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二十章 凤凰浴火

第三百二十章 凤凰浴火

精钢细丝的速度快到极点,犹如无数条黑色光闪激射向擂台!

台上,凤天歌目色陡寒,召回斩风已是不及。

她甚至不能保证此刻若将小剑召回,又是否真能改变死局。

想解死局,唯有二字。

速度!

顷刻之念,凤天歌拼尽所能调起体内真气疯狂涌动,身体随着钢丝疾射的方向急速后退!

百年松木搭建的擂台不堪重负,片片断折,片片塌陷。

细碎木屑以惊人速度在凤天歌周围往上奔涌。

时间仿佛静止,观台上包括各国新生皆如石雕般一动不动。

容祁已经感觉不到心跳,一双眼带着从未有过的深幽颜色紧紧盯着擂台,指间银针被他几欲捏断。

楚太后甚至离座。

倏然!

凤天歌脚尖在触及擂台边缘的一刻重踏跃起,发出一声寒厉高喝!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擂台之上,凤天歌一袭白衣冲天而起,数百条精细钢丝迅速调转方向疾速追驰。

场面太过震撼,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几乎以同样的速度不断仰望。

高空之中,凤天歌已将内力提至极限。

众人所见,斩风已归!

就在这一刻,数百钢丝已呈包围之势,将凤天歌裹困在中间,狠戾激射。

生死瞬间,众人默。

整个武院静谧无声,落发可闻。

‘哗—’

一啸红尘惊!

刺目白焰在半空炸裂,数百钢丝遇白焰硬被绞成无数根柳叶长短的细丝,带着琉璃般颜色,纷扬坠落。

白焰之上,凤天歌单手负

剑,身姿绝艳。

多少震惊凝成痴迷,多少嫉妒变成仰慕。

这一刻,整个武院变成了凤天歌的主场。

足尖落于擂台之际,凤天歌居高临下看向左肩负伤的蔺青川,目光绝对平静。

所有人都知道,蔺青川违规。

落地便是输,然尔他在落地一刻却依旧没有收力,作最后一搏。

然尔谁又在乎?

鼓响,凤天歌胜出。

观台上,楚太后身形颤抖,激动落泪。

她的孙女,已经这样强了。

凤清亦如是,他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一刻定格,如何让玥儿知道他们的女儿,是巾帼英雄。

如果说整个观台上唯一有不同心境的,便是容祁。

以凤天歌这种野蛮成长的速度来看,不久的将来就算自己拿出真本事,只怕是打不过她了啊……

武盟第一日,三场一人战结束。

齐得一块浮生牌,燕得一块,蜀得两块。

按规矩,凤天歌自擂台下来之后便要归队修整,是以她并没有机会到观台上与楚太后跟凤清打招呼。

而对于整个武盟来说,一人战差不多属于热身阶段,是以无论在时间跟重视程度上,相较于四人战与最后试练并不一样。

但这并不妨碍所有人对一人战的热衷。

因为一人战中,出天才。

回程马车里,所有人都毫不吝啬表达出自己对凤天歌恭喜跟崇拜的心情,唯谢如萱只字未说,默默坐在角落里。

“今日岳雷有出战,他实力如何?”对于自己胜出,凤天歌只是

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武盟才刚刚开始。

古若尘要怎么说?

他自凤天歌跃上擂台之后,视线便没有移开过。

“三招就把赵国新生打下擂台,根本看不出实力。”古若尘旁边,君无殇正色开口。

车厢里一时沉默。

“三招你还没看出来实力?”凤天歌旁边,苏狐惊诧瞪向君无殇。

君无殇微怔,凤天歌跟古若尘几乎同时将希望的目光投向苏狐。

诚然苏狐从来没靠谱过,但他现在的语气分明就是看出什么了。

见众人目光皆落在自己身上,苏狐疑惑了,“这用看吗?只用三招就把人打下擂台,实力肯定很强啊!”

一瞬间,所有视线唰的从苏狐身上移开,皆无语。

凤天歌沉默之后扫过众人,“这种情况除了岳雷逆天,只有一种可能。”

“燕赵结盟,而赵许给燕的承诺,很有可能是助其得胜。”古若尘冷静分析。

“那为什么不可能是岳雷逆天?”苏狐不甘心。

没有人解释,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但凡解释苏狐总会还有下一个问题等着你,周而复始,无止无休。

真的,但凡没有夜倾池那样的本事,就不要在苏狐问为什么的时候接话,磨叽死你。

而此时,凤天歌相信除苏狐,车厢里所有人都该知道原因。

岳雷再逆天也不过是此届新生,而现在坐在车厢里的每一个人哪怕是在夜倾池手下都能过上三招。

岳雷跟夜倾池有可比性么?赵国新生明

显在让。

“如果让燕在一人战里得三块浮生牌……四人战若再胜,那我们就危险了?”项晏这样计算。

“明日与岳雷一战,我必再拿一块浮生牌。”古若尘坚定开口时,看了凤天歌一眼。

凤天歌心领神会。

他们现在除了担心燕赵结盟,最怕的,就是燕赵蜀结盟。

那才是要命的……

回到别苑,七人各自休息。

凤天歌这一场赢的并不轻松,回房之后直接运气调息,以备后日与简沧冥之战。

东郊,第一座别苑。

容祁下车之后看都没看言奚笙一眼,直接朝旁边别苑奔过去,却被言奚笙一把拉回来拖到自己房间。

容祁着急,他想确认一下凤天歌有没有受内伤。

“你家歌儿都赢了,你着什么急?”见容祁打从下车就没拿正眼看他,言奚笙特别不乐意,“再说楚今日失利,你就不想安慰一下本官?”

“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吗?”容祁扭回头,很认真来了一句反问。

言奚笙嘴角一抽,“作为楚国世子,你这样说话是不是不太好?”

“呵。”容祁暂时压下心底那份忧虑,端正身姿看向言奚笙,“明明可以让简沧冥以一敌三,派他一个出去至少能得两块浮生牌,你自己说你派了几个?”

“如果不是齐王施压,本官根本不会派简沧冥出去。”言奚笙似笑非笑迎上容祁颇有些嫌弃的目光,“不装傻了?”

“这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事好吧!”容祁

欲哭无泪。

言奚笙点头,“但也不是每个傻子都能从纸篓里被撕毁的国书,推算出本官的意图。”

容祁装傻,“什么意思?”

“今晨本官早早便在别苑门口站着,直至看到隔壁凤天歌上了马车方才走进车厢,知道我在等什么?”言奚笙挑眉。

“直至看到隔壁凤天歌上了马车方才走进车厢,你说你在等什么?”

容祁其实特别想跟言奚笙纠正一下,他只是学艺不精,脑子没问题。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