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等你跃境

第三百二十六章 等你跃境

别苑里,谢如萱回来之后并没有直接去找凤天歌,而是在自己房间坐很久。

好像自交恶以来,除了打架她从未主动找过凤天歌。

然,她答应了凤雪瑶。

思虑良久,谢如萱起身握起桌上信封,走出房间。

两人寝居相隔的距离不是很远,这一路谢如萱走的极慢,行至拱门处又是一番犹豫。

恰巧,凤天歌从房里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谢如萱想逃!

“有事?”凤天歌既是看到,便不会视而不见。

背对凤天歌,谢如萱狠吸口气,继而转身迎过去,“这是雪瑶托我给你的家书。”

看着被递到眼前的信封,凤天歌挑眉,“既是家书,凤雪瑶为何不亲手交给我?”

“她进不来。”谢如萱断不会说出是因为凤雪瑶自卑的话,理直气壮道。

凤天歌无意去接,“这里我说了算,有什么话叫她进来当面说。”

“这不是她写的,是你祖母写给你的!”见凤天歌侧身欲走,谢如萱情急拦下来,再次把信封举过去。

见谢如萱坚持,凤天歌犹豫片刻接在手里。

她不会告诉谢如萱,即便是府上那位老夫人写的,她也无意去看。

她只是,想给谢如萱这个面子。

“你不……看看吗?”谢如萱莫名想起彼时凤雪瑶的一句话,下意识问道。

因为凤雪瑶说过,她担心大姐会直接把信扔了。

凤天歌盯了谢如萱两眼,果断扯开信封将里面信纸抽出来,扫过。

的确是府上老

夫人笔迹,寥寥数字写的极不情愿。

“现在可以跟凤雪瑶交差了?”凤天歌抬起头,面色平和。

谢如萱脸色一瞬间胀红,“我没有……”

“无妨,还有事吗?”凤天歌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谢如萱,是因为她在谢如萱身上看到了信义。

轻仇者寡恩,轻义者寡情。

诚然凤雪瑶有问题,但这并不妨碍谢如萱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这样的人若能交其心,他朝必定会成为最忠诚且值得信赖的朋友。

“没有。”谢如萱强压住想要反驳的话,转身。

却在行过数步后转回身,“明日,我希望你能赢。”

“我会尽力。”凤天歌朝着谢如萱,微微一笑。

此间情愫纵无一笑泯恩仇之意,却也让谢如萱心里荡起一丝波澜。

拱门处,苏狐与谢如萱擦肩而过,“她来做什么?”

对谢如萱,苏狐印象不好。

严格来说,但凡对凤天歌有敌意的人他都不喜欢。

“送信。”凤天歌折起信纸,淡声道。

“什么信?谁写的,写的什么?”苏狐手欠想要拽过来看,凤天歌却抢先一步将信纸塞回到信封里,“我刚好想去找你。”

“好巧,我也正好有事找你!”苏狐惊喜看向凤天歌,“我们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凤天歌嘴角略有些抽,如果算是,她希望以后这种心有灵犀最好少一点。

“我听说昨晚你到古若尘房间里教了他一招绝技,千万别让我猜到,你是来教我那

招绝技的。”凤天歌看向苏狐,笑容里多了些无奈。

“我就是来教你绝技的,但不是教他那招!”苏狐告诉凤天歌,他教古若尘那招叫拼命护住脸,而他想教凤天歌的绝技则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对于苏狐的绝技,凤天歌表示记在心里了。

而她找苏狐的目的,是希望苏狐能暂时搬回到自己房间,明日对战简沧冥,她需要好好休息。

苏狐懵逼,“我怕蛇……”

“我找了人陪你。”凤天歌一本正经道。

原本极不情愿的苏狐在得知那人是容祁时,欣然同意。

自己屋檐下,他想怎么为所欲为就怎么为所欲为,不是么!

奈何这一晚,苏狐‘睡’的特别早,容祁则独自在凤天歌屋顶上坐了整晚。

不管是容祁,还是凤天歌自己都觉得今晚会跃境,然尔并没有……

武盟第三日,一人战只剩下最后一场。

凤天歌对简沧冥。

此战无关胜负,却是整个武盟最引人瞩目的一战。

简沧冥在去年武盟的突出表现,加之凤天歌与蔺青川之战展现出来的实力,使得此战甚至比接下来的四人战跟试练,更让人兴奋跟期待。

除了昨日没有出现的楚太后如时坐在观台,观台上甚至多了一些文府教习,酒室的沈辞跟琴室的澹台曦等。

容祁跟言奚笙依旧坐在原来位置,“说说吧,昨天你为什么不让本世子朝简沧冥下手?”

“闻味儿就能傻,如果本官不小心

闻到怎么办?”言奚笙如实回答。

容祁,“……我没告诉你那玩意隔数米就会失效,根本飘不到墙外吗?”

“你说了吗……”

风静,云止。

擂台上,凤天歌与简沧冥相对而立,衣袂飘飞,无风自动。

一股肃杀之气无声弥漫在两人周围,全场静。

鼓声响。

“请。”

“请。”

凤天歌白衣如雪,横斩风于胸前,英气迫人。

简沧冥同样横起灰色大剑,面容依旧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在与凤天歌对礼时,简沧冥微微躬身,表现出了十足的尊重跟谦让。

风骤寒!

简沧冥起式强劲,灰色大剑笔直刺出一刻,剑身与空气剧烈摩擦发出嗤嗤声响。

愈近愈响,如雷霆咆哮!

我靠!

观台上,容祁陡然起身。

与之一并站起来的还有众多文臣武将,刚刚看着还挺谦虚的简沧冥,打起来不要太玩命。

起式恨不能拼出七成内力也是没谁了。

暴戾气息扑面而至,凤天歌急速后退,手腕翻转间,无数银白光弧不断自斩风划出与强横剑气接连碰撞,发出爆响。

简沧冥剑式已尽,凤天歌止身一刻,后足贴于擂台边缘。

握着斩风的手,微颤。

偏偏是这一刻,凤天歌身体里忽然有了异样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内腑之中有一股强劲内力横冲直撞,急剧膨胀!

要跃境了?

竟然会在这个时候!

凤天歌欲哭无泪,在内力已是不敌的前提下还要分出半数内力压制跃境,这场擂

台还有再打的必要么?

就在凤天歌进退两难之际,简沧冥突然收剑。

“我等你。”

一语闭,全场皆惊……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