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至高点

第三百一十七章 至高点

对容祁,苏狐一直都是有警觉性的。

是以此刻走到床边,苏狐整个人依旧保持随时攻击的状态,面目狰狞。

“离那么远呢!过来啊!”容祁有些不耐烦朝苏狐招手。

苏狐想了想,朝近一些。

容祁再招手,“想不想听!再近点儿!本世子还能吃了你咋?”

“近就近!敢动手我就……”

‘啪!’

距离刚刚好的时候,容祁闪身一记手刀下去,苏狐连正眼看向容祁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叩到床上,再没起来。

“说你傻你还不乐意,傻子还委屈呢!”容祁边将苏狐踹到地上,边拽了件长袍从某狐尸体……身体上迈过去,直接走出屋子。

知道凤天歌在炼化刚刚沈辞给她的补药,容祁便默默站在屋檐下感知周围动静。

凤天歌不是他这一生唯一想要守护的女子,却是第一个有机会守护到的女子。

所以,只要你在,我便在。

只要你说,只要我有……

半个时辰后,容祁也不知道在哪儿寻了个梯子,爬上屋顶。

起初看到容祁,凤天歌第一反应就是揭瓦,看到苏狐‘睡’的正香,方才舒了口气。

两个大男人,打架莫说摆个体面点儿的姿势,挠起来比女人都狠。

“你怎么还没睡?”

“明天就是武盟,本世子想上来看看你。”容祁撅腚爬到凤天歌身边,坐下来,“我担心你。”

说不紧张是假的,武盟是成败之关键,今晚就算没有容祁上来,她也睡不着

若在以往,容祁这么说话应该会被打。

但今晚,凤天歌只是想找个人陪她。

而她心里想的那个人,没来。

“多谢。”凤天歌不知道自己能跟容祁聊什么,此时此刻只要有这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就好,她便不觉得那么孤单。

月冷,星寒。

那些被她强压在心底的悲恸跟怨恨涌至心头,奉天殿血洗的场景已经不知多少次浮现眼前。

凤天歌随意搭在膝间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容祁余光扫过,有些心疼。

“忽然想到独孤艳。”容祁身体略朝后倾,双手搥在屋脊上,潋滟成波的眸子望向夜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凤天歌不禁扭头,眼波微动。

“你应该不知道本世子当年是怎么来到大齐的吧?”容祁侧过脸,微微一笑,月华之下容颜绝艳无双。

凤天歌没开口,没有人比她更知道了。

“当日独孤艳兵临城下,父皇想都没想就把本世子送了出去……”若他只是容祁,那时那刻当是他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我很难过。”

凤天歌微怔,为毛线她当时没有看出来。

“但本世子笑了,非常开心。”容祁转眸,看向凤天歌,“知道为什么吗?”

“很想知道。”凤天歌从未在眼前男子面前,如此虔诚过。

容祁深吁口气,“因为本世子离城之前跟母妃说过,你的祁儿怎么出去,就一定会怎么回去。”

凤天歌震住,是这样?

“所以本世子一定要笑,要让母

妃知道,他朝我归,必定荣归。”容祁没有告诉凤天歌,他从小到大几乎用生命力争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废物,为的就是那一日。

他需要一个可以回到齐国的理由,独孤艳兵临城下,便是他的机会。

那一日他答应郁妃必定荣归是真的,只是意义与凤天歌此时理解不同。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凤天歌一瞬间无比羞愧。

“所以你也该笑一笑,明日本世子等你荣归。”容祁突然扭回头,与凤天歌四目相视。

难以形容的情愫陡然上涌,就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击中心脏,骤然停跳。

清风明月,芳华在侧。

又是这样一句‘等你荣归’。

凤天歌一直以来对容祁的误解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他,其实也还好……

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心底深处荡起的那丝涟漪,凤天歌的身子已然靠向容祁。

看着在自己怀里昏睡过去的某位大小姐,容祁随手拽下长袍,覆过去。

之后干脆平躺下来,由着凤天歌匍在自己身上睡的舒服些,顺便催动内力给她温暖。

他上来只是想让凤天歌睡个好觉,因为他知道明日对凤天歌来说。

何等重要……

武盟正式开始。

卯时过,东郊五座别苑外赫然停着五辆马车。

马车皆以纯黑色精铁打造,车前驾有四匹汗血宝马,织锦车帘厚重又不失奢华。

车厢里很宽,沉香木的背板,中间摆着一张梨花木刷漆矮桌。

待五座别苑里参赛新生皆入车

厢,轮动,马车复起朝太学院方向浩浩荡荡而去。

今日太学院与以往不同,三百御林军配剑挺立于十二个须弥座左右,庄严威武之感顿升。

最先出现在太学院外的,是齐太子的马车。

北冥渊下车之后,左右御林军包括早就候在此处的封玄悉数跪地。

让人意外的是,北冥渊此番并没有带任何妃嫔,这不禁让人想到当日太学院的入学考试。

不过半年时间,独孤柔早已不复往日风光。

至于新晋的准太子妃为何没来,众人无从揣摩。

原本顾紫嫣的意思是想让北冥渊把叶芷惜带过来,被他拒绝了。

或许连北冥渊自己都不知道为何拒绝,他只是觉得,此届七国武盟当是大齐,亦是凤天歌的主场。

他不想让任何女人哪是自己的准太子妃,抢了本该属于凤天歌的风头。

北冥渊走进武院之后,楚太后的马车亦到。

孙嬷嬷搀着自家老主子走下马车,随即而入。

再然后是镇南侯凤清、武安侯秦淳,连素来深居简出的平辽侯君牧都出现在了武院。

武将中亦来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将军,紧接着是各部尚书,叶重、丁酉等人。

值得一提的,宋煜携了自己的夫人也就是秦洛衣一起过来。

总而言之一句话,但凡有资格的文臣武将,无一人缺席。

没有资格但有门道的也都进来了,只是不敢站在明面儿上。

观擂台上除了北冥渊与楚太后位于尊位,余下递次分

为三个竖列,各自坐着文臣,武将跟他国使者。

容祁与言奚笙一起坐在了使者那一竖列,虽没占到第一排但好在那一竖列只有四人,除了他跟言奚笙,就只剩下两位燕使坐在最前面。

而他们,占到了最高位。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