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第三类秘密 > 十七 真相大白

十七 真相大白

夏嬴走到客房的门口,轻轻敲门,问道:“韩敏,你还没睡吧?”

现在是晚上九点多,韩敏中午睡了午觉,自然没有这么早入睡。她放下手中的书,问道:“没睡,有什么事吗?”

“我有点儿饿了,想吃点夜宵,你要吃吗?”

“我没饿。你晚上没吃饱吗?这么快就饿了。”

“你把门打开再说吧。这么隔着门说话,累。”

韩敏从床-上下来,打开门,看到夏嬴笑嘻嘻地端着一盘烧烤站在门口。她说:“你已经点了外卖了?”

“对呀,陪我吃一点儿吧。”夏嬴说。

韩敏无法拒绝,跟夏嬴一起朝阳台上走去。这套江景房的阳台挺大,摆了一套类似星巴克户外座位那样的休闲桌椅。此刻,玻璃圆桌上有一瓶香槟酒和两个喝香槟的杯子。夏嬴把那盘烧烤放在桌子上,说道:“香槟配烧烤,夜风配江景怎么样,不错吧?”

韩敏走到阳台栏杆旁,俯瞰灯火灿烂的城市夜景,轻柔而凉爽的江风吹拂着她的脸庞,她闭上眼睛,觉得这一刻真是太美好了。

夏嬴往两个杯子里倒入香槟,招呼韩敏坐下来。夏嬴端起酒杯,跟韩敏轻轻碰杯,说道:“cheers。”

韩敏呷了一口香槟酒,是苹果味的,入口十分清甜。在这迷醉的夏夜,还有一丝浪漫的味道。

夏嬴拿了两串烤牛肉给韩敏。韩敏其实一点儿都不饿,但还是接了过来

,细细品尝。

夏嬴一边吃着烧烤,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韩敏聊着天。他的目的,是要让韩敏彻底放松下来,然后在一个适当的时机,进行试探。

夏嬴摸出手机,先拍了几张夜景和江景,谎称发朋友圈,然后“顺便”看了下手机新闻。他假装才看到这则新闻,“啊”地叫了一声。

果不其然,韩敏问道:“怎么了?”

夏嬴说:“一则本地新闻,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命案,一个中年男人luo体死在了旅馆的卫生间内。”

说完这句话,他望向韩敏,看到韩敏的脸瞬间就变白了,面露惊惶之色。显然她完全没料到夏嬴会突如其来地说出这句话,所以没能掩藏住内心的惶恐不安,表露了出来。仅仅通过这一个神情,夏嬴心里已经明白七八分了,他的心一下攥紧-了,表面上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用谈论新闻事件的语气说道:“法医暂时没有查出这个男人的死亡原因,真是奇怪啊。”

韩敏试着问道:“那警察知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死的呢?”

夏嬴把手机递给韩敏:“要不你自己看吧。”

韩敏接过手机仔细浏览这则新闻,她的心脏怦怦狂跳,却要尽量装出平静的样子。即便如此,在看到某些跟自己息息相关的内容时,脸上还是难以抑-制地掠过了紧张慌乱的神色。这些细微的表情,都被夏嬴捕捉到了。他已经

完全能确定,新闻中提到的这个年轻女-子,就是韩敏,不用再进行任何试探和验证了。

现在的问题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该怎么把韩敏打发走呢?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地提出,都是有风险的。韩敏既然能干掉那个男人,想必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

韩敏看完新闻后,把手机还给了夏嬴。夏嬴默不作声地接过手机,两个人之间出现了一阵尴尬的沉默。夏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另一个原因是,他心里或多或少地出现了恐惧的阴影。

韩敏当然更加敏感。新闻里明确提到了“面容姣好、二十岁左右年轻女-子”这样的特征。而发生命案的这一天,正好就是她到夏嬴的公司应聘的那天。她刚理了发,又没有身份证,当时几乎是求着夏嬴的公司收留自己。这不叫“形迹可疑”叫什么呢?

韩敏偷瞄了夏嬴一眼,看到夏嬴表情凝重,眉头微蹙,知道他显然已经怀疑甚至断定是自己了。他们俩虽然谁都没有捅破这张纸,但彼此已是心照不宣。

隔了好一会儿,韩敏忍不住打破僵局:“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夏嬴扭过头望着她:“你认为我想说什么呢?”

“你想说什么就说呗……”

夏嬴是个血气方刚的男生,突然厌恶起自己这种扭扭捏捏的状态起来。他心一横,挑明道:“够了,咱们都别打哑谜了。你直接告诉我吧,新闻里说的这个女生

,是不是你?”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隐瞒也失去了意义,反而是欲盖弥彰。韩敏也横下心来承认了:“对,是我。”

虽然之前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听到韩敏亲口承认,夏嬴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问道:“不会是你杀了这个男人吧?”

“不!不是我杀了他!”韩敏立即辩解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夏嬴突然意识到在阳台上谈论这事有点儿不妥,有可能被邻居听到。他对韩敏说:“我们进屋说吧。”

两人走进客厅。一人坐在沙发上,一人坐在餐椅上,面对着面。夏嬴问道:“那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吧。”

事到如今,没法再隐瞒之前的事了。韩敏索性从一个月前说起,把自己出了车祸后失忆,在里县的火锅店打工,中间发生好几起“神秘清洁事件”,徐燕偷看视频后意外身亡,她是如何到了关山市,然后在火车站被那个中年男人用迷药弄到小旅馆,醒来后发现这个男人已经死在了床-上所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夏嬴。

并非她不想有所保留,只是遮遮掩掩避重就轻,会导致无法自圆其说,会更令人生疑。而且她知道,在这一系列的事件当中,她并没有做错什么。而围绕在她身边的“神秘清洁”现象,她也确实不知道真相。这么久了,终于能把心里藏着的秘密一吐为快。讲完之后,她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

感。至于夏嬴是否相信,只能由他自己了。

听完了韩敏的故事,夏嬴有一种人生观被颠覆的感觉。他不是一个想象力贫乏的人,但韩敏的故事实在是太过离奇。可问题是,直觉告诉他,韩敏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她并没有撒谎。如此看来,这事真是世界上一个新的“未解之谜”了。

韩敏说:“我可以发誓,刚刚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我在里县打工的那家火锅店叫‘郑屠夫火锅店’,不信的话,你可以去向那家店的老板和店员求证。”

夏嬴说:“不用了,我相信你说的。但问题是,围绕你发生的这些怪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韩敏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呀。”

“你就不想弄清楚吗?”夏嬴说,“今天晚上,你就可以用手机录下你睡着后发生的事。”

韩敏咬着嘴唇犹豫许久,说道:“其实我今天下午在那个客户的家中,就想过要不要这样做了。但是……我始终有点儿担心,怕自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所以选择了掩耳盗铃。”

夏嬴心里其实也觉得这事儿太过玄乎。他的人生格言中,一直信奉“难得糊涂”这句话。以往的一些经验告诉他,这句话真是太有道理了。有些事情,了解得太过清楚透彻,反而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困扰,甚至是危险那个徐燕,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既然韩敏自己都不想弄清楚,他又何必去蹚这浑水呢

?这种时候,明哲保身,才是上策吧。

于是跳过了这个话题,说道:“那小旅馆里发生的事情,你有没有分析过,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那个色狼明显是想迷--奸-你,他之前还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就死了?要说是心脏病发作什么的,那也太巧了点儿吧?再说了,急性心肌梗死的人,尸体是有明显特征的。但新闻里说法医暂时无法判断死因,证明他不会是心脏病突发这么简单。”

夏嬴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韩敏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你就是想说,他的死,跟我有关系呗。”

“难道你不这样觉得吗?”

韩敏烦闷地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夏嬴试图帮她理清头绪:“你已经被迷药控制了心智,毫无抵抗能力,按说这色狼应该得手了才对。但是你说,你醒来的时候,身上是穿着内\_衣裤的,对吧?”

韩敏低着头“嗯”了一声。

“那就说明,这个男人是在准备强暴你之前死亡的。因为他不可能在完事儿之后,还帮你穿好内\_衣裤吧。”

韩敏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夏嬴沉思了一阵,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论:“嗯……你看,‘清洁事件’都是在你睡着或者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而这个男人准备对你‘下手’的时候,你也正好处于失去自我意识的状态。那是否有这种可能呢——有某种‘东西’一直在暗中帮助或保

护着你。当你处于无意识状态的时候,‘它’就会自行启动,做出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情。”

“比如……杀死那个企图对我下手的男人?”韩敏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夏嬴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想不出别的可能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跟你在一起的人,应该都存在危险吧……”

韩敏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了。她眼神黯淡下去,讷讷道:“我明白了,我不会让你担惊受怕的。谢谢你,夏嬴,你是个好人。我的确不该让你蒙受危险。”

说着,她站了起来,朝大门口走去。夏嬴听她这么说,心中十分难受,他很想说出几句挽留的话,哪怕是象征性的,但他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始终没能发出声音。

韩敏心中的悲凉和难过更是难以言喻。但她忍住了,没有让自己在夏嬴面前掉下泪来。她回屋把衣物收拾好,装在一个纸袋里。离开之前,想起了什么,掏出裤兜里的手机和剩余的一千多块钱,放在了餐桌上,说道:“对不起,夏总,不能在你这儿上班了。你预支给我的工资,我自然没脸带走,还给你吧。”

夏嬴憋了好久才说出话来:“没事,这钱你拿去吧,好歹可以住旅店什么的。”

韩敏悲恻地说道:“不用了,我没有身份证,拿着钱也住不了店。”她抬起头来,不想让夏嬴感觉自己是在博取同情,强装笑颜地说道,“没事,船

到桥头自然直,我肯定能想到办法的。说不定还能遇见你这样的好人呢。再见,夏总。”

说完这句话,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夺眶而出。她迅速转过身去,打开门,走了。

夏嬴呆呆地看着韩敏离开。门关上的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从悬崖上坠落了下去,胸腔里什么都没有了,空落落的。他黯然地倒在沙发上,双手掩面,将一口浊气沉重而缓慢地吐了出来。

在沙发上心绪复杂地躺了十多分钟,夏嬴听到外面一声沉闷的雷声,接着,夏天的暴雨倾盆而至。他坐起来,呆呆地望着阳台外的瓢泼大雨,突然铆足劲给了自己一大嘴巴。

夏嬴,你他妈还是男人吗?!他在心中痛骂自己。大晚上把一个身无分文的姑娘赶出了家!韩敏是不是坏人,你真的看不出来吗?你这个白痴!

他从沙发上噌地跳了起来,走到门口,拿出鞋柜抽屉里的一把雨伞,冲出了家门。

夏嬴无法判断韩敏是朝哪个方向走的,他只有凭直觉选择了一个方向,撑着伞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一路上搜索着韩敏的身影。这么大的雨,他相信韩敏没有走远。但他不敢肯定韩敏有没有进入某家商场内躲雨,如果是这样,找到她的希望就十分渺茫了。

雨大得惊人。雨伞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除了头顶,他浑身都被淋--湿----了。夏嬴走到这条街的尽头,是一个

十字路口。他头都大了,这样下去,只会出现更多的岔路,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这时,他看到了停在路边房檐下的几辆共享单车,做出一个决定。他把伞扔掉,用手机扫码打开了单车的锁,然后骑着自行车冲进了雨夜,一边骑车,一边大喊道:“韩敏!”

街道上现在几乎一个行人都没有,一些在房檐下躲雨的人,惊讶地看着这个被大雨淋成落汤鸡、骑着单车穿梭在电闪雷鸣中的小伙子。

夏嬴骑着车几乎把周围的街道全都找了一遍。他一遍一遍呼喊着韩敏的名字,声嘶力竭、喉咙沙哑,仍然没有放弃……

一个多小时后,他疲惫而失落地伫立在街头,感到心灰意冷。韩敏就像是消融在这雨夜中了一般,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

几分钟后,夏嬴心头一震,猛然想起一个地方。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他骑着单车,朝家旁边的滨江路狂奔而去。

夜晚的滨江路,特别是这样大雨滂沱的雨夜,自然是一个人都没有,所以之前,夏嬴完全没朝这个方向想。但他刚才突然想起,之前跟韩敏一起在滨江路散步的时候,韩敏说过非常喜欢滨江路上每隔一段就修建的凉亭。他们在其中一个凉亭坐了一会儿,韩敏说这里吹着江风,看着江景,非常舒服。

夏嬴骑着车挨个凉亭地找。终于,他眼睛一亮,在其中一个凉亭里,看到了他熟悉的身影。如果没

记错的话,这正是他们之前散步时休息过的那个凉亭。

夏嬴把单车停在路边,一步一步朝凉亭走去。韩敏坐在凉亭的长凳上,背对着他,并没有看到夏嬴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夏嬴没有直接呼喊韩敏的名字,他看到韩敏在冷雨夜中,双手抱着肩膀,瑟缩着身\_体,心中百感交集。他伫立在韩敏身后,任由雨水倾盆而下。

然而,一分钟后,韩敏似乎本能地感觉到了什么。她倏然回头,看到了站在身后淋着雨的夏嬴,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说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对不起,韩敏。”夏嬴声音沙哑地说。雨水顺着他的脸滴落下来,看起来像满脸的泪。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韩敏说,“真的,你没有向警察告发我,我已经很感谢了。”

夏嬴抹了把脸,抓住韩敏的手,说道:“走,跟我回家。”

韩敏把手抽了回来,说道:“你不怕跟我在一起,不安全吗……”

“我不怕。”夏嬴说,“这场雨把我淋醒了。你之前在火锅店,或者别的地方,不是都没有伤害到身边的人吗?至于小旅馆那个男人,那是他咎由自取。我相信只要别人不做出伤害你的行为,你的‘能力’是不会贸然发动攻击的。”

虽然韩敏对自己的“特殊能力”也缺乏了解,但直觉告诉她,正是夏嬴说的这样。她突然觉得,目前,夏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

解她的人了。

然而,她始终无法保证自己的“能力”会不会意外地伤害到夏嬴。刚才独自坐在凉亭里,她清楚地意识到了一件事尽管才接触短短几天,但她已经爱上夏嬴了。分开虽然不舍,但这也是确保夏嬴安全的最好的方式。现在夏嬴冒着大雨来找到她,要她回家,她内心是非常感动的,可是又有些迟疑。万一发生意外,她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

韩敏说道:“不管怎么样,我始终是一个特殊的人。身上带着尚未解开的谜团,你跟我在一起,难免……”

没等他说完,夏嬴突然做出了一个令她猝不及防的举动。他一把将韩敏拥入怀中,冰冷的双唇贴到她温润的嘴唇上,两人的体温都在瞬间升温了。韩敏一开始试图将夏嬴推开,但很快就不再挣扎了,全身无力。她伸出双\_臂紧紧地-搂-住夏嬴,嘴唇变得柔和、顺从。

他们吻了一分多钟才分开,彼此都是-脸-红心跳。夏嬴说:“你看,我刚才强吻了你,你的‘守护神’也没有攻击我呀,说明它还是有判断力的。”

韩敏捶了他的胸口一下,嗔怪道:“傻瓜,你拿命来试吗?”

夏嬴对她说:“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句话现在应该改成‘爱人不疑,疑人不爱’。我喜欢你,韩敏,所以我会接受你的一切,包括你身上的谜团让我们一起解开这个谜,好吗?”


韩敏潸然泪下,她什么都不想说了,紧紧地抱-住夏嬴。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如此感谢上天和命运。

“回家吧。”夏嬴说。韩敏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可是,这么大的雨……”

“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可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儿呀。”夏嬴说,“反正我全身都--湿--透了,无所谓了。”

想了想,他把上衣脱下来,拧干雨水,搭在韩敏头上,说道:“只能这样了,咱们跑回去吧!”

韩敏笑了起来,说道:“好啊!”

他俩一起冲进雨中,夏嬴光着膀子,一双大手一直把衣服搭在韩敏头上。他们一起变成了落汤鸡,心里却无比快乐和幸福。

回到家之后,夏嬴对韩敏说:“你先去洗澡吧,不然会感冒的。”

韩敏说:“不,你先去洗,你淋雨的时间比我长。”

夏嬴说:“没事,我身\_体这么壮,淋点雨不会感冒的。”

韩敏还要推让,夏嬴说:“算了别争了,咱们一起洗吧。”

“讨厌,你又来了!”韩敏打了他一下,朝卫生间走去了。夏嬴哈哈大笑。

两人分别洗完了澡,吹干了头发,全身既干爽又舒服。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但谁都没有睡意。夏嬴煮了一锅黑糖红枣糖水,两人坐在餐桌前一边喝着糖水,一边聊着今后的打算。

“你是怎么想的呢?”夏嬴问,“还是你暂时不想揭开这个谜团?”

经过今天晚上的事,韩敏更加惧

怕得知真相了。实际上她惧怕的是,这个真相会毁了她现在拥有的一切。她“嗯”了一声,说道:“我还是觉得暂时不要去触碰真相吧。如果以后遇到非揭开真相不可的情况,再说吧。”

夏嬴也比较赞成这种顺其自然的做法。他说:“好的,我尊重你的选择。”又问,“那你以后打算做什么呢?”

韩敏说:“你不想让我在公司上班了吗?”

夏嬴挠着脑袋说:“本来我还在构想一个利用你的特殊技能来赚钱的办法。可是现在,你成了我女朋友,我突然觉得让你去做清洁,有点儿不合适了……”

韩敏低着头,嗫嚅道:“谁成你女朋友了呀……”

夏嬴瞪大眼睛说:“我刚才跟你深情告白,你可没有拒绝呀!不会现在反悔吧?那我再来一次?”

韩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红着脸说道:“好了好了,不用再表白了。”顿了几秒,柔声道,“我答应你就是了。”

夏嬴咧着嘴笑起来。这个大男孩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很可爱。韩敏最爱看他笑的样子。

他们接着讨论刚才的问题。韩敏说:“就算我是你女朋友,跟工作也没有关系呀,我为什么不能继续上班?”

夏嬴说:“如果我开的是文化公司、设计公司,让你在公司当个白领,那当然可以。但是让自己女朋友出去给客户打扫卫生,这也太委屈你了。”

韩敏说:“没关系的,我去打扫卫

生,实际上手指头都没动一下。就像今天下午,我只是在那个女客户家睡了个午觉,醒来时家里就全变干净了,没有什么好委屈的。”她笑道,“这个特长不用起来,反倒是可惜了。”

见夏嬴还是有些不情愿,韩敏抓着他的手说道:“夏嬴,我想帮你,也想发挥自己的‘特长’做一些事,我希望自己是有价值的,你明白吗?”

夏嬴略略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但是,我不想让你当一个普通的清洁员,我要把这件事变得‘高级’起来。”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