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零九章 歃血之义

第三百零九章 歃血之义

凤天歌这个不识货的啊!

就在容祁不顾一切想去捡那枚珠子的时候,凤天歌大迈一步冲过来,拳头直接抡到某位世子脸上。

黑拳罩面的痛,容祁根本感觉不到,他只看到凤天歌的脚,踩碎了他的雪珠。

那一刻的绝望才是致命的。

几拳之后,容祁哀嚎倒地。

凤天歌终究还是心软了,收拳安然坐回到原位,“下次再胡说,打断你腿。”

容祁悲愤欲绝,指着地上一摊雪色粉末,手指抖成织布机,“知道它值多少钱吗?”

凤天歌落目,皱眉,“什么东西?”

“千年雪珠!整个东海就一枚,价值连城!连城你知道什么意吗?大齐半壁江山就在刚刚被你踩成粉末!”容祁抑扬顿挫时整个面容都扭曲了。

诚然,这枚珠子未必会值大齐半壁江山但也绝对不菲。

容祁平日都是把它珍藏在暗格里,今日特意拿出来戴在头顶就一个意思,告诉凤天歌,他很有钱。

凤天歌不是喜欢借钱么,以后不用找温玉直接找他就可以!

谁知道,才半天功夫,他突然就变得不是那么有钱了。

凤天歌怔怔看着地上粉末,又看了看容祁,之后蹲下身靠过去,面无表情,“一颗破珠子你想讹我多少钱?”

讹?

你欠我多少银子你自己好好算一算!

“楚太后说的又不是本世子说的,你为什么打我?”容祁先把珠子放一放,幽怨看向凤天歌。

但见凤天歌脸色骤寒,拳头又一

次攥的咯咯响,容祁低下头,“算我没说。”

有那么一刻,容祁觉得凤天歌根本就是骗人的,她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否则动起手来莫说留情,恨不能直接把他送上奈何桥。

凤天歌没有起身,而是盯着容祁看了半晌。

彼时归梦阁她有告诉胭脂,容祁并不知道自己心意,她亦不打算让容祁知道。

亦不想,打扰到容祁的生活。

她给胭脂解释的理由是,前路凶险,我连自己能走到哪一步都不确定,又何必连累他人。

如此一想,她对容祁一惯的恶语相向拳打脚踢也就没那么违和了。

然而这句话,胭脂并没有告诉容祁。

也亏得某世子脑洞特别开,一番心理建设之后,这个理由被他自己悟到了。

你越是对我坏,越能证明情根已深。

“我永远,都不会嫁给你。”凤天歌实在不想让容祁有这种误会,凝视数秒之后,一本正经道。

“本世子可以等到永远之后。”

还是那句话,遇对了你,就别跑了吧!

然后,凤天歌直接爆了洪荒之力……

虎骑营,主营帐。

凤清看到女儿进来的时候并没有一丝惊讶,似乎早有预料。

“女儿拜见父亲。”凤天歌止步矮桌前,恭敬道。

凤清点头,之后吩咐李林退下。

此时营帐,并无外人。

“坐。”古铜色面庞透出几分肃凝,凤清眸色深沉,挺拔身姿被他端的凛凛生威。

这样的氛围将会有一段怎样的对话,凤天歌已经

猜的差不多,“女儿明日便会搬到东郊别苑。”

“什么时候开始的?”凤清抬头,浑厚的声音蕴着几分刻意压制的情愫。

“从普宁寺回来那一日。”凤天歌无比坚定迎上对面那双不可置信的眼睛。

凤清被这样的答案震的无以复加,竟无语。

“或许在外人看来,天歌浑浑噩噩十几年……”凤天歌停顿片刻,“可我从未,虚度光阴。”

凤清搭在矮桌上的手,有些颤抖。

“没想到……”凤清噎喉。

“我也没想到,堂堂兵马大元帅惨死之时,朝中竟无一人伸出援手,到底在文武百官心里,独孤艳算什么?”凤天歌淡然看向凤清,不是质问,是求证。

“是英雄,是我大齐支柱。”凤清不假思索道,“奈何事发突然,为父在与几位老将军得到消息的时候,鲜血已经染透奉天殿。”

凤天歌不语,给凤清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北冥渊有人证物证,事发皇宫,为父与几位老将军无力扭转乾坤。”凤清泪目,“前太子妃之死吾等痛心,便越发坚定不能让北冥渊登基称帝之信念……”

凤天歌相信凤清说的话,纵他是凤清,那种情况下怕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为父……可否问你一句,为何要与北冥渊作对?”

从当日虎骑营擂台,到举荐裴卿入宫,再到助卫子默救下卫子显。

这段时间凤清一直密切关注自己女儿的一举一动,他所能猜到的,只有

这样。

凤天歌沉默数息,目色愈渐坚定,透着寒凉,“因为女儿,正是银面。”

无法形容的震惊跟骇然让凤清整个身子都开始发抖,他见过银面!

那时虽只是远远一瞥,却是打从心里赞誉。

能被独孤艳收到麾下的人,何等英武!

历战百场,战功无数!

那个曾与天下兵马大元帅并肩的,竟是自己女儿?

是他的女儿!

凤清双拳紧攥,身子依旧颤抖不休。

太过强烈的震撼让他拼尽全力都没办法平静下来,“对不起……”

这一刻,对凤天歌的亏欠跟愧疚让凤清没办法抬起头。

为人父,他一败涂地。

“父亲想揭发女儿……”

“怎么可能!”凤清陡然抬头,泪目已湿,“为父余生,必以你为先。”

听到这样的承诺,凤天歌心底荡起一抹难以言喻的遗憾。

这样的话,银面再也听不到了……

“多谢。”凤天歌垂首,掩饰住眼底闪过的寂寥。

既知女儿便是银面,凤清便彻底明白凤天歌未来要走的,是怎样一条路。

“此番武盟,你可有信心?”即便是在凤清眼里,都觉得入朝为官是斗战北冥渊的最好途径。

而他,根本不可能说服凤天歌放弃仇恨,远离危险。

若是别人还好,作为银面,如何放弃!

“必胜。”凤天歌想过,万不得已她会考虑用一些不太光明的手段达到目的,好在参加武盟的新生里与她想法一致的,不要太多。

既然如此,这又何

尝不是另一种较量……

凤清点头,“他日入朝,为父愿携虎骑营,唯你马首是瞻。”

承诺太重,凤天歌起身,恭敬且郑重握拳,“银面替大元帅,谢过镇南侯。”

父女之情,歃血之义。

凤天歌忽然发现,她这一世似乎也并不是很孤单……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