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警告

第二百八十九章 警告

独孤柔思来想去,觉得柳萤虽不在密件上的指定位置,却一定还在济州。

毕竟已经在济州生活了十几年,如果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以柳嬷嬷那样的年纪莫说有家,就算没有也不可能轻易离开熟悉的地方。

且在独孤柔让墨画出宫与秦淳确定消息无误时,厅门传来动静。

主仆二人相视数秒,墨画立时转身走向内室房门,不想伸手一刻,房门却自外面推开。

凤天歌一身紫色凤裙,赫然出现在墨画面前。

“凤大姑娘?凤大姑娘怎么可以……”

“让开。”凤天歌神色冰冷中透着嫌恶,眼中寒意如霜,单是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气势,已让墨画胆颤。

翡翠方桌旁边,独孤柔知来者不善,“墨画,把奉天殿最好的茶拿出来,招待凤大姑娘。”

墨画亦知这种级别的人物非她所及,领命后退出内室。

房门阖起,独孤柔指向对面紫檀木椅,“凤大姑娘可是稀客,坐。”

重生伊始,凤天歌并不是第一次跟自己这个好妹妹打照面儿,但像现在这样登堂入室却是第一次。

她恨独孤柔吗?

恨!

就算没有后来奉天殿之变,独孤柔那碗堕子汤也足以让自己的孩子胎死腹中。

初为凤天歌,她没有实力没有根基,贸然出手未必会给独孤柔造成重创,稍有不慎便会让自己身陷其中。

即便是现在,如何强大自己仍被凤天歌摆在报仇血恨之前。

因为只有足够强大的自

己,才不必依靠运气。

当然,如果时机刚刚好则另当别论。

便如独孤瑾的死……

“奉天殿最好的茶,可是去年的雨前龙井?”凤天歌坐下来,微抬下颚,语气中透着嘲讽。

独孤柔美眸微闪,想是没料到凤天歌这样不客气。

虽说不客气,说的倒也是事实。

今年的雨前龙井内务府早已分发下来,并无奉天殿份额。

“早闻凤大姑娘搬进延禧殿,本宫原本还想着哪日过去探望……”

见凤天歌没有开口,独孤柔继续道,“之前本宫那个不争气的哥哥曾冒犯过凤大姑娘,只是人死如灯灭凤大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便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独孤柔对北冥渊绝望,自然不在乎北冥渊是不是会娶凤天歌。

她只希望在自己功成之前,越少竖敌越好。

“不会,我虽睚眦必报却也没有与死人计较的习惯,好在……”凤天歌深邃黑眸落在独孤柔身上,故意留了后半句。

感受到来自凤天歌眼中恶意,独孤柔心里颇有些不舒服。

好在什么?

好在作为独孤瑾的妹妹,她还活着?

虽然凤天歌是楚太后的孙女,可自己好歹也是太子侧妃,再不受待见身份还在!

“凤大姑娘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本宫禁得起。”独孤柔已经把话说到最卑微处,凤天歌现在这种态度显然无意交好。

你如何能安抚,一个故意挑衅的人!

“也没什么,天歌来只是想给独孤侧妃几句忠告。

凤天歌后背离开靠椅,身体前倾,双臂压在桌面,倾城容颜带着几分鄙夷跟轻视,“当年这皇宫里有独孤艳,宫外有独孤瑾,侧妃靠着他们倒也活的舒坦,现在呢,独孤艳被你们害死……”

“凤大姑娘说话小心!”

“哦,奸妃已死,那个白痴一样的独孤瑾在大牢里罪有应得,没了他们,侧妃活的很艰辛吧?”

“凤大姑娘到底想说什么?”自被叶芷惜推进碧池之后,独孤柔已经很久没动肝火了。

凤天歌挑眉,怜悯开口,“给侧妃指条明路,作为一个在宫里实属多余的人侧妃如果想长长久久的活下去,最好主动离宫。”

“你说什么?”独孤柔惊怒,美眸瞠如铜铃,“凤天歌,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知道啊,楚太后的亲外孙女,镇南侯府的嫡长女。”凤天歌毫不避讳把自己背后靠山挨个数了一遍。

世事就是这样,当年独孤柔还在她羽翼庇佑下活的风生水起的时候,银面却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拼命求得认可。

而今,刚好相反。

独孤柔身为太子侧妃,离宫只有一条路可走。

看破红尘,遁入宫门!

“凤大姑娘就这样看本宫不顺眼?”独孤柔怒视凤天歌,“在本宫之上有叶芷惜,你若真想成为太子妃,不该去找叶芷惜的麻烦么!”

独孤柔忍无可忍,索性把话敞开了说!

“我什么时候说要成为太子妃?谁稀罕!”凤天歌双眉皆挑,

眼中讥诮一览无遗。

独孤柔一时凌乱,所以凤天歌自己不想当太子妃,又不想她留在皇宫碍眼,为的什么?

没给独孤柔思考下去的机会,凤天歌站起身,“好自为知。”

起身一刻,凤天歌深深的,仿佛要将人洞穿的目光落下来,令独孤柔心弦猛的一抖!

这目光,竟有几分似曾相识!

她说的没错,凤天歌跟独孤艳其实是一样的人!

且在凤天歌离开奉天殿之后,墨画急忙跑进来,茶未沏。

“娘娘,凤天歌没伤着你吧?”整个皇城没有人不知道凤天歌是谁,即将代表齐国参加武盟,足以证明凤天歌的实力。

“为什么?”独孤柔惊魂未定般坐在桌边,美眸溢出复杂情愫,“凤天歌为什么会帮叶芷惜?她们在文府不是一向不和吗?”

墨画不解,“娘娘怎么知道她们……”

“味道!凤天歌进来时本宫没注意,但刚刚她离开时身上散出的香气正是永延宫那株瑶台玉凤的味道,整个皇宫只有一盆瑶台玉凤!”

“娘娘的意思是……凤天歌今日过来是替叶芷惜出头?可咱们对叶芷惜已经很忍让了,她还要怎样!”

“叶芷惜到底是准太子妃,她想对付本宫天经地义。”推己及人,独孤柔对叶芷惜朝自己出手一点也不奇怪。

倘若自己与叶芷惜交换位置,她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对了!”墨画恍然想到什么,颇为心急看向自家主子,“奴婢早上偶

然听到御膳房的嬷嬷说……叶芷惜好像正在查佟贵妃与文府酒室教习沈辞的陈年往事!”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