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瞎成这样

第三百六十五章 瞎成这样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曾经那么温和的古若尘说起话来竟然尖苛到让他无言以对。

果然是被凤天歌带坏了。

“你就这么有信心,入朝之后不会被本官玩死?”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也不用再拐弯抹角,古云奕索性直言。

没错,他就是挑衅来的!

“你有什么资格?”古若尘神色漠然,鄙夷开口。

古云奕欲怒,却被古若尘抢占先机,“论官职你不过是区区兵部侍郎,我有爵位在身,无官有职,而且比你大了不知多少!论靠山,你有太子……”

“你有什么!”古云奕愤而低喝。

“我有吾皇。”古若尘双手高抬,于头顶握拳。

古云奕怔了片刻,满目嘲讽,“你在开玩笑吗?”

“你觉得本侯在跟你开玩笑?古云奕你心里在想什么?”古若尘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这样刻薄。

古云奕又一次哑口无言。

他要怎么回答,你的吾皇就要死了?

见其无话可说,古若尘唤来管家,“送客。”

古云奕冷哼,拂袖欲走时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珍菱是你杀死的?”

有些话,即便说的不那么明了,也足以让人明白它背后包含的意义。

承认,便是承认曹株的死是他所为。

不承认,他凭什么不敢承认!

“是她自己蠢。”古云奕留下这句凉薄如斯的话,迈步走出厅门。

视线之内,那抹背影一瞬间变得冰冷无温。

是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蠢,付出代价

……

武盟结束的第二日,百里晟带着步轻烟拜访平辽侯。

百里晟带了很重的礼,君牧没有回绝,而是让管家备了份回礼。

二人本无话,可百里晟为了给步轻烟争取多一些时间,便与君牧谈天说地。

君牧知百里晟意图,便也陪着他闲话家常。

后宅,一处僻静院落。

步轻烟将君无殇堵在屋里,正要进去却被君无殇阻在外面,“步姑娘止步,有什么话,无殇与你出去说。”

君无殇很在乎女子名节,又或者他并不想与步轻烟牵扯太多。

所以即便步轻烟不在乎,君无殇却没有让她迈进自己房间。

不止这一次,步轻烟往昔每次来都是这么被君无殇截在外面的。

“我偏要进来!”

只是这一次,步轻烟却未如往昔一般那样听话。

依旧是一袭紫色纱裙,羽纱间隐约可见的紫色流苏随其脚步不断摇曳。

眼见步轻烟赌气进来,君无殇只轻叹口气。

“无殇哥哥,你就这么讨厌我?”前日武盟,如果不是她冲破穴道挡在自己师兄面前,君无殇根本不可能那么快抽身。

且在君无殇离开时她大喊一声,会在东郊别苑等他。

结果等了一天两夜,君无殇却根本没有出现。

“郡主言重,无殇从未讨厌过郡主。”君无殇端直而坐,目色平静中透着掩饰不住的疏离。

“那你为什么……”

“但也从来没有喜欢过。”君无殇只轻轻的,补充一句。

一瞬间心痛,步轻烟

本能想要走过去的脚步,停滞下来。

眼泪,毫无预兆。

知道步轻烟在哭,君无殇却无任何劝慰之词,只静默坐在那里。

越是无情之人,越是情重,越是多情之人,越是凉薄。

君无殇很清楚自己此生都不会沾染世间情爱,便也从未对任何女子表现出任何暧昧跟过分关怀。

“为什么……是我哪里不好?如果是我可以改!”步轻烟泪如雨下,她想坚强想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脆弱。

可她做不到!

步轻烟突然跑到君无殇面前,泪如雨落,“无殇哥哥,可是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开始喜欢你!我喜欢了你七年!”

君无殇不知道该怎么跟步轻烟解释,喜欢或是爱,当是双方所为。

而他,没有喜欢过谁。

“对不起。”君无殇无从解释。

“我不要你对不起,我要你爱我!呜呜……”步轻烟放弃最后一丝尊严,突然扑到君无殇怀里,哭的撕心裂肺。

君无殇想伸手将她推开,只是双手抬起的一刻,又有些,不忍心。

无关情爱,只是觉得可怜,亦可悲。

步轻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之后默默从君无殇的怀里退出去,低着头,用手指绞动衣角,“你不喜欢我……是因为心里有了别的女人吗?你是不是喜欢凤天歌?”

君无殇摇头,“我对凤天歌的感情,与对古若尘没有不同。”

“真的?”步轻烟抹泪,莹光闪闪的眸子紧盯向眼前男子。

无殇点头,“我没有喜欢的女人。”

就在君无殇以为步轻烟会彻底放弃的时候,她却突然笑了。

“那我就还有机会!只要你不喜欢别的女人,我就有机会!”步轻烟破涕为笑的举动吓到君无殇了。

这是什么思维?

“我的意思是,我不可能……”

“我不管!我步轻烟这辈子非你不嫁,如果这辈子只能坚持一件事,那么嫁给你就是我这辈子唯一坚持的事!”步轻烟鼓着小脸儿,异常坚定在君无殇面前发下誓言。

或许在有些人心里,誓言是逝言。

但在另一些人心里,誓言便是一辈子的承诺。

步轻烟是后者,而她如何又知,这一时的踌躇满志换来的,竟是长达一生的等待跟思念。

君无殇这一生都没有喜欢的女子。

步轻烟亦履行承诺,等了他一辈子。

次日,蜀新生离开大齐皇城,步轻烟亦开始了她无比漫长的等待……

早朝结束后,言奚笙以楚国使者的身份拜见北冥渊。

御书房内,古云奕为其引荐,言奚笙恭敬施礼。

北冥渊赐座后多看了言奚笙几眼,“言使没事吧?”

言奚笙恭敬抬手,浅笑时腹诽。

瞎成这样你是怎么当太子的?

“没事,不小心撞门框上了。”言奚笙一本正经道。

北冥渊亦在腹诽,若不撞个百十来回,应该撞不成这种猪头的效果。

见北冥渊没再开口,同坐在侧的古云奕打破僵局,“言使此番拜见,是想就屈平一事与

太子殿下商议。”

有古云奕起头儿,言奚笙方才弯起那双之前也算是倾华潋滟的龙凤眼,“武盟这段时间,本使派人查过,屈不平的确就是屈平,只要太子殿下一句话,言某自当竭尽全力将他绑回楚国,哪怕是就地正法。”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