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零八章 时间总是错

第三百零八章 时间总是错

容祁不傻,甚至比自己聪明。

言奚笙从来都相信,那个自入太学院第一天直到离开都没让别人抢走倒数第一宝座的容祁,才是他们那一届最有智慧的人。

容祁保屈平就是保齐景帝,而他净天跟在凤天歌身边的事实足以证明凤天歌身份不俗。

对于言奚笙来说,从他把国书撕毁那一刻开始,就只剩下一条路。

而他,并不后悔……

很快就要入住东郊别苑,凤天歌从四海商盟离开后直接入宫与楚太后告别。

且答应楚太后,武盟结束她便回来。

待她出来时,分明看到北冥渊就站在院中对面。

一袭玄色蟒袍,俊朗容颜宛如初见。

宛如,上一世初见。

同样一张脸,同样温和如春日暖阳,她却只觉心凉如水。

心冷,如锥。

看着凤天歌与北冥渊离开,内室里楚太后不由轻叹口气。

“太后放心,嫡小姐聪明着呢。”孙嬷嬷知道自家主子担心,遂安慰。

楚太后收回视线,笑了笑,“我家容祁便是他十个北冥渊也比不上。”

孙嬷嬷微怔,随后释然,“老奴看太后是真喜欢容世子,若要太后觉得容世子可靠,倒不如等武盟之后便将嫡小姐嫁过去,也省得您心里这般惦着。”

孙嬷嬷的话如醍醐灌顶,楚太后激动之余狠拍桌案,“好主意啊!”

“只是不知道嫡小姐愿不愿意。”孙嬷嬷犹豫道。

反倒是楚太后果决,“且不管歌儿愿不愿意,先把婚事订下

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跟了楚太后这么些年,孙嬷嬷最懂自家老主子的行事作派。

这是典型的先下手为强,不管行不行先把人给拴住,至于强扭的瓜到底甜不甜,都能商量。

“咳咳……”

听到楚太后咳嗽,孙嬷嬷正要上前却见楚太后提着壶,“沏些温茶过来,都凉了。”

孙嬷嬷没多想,接过茶杯领命退了出去。

直至孙嬷嬷的身影淡出视线,楚太后才敢把手摊开。

血,殷红。

心境没有起伏,楚太后重新握紧手掌,苍老面容缓缓转向窗口。

她的玥儿,在哪呢……

御花园内,北冥渊终于停在临湖的凉亭里。

风从湖面来,荡起湖水如粼,波光四溢。

“本太子听说再有两日你便要搬进东郊别苑?”北冥渊转身时眸色深了深,眼中迷茫一闪而逝。

他不必要来,可他忍不住。

“是。”凤天歌身姿绰约,气度从容迎向北冥渊双眼。

终于可以正面交锋,她很期待。

“武盟之事本太子有交代云奕,你若有事可去找他。”北冥渊浅声开口,“你会赢,是吗?”

“会。”凤天歌无比坚定回答。

北冥渊欣慰,“本太子等你入朝。”

凤天歌笑了,倾世容颜如沐春风。

北冥渊微怔,眼前凤天歌竟与初见时的独孤艳有几分相似。

不畏风雨,不惧人言,身为女子独孤艳能从先锋一步步走到天下兵马大元帅的位置,靠的就是这份胆识跟气魄。

“太子殿下

若无事,天歌告退。”

被凤天歌唤回神识,北冥渊微微点头,“本太子会去观战。”

凤天歌未语,拱手退离。

独自站在亭内,北冥渊转身面向碧湖,思绪沉浸过往。

独孤艳,或许本世子只是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你。

如果是现在的我,如果是当年的你,我们便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很久很久以后,当凤天歌以独孤艳之姿站在北冥渊面前时,他方懂得。

克星,真的不分早与迟……

离开皇宫,凤天歌还有一处要去,不想才踏进车厢便见容祁坐在里面。

喜欢容祁的话只是戏言,是以凤天歌见到容祁时并没有任何不该有的反应。

容祁则不同。

同样从四海商盟离开,容祁先回世子府从里到外换了一套最喜欢的月牙白长衫,头上玉冠多了一枚深海雪珠,腰间配了一把附庸风雅的折扇。

见凤天歌进来,容祁二话没说,直接摘下折扇。

‘唰—’

折扇展开,一朵葳蕤牡丹于容祁胸前绽放。

凤天歌侧目,“世子很热?”

正值春季,阳光虽足但也还没到打扇的季节。

“很热。”容祁端身之际,手里扇子晃的越发有模有样。

凤天歌缓身坐到对面,吩咐车外哑七,“去虎骑营。”

她想去见凤清。

见容祁没有下车之意,凤天歌也不强求,“胭脂姑娘那里,多谢世子引荐。”

“举手之劳,凤大姑娘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容祁手里动作未停,轻风拂面,墨黑

长发随风轻扬,平添几许风雅。

凤天歌表示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胭脂帮她冲的又不是容祁。

“那个……凤大姑娘想去军营?”容祁明知故问。

凤天歌点头,“世子如果不顺路……”

“顺路顺路!”容祁花半个时辰打扮成这样,万万不能中途下车。

凤天歌不再说话,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容祁不甘寂寞,一手摇着折扇,一手不时摸向头顶玉冠上的雪珠,“凤大姑娘到军营是想去找镇南侯?”

如果不是看在容祁这段时间帮她不少,凤天歌真想反问回去。

不然呢?

“嗯。”凤天歌淡淡道。

“本世子猜凤大姑娘一定是想去告诉镇南侯你即将住进东郊别苑的消息……”容祁其实也很尴尬,可他实在找不到别的什么话题。

平日里见到凤天歌大把的嗑儿现在也不知道都跑哪儿去了,说哪句话都有点儿词不达意的节奏。

凤天歌实在没忍住,“世子如果没有什么想说的,就不要说了。”

有啊!

他就想问问凤天歌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还有就是你到底喜欢本世子什么?

“本世子直到现在,还没有心仪之人。”容祁不太敢直接问出口,选择迂回了一下。

凤天歌侧目,脑子里瞬间想到归梦阁的事。

转念又觉得胭脂不会将自己之前说的话告诉容祁,毕竟她答应过。

“然后呢?”凤天歌兀自淡定下来。

“然后……我想有一个……”容祁自然不会把

胭脂卖出去,但楚太后这个就对不起了,“那日楚太后问本世子愿不愿意娶你,本世子不敢说不愿意,我说愿意了。”

“不、可、能。”凤天歌脑子里一片空白,精明如楚太后,会把自己许配给容祁?

“怎么不可能……”容祁着急,一急就热,一热就开始可劲儿扇扇子。

他这么可劲儿一扇,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尽管拳头攥的咯咯响,凤天歌也以为自己是能忍住的。

直到容祁头顶玉冠上那枚雪珠不知道是因为没黏紧,还是因为某世子颤抖的过于剧烈。

反正是掉下来了,且直接蹦到对面凤天歌额角的中心位置。

悲剧发生的时候,容祁眼睛里全是那枚雪珠!

价值千万……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