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春秋那些事儿 > 第十章 越国崛起

第十章 越国崛起

壹 越国建筑师

吴国虽然把句践放了回来,但还是留了一手,为了防止他反复,他们留给越国的地盘只有不过区区百里方圆,还不到原先疆域的十分之一。西起周宗(今绍兴凉帽尖),东至炭渎(今上虞县曹娥江),南造于山(即会稽山),北薄于海(今杭州湾)——如果我们拿出地图将这四个地方标出来的话,我们会发现此时的越国,只占了今天绍兴县西北巴掌大的一块地方,面积大小不过现在的一个小镇,人口估计也就十万不到,简直小得可怜。更何况越国饱受战争创伤,田地荒芜,人口减少,生产受到很大破坏——句践想要靠这么点本钱发家复仇,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至少从那会儿来看事实如此。

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能报仇,别说十年,二十年句践也等得——“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伍子胥的这句名言,正好可以被越国人“拿来主义”,制定四个“五年计划”,一步一步走,逐渐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

句践的首要任务,就是重建都城。越国原先的都城平阳,如今已经是吴国人的地盘了。现在他们也只好另挑个风水宝地,作为自己的战略大本营。

可是这个大本营该建在哪里好呢?句践的意思是,想放弃吴王所封之地,而在封地南面的会稽山上重建国都,对此他有四个方面的考虑。

一、句践三年前被吴国打败的时候就是逃到这里退守的,所以在这里建国都可以警醒自己,不忘当年会稽之耻。

二、会稽山离吴国比较远,四面环水,易守难攻。吴国还是十分恐惧。

三、当前越国饱受战争创伤,百姓贫敝,不适合大兴土木,而会稽上山已建有一个越王城了。在原城基础上建立国都,可以大大地减少开支。

四、会稽山区是于越民族的发源地,这里居住的都是土生土长的越国山民,群众基础比较好。

这四个理由看起来挺充分的,可是范蠡却不同意,他说:“咱们可不能抱着老地方不挪窝。一成不变,如何发展?从前公刘去邰迁豳,而在夏末大显功德;古公亶父让豳去岐,而在商末发迹扬名。现在大王要重建国都,如果不镇守地势开阔的宁绍平原,不占据道路四通八达的战略要地,而退居在闭塞落后的会稽山区止步不前,将如何建立霸王的基业?咱们虽然穷,但该花的钱还是要花呀!”

句践一想,得,你范蠡是计夫子的高徒,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看风水盖宅子的事情,正好是你的强项,那重建国都的事情,就全权交由你处理好啦!

由于吴王夫差随时可能反悔再次攻打越国,所以范蠡必须抓紧时间,建筑一座虽小但足以抵抗吴军入侵的堡垒。于是他也跟当年伍子胥一样,上观紫薇星象,下探风土民情,经过一连串的实地考察,终于决定在卧龙山(即绍兴城区西北府山)东南麓建起一座山阴城,又名句践小城。此城于公元前489年建成(句践回国的第二年),城周约1223步,设陆门四处、水门一处,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小山村大小,比起姑苏城来,真是寒碜呀!后来过了几年,越国有点闲钱了,才又在小城东面建起一个山阴大城,又名蠡城,城周达二十里七十二步,有三座陆门、三座水门。

我们看一下山阴城即句践小城的城建规划。

一、在山阴城的西北面,是一座高达15米的“飞翼楼”(从宋代起称望海亭),说是风水用途以象征“天门”,其实就是个“军事瞭望台”。当时钱塘江江道从南大门出海,从飞翼楼可以北眺江滨,便于观察吴国的军事行动。

二、在山阴城的东南面,范蠡在地下铺设泄水的石洞,在风水上讲是代表“地户”,其实就是个古代的下水道。有了这玩意儿,日后伍子胥要是想效仿孙武破郢故技放水淹城,恐怕是行不通啦!

三、山阴城的四个陆门,都建在四通八达的道路之上,在风水上讲是象征“八面来风”,其实也是为了公共交通的需要。要想富,先修路嘛!

四、范蠡在规划外郭城墙时,故意在西北面留下缺口。嘴巴上说是为了表示越国臣服吴国,所以不敢在面对吴国的方向修筑城墙,实际上是为了迷惑吴国,而且这样一来,越国朝吴国出兵也更加方便。

看来,和伍子胥一样,范蠡不仅是个军事专家,而且是个出色的建筑设计大师。据民间传说,范蠡兴建起山阴城这座越国霸业的基石之日,上天还降下吉兆,一夜之间,不知从何处悄然飞来一座怪山,翌晨,百姓见之无不诧异,有人认得此山,竟是山东琅玡的东武山,后来越国的百姓就把这座山叫做“飞来峰”,孙悟空也是从这山上一块怪石中生出来的。更怪的是,原先琅玡东武山脚下的东武村也跟着飞了过来,村里的百姓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从齐国人变成了越国人,这可真是天下第一奇事了。

对于这件奇事,范蠡是这么解释的:“臣之筑城,上应天象,故天降‘昆仑’,象征着越国将成霸业!”

越王大喜:“原来寡人是奉天承运来当天下霸主的,哦,卖糕的,老天爷呀,神啊,寡人一定不会辜负您给我的使命。”

这件事当然是鬼扯,八成是后人捕风捉影穿凿附会上去的,不过今天在绍兴市区解放路确有此山,名字很多,怪山、飞来山、宝林山、龟山、塔山什么的都有人叫。据《吴越春秋》记载,句践还在这个与自己命运有着神奇联系的山上建起一座“灵台”,又称“怪游台”,共有三层高楼,周532步,高10.6米,用于仰望天气、观察星象,是我国有记载的第一座综合性的天文台和气象台。

现在越国有了句践小城这座政治中心,后来又有了句践大城这座经济中心,句践终于可以凭借这两个基地放开手来实行他“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复兴计划,可是想要复兴,谈何容易。如今整个越国还是残破不堪、百废待兴,简直让人不知从何下手为好。

贰 自虐狂

先别说复兴了,眼前就有一个尴尬的问题急需解决。当年,句践为夫差尝粪问疾,从此就患上了严重的口臭病。他每次上朝跟群臣商讨政事,一开口,浓烈的恶臭立马弥漫了整个宫殿,熏得大家头昏眼花呕吐连连,群臣们别说跟句践一起商量复兴计划了,就算能坚持上班都成问题,那时候又没有防毒面具,况且大家戴个面具去上班也太搞笑了!

还是能人范蠡有办法,他在山阴城北一座山上发现了一种蕺草,紫色的茎青绿的叶,味道苦苦的,气味还有点怪。大家把这种怪草放在嘴巴里,可以稍减恶臭。只是苦了这帮忠心耿耿的大臣们,上班就跟受罪一般。

为了时刻警醒自己,句践想出各种办法自虐他,夜以继日,处理公务:饿了,就啃个窝窝头;困了,就用辛辣的蓼草熏自己的眼睛;冷了,就用冰水泡脚刺激神经;大冷的冬天,抱着冰块跑步;热死人的夏天,抱着炭炉蛙跳;睡觉也不用席梦思,非要睡在柴禾上;饭前便后还时不时地舔一舔挂在床边的苦胆;经常是睡得好好的就爬起来对着那块苦胆又唱又跳:

胆哪,

你颜色墨而绿、你不美、你不香、你性寒、你苦而涩,

一看见你,就知道你的气味是多么难以入口、多恶心。

你苦啊,胆!

可你是清心明目的,你叫我们眼亮耳明,看得见希望。

你苦啊,胆!

然而你是退热的、定神的,

你叫我不焦躁、不慌张。

在敌人面前,深思戮虑、知机观变、要沉静。

胆,你是多么苦啊。

但是你能教人胆壮、叫人勇敢,敢于面对一切残暴和不平。

胆,你苦啊。

但你是驱毒的、除不洁的。

你教我们把一切懒惰、苟安的毛病都一起抛却,

教我们敢于把这肮脏的世界洗得干干净净。

——曹禺《胆剑篇》

看来,我们的句践同学活生生地被口臭和仇恨整出神经病来了,用现代医学来解释,应该称之为因心灵重创而导致的厌食抑郁狂躁自虐症候群。

叁 送礼的学问

前面说了,越国仅靠着这区区百里的地盘,想要实施复兴计划,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所以句践决定下血本,给吴王送礼,让吴国再多赏点地盘给越国。否则句践就算把苦胆舔成月光宝盒,他也绝对报不了这尝粪之耻。

送什么好呢?

这个问题很简单,四个字,投其所好。

于是句践找来大臣们商量:“吴王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平常喜欢穿宽松透气好的衣服,寡人听说在城东七里处有座‘葛山’,出产葛藤,我想派人去这山上采葛,然后由女工们织成细布献给吴王,来讨他的欢心,如何?”

大臣们表示同意:“送布好,送布好!这礼拿得出手。谁都知道,这年头,不送礼啥事儿都办不成!”

过了几天,句践又道:“吴王还喜欢养宠物,尤其喜欢白鹿。寡人听说在城外二十九里处有座‘鹿池山’,山上有白鹿出没,我想派人养些猎犬去抓几只白鹿来献给吴王,来讨他欢心,如何?”

“送鹿好,送鹿好!这个礼送得有水平!”

又过了几天,句践又说:“吴王还很喜欢游猎,因而收藏了不少马鞭。寡人听说在城外三十五里处有座‘六山’,山上出产良竹,我想派人去这山上采竹,制些竹制马鞭来献给吴王,来讨他欢心,如何?”

“老大,拜托,你想送什么一次性说完好不好,这样我们也可以归在一起准备。”

句践不好意思地一笑,于是回去仔细研究,终于给他捣鼓出一个丰厚的礼单来:葛布十万匹、甘蜜九桶、狐皮五双、箭竹十船,还有白鹿、马鞭等不一而足。统统让大夫文种给夫差送了过去。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些个奢侈品句践用不着,索性送给夫差好了。

夫差一下子接到这么多礼品,大喜:“原以为越国这样的乡下地方没啥有档次的东西,没想到他们一次就送来了这么多好东西。句践这小子,果然有眼力见儿,我喜欢!”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吴王夫差一高兴,也不跟伍子胥商量,立马就下令增加越国的封地,还回赠给句践用羽毛装饰的旌旗、诸侯的服饰等仪仗,越国上下顿时一片欢腾。其实旗子呀衣服呀这些虚的东西越国人根本不稀罕,最关键的是地盘,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大好处。越国的地盘终于恢复到战前的80%,达到了方圆八百里:南至句无(即今诸暨县句乘山),北至御儿(今嘉兴境内),东至鄞(今鄞县附近),西至姑蔑(今衢县附近)。不管怎么说,越国总算是有个国家的样子了。

好消息传到越国,不仅句践君臣们开心,越国的百姓们也跟着高兴。有一个采葛女子为此还发表了一首情感浓烈的爱国诗歌,叫做《苦之诗》:

葛不连蔓台台,我君心苦命更之。

尝胆不苦甘如饴,令我采葛以作丝。

女工织兮不敢迟。

弱于罗兮轻霏霏,号素兮将献之。

越王悦兮忘罪除,吴王欢兮飞尺书。

增封益地赐羽奇,机杖茵褥诸侯仪。

群臣拜舞天颜舒,我王何忧能不移?

谁说春秋时代民间没有爱国女诗人了,瞧瞧,这个采葛女文采多好,如此人才居然跑去当女工,可惜了!

这是吴王夫差的又一次大失策,你开心就开心,口头嘉奖一下再送点诸侯仪仗等无关紧要的东西也就罢了,偏偏还要送越国人地盘,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坟墓吗?

所以,伍子胥听说这件事儿后肺都快气炸了,写信跟夫差说自己有病,请假,几个月不上班,躲在家里生闷气。夫差不理他,这个“老愤青”,不来上班就算了,眼不见心不烦,没有他在身边唠叨,自己还落得个耳根清净。

说句题外话,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越国送给吴国的奇珍异宝里还有一节巨大的骨头,足足有一辆车那么长。据孔子他老人家考证,当年大禹召集群神到会稽山来开会,防风氏迟到,大禹就把他杀死并陈尸示众,而这块大骨头就是巨人防风氏的尸骨。他还信誓旦旦地称防风氏的具体身高达到三丈长那么夸张,真能掰活!依现在看,那块骨头很有可能是恐龙化石。

肆 人多力量大

有了地盘,越国的复兴计划终于可以继续开展了。所谓“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句践首先要做的一点,就是生聚,换句话说,就是生孩子。

想要打败吴国,靠什么?葛布、甘蜜、狐皮、白鹿?这些统统没用,统统送给吴国好了。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得靠兵、靠粮食、靠武器!

而想要兵、粮食、武器,就得有人!有了人,就有兵;有了人,就可以生产粮食;有了人,就可以制造武器——没有人,一切免谈。

所以越国目前的第一要务,就是制定科学的人口政策来鼓励生产、鼓励生育,生得越多越好,三个五个不嫌多,十个八个那更好!

于是句践规定:

第一,男的20岁、女的17岁必须结婚,否则父母受罚。

第二,老头不能娶少女,犯者阉了当太监。当然,句践自己除外。

第三,妇女临产前必须报官,由国家统一安排医官检查照顾,以保证“优生”。

第四,生男孩,奖励两壶酒,一条狗;生女儿,奖励两壶酒,一头猪。绍兴黄酒天下闻名,据说可以帮助催奶和恢复产妇的体能,有利于“优育”。

第五,家有两个儿子的,国家供给“月子餐”,并负责养活一个;有三个儿子的,国家供给乳母,并负责养活两个;有三个以上儿子的,恭喜你,你全家以后的生活费国家全包了。

第六,将国内所有寡妇迁到山阴城西北的一座小山上,称“独妇山”。国内但凡讨不上老婆的单身汉,都可以去找这些寡妇寻欢作乐。从这里生出来的小孩无父无母、无依无靠,正可收归国有,将他们训练成没有牵挂、没有感情的杀人工具,也就是“死士”、“间谍”或者“特工”,用于执行那些危险的特殊任务。

有了这么一系列的优惠政策,越国人就开始死命地生孩子。那年头,大家不是比谁家有钱,而是比谁家生的孩子多。你要是家里小孩多,走在路上都备受尊敬,倍儿有面子。生得最多的那个妇女,还会被国家评为“生育明星”,戴红花坐华车,全城游行,接受国人的鲜花与掌声,然后越王亲自接见,以“国母”之礼待之。一时间,越国是人丁兴旺兵源充足,除却其他方面,至少在人口这块,越国已经具备了一个春秋大国的实力。

句践的下一个行动,就是收拾民心,同仇敌忾,一起来对付大仇敌吴国。他规定:

第一,每家每户,嫡子死了,免除三年徭役;庶子死了,免除三个月的徭役;而且句践亲自哭着参加埋葬,就像自己死了儿子一般。

第二,凡是有病和贫弱的家庭,由国家供给其子女生活费用。

第三,对那些有才干的人,给他们整洁的住房,给他们穿好的、吃好的,让他们交流思想切磋武艺。对各国来投奔的士人,一定在最高级的宾馆里以礼接待。

第四,在山阴城外的鸡山、豕山上养鸡养猪。每到节假日,勾践必带着装满鸡肉猪肉的车船出行,给街上的流浪汉提供吃喝,问贫访苦,扶危济困。

第五,句践带头亲自浇水种田,其夫人则亲自采葛织布,自给自足,给国人树立榜样。

第六,整整十年国家不收赋税,以保证百姓家里备有三年的存粮。

越国人应该感谢夫差,要不是他赐给句践如此巨大的屈辱,他们的君主怎会做出这么多有益于人民的事情。一时间,越国的民心空前高涨,纷纷请求跟吴国打一仗,给自己的主子出气!句践见此情景,心潮澎湃,忍不住想快一点复仇了,于是他召来群臣,商量灭吴大计,这时候是越王句践九年(前488年)正月,距离句践回国,已经整整三个年头了。

句践说:“寡人归国三年,卧薪尝胆,时刻不忘会稽之耻、养马之苦、尝粪之羞,心心念念,要复大仇。就像两腿皆瘸的人,念念不忘起身走路;双目失明的人,念念不忘看见光明。如今在大家的一致努力下,越国的国政总算是稍有成效。各位大夫,你们说,寡人可以去攻打吴国了吗?”

大夫逢同进谏说:“大王不可。我也想今天晚上打冲锋,明天就把夫差的十几万人马干掉!可是不行呀!我国遭受重创,而今才稍有起色,现在大王想商定复仇的计策,绝对不能过早暴露自己的意图。如今吴国兵压齐、晋,而对楚、越皆有深仇大恨,我们越国不如趁机亲近于齐,深结于晋,阴固于楚,厚事于吴。吴王夫差此人,猛骄而喜自夸,必定会轻慢诸侯而欺凌邻国。这样吴齐晋三国争雄,战争不可避免,而我国自可坐收渔翁之利,待吴国疲困之时,一举攻入吴都,报仇雪恨!”

句践点头表示同意。至此,越国复兴计划的第三招正式宣告成熟,前两招“增加人口”和“收拾民心”都属于内政范畴,而逢同却站在全局的战略角度上,大致勾画出了越国日后的外交政策:也就是结交楚齐晋三国,并挑动三国与吴国之间的矛盾,这样不但可以消耗吴国的国力,使自己日后报仇更加容易;另一方面还可以借吴国之手损伤楚齐晋三国,为自己灭吴之后称霸天下铺平道路;这真是个把握全局高瞻远瞩的长远之计,可以算是战国时纵横家“远交近攻”策略的开山鼻祖了。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