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败王剑

第三百一十八章 败王剑

一路走来,言奚笙能感觉到某位世子身上的气场不对。

素来舌头跟身体总有一个在躁动的某世子这一路竟然没有说话,此刻坐姿也甚是端直,简直不要太直。

“我昨晚夜观星象,你猜我观到什么了?”竖台上,言奚笙朝容祁身边靠了靠,低声开口。

容祁摇头。

“不想知道?”

‘阿嚏—’

言奚笙挑眉之际,容祁一个喷嚏打出来。

“本官竟然观到一男一女在屋顶上……”言奚笙私以为容祁故意打喷嚏是不想让他说下去。

如果是这样,那他就必然是要往下说的。

‘阿嚏—嚏—’

“你猜那一男一女在屋顶上做什么?”

‘阿嚏—嚏—嚏—嚏—嚏—’

言奚笙冷脸,“有没有完?”

“完了,你说。”容祁狠揉两下鼻翼,扭头时整个身子一并扭过来,昨晚睡落枕了。

言奚笙本能一怔,随后龙凤眼微微眯起,身子越发靠近,笑容里饱含深意,“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很难描述吗?本世子跟凤天歌在睡觉。”容祁特别不满意言奚笙把一件无比正常跟令人欢愉的事,用这种鬼鬼祟祟的方式描述出来。

至于刚才的喷嚏,容祁发誓他不是故意的。

染风寒了……

说到这里,容祁开始自我反省。

今晨他竟不知凤天歌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那件本应盖在凤天歌身上的外袍落在自己身上。

彼时他与凤天歌相拥,因有内力加持,

两个人都不会觉得冷。

是以当只剩下他自己且真睡过去之后,一件长袍根本不能御寒。

此时对面,言奚笙一脸懵逼。

这么难以启齿的事,容祁是如何做到理直气壮说出来的?

片刻,言奚笙笑意复起,“所以本官真的很佩服你,人家睡女人你也睡女人,人家睡的时候颠鸾倒凤,轮到你就只剩下睡觉了。”

那也比睡不着强!

容祁本来想这么回言奚笙,转念一想,做人委实不能太刻薄。

尤其武盟还没结束,屈平的事还没有最后敲定,眼前这位大爷还是很有用的。

见容祁没有反驳,言奚笙再欲开口之际,余光瞄到五国新生接连走进武院……

新生入场次序与他们所住的别苑顺序相同,先是简沧冥等楚国新生,紧接着是凤天歌他们,再然后是以蔺青川为代表的赵新生,直至百里晟跟岳雷等相继走到擂台前,参赛新生皆已到齐。

武院中央,三个正方形长宽各延伸五十米的擂台并列而立。

每个擂台相隔数米,擂台高数丈,周围并无绳索阻挡。

擂台旁边设有鼓台,旁边各站主事一人。

万众瞩目间,一位老者飘然而至,飞身落在中间那座擂台上时,全场哗然。

一袭白衣,仙风道骨,满头银发,不涴尘埃。

或许在那些不认识的人眼里,擂台上的老者只是一位长相慈祥的老人,衣着简洁,头发梳的没有一丝凌乱。

老者面容偏瘦,身姿挺拔,白须

鹤发于风中浅扬,给人几欲乘风之感。

淡眉之下,一双慈善的眼睛只是平和扫过,便能让人心生敬畏,不敢直视不敢亵渎,甚至会有顶礼膜拜的冲动。

而在那些认识的人眼里,眼前老者,是他们永远也攀不上的高峰。

如有例外,便是楚太后。

她与眼前老者,有足够的交情。

这位老者,叫孟臻。

太学院院令,亦是当朝帝师。

“七国武盟由来已久,至此届整一百六十届,吾齐有幸主办此届武盟,定会秉承公平公正之原则,为七国选出这一届新生中的可造之材。”

孟臻面容绝对平静,黑目深邃如星陨,声音浑厚如晨钟,在武院上空久久回荡,直击心房。

“武盟,开始。”

随着孟臻离开,封玄径直走到三十五位新生面前,

“各位听好,武盟前三场为一人战,各国只准出三位及以下新生参加,每国只许在擂台上对战三次,一柱香之后,各国参加一人战的新生到本教习这里抽取战次。”

接常理说,五国各出三人,三人对战三场,胜者出。

但实际上,每次武盟都有一对二,甚至一对三的情况出现。

就拿此届武盟来说,凤天歌接受简沧冥挑战的同时,亦被蔺青川挑战。

是以齐国虽只能派出两位新生,对战次数依旧是三次。

齐派出的另一位新生,为古若尘。

各国早有思量,所以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五国派出参加一人战的新生已然走向封玄

鉴于凤天歌之前应下简沧冥跟蔺青川,是以在不影响赛制的前提下,凤天歌没有参加抽签,定于两场,古若尘抽到的是燕国岳雷。

余下之人皆已这种方法抽签或约战。

最终五国选定参加三场一人战的人数为十一人,除了楚国正常出三人之外,其余四国皆为两人。

但其实不管各国出几人都是以十五人计算,战次为七场,有一人轮空。

轮空者直接获得一块浮生牌。

在场所有人,包括过往所有参加过武盟的新生,没有人对这样的赛制提出异议。

因为没有人能够否定运气二字,在胜负乃至于生死面前不可言说的重要性。

而此届武盟运气好的那一个,是步轻烟。

也就是说,武盟还没有开始,蜀国已然得到一块浮生牌。

至于七场战次的先后顺序,则由对战双方猜单双决定,胜者抽取。

这里面除了运气,封玄亦起了很大作用。

至少凤天歌的两场,分排在了第一日跟第三日。

鼓起,一人战正式开始。

有三组新生先后跳上擂台。

凤天歌与蔺青川在中间,两侧分别是楚蜀新生,燕赵新生。

擂鼓连响三下,骤停。

观擂台上,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凤天歌与蔺青川身上,连呼吸都变得异常小心。

擂台之上,凤天歌装束十分简单,白衣白靴,墨发干净利落盘在脑后,手握斩风,身姿卓越。

在她对面,蔺青川选了一件青色长衫,孑然而立时绑

着发髻的青色飘带微扬,与衣服的颜色十分相称。

蔺青川桀骜,目光中时时闪出的光芒总会给人锐利寒凉之感,便如他手中那柄败王剑,尚未出鞘,已现悲鸣。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