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废都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饭馆里人很多,赵京五自动去排队买票,庄之蝶、孟云房、周敏就拣一张桌子坐下说话。旁边的那张桌上,有两个年轻人低了头叽叽咕咕说什么,便见一个粗壮汉子先在窗外的玻璃前朝里看了一会儿。庄之蝶先是抬头一看,玻璃上一个压扁的-肉-脸,便觉得不舒服,低了头对孟云房说:“闲人!”把身-子背了玻璃,故意挡了窗外的人。过一会儿,那汉子却进来,个头并不高,却四四方方的敦实,径直在油饼锅边买了四个油饼,也不包纸,一手两个捏着,就在那两个年轻的桌前坐了。两个年轻人没有言语,却要起身欲走,汉子伸过双\_臂,双手仍各捏着油饼,说:“哥儿们,帮个忙,挽挽袖子!”两个年轻人看了看他,就无声地一人一个地帮他挽了袖儿,袖子挽上来,两个袖子里却都缝着红袖章,黄字写着“治安”二字。两个年轻人噢地一叫,转身便走,不想四个油饼眨眼间啪--啪各打在他们的左右腮上,汉子低声吼道:“敢给我走?!”两个年轻人真的立在那里不敢走了。汉子说:“老实给我说,十二路公共车上的钱包是不是你们偷的?”年轻人说:“你怎么知道?不是偷的,是捡的。”汉子说:“好,捡的就好!把钱包装到我右边的口袋,丢钱人还在派出所哭着哩。”年轻人把钱包装在汉子的右口袋里了,还在说:“大哥,我们真是捡的,是在车门口捡的。”汉子说:“还乖,那你们走吧,若要以后再捡,遇着我就不会是今天了,滚吧!把扣子扣端,滚!”两个年轻人兀自把衣扣扣好了,一拱手,撒腿就跑。汉子笑了笑,从桌上捏了油饼却吃起来。这一幕直看得庄之蝶、孟云房、周敏目瞪口呆,孟云房低声说:“他会不会把钱包送给丢钱的人?”周敏说:“这种人我知道,惹不起的,别让他听到了。”庄之蝶说:“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周敏说:“这类闲人,派出所却常用的,我当年在潼关城里就充过这角色。”说话间,赵京五买了饭牌子过来,却叫道:“牧子?!寻了你半天,你怎么就在这儿!”汉子腮帮子上鼓着一个大包,舌-头调不过来,只把手里的油饼让赵京五吃。赵京五没有吃,喜得扭头对庄之蝶说:“咱寻牧子,牧子就坐在你们身边!牧子,我介绍一下,这位是作家庄之蝶,这位是研究员孟云房,这位是编辑周敏。”牧子终于咽下一口油饼,问:“是谁?你说谁?!”

赵京五说:“是庄之蝶,你知道吗?”牧子说:“你说咱省长的名字我或许不知道,你说庄之蝶,我说我不知道,旁人就笑话我没文化了!”油手在桌上蹭蹭,伸过来一一和庄之蝶等握,说:“听说你写的书好看,我买了几本,但我没读过,我老婆读的,她是你的崇拜者!有什么事寻我?真的是寻我?”赵京五说:“可不是在寻你!你不信,回家问问婶子!”牧子就油手在怀-里掏了一把钱给了赵京五,说:“就冲庄先生能寻我,也是我活得荣幸,去买一瓶白酒,咱们喝一喝!”庄之蝶忙说:“不必了,这么豪爽的人,真叫人痛快,改日到我家去喝吧!”赵京五就按了他坐好,把求他帮忙的事叙说了一遍,牧子说:“那好吧,我去打个电话问问。”就出了饭馆往电话亭去。一会儿回来说:“东片的南片的都问了,他们没有收留这女-人,也没见过。北一片的回话说此人居住的不在他们的范围。我不认识西片的那黑老三。我对北片的王炜说了,不属于他管的范围也要查,让他马上去找黑老三。过会儿就会回给我电话的。”庄之蝶听了如听神话,说:“这还有势力范围啊?”牧子说:“国有国界,省有省界么,要是丢了什么东西没有查不出来的;可人是活人,查起来就难了。”孟云房就来了兴趣,问:“你刚才抓那两个小偷,怎么就能看出是小偷?”牧子说:“我在十二路车站那儿,正好碰着车上下人,最后下来的一个老头叫嚷钱包丢了,我一留神,就看出那两个是贼的。职业有职业的味儿,什么味儿,我知道但我说不出来。”孟云房说:“对了,这就像咱们写作人讲的感觉。”正说话,牧子身上的BP机叫起来,他一看号码,说:“来电话了!”就又走出去。四个人心都提起,全都没话,一等牧子出现在饭馆门口,站起来就问:“找着了?”牧子说:“那小子也说没有。”大家脸色就难看了,坐下胡乱吃了饭,向牧子告辞,搭车回到孟云房家来。

庄之蝶说:“云房,现在怎么办?”孟云房说:“是不是向公安局报个案?”赵京五说:“没必要的,牧子都寻不到,公安局还有什么办法?”庄之蝶说:“到这一步,云房你查查卦吧。”孟云房说:“平日开玩笑的事我可以算的,但现在这么大的事,我倒不敢了。让我试试,一般寻人是用《诸葛神数》的,周敏,你说三个字来。”周敏想不出来。孟云房说:“要突然想到什么说什么。”周敏说:“门石头。我是突然看见你家门口的这块石头的。”孟云房就开始数各字的笔划,门字要繁体门字,是9划,石字是5划,头是繁体字16划,去10剩6,组成956,然后减384,查出第一个字,后又反复加384,终于将查出来的字联成一首词:“东临水际,生有桃林。鸟声向晚,云掩月昏。”大家就纳闷了。庄之蝶说:“在东方,东方属哪儿?若在城里就是东城区,若在城外就是东边,东边郊区是什么地方?”周敏突然叫道:“会不会回了潼关?潼关就在东边。”赵京五说:“极有可能,周敏你在潼关还有哥儿们没有?”周敏说:“那哥儿们多了。”赵京五说:“那你就从这儿直拨电话问问呀!”周敏说:“她是毫无迹象要回潼关呀,就是回,也得给我说一声的呀!”开始拨电话,拨了好一会儿,拨通了,果然唐宛儿是回到了潼关。那边的哥儿们说,唐宛儿回到潼关,消息传得满县城都知道了,说是周敏拐了良家妇女私奔到西京,唐宛儿的丈夫雇人雇车去西京查访了七天七夜,没想在一家电影院发现了。她丈夫就和一个人叫了一辆出租车停在影院门口,派另一个人去影院见她,唐宛儿是认识那人的,问起那人孩子的事,那人就让她出来说说话儿,引她出来,她丈夫和前一个人就把她抢了塞-进车里,口里塞-了毛巾,手脚用绳子捆了,一气儿开回潼关来的。周敏这么复述给了大家,庄之蝶第一个先哭了,说:“这是对待犯人嘛,怎么敢这样待她?这是对待犯人了嘛!那她回去,不知要受什么罪了!周敏,你立即去车站买票往潼关去,你要救她出来,你一定要救了她出来!”周敏却霜打了一样蹲在那里不言语。庄之蝶说:“你怎么啦,不想去啦?”周敏说:“我日夜担心的就怕会这样,他们能在西京大海捞针一样把她寻回去,我怕回去了连见都见不到她了。”庄之蝶骂道:“你说的屁话!那你何必当初要把她带来?你一个男子汉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唐宛儿真是瞎了眼,枉对你一场爱了!”骂完,周敏用拳头打自己头,庄之蝶也用拳头打自己的头。

牛月清住到双仁府这边。双仁府地区的低洼改造开始实施,北头的几条巷子人已经搬迁,老太太就恐慌:下一个月,或者是冬季,就该轮到她搬迁了,那这条昔日的水局巷,那有着古井台的亭子就要再没有了!她把那些骨片水牌就一日数次地拿出来看,唠唠叨叨给女儿说前朝,讲后代,一会儿人话,一会儿鬼话,人话鬼话混在一起了吱哇。牛月清照料着老娘,心却无时无刻不在庄之蝶身上。离开了文联大院的住屋,没有了更多的打扰,她原本是可以清静地思考他们的事情了,但是门前清凉,热闹惯了的人毕竟又生出了几许寂寞。她是一怒之下离开了那个家,发誓再也不想见他的。而现在离开了他,也才知道自己那样地爱着他。她猜想庄之蝶回到家去,看到了那封长信要做出怎样的反应,是暴跳如雷,痛不欲生?如果是那样,他就会很快到这边来的,痛哭流涕地向她诉说事情的原委,忏悔自己的过失,发誓与唐宛儿分手。她想,到那时,她就要把他堵在屋外,用笤帚扫上去-羞-辱他,泼一盆脏水出去作践他。她这么干着,娘偏拉她,她要与娘吵,然后当着娘的面骂他,用手采他的头发,直到把肚子里怨愤泄了,就可以接纳他了。但是,庄之蝶没有来,连个电话也没打过来。难道,庄之蝶盼望的正是这样吗?他一直在寻找离婚的借口,又想自己不说,只折磨得她这么说了,干起来了,正中了他的下怀?牛月清又想,或许是庄之蝶真的生了气了,他虽平日随和,但脾-性-儿执拗,要以硬顶硬,只等着她再回那边去了,才肯低头?他是名人,平日在外人都敬着,在家里她也惯着,他伤害了她,还得她再去顺毛扑索了才肯回头吗?牛月清几次想去文联大院那边看看,但走到半路上又折头回来,她担怕这样做了,庄之蝶会不会更反感,以为是她牛月清离不得他的。而自己这么个样儿回去那又何必当时要写下长信出走呢!牛月清给孟云房拨电话,孟云房知道了这事,在电话里训斥她处理问题太不明智了,怎么能离开家再不回去?怎么就提出要离婚?她的气上来了,在电话上说:“你怎么尽说我的不是,即便是我处理问题不好,他干那种丑恶的事就对了?男人在外边嫖野,老婆还要把他当爷敬着?他是名人么,你们当然只得维护他么,他身上的疮也是艳若桃花么!”发完了火,就把电话摔下了。她只说这下连孟云房也恶了,没想孟云房在这个晚上竟登了门来,一进来就给她笑,就说是来听她训斥的。于是,她就和他谈,说她怎么也想不通庄之蝶怎么能堕落成这样?孟云房说:“是的,令我也想不通!别人都干了什么样的事了却安然无恙,而庄之蝶可怜地只碰着个唐宛儿,就惹得人虽未亡家却要破?”牛月清说:“你还嫌他堕落得不够?”

孟云房说:“但我可以说,在这个城里的文化圈里,庄之蝶算是最好的!”牛月清闷了闷,说:“可他毕竟和别人不一样,他若是阮知非那样,出这事谁也不觉得是什么事,而他在大家心目中形象是什么呢?是一个正正经经的高高大大的人,出这事谁能接受了?这不只他毁了他自己,也毁了多少人呢?他虽然没有离家出走,但他夜夜是睡在书房的;虽然没有提出离婚,但那也只是时间问题。与其那样,我为什么还要赖着他?”孟云房说:“这一点你说得很对。别人在外-玩-女-人都是逢场作戏罢了,庄之蝶倒真的投入了感情!他实在是个老实的人。他同唐宛儿那么来往,我就不大愿意的,调剂调剂生活是可以的,但若弄到那个份儿上,那和自己老婆又有什么两样?”牛月清听了,心里不悦了,说:“你这意思是让他在外胡来,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扔一个,回来又把我哄得住住的?”孟云房说:“婚姻是婚姻,爱情是爱情,这不是一回事,但又是统一的。别看庄之蝶在这个城市几十年了,但他并没有城市现代思维,还整个价的乡下人意识!”牛月清说:“我需要的是婚姻就是爱情,爱情就是婚姻!”孟云房说:“在这一点上,你和庄之蝶总是反对我,但现实情况如何呢?这不,你们现在就陷入多大的痛苦呢!”牛月清说:“云房,咱不要说了,咱也说不到一搭去。你要喝水我给你倒去;你要不喝,你有别的事就干你的事去吧!”孟云房落下大红脸,却嘿嘿笑了:“哎呀,这不是在赶我吗?可我偏不走的,我是吃惯了你的饭,我今日还要吃了才走的!”牛月清就哽哽咽咽哭自己的恓惶。孟云房见她越哭越伤心,就说:“月清,我是个臭嘴人,说些话你或许不爱听的,但我从心里讲,我是同情你的。之蝶也给我说了你不回家去住的话,我就批评了他,我说之蝶,说良心话月清是个好老婆,她跟你了十多年,又没个什么大过错,你心就安吗?”牛月清说:“我用不着同情。我也能看出庄之蝶之所以不主动提出离婚,是在同情我,是在为我的后路着想。从这一点讲,他还是个有良心的。可我需要同情吗,我要的是感情!我不是不爱他,正是我还爱着他,我才成全他,让他和唐宛儿成亲结婚去吧!”孟云房说:“他和唐宛儿结婚?你不知道的,唐宛儿被她原来的丈夫寻着押回潼关了!”牛月清愣了一下,便说:“这骚精狐子,她还有今天;她把人害够了,她回去了?!”

孟云房说:“别骂唐宛儿了,她也怪可怜的。”牛月清说:“她还可怜,水-性-杨花的-yin-妇儿!”孟云房说:“唐宛儿既然已经走了,你们还是好好地过日子吧!虽然这场事相互伤了感情,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可我觉得只有你们两个和好是对谁都好的,那样,我孟云房以后来也有个吃饭喝茶的地方!”牛月清说:“你孟云房来,我还给你吃的喝的,只恐怕你以后不会再到我这儿来了哩!”孟云房说:“我吃不吃喝不喝是小事,要是你们离了婚,你是摆脱-了这一时的痛苦,那以后就会幸福了?”牛月清说:“他离了婚,就是和唐宛儿不行,凭他的地位名声,十八岁的能找,二十岁的也能找,他不会不幸福。我是找不下个名人男人了,可我想,找一个工人,一个小职员总还可以吧?或许,我什么也不会找了,我就跟我娘过!”孟云房说:“你怎么这样固执?在旧社会,一夫多妻,那做老婆的都不活了?只要你肯放他一马,他那里由我去劝说!我以前就说了,无论如何,根据地不能失的。别像了我现在,原先是恨死了那一个,重新结婚了,反倒觉得还不如先前的,我现在夜里做梦还总是孟烬的娘,夏捷倒是一次梦里也没见过。”牛月清说:“你这仍是要他搞双轨制吗?亏你给他出这馊主意!”噎得孟云房当下无语。牛月清就说她要睡觉了,撵着孟云房出了卧室。孟云房尴尬地只是笑笑,出来,老太太却坐在客厅里说:“你们说什么来着,鬼念经似的。我这耳朵笨了,只听着说是谁丢了?”孟云房说:“大娘,人耳朵笨些好,糊涂些就更好的!是唐宛儿丢了,你还记得吗?就是周敏的那个女-人,她走失好些日子没见回来了!”老太太说:“我说让睡觉了把鞋-抱-在怀-里,你们谁听的?现在唐宛儿就丢了!女-人家重要的是鞋!她丢的时候穿的什么鞋?”孟云房说:“听说就是那高跟黑皮鞋吧。”牛月清说:“娘,娘,你话这么多呀!”孟云房就又笑了一下,说:“那我走啦。”出门也就走了。

孟云房一走,牛月清倒想:我该不该就放庄之蝶一马,何况唐宛儿人已经走了。但是,她又想,庄之蝶明显地从心里反感了自己,如今写了那信,又冲着孟云房说了那些话,他一定会更疏远起自己。即使唐宛儿走了,庄之蝶保不准将来还有个张宛儿、李宛儿的,与其这样,长痛不如短痛,罢罢罢了。这么咬着牙铁了心,却想不来庄之蝶为什么就反感了自己,自己背叛过他吗?自己服侍他还不周到吗?这只能说庄之蝶不是以前的庄之蝶了,她牛月清就是这么个悲惨的命了!

连着几日,孟云房又来了,而且赵京五也来,汪希眠夫妇也来,他们都来劝说,如果是庄之蝶亲自来向她认错赔情,这还罢了;如果是所有的朋友、熟人对此事皆不闻不问,这也还罢了;而庄之蝶无踪无影却是这些朋友、熟人轮番前来,施加压力,牛月清吃得硬不吃软,心越来越烦,话越说越硬,后来干脆谁来劝说连见也不见了。几天里少饭少菜,夜夜失眠,人明显地消瘦下一圈,头发也一把一把往下落。每日清晨对着镜子,瞧见自己的模样,想真要脱发不止,成个秃顶,这后半生就活得更惨了,一时万念俱灭,遂想起了清虚庵的慧明来。一天黄昏,红云燃烧,鸟乱城头,牛月清终于进了清虚庵。山门口贴着一张红纸,上写着:“初一施放焰口法令。焰口内容:生者消灾免难延年增福吉祥如意……亡者脱地狱之苦转生极乐世界……”牛月清不晓得焰口是什么,独步进去,听得观音殿里一片法器声响,也不过去瞧看热闹,径直到右边小园里,推那小独院里的一扇门户,慧明正坐在那里把什么药水往头上揉-搓。慧明的头很圆,头发很稀。见是牛月清进来,忙招呼坐了,双手还在头上涂抹药水。牛月清就问:“你这是在做什么功法?”慧明说:“生发功。”牛月清说:“生发功?出家人都是要削发的,还做什么生发不生发的功。”慧明说:“都是熟人了,不怕说了你听的,出家人都是削发为僧,可我是当年无发可削才出了家的。我十八岁时一头浓发,不想那个夏天发就全脱-了,一个女-人没有头发算什么女-人?我半年不敢出门见人,后来才索-性-去了终南山做了尼姑的,再后来又上了佛学院。可我现在要头发,我是要头上生出头发了再削掉头发的。这是北京产的生发灵,它还真管用的!”牛月清说:“我倒恨不得这一头长发一夜之间全脱个精光了,也来跟你做尼姑!”慧明笑道:“你就是头发全脱—光了,充其量和我当时出家一样。在俗世也罢,出家也罢,女-人毕竟还是女-人,女-人能少得了男人?女-人又怎能摆脱掉男人?农民收获麦子就得收获麦草,龙衣蟒袍就能保里边不生虱子?”牛月清说:“是这么个实情儿。”慧明说:“你瞧着我一个尼姑还用生发灵,觉得奇怪吧?可我奇怪的是你怎么也想到要来清虚庵!庄老师是何等人物,别人有烦恼,莫非你也烦恼?”牛月清突然两颗清泪掉下,却一句话也不肯说。慧明见她如此,也不追问,沏了茶两人喝了,直送到山门外,分手告别了。

过了三天,牛月清又来到清虚庵,慧明却坐在被窝里,说:“我知道你是还要来的。你的事我给孟云房打电话时询问了,他吓得在电话里直惊叫,要我多劝你。我不用劝的,你是来要出家也好,不为出家散散心也好,人各有志,劝也没有用的,但我可以告诉你,解脱自己的只有你自己。我当初出家,以为做了尼姑就万事清心,可进了佛门,才知道尼姑也不是随便就可以当的,若是那样,寺院倒成了避难所了,佛也显不出其圣洁来了!男人的心我倒理解,喜新厌旧、朝三暮四是他们的秉-性-。这个世界还是男人的世界。女-人如同是大人的孩子,大人高兴了就来逗孩子,是要孩子把他的高兴一分为二地享受;大人苦闷了,也来逗孩子,或者骂孩子,是把孩子当做出气筒,或当做消气机,要把苦闷合二而一或一概儿推去。说女-人是半边天,女-人可以上天,可以入地,可上天入地的女-人到底有多少?满城的商店里出售着女-人的服装、女-人的化妆品,好像社会一切都是为女-人而服务的。可这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让女-人打扮得漂漂亮亮了,供男人欣赏消用?在男人主宰的这个世界上,女-人要明白这是男人的世界,又要活得好,没结婚的让别人喜欢,结了婚的让丈夫宠爱,女-人就得不住地调整自己,丰富自己,创造自己,才能取得主动,才能立于不会消失的位置。若以美貌取悦,美貌总是随着时光要流逝的,且世上的美貌各式各样,你一人怎去满足男人吃了五谷还想六味的胃口呢?若一切围着男人打转儿,男人的一切就是自己的一切,到头来你只能活得窝囊,遭人遗弃。孔子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其实男人最难养。你离他远了他不行,离他近了他又烦。女-人对于男人要若即若离,如一条泥鳅,让他抓在手里了,你又滑掉,如一颗瓜子儿,吃进嘴了,逗起了口液出来又填不饱肚子,男人就对你有了一种好的感觉,追求起来就像苍蝇一样勇敢。所以,女-人要为自己而活,要活得热情,要活得有味,这才是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真正会活的女-人!”慧明讲经一样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牛月清心里腾腾在跳,一会儿觉得她在说那个唐宛儿,唐宛儿为什么活得人都宠爱,难道就是唐宛儿知道这些?一会儿又觉得她是在说自己,自己的失宠就是没晓得这么个理儿吗?但牛月清想不到的是慧明年纪轻轻,又是尼姑,却懂得这么多关于男人和女-人的事,就说:“慧明师父,你能说这些,真让我吃惊哩!”慧明说:“是吗?我要再说出来,还要吓死你的呢!”牛月清说:“什么事就把我吓死了?”慧明说:“那好吧,既然你看得起我,到我这里来,我也就全对你说了。你不觉得我今日坐在床-上和你说话是没礼貌吗?我是打胎了两天了。”牛月清叫道:“打胎?!”慧明说:“你把门掩上,别让别的尼姑听着了。是打了胎,你该用怎样的眼光看我了,你怕永远不会再来见我了吧?可这是真的,我一发觉身-子有异样,就自配了中药打下来的。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牛月清真不知道还要和慧明说些什么,她紧张地不敢看慧明,她不是怕慧明难堪,而是自己不好意思。她喃喃着,果真起身从那里走出来回家了。

足足过了七天,牛月清给单位告了病假,在家四门不出。庄之蝶与唐宛儿的事发生后,她感到痛苦的是自己最爱的丈夫竟会这样;而现在,出了家的慧明也打胎,这世上还有什么是真的?还有什么让人可相信、可崇拜、可信仰呢?这般思索没个究竟,果然自己就发病躺倒了。她的身上开始脱落皮屑,先是并不注意,后来穿袜子的时候,袜筒里有许多麦麸一样的东西,早晨起来扫床,床-上也是,就觉得浑身非常痒。脱-了衣服,才看清身上皮肤发糙,像蛇皮纹,像树皮纹,她就在晚上脱—光了衣服,拿一把刷子刷着身-子,又一遍一遍地洗。第八天里,她重新上班去了,很晚很晚才回来,老太太把女儿挡在门口瞧了半天。牛月清说:“娘,你这是干什么,认不得我了?”老太太说:“我真的认不得你了,你这是怎么啦?!”牛月清就笑道:“娘,那你再瞧瞧,是漂亮了,还是难看了?”老太太说:“眉毛黑了,脸上的蝴蝶斑怎么没有了?”牛月清说:“这就好!”告诉老娘她是去美容了,眉毛黑是纹了眉,蝴蝶斑是用一种药剂弄去了,她往后每天得去一次,一连去七天就会全去掉的。她还要去垫鼻梁,还要打平额上的皱纹,还要去掉下腹里的多余脂肪,还要把脚也变瘦的。说得老太太惊道:“这不整个儿不是我女儿了?!”从此就整日唠唠叨叨,说女儿不是她的女儿了,是假的。夜里睡下了,还要用手来-摸--摸-牛月清的眉毛、鼻子和下巴,如此就怀疑了一切。今日说家里的电视不是原来的电视,是被人换了假的;明日又说锅不是以前的锅,谁也换了假的;凡是来家的亲戚邻居又总不相信是真正的亲戚邻居。后来就说她是不是她,逼着问牛月清。

庄之蝶骂得周敏回潼关去搭救唐宛儿,回到家来,牛月清却走了。陡然之间,鸡飞蛋打,落得一个凄凄惨惨的孤家寡人。对于牛月清提出的离婚,在牛月清没有提出前,庄之蝶是恨不得一离了之;而当要离婚的信摆在了面前,庄之蝶却分明感到了一种震惊。他是看了那信后,大笑了一声,去冲泡了一杯浓浓的咖啡来喝,竟觉得一时身心轻松。但一个人在房子里待过了一天,便空荡难忍,把哀乐的声放到最大的音量,他方能在床-上静静地躺下来思想。在以前的那些日子里,每当他与唐宛儿、柳月,甚至那个阿灿有了那种事,回家来就希望牛月清能骂他恨他。但牛月清不理了他,他又觉得难受;若牛月清对他百般照料,他心里又觉得对不住人。这种折磨他不止一次地盼望着能结束,现在是结束了,但涌上心头的是牛月清以往的好处。想到了牛月清诸多好处的庄之蝶,却并没有去双仁府那边登门求饶,他明白事情到了这一步,如果两人重归于好是太难了。首先是牛月清能消除心中的他和唐宛儿相好的阴影吗?再是他往后又如何能清理掉对唐宛儿的恋情呢?是唐宛儿给了他新的感觉新的冲动,而今唐宛儿坠入了另一个苦海深渊,他能心安理得地如没事一般地过好他的日子吗?不要说自己往后如何忍受痛苦,这岂不终生要背着双重负罪的枷锁吗?但是……但是,庄之蝶又想,正是认识了唐宛儿,和唐宛儿有了这些灵与-肉-的纠葛,使得他一步步越发陷入了泥淖之中啊!庄之蝶为了摆脱困境,他开始用关于女-人的种种道德规范来看唐宛儿,希望自己恨起她,忘却她!可庄之蝶想不出唐宛儿错在哪里,哪里又能使自己反感生厌?他在心里一次次企图忘却她,一次次却在怀念。明明认定了面前的是一杯鸩酒,但那美艳的色泽,浓烈的香味,又诱他不得不去渴饮了。孟云房曾来和他谈过,斥责他从事文学创作时间太久了,太投入了,已经不懂得了社会,一切以艺术来处理,才一步步弄成了这样。事情出来了,难道还要这么继续下去吗?你揪心不下这个,揪心不下那个,那你把你自己呢?你是名人,名人活得应该更潇洒更自由,你却把你弄得这么累,这么苦?!庄之蝶是无声地笑了,他说他不会听你孟云房的,你孟云房的观点他过去不同意,现在也不会同意,他只请求朋友们不要来提说这事。他说唐宛儿丢了,牛月清走了,这无疑是上帝对自己的一种惩罚。既然是惩罚,那自己就来自作自受吧。于是,庄之蝶买来了一箱子方便面,自己洗自己的衣服。这么在家待过了几日,百无聊赖,就去孟云房那儿约了赵京五和洪江喝酒。见酒就贪,凡贪便醉。自己也觉得讨厌了自己,便每日骑了“木兰”,头发弄得纷乱,将小录放机装入音乐磁带,戴上耳机,一边在城中闲转一圈,一边听音乐。有时想,或许今日有个女-人拦了他让捎她一程路吧,或许在某个空旷的路上去拦住一个漂亮的女-人吧。但常常那么疯开了一圈就转回来,弄得一身汗一身土,面目全非。

这一日在闲转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就去了南郊看那奶牛了。虽是秋后,太阳依然很旺,苞谷已经收割了,干旱的田里还未耕耘,到处都是一色褐黄,尘土飞扬。“木兰”到了刘嫂家门前的土场上,土场上集中了数十头耕牛,这些牛全没有主人牵着,也没有缰绳拴在木桩上或碌碡上,但它们并不走动,全围在已坍倒的刘家院墙外往里瞅着。庄之蝶往院中看去,那头奶牛在躺卧着,差不多是一张牛皮蒙盖了一堆骨头。刘嫂就蹴在牛头边搅和木盆里的吃食。庄之蝶停了“木兰”走进去,刘嫂默默地看着他,没有说话,泪水却已纵横满面。庄之蝶知道奶牛是不行了,庆幸自己偏巧赶来,还能最后看看它,就从坍倒的土墙根拔了一些腥味很重的白蒿放在了奶牛嘴边。奶牛只是艰难地动了一下耳朵,算是和庄之蝶打招呼了,它的眼没有大睁,眼圈周围有很黏的东西。腥味的草已经是闻到了,那舌-头偶尔伸出来,只那么一寸,卷了一下垂流的浓涎。屋子里,男人很重的声音在喊叫了刘嫂:“让你去打酒,你磨磨蹭蹭,这会儿还让它吃什么呀?!”就和一个汉子走出来站在台阶上。庄之蝶先是觉得一道白光闪了一下,才看清那汉子提了一把柳叶长刀。刘嫂的男人满脸胡茬,寡白无血,看见了庄之蝶,说:“你来了?进屋喝茶吧。”庄之蝶说:“是要杀牛吗?”男人说:“实在没办法,拖得时间太长了,与其让它这么受罪,真不如让它解脱-了。牛若有灵,它也是愿意这么做的。你这么大个人物,它病了你来看过,今日倒头,你又来了!”庄之蝶说:“我与这牛有缘分。”那汉子就在太阳下嗬地笑了一下:“老齐,你死了怕也没人来看的哩!”刘嫂的男人说:“这应该,牛偏偏就死在我手里,我也是有罪的。”汉子就走到奶牛身边,把刀子叼在了嘴里,双手在系紧着腰带,说:“老齐,你两口来按住牛角吧。”刘嫂的男人上去按了,刘嫂却捂了脸向屋里跑去。男人骂道:“这婆娘家的!”只好自己一手抓了一只牛角。刘嫂跑到屋门口站住了,她是不忍心去看,又不忍心在奶牛死时她不在场,就脸对了门扇,双手死死抓着门环。汉子的嘴里还是叼着那口刀,刀的白光在闪着,手就在奶牛的喉管处-摸-位置,然后从嘴中取下刀,说:“这位客人,你来抓住牛尾巴!”庄之蝶没有动,汉子不屑地哼了一声,一条腿则跪下来,说:“今日你受苦是到了头了,下回不要转生牛了!”嗤啦一声,刀便从牛脖下捅进去,连刀把也送进去了一部分。庄之蝶看见,牛眼翻成了鸡蛋一般的白色,刀口咕咚咚冒出一股热腥气,血就泛着粉红色的气泡汩汩地流在热土上了。庄之蝶一时无力,慢慢蹲下去,同时看见刘嫂双手从门环上滑下去,最后瘫卧在门槛上。这时候,院外土场上是一片牛的吼叫,所有的牛疯狂地转圈奔跑,尘土飞扬,遮天盖地。汉子立即叫喊着过去关住了院门,而又拿了一条皮鞭守在坍倒的院墙豁口,皮鞭甩得叭叭响。牛群终于没有冲进来,后来就有一头极悲哀地哭嚎着从土场边的一个胡基壕里冲奔过去,随后是十几条牛都这么吼叫着冲奔过去了。庄之蝶回头来,地上已摊开了一张牛皮,汉子从乱七八糟的一堆-肉-里拿出了一小块金黄的东西,说:“这么大的一块牛黄!”他兴奋得用血手把牛黄拿在阳光下看,牛黄上还浮着一层热气。

当庄之蝶被男人拉着进屋去坐在了酒桌上,庄之蝶从恍惚里清醒,在他的身边是一个大草笼,里边装了大块大块的牛-肉-,而那张血淋淋的牛皮晾在倒坍的院墙豁口。庄之蝶没有喝酒,他说:“我想买了这张牛皮!”汉子在口里倒了一杯酒,说:“噢,你是皮货店的老板?这皮子可是张好皮子,你掏什么价?”庄之蝶说:“要多少价我出多少价。”刘嫂立即说:“什么价不价的?!庄先生,你要肯收留,你拿走吧。”

柳月到了大正家,大正家和庄家一样,都是客人多。但庄家的客人都是清客;大正家的客人差不多都是各部局领导,工厂厂长和商场、公司的经理,这些客人从没有空手过。大到冰箱彩电,小到烟酒瓜果,拿礼的人几乎都是一个规律,进门换拖鞋的时候,礼品就势放在了鞋架边的一个没有窗口的小杂物间里,然后坐在客厅里与主人说话,送礼人再不言说有礼品放在那儿,收礼人也不寒暄致谢。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柳月是不出面打招呼的,只有婆婆或丈夫喊一声:“柳月,你也来!”柳月方花枝招展地从卧室过来,过来了她会好看地对着来客笑笑,间或-插-一句两句的闲话。但她能准确地知道客人们茶杯里的茶是不是喝完了,她不去续水,喊:“小菊,添水呀!”

小菊是大正家的保姆。过门的第二天早上,柳月认识了小菊的。那时小菊在厨房里择韭菜,柳月下意识地也蹴过去,抓起一把韭菜来择,还未择完,立即就不择了,站起来在水池里用香皂洗手。小菊“哼”了一声。柳月就一边洗,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小菊。”柳月说:“小菊,今日咱吃饺子吧,多放些虾皮,放的时候你说一声,我来下料。”小菊没有言语,依旧在择韭菜,突然说:“市长家的饺子从来不放虾皮的!”柳月愣了一下,变了脸说:“我就要吃虾皮饺子!”甩了甩手上的水,并不去拧水龙头,水哗哗地响,她就到新房去了,说:“把水龙头拧上!”

第十天里,柳月在家里呆烦了,她对大正说她要工作,大正说已经派人去办理她的城市户口了,一时还没有办好,到哪儿去上班呢?柳月说这她不管,她要工作。大正就把柳月的要求告诉了母亲,夫人想来想去,便给阮知非打了电话,要求把柳月安排在他们的歌舞厅。柳月第二天就去上班了。

柳月不会歌舞,柳月却有好脸好身材,柳月就跟着时装模特队学走台步。模特队都是些长腿细腰的女-子,漂亮很漂亮,但一脸的没文化。柳月读的书多,气质好,知道怎样展示自己的风采,竟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模特队最出色的一个。这个城市的人欣赏时装模特表演,并不是来欣赏时装,而要看的是模特。或者说,不管你设计师设计了什么样的服装,在他们看来,台上的模特都是赤身luo体的。说这个脸好,-臀-\_部却大;说那个太瘦,胸部未隆。末了,觉得最迷人的最有-性-感的还是那个叫柳月的。柳月每一次出场,下边都是噢噢噢的叫喊和口哨声。一时间,阮知非那儿有个好模特的话就传开来,歌舞厅的生意倒十分地红盛。

这一日中午,孟云房牵扯了北郊有《邵子神数》孤本的老头和新疆来的那位大师相见,长虹饭店的经理免费提供了食宿,两位奇人为了感谢经理,也是为了各显了本事让对方瞧瞧,就为经理发功治病,又为饭店预测生意,直折腾了一天。这经理当然也念孟云房的好处,赠了他一副老式莲花铜火锅,又给了五斤切好的羊-肉-片和三色调料。孟云房高高兴兴接受了,在家来做,就把庄之蝶和赵京五召来享用。庄之蝶情绪不佳,吃得并不多,随手打开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映一部五十集的外国枪战片连续剧。剧前是阮知非歌舞厅的广告。孟云房就说:“之蝶,你知道不,柳月现在就在歌舞厅里上班,她当了时装模特,好红火的!”庄之蝶说:“这就好,柳月适宜于那份工作。这你怎么知道的?你常去跳舞吗?”孟云房说:“我哪里去过!”夏捷说:“他没去,他儿子倒常去!”庄之蝶说:“孟烬那么小的去什么,他有钱买门票?”夏捷说:“问题就在这里!大前日阮知非见了我,说你那儿子真聪明,隔三岔五领了同学去舞场玩,检票人要票,他说阮知非是我叔叔,柳月是我姐姐,就进去了。检票人后来问我有没有个侄儿的?我出来看了,见是孟烬,这小子行的,将来和老孟一样,是个人物!我回来给老孟说了,让他好好教育教育,他却一脸的不高兴!你瞧瞧,脸又黑封起来了!”孟云房黑起来的脸就又尴尴尬尬地笑,说:“我哪里黑封了脸?之蝶,几时咱们去那里看看柳月去,别让柳月觉得嫁出的女泼出去的水。”庄之蝶说:“行的嘛,你给咱联系联系。”孟云房说:“那有什么联系的?吃过饭,我去宣传部一趟,部长昨儿来电话让我今日下午去一趟的。那有什么事!还不是让孟烬的师父给他老婆发气功排膀胱结石?我今日去不治的,只约个时间。”夏捷说:“瞧你多积极,一会儿要去看望市长的儿媳,一会儿要去给部长老婆看病,把作家就搁在这里不理不睬了?!”孟云房说:“你这一说,我成什么势利小人了?我去部长那儿要不了半个小时的,你们在这儿坐着聊吧,四点钟,咱们都准时在歌舞厅会面。”赵京五说:“要去你们去,我是不去的。”孟云房说:“京五你就小家子气了,柳月没做你的老婆你就不敢见她了?不敢见的倒是她柳月!你要不想见,你可以不见,你就在舞厅里跳舞吧,说不定在舞厅碰上一个中意的!”夏捷说:“你要走你就快走,啰啰嗦嗦地烦人!云房,我可告诉你,今日要去那里散心就好好散散心,别又带了孟烬让舞厅检票人说闲话,我可再丢不起人哩!”孟云房发了一声恨就走了。夏捷赶忙收拾了碗筷,也不洗的,叫了隔壁一人,围桌搓起麻将来。

孟云房去宣传部,并不是部长让给他老婆排结石,却说出了一件关系到全城人的大事。原来市长为了进一步以文化搭台让经济唱戏,当得知北京动物园赠送了西京动物园三只大熊猫的消息后,忽然灵机一动,设想能否举办一个古城文化节,而且也想好了这个节的节徽就是大熊猫。市长召集了宣传部、文化局有关人开了个会,大家一致叫好,说这是一个好主意,一是向外扩大本市的宣传,二是以此搞活经济,这在全国也是一个创举。于是,一个庞大的筹备委员会就成立了。部长把孟云房叫去,就是征求孟云房对文化节内容的意见的。孟云房听了,首先就提出这事得庄之蝶参加吧,部长说那是当然,但庄之蝶是作家,一般事不必麻烦他,只等将来的许多文稿由他起草就是了。孟云房看了足足三页的文化节的设想项目,一时觉得若这么谈下去,谈到天黑也谈不完的,就说这是大事,让他带了这些项目表回去好好思谋,明日下午来具体谈自己的想法好了。忙脱开身-子,急急就去了歌舞厅。

歌舞厅里的营业演出刚刚结束,舞会却才开始。跳舞的人非常多,都是一对一对贴得紧紧地在那里晃,旋转的播撒着碎点的灯光,使所有人如同幻影和魔鬼,无法辨清那是谁和谁。孟云房听孟烬说过,柳月总是陪人跳舞的,就坐在旁边的一张桌前,极力于人窝里寻找柳月。但他的右眼已经坏了,左眼的视力也开始不好,他看每一个女的都奇装异服,美貌非常,似乎就是柳月,可一支乐曲终止,从舞池下来的女的却没一个是柳月。没见柳月,寻阮知非的身影吧,乐曲又起,男男女女又都拥进舞池跳起来了,一切又都分辨不清。孟云房这时倒叫苦没事先联系好,若庄之蝶他们来了,见不到柳月和阮知非,又该笑骂他了。正发急着,突然有人在说:“你是孟先生吗?”孟云房扭头看时,声音就在旁边,同桌对面坐的一个俏丽的女-子正双手支了下巴在端详他。孟云房说:“是你在问我吗?我姓孟,你是谁?”女-子手伸过来,孟云房当然接受了去握,又说了一句:“面怪熟的,我这脑子不好,一时记不起了,实在-抱-歉。”女-子说:“不用的,咱们其实从未见过面,我只是看你的形象问的,果然就是孟先生了!”孟云房说:“你是瞧着我一只眼的?!”女-子就笑了,说:“听说孟先生有趣,果真有趣。可我是个没趣的人,我在检察院工作,你一定会知道是谁了?还想不出吗?景雪荫是我的二嫂。”孟云房简直是吃了一惊,他几乎要起身而去,但他立即就笑了,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哪是没趣的人,在这儿碰着你实在让我荣幸的。我是认识你二嫂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到一家去,你和她长得有些像哩!你二嫂好吗?”女-子说:“她能好吗?你的朋友一场官司几乎要让她去上吊了!”孟云房说:“话可不能这样说,这场官司我大约知道一些,依我之见,何必闹到这一步呢?先前都是多好的朋友!庄之蝶现在家里害愁苦,怨恨周敏惹祸,把好端端一个朋友就变成了仇人!”女-子说:“他要真顾惜往日的友情,那为什么要提供他和我二嫂的隐私呢?他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损害一个过去的朋友,这也就太不道德了!”孟云房说:“事情绝不是你说的这样!好了,咱俩不要说这些了,好赖这场官司也算结束了。”女-子说:“孟先生不懂法律,中院判决了并不是案子的终了,还要允许向高院申诉的哩。”孟云房说:“还要申诉?这何必嘛?”女-子说:“无论怎么说,我二嫂是咽不了这口气的,她既然打这场官司,投入了全部身心,她就得把官司打到底呀。你明白我的话吗?”孟云房说:“当然明白,甭说你二嫂身后有人,单是身前有你这么一个小姑子,也会心想事成的。”女-子笑了一下,说:“那我也就不说了,先生能赏脸,让我陪你跳一场吗?”孟云房说:“实在对不起,我一点也不会跳舞,我这是第一次到这地方来,要找一个人的。”女-子说:“这就遗憾了,那我只好邀请别人了。”就招手叫来服务员,付过了钱,说:“给这位先生来一杯可乐。”自个却扬头走了。孟云房兀自觉得受辱,就问服务员柳月是在哪儿的?服务员说:“今日她没来舞池,恐怕在她的房间吧。你从这里过去,出那个门,靠右手是楼梯,第三层十八号是她的办公室。”孟云房谢了,却从口袋里掏了钱给服务员说:“等会儿你把可乐钱还了那位女的,就说我说了,约情人出来玩玩,怎么能让情人付钱?!”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