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留下你的命

第三百三十八章 留下你的命

四人战第一日,齐燕胜。

也就是说,明日对战双方,便是齐燕。

五国新生皆回东郊,君无殇下车时,看到了自己的祖父。

苑门处,凤天歌一把拉住想要去蜀别苑的苏狐,“你要干什么?”

“去找步轻烟!”苏狐十分认真开口。

见凤天歌没有松手的意思,苏狐转身凑到凤天歌身边,“你没发现问题吗?”

凤天歌挑眉。

“你没发现步轻烟在擂台上有让着我们吗?”苏狐一脸惊讶看向凤天歌,“你竟然没发现?”

凤天歌,“……然后呢?”

“步轻烟在擂台上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我想谢谢她。”鉴于初见时印象不错,苏狐觉得自己有必要表达一下谢意。

凤天歌恍然,彼时下擂台的时候苏狐并没看到那一幕。

“最好不要去。”凤天歌摇头。

苏狐犹豫,“如果我们谁都不过去谢一谢的话,最后一场试练我怕她会坚持不下去……”

“坚持什么?”

“坚持让着我们啊!”

苏狐拉着凤天歌的胳膊朝角落里凑了凑,“燕赵同流合污已成定局,楚国除了简沧冥都是白吃干饭的,如果我们能争取到蜀,最后一场试练就会有很大机会可以胜出。”

凤天歌抬头,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惊诧目光看向苏狐,内心震撼,无以复加。

苏狐动脑这种事,听起来就很可怕!

“没懂?那我再给你解释一遍!”

就在苏狐想要重复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亲疏关系时,凤

天歌直接把话岔过去,“你跟炎漠对招的时候,用了几成力?”

“七成。”

苏狐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孩纸,当你把话题岔过去的时候,也就岔过去了……

别苑对面,君牧看着眼前从小疼到大的孙儿,叹了口气。

“蜀摄政王步翼亲笔书信跟我解释当年那场仗的始末,与他无关。”君牧淡声开口,一向锐利的目光变得慈祥,充满疼惜。

“孙儿知道。”君无殇点头。

“如果你对步轻烟有意,倒也是桩美事。”

君牧知道自己孙儿有心结,其父君悦也就是自己的长子,当年与蜀对战中被蜀将枪挑当场陨命,其母得到消息后自缢殉情。

那时的君无殇,才六岁。

十五岁那年,君无殇突然留下一封书信离家出走。

君牧派人找了他半个月,最后得那位蜀将来信方知,他去报仇了。

奈何他年少气盛,一招之差,没能手刃那位蜀将反尔被人家给五花大绑送回齐国。

而那位蜀将在半年前,已逝。

人死万事消,君无殇从此没再提报仇之事。

也是那一次,他无意中救了独自跑出来游玩却遇到贼匪的步轻烟。

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步轻烟第一眼便喜欢上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之后每年都会随蜀使者来几次大齐,每次都要到平辽侯府拜访。

但每次,君无殇都避而不见。

此刻听到君牧有赞同之意,君无殇抬头,“孙儿无意。”

“当真无意?”君牧是武将,

便知身为武将胜败乃常,生死无常。

沙场点兵数十载,看惯了血流成河尸骸遍野,他有丧子之痛,却无法仇恨那位蜀将。

是以,他对步轻烟并无偏见。

“当真无意。”君无殇正色开口,“孙儿知她心意,却不想因为一时心软做出于人于已都足够悔恨一生的决定。”

君无殇知道何为爱,正因为知道他才不愿踏入情爱之门。

当年母亲义无反顾追随父亲而去,太过刻骨铭心。

他怕自己,背负不起。

“如此也罢,四人战,你表现的很好。”

君牧所指并非最后一式,能承起混天阵的人已是不凡。

他能看出自己孙儿内力虽不比古若尘等人,但因所修内功心法不同,加以时日必有大成……

四人战凤天歌等人首战告捷,楚太后甚是欣慰。

入宫后,楚太后没回延禧殿,而是转去御医院。

途经裴卿屈平所在的房间,她要见的人,是周歧。

御医院安排给周歧的房间很特别,足有普通厢房两个大,贯穿南北的长形药案为翡翠玉石打磨。

房间里没有床,整个背墙罗列着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药匣,占据满墙。

听冯棋说,这里有半数草药都是周歧自备。

楚太后进来时,周歧正坐在药案后面,搥着药杵。

知道来者是谁,周歧搁下玉石药罐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个礼,“草民拜见楚太后,楚太后身体好像不是很好?”

“老毛病。”楚太后由着孙嬷嬷搀扶,坐

到周歧对面。

周歧随之落座,重新拿起药杵,一下一下。

“听顾皇后说你是颍川名医,哀家倒不知幽幽无直路,歧生尽逍遥的半逍遥周歧,何时成了颍川人。”楚太后直揭周歧身份,冷冷开口。

周歧搥着药杵的手有些缓慢,“太后怎么知道是我?”

“师兄知道的事,哀家自然知道。”楚太后肃声抿唇。

周歧微微点头,“所以孟帝师不能阻止的事,太后想阻止我?”

“那些个闲事哀家管不了,只问你为何伤吾孙女!”楚太后动怒,目露寒意。

周歧停下手里药杵,深凹眼眶里那双漆黑双目迎向楚太后,“太后不知?”

“哀家若知,便不会过来问你!”

“太后的孙女在武盟上表现过于突出,有些人看不过去而已。”周歧动作复起,药杵搥的一下一下,“不过太后放心,周某既已答应孟帝师不会伤害他在乎的人,便不会再对凤大姑娘出手。”

楚太后余怒未消,“这是你说的话,倘若再有下次,哀家倒也没把你这个所谓的半逍遥,放在眼里!”

见楚太后起身,周歧亦跟着起身,“恭送太后。”

楚太后冷哼一声,离开厢房。

背转身形一刻,周歧目光骤然阴暗,微微悬起的心稳落下来。

还好你不知,否则……

走出房门,离开御医院,楚太后突然停在由天青色鹅卵石铺砌的甬道上。

孙嬷嬷不解,下意识看向自家主子时大惊,“太后你…

…”

“无碍。”楚太后抬手,狠狠抹净眼角泪痕,如鹰隼般的眸子迸射凛冽寒意。

你既敢来,我便无论如何,都要把你的命。

留下……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