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给本官笑一个

第二百八十五章 给本官笑一个

对于言奚笙的到来,屈平毫无反应,甚至没有抬头。

他是屈平,或者不是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怎么才能弄死北冥渊。

即便如此,言奚笙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屈平。

毕竟毒死楚瑞王的案子在当时轰动整个楚国,加上屈平鬼医的身份,那时出于好奇,言奚笙曾买通狱卒到狱里看了屈平不下十次。

旁侧,容祁很清楚言奚笙已经认出屈平,他已经准备至少二十几个借口证明此屈平非彼屈平。

然尔,言奚笙竟然没有问。

非但没问,还走了。

走时唇角勾起一抹笑,似笑非笑。

直至目送言奚笙的身影离开延禧殿,凤天歌方才开口,“他什么意思?”

容祁摇头,“以往每次他这么笑的时候,我都会倒大霉。”

看出容祁眼中真诚跟无意识中流露出来的恐惧,凤天歌颇为担忧。

言奚笙没有出招,凤天歌便不能见招拆招加上武院课业,她只能先将容祁留在延禧殿,守好屈平。

好歹屈平也是楚国世子,不是么!

这是凤天歌第一次,将容祁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

武院课业开始之际,凤天歌等人依次自铁箱里拿出带有磁性的铁镯,这一次苏狐没有作妖。

因为夜倾池身边摆着整整一筐蛇。

凤天歌私以为,夜倾池这样吓唬苏狐很不好。

然在夜倾池开口之后,她觉得这样还远远不够。

“武盟可以带兽?”君无殇最先震惊。

“擂台赛肯定不行,但最后

一场终极试练没有不让带宠兽的要求,是以每届新生里都会有带自己宠物入试练场的人出现,据本教习所知,这一届里至少有两位新生对蛇情有独钟。”夜倾池据实开口。

“为什么不早说?”苏狐私以为夜倾池是故意的。

其实不然,各国对于别国新生的消息打探从来没有停止过,夜倾池也是昨日才得到消息。

“怎么办?”苏狐泪目。

凤天歌等人无语,一时间并不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抛开蛇宠的问题,集训开始。

鉴于凤天歌等人自上一堂课业之初,脚踝上便时时戴着铁镯,是以再次行走在梅花桩上,四人只须控制手腕上的铁镯距离,不被吸附到一起即可。

即便是这样,四人走完一百遍梅花桩时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事实上,夜倾池对他们的集训主要是从力量跟速度这两点出发,在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唯快不破。

至于四人剑术跟内功心法,夜倾池相信他们四人,各有际遇。

苏狐自不必说,公孙佩虽然在对待徒弟的方法跟教育上十分‘特殊’,但从不吝啬自己压箱底的玩意。

否则他的徒弟也不会各个都有那么高的成就。

不过各个都那么高成就的徒弟们,却无一人有反哺之恩,不得不说公孙佩在给自己断后路这方面,做的十分彻底。

君无殇乃平辽侯君牧次孙,对于这个孙子,君牧自小言传身教,一身武学倾囊相授,因为君牧

本是江湖出身,因此识得许多江湖高手,君无殇亦从那些高手身上,学到很多。

古若尘除了世袭淮阴侯的爵位,武功亦有淮阴侯的传承,加之暗中拜五钱铁铺的夏伯为师,际遇方面也是不俗。

至于凤天歌,夜倾池不只一次与之交手,亦不止一次感受到太阴经的博大精深,尤其前两日得知凤天歌修习红尘剑法,所以四人中,夜倾池对凤天歌最寄予厚望。

第二堂集训结束后,夜倾池表明会在下堂课业时加大力度,然后亦希望凤天歌等人可以找出让苏狐克服恐蛇的办法。

且待夜倾池离开后山,凤天歌三人并没有走。

“怎么办?”君无殇看着苏狐,皱眉。

“其实蛇并没有那么可怕。”古若尘希望苏狐能够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比人更可怕,保不齐在你挂着它们狂颠的时候,它们也在怕的要死。

苏狐不要听,扭头看向凤天歌,“天歌,救我!”

凤天歌则很直接走到夜倾池留下的那个蛇筐旁边,将里面每一条小蛇的毒牙全都拔掉。

之后叫古云奕跟君无殇就地挖了一个相对深的坑。

待一切准备就绪,凤天歌走到苏狐面前,“相信我吗?”

苏狐看看左边的坑,又看看右边的蛇筐,“可以不信吗?”

就在苏狐想跑的下一秒,凤天歌挥手封住苏狐穴道,之后由君无殇跟古若尘将其盘膝抬到坑里。

再然后,倒蛇。

凤天歌的想法是,只要苏狐

跟这些蛇呆着到麻木,就会明白这些小家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苏狐没挺到麻木,就先挺尸了。

这个方法根本行不通……

苏狐的事只能再想办法,离开武院后,凤天歌直接换装去了寒市。

除了关心一下南无馆替赛金花在寒市开的胭脂坊,便是来寻一人。

令凤天歌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奸妃’一案之前一直隐匿在寒市扎纸铺子的季安庭竟然不见了!

她打听过,季安庭并不是有意想要离开,而是突然消失,甚至连那个月的工钱都没领!

种种迹象表明,季安庭出事了。

离开寒市,凤天歌回到天衣阁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季安庭显然是被人虏走的,虏他之人的目的必然是想从其嘴里得知当年昭阳殿之事。

因为季安庭之所以重要,意义就在这里。

问题是,整个大齐知道昭阳殿里幸存者名单的人,只有她!

当年她命白泽追查到幸存者名单之后便停下来,没再深入。

而她自己也只留了那份名单而已。

所以现在,那份名单泄露了吗?

凤天歌在天衣阁内静坐,不时调息,双手无意识叩在一起,时尔摩挲。

那份名单之前被她藏在重华宫,除了名单还有一封有关武安侯谋反的密信与其搁置一处。

思及此处,凤天歌陡然起身,离开天衣阁……

容祁来找言奚笙了。

因为他知道言奚笙这个人向来吃软不吃硬,比穆宸难伺候,

比穆宸还阴险。

跟他比,穆宸简直就是一个大好人!

至少穆宸从来没有刻意碾压他,言奚笙却总刻意找他茬儿。

“本官大老远过来看你,你倒是给本官笑一个啊!”东郊七座相邻别苑的第一座,言奚笙正翘着儿郎腿,微抬下颚,笑的特别欠揍。

听听,就是这么贱!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