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第三类秘密 > 十八 苔藓人

十八 苔藓人

在罗曼教授宽敞优雅的书房里,陈忡呆住了,说道:“您叫我什么?‘苔藓人’?”

“抱歉,这个称呼没有任何贬义或者不礼貌的成分,我只是沿用了李时珍的说法罢了。”罗曼说。

“李时珍,您说的是明朝著名的医药学家李时珍?”陈忡在历史课上学过。

“对,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把药物分为水、火、土、金石、草、谷、莱、果、木、器服、虫、鳞、介、禽、兽、人共16部,包括60类。草、木、虫、果等入药,不难理解,但最后一部‘人’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陈忡骇然道:“人……也是药的一种?”

罗曼笑了:“不是把人当成药,而是人身上的某些部分,有入药的价值。比如说,用童子尿作为药引,你听说过吧?”

陈忡点头道:“我知道,我们老家的中医就曾经给我的一个婶娘开过这样的药方,当时用的还是我的尿呢。”

罗曼说:“对,这就是以‘人’为药的一个例子,除了童子尿之外,人的指甲和头发经过煅烧,也可入药。人乳、甚至人体-内的结石,都是一味中药。”

陈忡关心的是自己的情况:“那我背上长的苔藓……”

罗曼示意他别着急,听自己慢慢说:“我刚才说的,是一般的情况,因为童子尿、头发、指甲什么的,是每个人都有的。但背后长苔藓的人,非常特殊。你知道

全世界现在有多少个‘苔藓人’吗?”

陈忡茫然地摇着头。

罗曼竖起一根手指头。

陈忡惊愕道:“只有一个?”

“对,就是你。”罗曼说。

“您……怎么知道呢?”

罗曼说:“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更多的事情。你要继续听下去吗?”

“当然要。”陈忡迫切地问道,“您刚才说,沿用了李时珍的说法,意思是《本草纲目》中,记载了跟我一样的‘苔藓人’?”

“不,”罗曼摇头道,“《本草纲目》中记载的全部是常规药物。而‘苔藓人’显然是特殊的。所以李时珍只是把自己见到这个奇人,也就是‘苔藓人’的事,记录在了一部医学笔记中。

“原文比较长,我背不下来了,大概讲的是:明朝时候,山东淄川的一个村子,有一个背后长绿色苔藓的人。这个人以为自己患了怪病,便四处求医,却没有哪个大夫见过这种病,自然无从诊治。这件事传到了李时珍的耳朵里,他来到淄川的村子,见到了这个病人。研究之后,他发现这种绿色苔藓并非疾病,反而是一种罕见的良药,能治肿瘤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癌症。他把此人称为‘苔藓人’。这个称呼,就是这么来的。”

陈忡听得呆了:“这么说,明朝时候,世界上就有跟我一样的‘苔藓人’了?”

罗曼说:“未必是明朝才有的,说不定更早的时候就有了,只是缺乏记载罢了。”


陈忡说:“但是从明朝到现在,有四百多年了,为什么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苔藓人’的报道呢?”

罗曼说:“两种可能。第一,在这几百年中,其实是出现过苔藓人的,只是因为各种原因,这个人并没有引起关注,所以未有记载;第二种可能是,这种特殊的基因并不是每代都会继承的,这就让‘苔藓人’出现的概率变得更低了。”

陈忡愣了半晌,才明白过来罗教授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惊愕万分地说道:“您的意思是,李时珍记载的那个明朝的‘苔藓人’,是我的……祖先?”

罗曼凝视着他的眼睛说:“对,你终于理解了。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吧,你的存在简直是个奇迹。”

陈忡难以置信地张着嘴,许久没有说出话来。好一阵之后,他才讷讷道:“可是,我的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不是‘苔藓人’呀,为什么我会是?”

罗曼说:“你没听懂我刚才说的吗?这种特殊的基因不会每代遗传,可能是‘返祖遗传’。所谓的返祖遗传,就是指你继承到的是上面好几代的某个祖宗的特殊基因。简单地说就是,像你们这样的奇人,是几百年才会出一个的。”

陈忡想起了罗教授在课堂上跟他们讲过的各种奇人,他说道:“我就是您之前提到过的‘奇人’,或者说‘变异人’,对吗?”

罗曼定睛望着陈忡,说道:“我们这

一类人,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作‘特异人’。意思是:具有特殊基因或者变异体质的人。”

陈忡和罗曼教授对视了好几秒,愕然道:“教授,您刚才说‘我们’……”

“对,我们。”罗曼平和地承认道。

陈忡脸上的汗毛竖了起来:“您的意思是,您也是‘特异人’?”

罗曼说:“对,不止我,齐薇、莫雷,他们俩也是。”

陈忡愣了半晌,说道:“可是,我没看出来你们有什么特别呀。”

罗曼笑道:“如果你不告诉别人你背后长藓的事,谁又会知道你是特殊的呢?”

陈忡明白了,他试探着问道:“教授,那您能告诉我,你们‘特异’在哪儿吗?”

罗曼说:“反正不是背后长藓。 我们每个人的特异之处都不一样。 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我们只有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才会发生‘变异’。”

陈忡问道:“我也是吗?”

“当然,你仔细想想,你背后的藓不是每天都在长,对吧?”

陈忡说:“对,可是每次背后痒,也就是长藓的时候,都不是什么特殊情况呀。早上、白天,晚上都长过。”

罗曼说:“但晚上居多,对吧?而且长藓的时候,通常还会伴随轻微的腿痛,是吗?”

陈忡呆住了,说道:“您怎么知道?”

罗曼说:“那种腿痛,叫作‘生长痛’,是每个人长高时都会经历的生理性疼痛。说到这里,你该知道你每

次长藓的‘特殊情况’是什么了吧?”

陈忡是聪明人,一点就通:“每次我长高的时候,就是这种藓生长的时候?

罗曼轻轻点头。

陈忡立即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但是,我不会一直长高下去的。”

“对,男生一般到24岁左右,就会停止长高了。而身高猛增的年龄段,就是12岁到18岁之间这六年。”罗曼说,“你今年十五岁,正好是长高的最佳时期。但是过了这几年,长高的速度就会慢慢缓下来。到24岁之后,你就会变成一个普通人了。”

陈忡的心情有些复杂,说不清楚“变成普通人”是否是一件好事。他迷茫地问道:“教授,这意味着什么呢?”

罗曼望着他的眼睛,说道:“ 意味着你要明白自己的价值,你是全世界最‘贵’的一个人。 保护好自己,是你要做的最重要的事,也是我让你到北京来,待在我身边的目的。”

陈忡不解地说道:“为什么我需要被保护呢?我会有什么危险吗?”

罗曼叹了一口气:“你这样说,表示你还是太天真了。这个世界上,虽然没有多少人知道关于‘苔藓人’的事,但也绝非只有我一个。设想一下,假如你被某个坏人盯上了,他完全可能把你包括你母亲绑架或拘禁起来,逼迫你不断为他们提供价值连城的‘苔藓’,奴役你长达十年之久。”

听完这席话,陈忡的脸都吓白了。罗曼

宽慰道:“现在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因为你跟我在一起。我会保证你的安全,只要你听我的话,按我说的去做。”

陈忡连连点头:“我会的,教授。我需要做什么呢?”

罗曼温和地摸了他的脑袋一下,笑道:“你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过好每一天。家庭教师我已经帮你请好了,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名师,而且绝对能够信任。从明天开始,你和黎芳就在家里开始学习吧。”

陈忡苦笑了一下,说道:“别人读书学习,是为了今后能找到一份收入丰厚的工作,‘我’值这么多钱,学习的意义是什么呢?”

罗曼望着陈忡,严肃地说道:“陈忡,我要你记住,学习的意义不仅是为了找到一份好工作,从来都不是。学习是为了丰富你的心灵,充实你的人生,还有更重要的——让你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以及我们这些‘特异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上帝创造我们这些与众不同的人,是有他的用意的。这个用意,需要我们用一生去探索。”

这番话震撼人心,陈忡颇受触动,认真地点头道:“我明白了,教授。”

罗曼颔首,说道:“至于你背后长的藓,你刚才已经知道它的价值了。1克等于一亿元这仅仅是现在的价格。随着你逐渐长大,直至最后长高停止,这种藓会变得越来越珍贵,它的价值会不断上涨,这是必然的。”

陈忡

难以置信地说:“现在已经是天价了,再往上涨的话,真的会有人愿意花几十上百亿来买这种藓吗?”

罗曼说:“你记住,他们并不是在买这种藓,而是用钱来买自己或者他们所爱的人的生命。”

陈忡抿着嘴思考了一阵,说道:“那么……普通人怎么办呢?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罗曼叹息了一声,说道:“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不管这种藓价值多少,甚至我们免费赠送,它也不可能救得了世界上所有的癌症患者。物以稀为贵,这是整个世界的法则,也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

见陈忡还是低着头不说话,罗曼明白他的心思,说道:“陈忡,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我答应你,如果以后遇到你非常想帮助的人,我们可以免费赠送一些‘苔藓’,救他(她)的命,好吗?”

陈忡这才抬起头来,点头道:“好的。”

“但你必须答应我,不向任何人黎芳除外透露你是价值连城的‘苔藓人’的秘密。原因你已经知道了。在坏人眼中,你就是一个移动的金库。”罗曼说,“你身上长的所有苔藓,都由我亲自来帮你处理和交易。你本人是不能跟任何人单独‘谈生意’的,那会暴露你的身份和身价,你懂我的意思吧?”

陈忡颔首。对罗曼教授,他是绝对信任的。然而,他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其实刚才就问过一次,被罗曼避重就轻地岔开了

:“教授,您能告诉我,您和齐薇、莫雷的特异之处吗?”

罗曼说:“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理解和接受这些事实,需要一个过程。一下知道太多,会让你难以消化的。”

陈忡听话地点头,有些懊恼地说道:“我从小就长这种藓,以前全都刮下来丢掉了。现在想起来……”

“这些被你丢掉的藓,可以买下半个北京城。”罗曼开玩笑地说,“不过往好的方面想吧。还好你在十五岁这一年遇到了我,不然的话,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意识到这种藓的价值。”

陈忡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对了,教授,您当初是怎么知道,我是‘苔藓人’的呢?”

罗曼神秘地一笑,说道:“这就跟我的‘特异之处’有关了,以后慢慢告诉你吧。”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