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抱与被抱

第二百九十八章 抱与被抱

翡翠方桌对面,胭脂面容精致,眉如弯月,眼若星辰,繁复华丽的衣装并不能掩盖她骨子里的超尘脱俗。

在言奚笙眼里,胭脂还是那个胭脂,是他眼中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我……找了你好久。”

容祁说言奚笙喜欢胭脂,并不准确。

是爱。

言奚笙知道自己对眼前女子的感觉并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初见惊艳,之后便是长久的相思。

“难得胭脂离开大楚,还会有人挂念。”胭脂浅声细语,眉目皆柔。

言奚笙搭在膝上的手缓缓成拳,“三年前言某有到府上拜访姑娘,没想到那座府邸竟然换了主人……那时开始,言某便一直没有停止过寻找姑娘下落……”

言奚笙不是不知道大齐金翠楼有位花魁叫胭脂,而他当时直接划掉这种可能。

在他的认知里,彼胭脂不会,亦不可能是自己所认识的胭脂。

是他,过于自负了。

“胭脂感激言公子能有这份心意。”胭脂说话时,纤白玉指提壶,斟满言奚笙身前茶杯,“我以茶代酒,敬言公子一杯。”

见言奚笙并未伸手,胭脂唇角勾起笑意,浅淡抿唇,“还是言公子更喜欢喝酒……”

“为什么会来大齐?又为什么要到这里?”言奚笙抬起头,龙凤眼中溢出深深的疑惑,语气中甚至有几分责备的意味。

“不为什么,路而已。”胭脂容颜未变,云淡风轻。

“这世间可走之路何止千万,姑娘何必

……”

“言公子若觉得现时的胭脂不配与公子坐在一处,胭脂不强求。”

言奚笙噎喉,“没有,言某只是……只是……心疼姑娘。”

“然而我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胭脂搁下本欲举起的茶杯,“我从没后悔过自己现在的选择。”

“是容祁?”言奚笙突兀开口,眼底闪过一抹怨恨。

胭脂微怔。

“我知道你与容祁相识……”

什么千年老二,什么看第一不顺眼都特么是假的!

他时时刻刻找容祁麻烦,做梦都想给他挖坑的原因是嫉妒!

因为他知道,容祁与胭脂不止相识,亦相熟。

而胭脂在大楚消失的那一年,也刚好是容祁被独孤艳带到齐国的那一年。

“胭脂的确与容世子相识,但却不似言公子说的那般。”胭脂敷衍解释。

言奚笙自能听出敷衍之意,索性举杯,“言某感谢胭脂姑娘还记得我,能再见姑娘,言某之幸!”

胭脂浅笑,复又端起茶杯。

垂眸品茶的一刻,胭脂美眸扫过对面男子。

世子说过,古云奕已经接触过言奚笙,也就是说留给她争取的时间并不多。

这也是胭脂为什么没等凤天歌过来求她,便先将言奚笙约到金翠楼的原因。

“有件事,胭脂有个不情之请。”

胭脂没说,言奚笙却已经猜到几分。

“屈不平……就是屈平。”胭脂并没有拐弯抹角,直言道。

言奚笙握着茶杯的手微紧,并未开口。

“胭脂知道言公子此番赴皇

命而来,除了负责七国武盟事宜,便是来验证屈不平是否为屈平……”胭脂停顿少顷,“胭脂希望言公子可以高抬贵手。”

三年未见,见面之初便提出这种几乎可以称之为过分的请求,胭脂真的不是很有把握。

言奚笙沉默,指腹摩挲茶杯,心绪翻滚中夹杂着难以言说的委屈。

“为什么?”言奚笙明明知道,却偏要问出口。

“因为屈平救过胭脂。”胭脂亦明明知道言奚笙猜到原因,却依旧搪塞。

见言奚笙不语,胭脂歉意抿唇,“若胭脂请求叫言大人为难,便当我没说过。”

“我会考虑。”言奚笙并没有立时答应胭脂,因为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接下来的时间,言奚笙很少说话,但却整整喝完一壶茶方才离开……

归梦阁内,丁丁在将言奚笙送走之后回到房间。

“走了?”铜镜前,胭脂淡声问道。

丁丁行至近前,伸手替胭脂摘下发髻上的珠钗,“嗯,小姐,你说言奚笙会不会答应?”

“很难说。”胭脂不知言奚笙对自己用情有多深,便也猜不到自己的话在言奚笙心里能值多少分量。

“可奴婢觉着他一定会答应!”丁丁替胭脂解开发髻,长发如瀑散落在肩。

胭脂抿唇,“若如此,你觉得我该怎么让凤天歌谢我?”

“为什么要让凤天歌谢小姐,这事儿不是在帮容世子吗?”丁丁不解。

胭脂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眸色略深,“世子又

是在帮谁呢……”

“世子当然是在帮自己啊,毕竟屈平是世子举荐入齐宫的,出了事儿世子会很麻烦。”丁丁这样解释。

可当初,又是谁让她家世子举荐的屈平?

胭脂眸间闪过一丝落寞,轻声叹息……

镇南侯府,锦苑。

凤天歌手持斩风,今日再得公孙佩指点,她已对御剑有了更为清楚的领悟跟突破。

此刻斩风已然脱手,凤天歌闭目以感知操纵。

斩风肃鸣,于锦苑上空凌厉疾驰,速度之快使得残痕剑光连点成线,形成巨大光圈。

渐入佳境之际,凤天歌脑海里忽然想到容祁在延禧殿说的那句话。

言奚笙喜欢胭脂……

心绪骤乱,凤天歌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下去,收招之际忽听苑门处传来动静。

待她睁眼,惊出一身冷汗!

容祁同样一身冷汗!

如果他是温玉,躲过直奔他飞来的斩风轻而易举,可他现在是容祁,倘若躲过斩风某位大小姐还不得吓死啊!

就在容祁以为今晚必定血溅时,腰间忽的一紧。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只不过这一次被揽在怀里的,变成了容祁。

与昨夜感觉完全不同,被凤天歌保护要比保护凤天歌更让容祁激动,保护凤天歌说明他心里在乎,被保护则说明凤天歌心里在乎。

眼前女子如此不顾男女授受不亲将自己揽腰抱起,是有多不希望自己受伤!

身体亲密接触,容祁正妄想让凤天歌多‘飞’一会儿的时候,狠狠摔到

了地上。

“好痛!”容祁表示昨晚本世子把你放下来的时候多温柔啊!

相比之下,凤天歌明显有抛的动作在里面。

此刻凤天歌已然收起斩风,面色冷凝,“你怎么会来?”

-------------------

今天只更一章,亲们不要等了,五一节快乐,举盾逃走……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