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无法退场的“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

无法退场的“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

确实,安倍经济学暴露了日本人的心理。伴随日元贬值推动企业业绩好转,股价也因此上扬。但从这里向前,再思考一下是否还有下一步对策时,给人强烈的感觉就是招数已尽。

如前所述,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将消费者物价指数上升率与上一年相比,定格在2%,并以此作为“物价安定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实施“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从金融机构买入国债,再将现金提供给市场,直到达成目标。而这样做的一个结果就是,连同长期国债和国库短期证券,日本央行国债持有额已超过360万亿日元。换言之,日本央行被国债“撑饱”。而“撑饱”的央行再将国债卖给各大银行。各大银行也是现金满贯。不过,银行持有现金并无意义,还要被金融厅无端地要求增加对企业的贷款。但企业并不缺钱,仅现金和存款就有261万亿日元的剩余资金。所以银行难觅新的贷款对象。为此,有的银行甚至向优良企业这样表示:“即使零利率也接受,希望前来贷款。”

而在另一方面,应该从中小企业回收的不良债权则又堆积如山。但由于金融厅有言在先,不许“过河拆桥”,因此在2013年3月底《中小企业金融圆滑化法》(延期偿付法)到期之后,只要不破产,即使无力偿还利息的公司,银行也将其作为“正常债权”的归类,放置一边。这种超越道德(伦理缺失)水准的做法,已经让人完全看不懂银行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日本面临着从未有过的现金超量过剩。央行国债满怀抱,国家负债超过1000万亿日元,危机确实在悄无声息地逼近。

打出货币宽松“退场对策”,引发世界关注的美国,联邦准备制度理事会(FRB)于2013年12月,决定开始实施缩小“量化宽松第三弹”(QE3)的规模,长期利率随即上扬,超过了3%。尽管只是小幅调整,也即国债和放贷担保证券的买入额,从原先每个月850亿美元暂减至750亿美元而已。为此,FRB认为“量化宽松不是利率上升的直接原因”,但长期利率回升到两年半前的高水准,则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当时的FRB议长伯南克(Ben Bernanke)表示,缩小量化宽松“不会弱化在必要的范围内持续货币宽松的约定”。并再次强调,直到达成雇佣改革和物价稳定为止,FRB将会持续超低利率政策等货币宽松政策。这也就是说,一旦推进货币宽松提升流动性,当缩小规模的时候,长期利率就会上扬,导致难以控制的通胀出现。这正是FRB所担心的。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