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往死削

第三百二十五章 往死削

五国新生陆续回到东郊。

齐车厢内,七位新生斗志高昂,连续两场一人战让他们看到希望,甚至有了必胜的信念。

即便是一直坐在角落里的谢如萱,亦心潮起伏。

齐若胜出,她便有机会重振谢府。

马车戛然而止,停在东郊别苑。

且等凤天歌他们先后走出车厢,谢如萱最后一个走下来。

视线之内,她看到了凤雪瑶。

“走啊!”项晏回头见谢如萱没跟上来,催促道。

对于这个几乎排斥所有人,又被所有人排斥的同窗,项晏给予谢如萱最大的包容跟善意。

“你先走,我还有事。”谢如萱没有刻意回避自己走过去的方向,是以项晏余光扫到了站在角落里的凤雪瑶。

项晏对凤雪瑶这个人不算熟悉,只偶尔经过街头巷尾时能听到关于她的一些传言,先是跟独孤瑾纠缠不清,后来加上卫子轩,三个人一起纠缠不清。

好像有一次还听苏狐跟他念叨过,说是凤雪瑶的父母如何尖酸,如何刻薄。

上梁不正下梁歪,想来凤雪瑶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这样一想,项晏不禁又朝谢如萱走过去的方向瞄了两眼……

角落里,谢如萱惊讶看向凤雪瑶,“有事?”

“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凤雪瑶伸手拉谢如萱靠近自己,“听说古若尘又赢了一场一人战,武盟才刚开始,齐已经得了两块浮生牌,想来这次武盟齐必胜!”

谢如萱就是这样想的,脸色露出些

许笑意,“应该会胜,我会努力。”

面对谢如萱眼中那份坚定,凤雪瑶心下微凉。

她的计划,怕是不能让谢如萱知道了。

“我来是想求你一件事。”凤雪瑶说话时自袖兜里掏出一张十分普通的紫色信封,“你能不能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大姐?”

看到信封一刻,谢如萱犹豫。

“你别误会,这是祖母写给大姐的,应该是希望大姐能再接再厉,接下来能有更好的表现。”

凤雪瑶没说谎,此时此刻手里这封信,的确是她花了大把力气才说服镇南侯府里那位老夫人动的笔。

大概意思与她所言,如出一辙。

信封跟内容都没问题,问题在里面的信纸上。

“你为什么不直接交给她?”谢如萱有些为难,她与凤天歌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即便刚入别苑时凤天歌曾替她解过围。

其实对于别人的善意谢如萱都能记在心里,而她对凤天歌的执念便是自从与之交恶,自己失去所有。

“你也知道,大姐一向瞧不起我,我若叫她她未必会理……”凤雪瑶摆出一副委屈模样,“现在的我,好像也没什么资格叫她一声大姐,我不配……”

“你别这样说,我帮你交给她就是了。”谢如萱接过信封,“还有别的事吗?”

凤雪瑶感激般抬头,“没有了,谢谢你!”

“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种话。”谢如萱将信封搁到怀里,“没事我先回去了。”

“对了,你最好进去

之后就交给大姐……”雪凤瑶心里盘算着八个时辰的时间,嘱咐道。

谢如萱应下之后,转身回了别苑。

看着谢如萱的身影淡出视线,凤雪瑶眼中卑微尽褪,闪出幽寒冷光。

凤天歌!

待明日,我要亲眼看你,死的轰轰烈烈……

东郊第一座别苑,简沧冥居住的院落外面。

容祁左手握着一个黑色长颈瓷瓶靠在墙角,已经在那儿蹲了差不多两盏茶的功夫。

又两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当言奚笙找到容祁时,他正要动作!

“干什么?”言奚笙一个箭步冲过去,拉住容祁。

“弄傻了简沧冥!”容祁表示瓷瓶里装的是他花大把银票买来的特制毒药,待他把瓶子摔进去,不管谁嗅到瓶子里的气味儿都会变傻。

言奚笙认真思考一下这句话,当下手脚并用冲了过去。

先打胃,再蹬腰,膝撞下巴往死削!

一套连招打下来言奚笙气喘吁吁,容祁残了。

没别的,容祁硬支起残躯就想问问言奚笙,“你抽的什么风!”

说好的统一阵战线呢?说好的做朋友呢!

友谊的小船儿说翻就翻是几个意思?

在确定容祁已经没有力气拿起那个瓷瓶之后,言奚笙方才凑过去,“我这是救你啊!你知道简沧冥的师傅是谁么你就敢朝他下黑手?”

容祁还真没听说简沧冥师傅是谁,“谁?”

“我也不知道。”言奚笙说完这句话之后,容祁忽然拼着最后一口气冲了过去。

两柱香之

后,当容祁跟言奚笙挺尸一般躺在墙角的时候,简沧冥刚好从他们身边经过。

“天气真好!”容祁故意不看简沧冥,感慨道。

“阳光真足!”言奚笙亦作感慨。

简沧冥也根本没有看他们,径直而过……

鉴于步轻烟在一人战中轮空直接得到一块浮生牌,蜀现在拥有浮生牌的数量为三块处于领先位置,明日之战齐若能赢,则与蜀一致。

房间里,百里晟看着摆在桌上的三块浮生牌,目色窅黑。

他不明白古若尘跟凤天歌何以会毫无回旋余地拒绝他的要求,即便明日凤天歌胜,接下来的四人战倘若无人照应,他们就算要赢也会付出很大代价。

实力过度消耗的结果,只会让他们在最后试练中惨败。

运气好些,他们或许能得到加赛的机会。

但以往届实例来看,但凡加赛,东道国必输。

因为加赛赛制是由除东道国的另外六国商议得出。

门声响,百里晟还没开口步轻烟已然迈步进来。

“师兄,我要参加四人战!”步轻烟气鼓鼓走到百里晟面前,咬牙切齿的样子依旧十分可爱。

百里晟摇头,“之前我答应让你参加一人战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

百里晟不提还好,提起这事儿步轻烟脸颊气的胀红,狠狠跺脚,“你肯定知道无殇哥哥不参加一人战,才许我参加的对不对!”

百里晟避重就轻,“你答应只要让你参加一人战,便决不参加四人战。”

“师兄,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帮帮无殇哥哥呢!”步轻烟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但现在她反悔了。

“因为他不肯娶你。”百里晟很希望自己的小师妹能嫁给喜欢的男人。

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个男人不想娶。

“我不在乎!”步轻烟坚定开口。

“摄政王在乎,我在乎!”

百里晟告诉步轻烟,如果君无殇不答应,蜀还真没有帮齐的理由。

毕竟以浮生牌的数量来看,蜀绝对有机会胜出……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