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爱一个人

第三百三十九章 爱一个人

东郊,别苑。

百里晟端饭进来的时候,步轻烟正趴在桌边低泣。

听到脚步声,步轻烟赶忙抹泪,坐起身时饭菜已至眼前。

“师兄……”眼睛肿成核桃一样,她不敢抬头。

百里晟就知道是这样,“要哭就哭个痛快,哭完之后吃饭!”

原本都已经有点儿要憋回去的眼泪瞬间急涌,步轻烟再也控制不住,呜咽出声。

这不是步轻烟第一次因为君无殇哭,之前几次来齐君无殇避而不见,自家这个傻妹妹躲起来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百里晟终是心软,“他对你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还不死心吗?”

“可我喜欢无殇哥哥,怎么办?”步轻烟边抹泪边看向百里晟,哭的样子都这么可爱百里晟真不明白君无殇是不是瞎。

“喜欢一个人,就真的一定要在一起吗?”

百里晟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步轻烟不由怔住,“喜欢一个人不就是想要天天和他在一起吗?”

“是吗?”百里晟之所以有这样的反问,是因为他一直都有不同的答案。

喜欢一个人,或者说爱一个人当真不必非要在一起。

在他看来,只要那个人过的幸福,哪怕那份幸福与他无关,他也幸福。

能相守,哪怕是在静静的角落,默默相守,亦幸福。

但现在,他不幸福。

因为他一直守护的人,不幸福。

“我不知道……”步轻烟低下头,不停抹泪,不停落泪。

“你再哭师兄就得划船出去了,吃饭

吧。”百里晟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对,即便是对他也不想说出来。

因为这样,很苦。

“哦。”步轻烟边哭,边拿起汤匙朝嘴里塞饭,塞了几口之后抬起头,“师兄,我想无殇哥哥能赢。”

“他已经赢了。”提起君无殇,百里晟立时变脸。

步轻烟连忙摇头,“不是四人战,是最后一场试练,我想齐能获胜。”

“你也只能想想。”百里晟冷哼,“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一败涂地,悔不当初!”

“不行!”步轻烟突然搁下汤匙,腾的起身,“师兄你不能这样做!”

看着眼睛里还滚着泪珠儿的步轻烟,百里晟当真无语。

“如果你不帮无殇哥哥,我就不吃饭,饿死了……饿死了也省得这么伤心……呜呜……”步轻烟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掉下来,整个身体因为哭泣都在颤抖。

“你若再不吃饭,我便真的不会考虑要不要帮齐。”百里晟不会帮齐,他能忍怒做到不与燕赵结盟已算人至义尽。

“我吃我吃!”步轻烟当即坐下来,重新握起汤匙。

我爱之人,不爱我,爱我之人我不爱。

正因为有这样的遗憾,才会有亘古不变的痴恋……

与燕四人战在即,凤天歌晚膳后将古若尘跟君无殇还有苏狐叫到房间,确定明日所选阵法为九宫阵。

此阵爆发力极强,而凤天歌选用此阵主要是针对岳雷。

之前一人战里燕除岳雷外虽只有一

位新生登场,但从那位新生的武技来看,修炼时必是偏向锻体术。

由此不难猜出,燕此番派过来的余下六位新生皆是为了配合岳雷,所以他们明日所选阵法必定以力量为主。

而夜倾池传授给他们的几种阵法里,唯九宫阵力量最强。

“岳雷在一人战里被燕使喝止,被迫认输,想来明日他必会针对你。”凤天歌分析利弊之后,看向古若尘,“所以明日我想由你主控生门。”

“为什么?”苏狐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听明白。

说真的,阵法这种事他真的不是很懂。

“生门对生门是九宫阵的规矩,而燕既然已岳雷为重心,明日他们不管选中什么阵法,生门都会交给岳雷。”

凤天歌视线回落到古若尘身上,“届时你只要稍稍以言语讥讽他便会自乱阵脚,那种人,经不起半点嘲笑。”

古若尘点头,“我会尽力。”

夜深雾重,星隐成霜。

又一日。

武院观台上无一人缺席。

最前面的尊位,楚太后居右,北冥渊则在其旁边位置。

相比楚太后,北冥渊表现出来的期待跟兴奋溢于言表。

自一人战开始到现在四人战第二轮,凤天歌给他带来的惊喜跟震撼一浪高过一浪。

越是这样,那种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征服欲望就愈渐强烈。

他,要这个女人臣服!

鼓响。

擂台上,凤天歌四人已摆出阵位,对面岳雷亦是。

就在岳雷想要挥出鸳鸯钺刹那,苏狐开口了,“等

等!”

众人一怔。

“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这认输的事儿谁喊作准啊?”苏狐无比真诚看向斜对面的岳雷。

如此一嗓子,立时勾起岳雷之前所有不好回忆,“你说什么!”

“他说这一次,认输两个字若再由燕使喊出来,你服也不服。”古若尘感谢苏狐,否则以他本人的修养跟气度,很难无端说出这种开场白。

“你找死!”岳雷怒。

擂台开始颤抖,岳雷挥出鸳鸯钺直冲入阵!

身后三人亦是!

正如凤天歌所料,岳雷在阵中摆出的阵法,的确是最具爆发力的虎韬阵。

虎韬阵之刚猛,一入阵便让凤天歌等人感觉到擂台上木板不堪重负般急剧颤抖,甚至出现数道裂缝!

“是幻象!”凤天歌低喝时,一对铁槌狠砸过来。

与大多数参赛新生不同,燕国新生的武器多为极有重量的双槌双斧,即便有一人用剑,也是重剑。

斩风被铁槌夹击,发出刺耳轰鸣。

凤天歌虎口微痛,未及反应脚下猛然凸起,刹那拱出数人高的一座山峰!

“换阵,休门断!”凤天歌猛然抽剑后退,与古若尘等人先后变换方位。

九宫阵属天罡,阵式转换刹那,无数金色小剑犹如星雨自上空坠落,与正往上拱起的山峰疯狂撞击。

山体开始出现裂痕,破碎轰塌声瞬间充斥耳膜,山崩地裂之感顿升。

“再起!”岳雷怒吼之际,鸳鸯钺竟勾绞住了古若尘的青虹剑!

若依虎韬阵

变换,岳雷本该弃剑调转方向,而他也是这么想的。

“故伎重演?岳雷你终究敌不过我!”古若尘音落之际故意卖了个破绽,给他希望!

“认输就快点儿喊!你不喊古若尘就不知道,不知道很有可能下重手,一不小心打死你活该了啊—”

昨晚苏狐关于阵剑什么的虽然没听懂,但要激怒岳雷这句话,他记住了……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