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拼命护住脸

第二百九十七章 拼命护住脸

男子非但长相出色,就七匹骏马先后排列的顺序而言,也显然是七人中的领导者。

骏马愈渐逼近,凤天歌正想撂下车帘时,男子突然看过来。

避闪不及,凤天歌大方迎向那道锋芒毕露的目光。

与此同时,来自男子身上的修为亦让凤天歌震惊。

毫不夸张说,男子内力之浑厚,与简沧冥不相上下。

蔺青川。

这三个字一瞬间浮现在凤天歌脑海里。

去年七国武盟赵国之所以拔得头筹,除了武盟地点在赵跟简沧冥几乎逆天的表现,蔺青川在四人战中的表现亦可圈可点。

所以眼前经过的七人,当是来自赵国参加七国武盟的学生。

“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要不我们跟过去瞧瞧啊!”

“看方向好像东郊……”

凤天歌落下侧帘,美眸微凛,去年还在给简沧冥打下手的蔺青川成长如此惊人!

这届武盟还没开始,就已经给她带来太多意外……

皇城西北那处富庶民宅里,媚娘看着满地碎片,七窍生烟。

要不是她武功还行,早跟这些古董瓷器一样,投胎的次数数都数不清。

就在苏狐再欲运内力灌注破影的时候,媚娘二话没说直接抛出白绸将破影缠飞过来握在手里。

“媚姨你干什么!”苏狐不解。

“我还想问问你在干什么!”媚娘好后悔,她竟然觉得公孙佩到现在还没教自家少主御剑是因为藏私,是以今晨在苏狐向她强烈表达出想要学御剑的时候

她还踌躇满志的答应了。

然而并不是,公孙佩当真是太了解自己这个新徒弟的秉性,叫苏狐静下心来慢慢感受周围空气的流动就好比让只猴子在挂满香蕉的树上保持冷静是一样的。

根本不可能!

她家这个连身上汗毛都无时无刻不在律动的少主根本一刻都静不下来,

“我在学御剑啊!”苏狐一本正经道。

“你不要学了。”媚娘表示,饶命吧。

苏狐难得坚持,“媚姨你不知道,那个简沧冥能御两柄飞剑,我不学打不过他!”

“简沧冥已经指定凤天歌,你根本不用打过他。”媚娘试图说服道。

“身为男人,我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冲头阵!”苏狐挺起胸脯,信誓旦旦。

媚娘忽然就有一些不解,“少主还说不喜欢凤天歌?”

“我没说不喜欢啊!我就是喜欢她!”苏狐理直气壮道。

媚娘闻声,倍感欣慰,“我们家的少主终于长大了,知道喜欢女人了……”

苏狐听着别扭,认真纠正,“我喜欢凤天歌不是因为她是女人。”

媚娘,“……”

“是因为她义气!是个值得用命去交的朋友!”苏狐这样说,也是这样想的。

媚娘茫然,这就是传说中超越性别的纯洁友谊?

“媚姨你还教不教我御飞剑了啊!”苏狐催促道。

“不教。”媚娘说话时走向墙边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件甲胄,“七国武盟的时候你把这件宝衣穿在身上,非但刀剑不入还能抵冲

内力。”

媚娘拿着甲衣走到苏狐面前,“还记得媚姨跟你说过,实在打不过的时候要怎么办吗?”

苏狐接过甲衣点头,“拼命护住脸!”

‘啪—’

媚娘气的一巴掌扇在苏狐头上,“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记住没!”

苏狐接过甲胄,“好痛!记住了记住了。”

隔天,苏狐便将这件天蚕宝衣,送给了凤天歌……

屈平跟裴卿联手这件事非但让顾紫嫣下了狠心,连带着北冥渊跟古云奕也变得十分紧张。

除了让古云奕去找裴卿摊牌,北冥渊再也顾不得颜面,让古云奕同时答应言奚笙之前提出的条件,除掉屈平。

此刻御医院,古云奕面对裴卿的待搭不理十分不满。

“邪医当真如冯棋所言,与屈平联手要救醒皇上?”古云奕站在药案前,寒声质问。

裴卿没抬头,因为很忙,“只能说尽力,未必救得醒。”

“裴卿!当初你对古某的承诺并非如此!”古云奕怒声低吼,当初裴卿明明答应他会让皇上不知不觉咽气,否则他何致于想方设法把眼前之人弄进皇宫。

裴卿手里配着药,无暇正视古云奕,“当初古大人承诺不会对屈平动手,言奚笙是怎么回事?”

“他只是楚国来齐使者,负责七国武盟之事!”古云奕强行洗白。

裴卿冷笑,“古大人当裴某是傻子么?”

“裴卿你不能这样!当初古某答应你会把屈平引出来,现在屈平就在你面前我便是

履行承诺,你可以违背承诺不作为,却不能跟屈平一起救醒皇上!”古云奕声音寒冽,带着几分警告。

裴卿终于有功夫抬头,“如果裴某一定如此呢?”

“你不会想知道皇权在你们这些江湖草莽面前,意味着什么。”古云奕声音愈寒,整个人处于原地爆炸状态。

“古大人也一定不会想知道在我们这些江湖草莽眼里,皇权意味着什么……”裴卿想了想,举个例子,“屈平毒死楚瑞王满门对裴某来说小事一桩,他能被抓到是他自己不想活。”

古云奕原地爆炸。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现在倒好,请神容易送神难不说,还把屈平引入室。

赔了夫人又折兵也就这样了!

“邪医最好听古某一句忠告,皇宫内庭之事盘根错节牵连甚广,邪医若因此事沾到什么因果循环,莫怪古某没事先提醒你。”古云奕咬牙,恨声转身。

古云奕只是说说,裴卿亦未将此话放在心上。

然而谁能想到只因救了齐景帝,裴卿跟屈平,乃至神医洛羽,圣医焦仲差点儿一起被人打包祭天……

古云奕心知不妙,自御医院出来之后直接离宫赶往东郊别苑。

他暂且想不到阻止裴卿的办法,但想让屈平死应该不难。

只是当古云奕赶到东郊别苑时,言奚笙并不在……

金翠楼,归梦阁。

丁丁端过糕点沏好茶之后,恭敬退离。

房门阖起,内室静寂无声。

直到现在,言奚笙都不敢

相信眼前一幕是真的。

他曾想过一万次与眼前女子重逢的场景,却没有一次想到会在这里。

没有重逢之喜悦,言奚笙脸上也终于没有了笑容……

-------------------

来来,探讨一下,像苏狐这样的男朋友,亲们要吗?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