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现在的年轻人

第三百二十一章 现在的年轻人

言奚笙点头,他就是在等凤天歌。

而且他等到了。

“凤天歌在与本官对视那一秒表达了善意,这说明她已知本官拒绝北冥渊,故而才会微笑。”

言奚笙根本没给容祁反驳的机会,“你看到纸篓里被撕毁的国书,离开后第一时间告诉给凤天歌,说明这件事对凤天歌极为重要,而这件事对保皇派来说,亦十分重要……”

“往下说。”容祁不想反驳。

言奚笙眼底愈渐笑意,“凤天歌是保皇派的人,而从凤天歌初出茅庐至今容世子你便一直随行左右,恨不得以身相许,所以在这场大齐内讧中,你早就站了队。”

容祁坐的很稳,心里却在想如果真如言奚笙所猜,那也不该叫以身相许,那叫以身报国。

当然,作为楚国质子的容祁,言奚笙分析的大致对。

但作为四海商盟的温玉,分明就是他选的凤天歌,该以身相许的又是谁。

“你不傻,你一直都是咱们那届学生里最聪明的一个。”言奚笙停顿片刻,“为什么装傻?”

“本世子若不装傻,怕你们自惭形秽。”

见言奚笙那双龙凤眼死死盯着自己,容祁端了端身子,“我既无心帝王业,又何必无故树敌,自找麻烦。”

这样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装了十几年,没有委屈的时候吗?”

“身为皇子放弃帝业我都没觉得委屈,不过是倒数第一,有什么好委屈的。”容祁说的云淡风轻,内心深处

某个小矮人儿却蹲在那里号啕大哭。

世人总喜欢用年少轻狂,鲜衣怒马去形容那一段青葱岁月。

容祁表示不懂,他没经历过。

他无比低调的前半生呵……

言奚笙了然,“既然不想树敌,何以在齐站队?”

“好歹顶着世子的身份,总该为楚尽份心力。”容祁顿了片刻,“你的选择,很正确。”

“正确与否言之过早,不能回头倒是真的。”言奚笙慢慢靠在椅背上,“凤天歌能打败蔺青川本官很意外,但她应该不是简沧冥的对手。”

“外传蔺青川与简沧冥差不多吧?”容祁挑眉。

“是与去年武盟时的简沧冥差不多。”言奚笙纠正道,“我只知道,简沧冥可御剑飞。”

“凤天歌也可以。”容祁明显有些自豪的表情刺激到言奚笙了。

睡觉还只停留在睡觉的地步,这是有什么可自豪的事!

“不是剑飞,是他跟剑一起飞。”

容祁,“……”

皇宫,御书房。

龙案前,北冥渊自武院回来之后便一直保持提笔姿势,动都没动一下。

脑海里凤天歌于白焰之上风华万千的场景,如何也挥之不去。

直到古云奕来。

武盟已经开始,凤炎那边一切准备就绪,古云奕是来求药的。

“那人还没来。”北冥渊在古云奕声起时回神,垂目方见案上奏折有很大一处晕开的墨迹。

古云奕微怔,那人没来是什么意思?

北冥渊搁笔,舒了口气,“以今日之战绩,本太子

觉得晚些时候动手也无妨。”

“太子殿下是想……晚到什么时候?”古云奕试探着问道。

“四人战之后,且看战绩如何。”北冥渊掩住眼底情绪,抬头看向古云奕,“明日是古若尘与岳雷之战,本太子希望……”

“太子殿下放心,微臣与太子殿下一样,都希望此届武盟齐能胜出。”古云奕拱手,恭敬道。

北冥渊点头,“退吧。”

看出北冥渊情绪不高,古云奕未再多言,转身离开。

御书房内,北冥渊视线回落在那抹晕开的墨迹上,脑海里瞬间浮现的,竟是当年第一次看到独孤艳于万军之前挥出一剑斩擎天的画面。

今日之震撼,便如那日。

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那种感觉就像是,他迫切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是凤天歌!

是的,他想要抓住那个女人!

北冥渊陡然站起来,双目黝黑,充满占有。

一直以来,他都不否认自己曾被独孤艳吸引,而他与独孤艳之所以会走到无挽回的地步,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抓住那个女人。

而今的凤天歌与独孤艳何其相似,他忽然想要证明,只要付出足够的耐心跟手段,他一定会让凤天歌对他死心塌地。

他一定,要得到凤天歌……

天近暮色,玉兔东升。

镇南侯府的茗湘阁里,突然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打砸声。

凝秀畏缩站在角落,眼睁睁看着自家主子将她刚刚端上来的食盒狠狠甩在地上

,杯盘碟碗碎的满地都是,一片狼藉。

“小姐……”

“滚出去!”

凤雪瑶突然瞪过来的双眼赤红如荼,吓的凝秀狠噎了下喉咙,猫腰退出屋子。

房间里,打砸声仍在持续。

只要想到凤天歌今日在武盟上的表现,凤雪瑶就像疯了一样抓起木架上的古瓷,狠狠砸向地面。

原本以她的身份没有资格参加武盟,是唐思烟寻到一条捷径,可以从文府直接穿到武院一角。

彼时文府里好多新生,包括武院那些没被选中的新生,都有顺着那条路过去看热闹,她自然也不例外。

没人知道,当从蔺青川袖里射出来的精钢细丝就要穿透凤天歌身体的一刻,她兴奋的几乎无法自持。

凤天歌就该那样死!

然而谁能想到,凤天歌竟然能瞬间扭转败局,一招什么破剑法惊艳全场!

那一刻,听到周围新生赞叹跟呐喊的时候,凤雪瑶的心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痛且恨。

“该死的凤天歌!”凤雪瑶狠狠踩踏地上被她摔的粉碎的瓷器,怨毒低吼,“最该死的就是你,分明是个丑八怪,白痴、废物!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凤雪瑶的愤怒不仅来自凤天歌今日之表现,更多的是她终于意识到不知不觉中,凤天歌已经成长到她根本无法企及的高度。

莫说她想对付凤天歌,现在的她是否能仰望到凤天歌都是问题。

房间里,凤雪瑶拼命摔打所有她能够搬起来的东西,

却根本没有注意到,窗棂旁边站着一人。

月光很暗,房间里没有燃灯。

那人无声倚在窗边,静默看着凤雪瑶在屋子里发疯。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沉不住气……

-------------------

母亲节快乐~~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