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半路失踪

第二百八十六章 半路失踪

容祁没给他笑,拿凤天歌话说他好歹也是楚国世子,身份不允许他对言奚笙太过和蔼。

“怎么就你一个人?”容祁直接坐到言奚笙对面,视线扫过周围,狐疑开口。

“本官不是说了,为了见你本官整整赶了七天七夜路程,千里马都跑死两三匹,没想到世子半点感恩之心都没有呵。”言奚笙亲手斟茶推给容祁,脸上笑意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

正如彼时他给穆宸斟茶一样,言奚笙的茶容祁表示不敢喝。

容祁私以为倘若言奚笙能半路失踪,他有可能会很感激。

“听说此番武盟简沧冥会代表楚国出战?”就言奚笙现在皮笑肉不笑的态度,容祁真心不知道该怎么讨好,只能先顾左右而言其他。

“你真想问这个?”言奚笙不答反问,微笑时唇角勾起深深的弧度,“世子只怕是来打听本官对屈平的态度吧。”

于言奚笙,他显然不愿意跟容祁兜圈子。

嗯,容祁点头,“那人真不是屈平。”

“那又怎样?”言奚笙朝容祁的方向凑了凑,“他是,与不是对我来说不重要。”

容祁暗自松了口气,听语气这事儿能唠啊!

奈何某人接下来的话却让容祁深深感受到,言奚笙还是那个言奚笙,是他天真了。

“只要那个人是你举荐的,那么他就必须是屈平。”

容祁几乎不用过脑都特么明白言奚笙什么意思,“我一个倒数第一的,何致招你这么深怨念?

言奚笙摊手,“谁让本官得罪不起穆宸呢。”

“那你就要玩死我啊!”容忍的底线就在于,忍无可忍。

“不不不……”言奚笙摇头,“你死与不死是皇上要决定的事,我的任务是把你送到皇上那儿。”

拿言奚笙话说,作为楚国在齐的质子,你非但不恪守本分做好一个质子该做的事,居然还暗中勾结楚国死囚,你要干什么?居心何在!

容祁一张雕塑脸凝望言奚笙半晌,只问了一个问题,“我挖你家祖坟了吗?”

“倒数第一……”言奚笙似笑非笑看向容祁,“因为我是第二,所以我特别关注倒数第二的马谨瑜,那真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笨蛋,你偶尔比他差我能理解,人有失手你有失蹄,你次次比他差?”

所以言奚笙真是太讨厌了。

见容祁不说话,言奚笙冷笑,“世子一定装的很辛苦吧?”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有可能是马谨瑜在装……”容祁想解释。

“那个笨蛋去年年底的时候被中直参军玩死了,如果他是装的,那也未免太彻底。”言奚笙显然不信。

言奚笙把嗑唠的这么死,容祁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容世子如果没事就请回吧,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再救屈平一次。”言奚笙没给容祁艰难往下唠的机会,下了逐客令。

容祁仍不甘心,“有没有可能,你好我好大家好?”

“只要你不好,我才能好。”言奚笙特别真诚答道

某祁暴走……

夜幕厚重,冷月如钩。

凤天歌自天衣阁回来后并没有直接入重华宫,而是等到子夜。

诚然现在的重华宫无人看守,亦很少有人会在这里经过,但凤天歌知道,重华宫内已被北冥渊设下机关暗器,目的自不必说。

殿顶攒尖背脊处,凤天歌悄然揭开瓦片,纵身落入殿内。

足尖落地,不掀浮沉。

再入重华宫,往事历历在目。

凤天歌一瞬间泪眼婆娑,又一瞬间目光坚定。

承载灭天之恨重生,眼泪当是她这一世最无用的东西。

因为清楚重华宫的布局跟每一件饰物的摆设,凤天歌快且精准避过大部分机关暗器。

‘咻—’

就在凤天歌欲至床尾暗格的刹那,一道黑线直逼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凤天歌顺势翻跃避过那柄速度极快的黑色小剑。

为避免小剑落地发出声音,凤天歌匐身过去接住剑身,将其托在手里。

就在这一刻,黑色小剑的剑身突然溢出千条丝丝缕缕的黑色雾线,将凤天歌左手萦绕其间。

毒!

凤天歌瞳孔骤缩,迅速将小剑置于床底。

暗格就在身边,凤天歌顾不得左手隐隐传来的麻木,迅速打开。

里面空空如也!

果然被人拿走了……

证实自己的猜测,凤天歌快速起身欲走时左手传来极痛。

是剧毒!

来不及细究,凤天歌抬手封住左臂穴道,运足内力依照来时步数回到原位,纵身跃起。

攒尖屋脊上,凤天歌险些跌落。

眼前视线开始模糊,剧痛已至整个左臂。

这一刻,凤天歌脑子里一片空白,去找温玉?

她只怕自己还没到四海商盟就已经躺尸在玄武大街上!

可除了温玉她还能找谁?

意识逐渐混乱,凤天歌凭着最后一丝残存理智奔向延禧殿……

房间里,容祁正在怀疑自己在楚国时韬光养晦的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如果他不是倒数第一,或许就不会被言奚笙注意,也不会在穆宸的耀眼光环下充当阴影这么多年。

一遍遍检讨跟反思之后,容祁得出的结论是。

为什么有病的是言奚笙,他却要在这里自我反省?

反省毛线!

‘砰!’

厅门传来动静,容祁微怔,“哪位?”

外面无人回应,只有房门时尔发出声音。

容祁蹙眉,“言奚笙?”

依旧无有应答!

无奈之下,容祁只得起身走出内室,至厅门处极不情愿打开两扇门板。

忽有人影朝其扑过来,容祁吓的差点儿没躲开!

凤天歌?

看清怀中人影,容祁心绪骤冷,眸色寒凉。

到底是谁,下这样重的手……

隔壁房间,屈平正在不遗余力给凤天歌解毒。

即便是这样,他依旧可以感受到来自容祁身上的磅礴杀意。

“你放心,她不会死。”且在容祁把凤天歌抱过来的时候屈平便将自己压箱底的宝贝拿了出来。

一来他对凤天歌印象极好,二来他自己都不想活了留着那些宝贝有什么用。

“若她死,本世子也就放心了。

”容祁声音凉蛰,目色如潭。

屈平知道容祁绝对没有开玩笑,就某人现在满身杀气而言,凤天歌若死只怕整个大齐都得陪葬。

有那么一刻,屈平忽然又有点儿不想把凤天歌救活了……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