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你不用感动

第二百九十九章 你不用感动

凤天歌居高临下,容祁则无比狼狈匍在地上,这种方位的对视让某世子很不开森。

敢不敢先扶我起来再问话?

许也是觉得不妥,凤天歌朝其伸手,容祁握住之后借势站起来,一双星星眼,“凤大姑娘刚刚冒险救我,本世子真是好感动。”

“你不用感动,把你杀了我还得偿命。”同样走向院中石凳,这次尾随跟在后面的却是容祁。

所以说身份不同,待遇真的差好多……

凤天歌将斩风搁到石台,清眸抬起,冷色如霜。

巧在凤天歌看过来时,容祁刚好也在看她。

四目相视间,彼此心境截然相反。

月光如银,落在凤天歌倾城容颜上仿佛散出淡淡的光晕,一瞬间的凝视让容祁心跳如鼓,含羞带怯。

对面,凤天歌就那么静静看着容祁,眼中冷色暗潮汹涌。

老娘等着呢,你倒是说话啊魂淡!

“咳……白天本世子说的话凤大姑娘可还记得?”容祁清了清嗓子,低声开口。

凤天歌摇头。

对于容祁这种舌头好似闲的长出青苔每每见到她都喋喋不休的人来说,他说的每一句话,凤天歌表示都不记得。

容祁后脑滴汗,所以姑娘你这一天天都在想什么?

“言奚笙喜欢胭脂,而胭脂答应本世子会说服言奚笙放屈平一马。”容祁继续白天话题,认真开口。

唯这句话,凤天歌记得。

“胭脂答应了?”凤天歌蹙眉。

容祁狠狠点头,“答应了!”

“为什么…

…”凤天歌并没有在问容祁,只是心中疑惑,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

“因为本世子也是楚国人啊!”容祁的意思是,本世子卖了面子。

接下来,凤天歌便不再说话了,理也不理容祁。

她坚信胭脂答应这件事绝非因为容祁,而她猜不透的是这件事到底是胭脂为了温玉答应下来,还是温玉让胭脂答应的。

后者几乎不可能,以温玉的身份地位品性及修养,断不会让自己女人去做这种事。

言奚笙非凡人,非用真心跟诚意不能打动……

而不管前者还是后者,她都欠胭脂的。

诚然说服屈平入宫的是温玉,可温玉又是为的谁。

“凤天歌?”容祁见凤天歌一副不理人的样子,在她面前晃了晃手。

不想下一秒,凤天歌陡然握起斩风剑,起身离开。

直至凤天歌身影消失在锦苑,容祁都没反应过来。

吓他一跳……

凤天歌离开之后,容祁直接回了四海商盟。

在他看来,凤天歌此刻必是赶去金翠楼,如凤天歌那般得到别人的善意断不会不声不响以授,所以她一定会去找胭脂。

然后依凤天歌的习惯,她自金翠楼出来也一定会到四海商盟与温玉打声招呼,诸如感恩感谢之类。

一切听起来那么顺利,然而容祁在入四海商盟二楼雅间的时候,看到了胭脂。

所以凤天歌注定会在金翠楼扑空,也应该不会再来找他了……

“世子看到胭脂,怎么还有一丝失望?”

见容祁走进来,胭脂优雅起身,身段窈窕。

容祁瞬间收敛眼中暗色,浅笑行至桌边落座,“怎么可能,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晚还会过来……”

之前一个时辰胭脂还差丁丁把消息送到四海商盟,说是她有找言奚笙挑明,还留下话说会在金翠楼等着凤天歌。

容祁就是得到消息,才会大半夜跑去锦苑的。

“言奚笙临走时说会考虑,且表明在他考虑的这段时间,希望胭脂不要见客。”桌上无茶,有酒,“这酒是胭脂自入金翠楼那一日亲手酿制,整三年,世子可愿意与胭脂共饮?”

“荣幸!”容祁笑言,“倘若三皇姐知道本世子能喝到你的桃花酿,必会嫉妒死。”

是了,胭脂在楚国时的身份乃楚国极为有名的酿酒师,于楚皇城里开了一间有名的酒坊。

堵在长颈青釉酒壶上的木塞被胭脂拔开的刹那,满室桃花香,入人肺腑,沁人心脾。

莫说容祁, 在楼下打盹儿就快睡着的温慈都跟着振奋起来。

“好香!”容祁赞叹。

这世间,能让胭脂会心一笑的,唯有眼前男子的称赞。

别人,她不在乎……

碧绿色的夜光杯被胭脂举到容祁面前,“世子请。”

容祁接过酒杯,置于鼻息轻嗅,“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

“只要世子想喝,随时都可以。”胭脂举杯,笑靥如花,“敬世子。”

“共饮。”容祁品酒之际,胭脂余光瞥向窗外。

该来

的人,终于来了……

四海商盟外,凤天歌未入便闻到一股醉人酒香。

前世今生都是文府酒室的学生,凤天歌配酒酿酒的造诣绝对不低,她只轻嗅便知此酒乃极品。

一楼,温慈见凤天歌走进来,立时上前,“凤大姑娘来找盟主?”

凤天歌点头,视线不由瞄向通往二楼的木梯。

以往这个时候温慈都会直接将凤天歌请上二楼,但此刻,温慈朝凤天歌歉意握拳,“凤大姑娘稍候,老奴先去问过盟主。”

凤天歌微怔,拦下温慈,“不方便?”

“也不是不方便,只是胭脂姑娘在。”温慈知道凤天歌不是外人,直言道。

心,陡然一沉,仿佛被人用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上面,呼吸微滞。

“也不是要紧的事,天歌改日再来。”

没等温慈开口,凤天歌已然转身迈出四海商盟的门槛。

看着那抹有几分仓皇的背影淡出视线,温慈莫名有种乌云压顶夜森森的错觉笼罩过来……

“咳……咳咳咳……”二楼雅间,容祁余光瞄到凤天歌的一刻险些喷酒。

真的,如果不是顾及对面坐着胭脂,他肯定不会硬憋着咽下去!

“世子怎么了?”胭脂佯装惊诧,狐疑开口。

没怎么,就是小心脏有点儿要爆炸。

就时间而言,现在的凤天歌应该才到金翠楼。

还是说她根本没想先去金翠楼,而是直接到四海商盟来找他?

“没事……”酒再香醇,也冲不散容祁心底无限蔓延的

悲伤。

他居然一条都没猜对!

胭脂没在金翠楼等凤天歌,凤天歌也根本没去金翠楼。

要命的是,凤天歌为什么又走了?

胭脂刚好在这里,她直接上来就不必再跑一趟金翠楼了不是么……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