亮,只见前面濑水岸边,一个瘦小清秀的女子在急流中一面浣纱一面唱着小曲儿,素白的轻纱下雪白的小腿若隐若现,欢快的歌声伴着潺潺的流水,让饥肠辘辘的两人躁郁的心情顿时平静了不少——

光阴一去快如梭,

人生在世能几何?

不求富贵求安乐,

每日溪边浣纱罗。

不过伍子胥现在可无暇欣赏小腿和音乐,他的眼睛死死地盯在了浣纱女身边竹筐里的便当上,再也移不开了。

他很想上前要饭吃,可惜面子上又实在过不去——唉,没想到我堂堂七尺男儿竟然沦落到向妇人乞食的地步,悲哀啊!

伍子胥向前走了几步,又紧握拳头退了回来——万一,万一她把我当成流氓怎么办?那我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一口饭难倒英雄汉,介子推割肉,秦琼卖马,杨志卖刀,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呀!

终于,还是面包战胜了面子,伍子胥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结结巴巴地说道:“姐姐,可以给我点儿吃的吗?我的肚子实在饿得不行了!”

那浣纱女低头害羞地说道:“我一个人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年近三十尚未出嫁,从小到大,从未和一个男人亲近过,我的饭可不能随便给你这个陌生男子吃,传出去就不好了。”

伍子胥说:“姐姐此言差矣,救济一个境遇窘迫的人少许饭食,怎么会招来闲言闲语呢?”

那女子抬起头来,只见身前立了一个高大男子,一袭白衣,满头白发,分明是个老头,当下气坏了:“讨饭就讨饭,你这人年纪一大把,干吗胡说八道,明明是个老头儿,却开口叫我姐姐,你羞也不羞!”

伍子胥一愣,哭笑不得,赶忙拨开长发,露出俊朗的面容,笑道:“姐姐误会了,我虽遭变故白了头发,年纪却是不大,你看清楚了?”

那女子一看不要紧,心脏顿时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剑眉星目,气质卓然,高大的身躯雄伟挺拔,飘然的白发更显英姿,满脸的风尘遮不住骄傲的神情,历经磨难的面庞更添几分成熟的魅力!天哪,这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男子,哦,,我要晕了!

“姐姐,你怎么了,别生气别生气,大不了我不吃就是!”伍子胥拉起王孙胜,慌忙离开。

“站住!算了,你吃吧!”说着那女子打开装便当的竹筐,盛上饭和汤,直身跪地,庄重地递给伍子胥,然后躲在一旁,偷眼瞄他。

伍子胥被那女子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吃了两碗就不吃了,女子说:“先生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为什么不饱吃一顿呢?”

伍子胥不再客气,狼吞虎咽一番,站起身来说:“蒙姐姐活命之恩,恩在肺腑。跟你说句实话吧,我是个通缉犯来的,要是别人问起来,你千万别说碰过我,好吗?”

女子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我的命好苦啊,一辈子从没动过心,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帅哥,偏偏又是个通缉犯,看来此生我和他是有缘无分了!

伍子胥见女子面如土色,不发一言,忙道:“姐姐你又怎么了,别怕,我虽是个通缉犯,却是遭人陷害,并不是个恶人,只要你就当没见过我,那就什么事儿都没有!”

女子凄然叹道:“唉!我单身了三十年,一直以贞节自勉,不愿嫁人。刚才我怎么可以跟一个陌生男子聊天,还和他一起吃饭呢?这已逾越礼仪,亏损妇道,我自己也不能容忍,你走吧!让我自己冷静一下!”

伍子胥欲言又止,只好躬身拜了一拜,告辞离去。

待伍子胥走远后,那女子才颓然委地,望着溪水中自己顾影自怜:“想我孤苦半生,一直孤芳自赏,没想到今日却被一个不知姓名的陌生男子打破了古井无波的心湖,几乎不能自持,可怜,小女子我好可怜啊!”说着浣纱女站起身来,脱去鞋袜,工工整整地摆好,以纱裹身,抱起一块大石,纵身跳进了湍急的流水之中。

伍子胥方走不远,心下惊颤,感觉不对,连忙跑了回来,但见流水潺潺,只有岸边那女子的一双鞋袜,冷冷清清地摆在那儿,无言地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天哪!”伍子胥一声长叹,感伤不已,咬破手指,在溪边的大石上血书道:“尔浣纱,我行乞;我腹饱,尔身溺。十年之后,千金报德!”写完后,伍子胥又怕被别人发现,用土将石头埋了起来。

十年之后,伍子胥功成名就,袭破郢都返回吴国时路过此地,想起旧事,挖出大石,上面的血字历历在目,居然没有一点磨损。子胥守信,将千两黄金投入濑水之中,至今名其水为投金濑,或称“黄金港”。

这个故事就是“千金小姐”的由来。

关于伍子胥投入的千两黄金,后来还真有人在濑水中捡到过。据专家考证,这种玩意叫做“郢爰”,乃是楚国的金币,也是我国最早的黄金货币,不过现在估计早已被人捡光,想做发财梦的读者恐怕要失望了。

子胥东奔,乞食于此,女分壶浆,灭口而死。

声动列国,义形壮士,入郢鞭尸,还吴雪耻。

投金濑江,报德称美,明明千秋,如月在水。

——唐·李白《浣纱女碑铭》

吴国都城梅里,繁华的闹市人流熙攘,一个素袍白发的高大男子披散着头发,光着双脚,满脸污秽,沿街乞讨。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主人公白发魔男伍子胥。

他这副模样,倒是有几分像金庸大侠笔下的丐帮帮主洪七公,怪不得后世乞丐们找了伍子胥做他们的祖师爷——这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大多喜欢追求一个名人效应,比如木匠尊鲁班为祖师爷,屠夫尊张飞为祖师爷,唱戏的尊唐明皇为祖师爷,就连色情产业都找了个吕洞宾当祖师爷——他们当然不管别人答不答应,只要能沾得上边,越有名越好。

莫名其妙成了丐帮的祖师爷,恐怕两千年前的伍子胥无论如何也是想不到的吧!

不过,伍子胥怎么说也是一个堂堂的大帅哥,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呢?

原来他在吴国无亲无故,根本找不着人帮他引荐,所以只好假装癫狂,吸引有心人的注意。

或许是世道太乱,无家可归的乞丐太多,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他,过往的路人偶尔还瞥下一丝鄙夷的目光:高高大大,好手好脚的,做什么混不了一口饭吃,偏要去做乞丐这种没有一点儿技术含量的低下工种,真丢人。

落得如此地步,伍子胥一定郁闷死了吧!换做是秦琼杨志,恐怕这个时候就要凄凄惨惨地开始卖自己的祖传宝物了——他身上不是还有一把父亲伍奢留下来的七星宝剑吗?

伍子胥偏不,这是父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就算饿死也不能卖。

于是,他决定吹箫卖艺!——不是说我乞讨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吗,那我就给你们展示一点儿高难度高技术的东东!

“第一个节目,自创曲演奏。词曲:伍子胥,演奏:伍子胥,演唱者:芈胜。”王孙胜用他那稚嫩的童音给伍子胥报起幕来。

伍子胥取出一支竹箫,呜呜地吹了起来,王孙胜在一旁唱道:

伍子胥,伍子胥,跋涉宋郑身无依,千惊万恐凄复悲!父仇不报,何以生为?

伍子胥,伍子胥,昭关一度变须眉,千惊万恐凄复悲!兄仇不报,何以生为?

伍子胥,伍子胥,芦花渡口溧阳西,千生万死及吴陲,吹箫乞食凄复悲!身仇不报,何以生为?

箫声哀切,幽怨动人,人们开始争先恐后地往破帽子里扔零钱,可惜伍子胥在楚国有名得很,在吴国却是没啥知名度,围观的人一个也不认识他。

几天下来,伍子胥钱赚了不少,可是他依旧很郁闷,因为他真正目的没有达到。

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见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吴国的王,吴王僚。

不过要见吴王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得需要一个帮他穿针引线的人。

这才是伍子胥这几天辛苦作秀的真正目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几天后,这个人终于出现了,他就是管理吴国农贸市场的城管队队长——被离先生。

被离先生的日常工作,就是维持市场秩序,还有收收税什么的。除了本职工作外,他还有一个业余爱好,那就是喜欢给人看相。所以,一看到伍子胥的时候,他立马惊呆了,心想:“我被离一辈子给人看相,阅人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奇貌,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异国亡臣?”

“星探”被离马上将此事禀告给了吴王僚,说:“我在市场上看到了一个鹤发童颜的江湖高人,大王您一定有兴趣见见他。”

吴王僚大喜,连忙召见伍子胥。

被离于是带着伍子胥一起进宫谒见吴王僚。吴王僚一见伍子胥,就被他的雄伟相貌倾倒了。看来不管男人女人,大多都是外貌协会的,长得帅就是好啊。两人一聊就是三天三夜。

吴王僚对这个白发酷哥欣赏之极。当他知道伍子胥对楚国君臣恨之入骨,便一口答应兴师伐楚,为子胥报仇。

眼看伍子胥的愿望就要达成,突然跑出一个人来唱反调。

这个可恶的第三者就是吴王僚的堂兄,公子光。

公子光为什么要阻挠这件事,倒不是因为他胆小怕事不敢攻打楚国,而是因为,他也看上伍子胥了,他要这个智勇双全的白发魔男帮助自己干掉吴王僚。至于伍子胥报仇的事情,他公子光一样有力量帮伍子胥达成,并且做得只会比吴王僚更好,更漂亮。

公子光为什么一定要如此灭绝人性干掉自己的兄弟呢,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从头说起的话,这事儿就得扯得远喽。为了说得足够清楚,咱们有必要把时光再往回拨两千年,将吴国的祖宗十八代拉出来说道说道。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