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苏狐长大了

第三百六十六章 苏狐长大了

北冥渊对言奚笙之前国书一事耿耿于怀,是以现在即便言奚笙表现出迎合之意,他却并不热衷。

“屈平一事倘若言使为难,倒也不用强求。”北冥渊音色冷淡。

除了容祁那个杀千刀的,言奚笙还从没在谁面前吃过亏。

“既然太子殿下胸有成竹,本使不好横加干涉,而今武盟结束,简沧冥在本使策动下与赵为敌助齐得胜这件事,本使是绝对不会向太子殿下邀功的,当然,想来赵王看在容皇贵妃的面子,也不会太过为难我楚。”

简简单单的一段话,言奚笙却将邀功跟威胁无比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堪称绝妙。

古云奕暗忖,楚国水土养出来的,也并非都是容祁那种货色。

北冥渊亦明白言奚笙言外之意。

赵欲与楚结盟,楚却将善意抛向齐国。

也就是说,楚不是没有选择,只看齐如何选择。

北冥渊暗自摒弃心中不悦,脸上渐露笑意,“武盟一事,言使好意本太子记在心里,至于屈平还是屈不平现在也不是很重要,言使既来,我们不妨聊一聊结盟之事。”

言奚笙心底冷笑,就这般城府跟智商,如何斗得过凤天歌……

跟她背后那个大变态!

是的,在与某世子对打两次而他主要负责挨打之后,言奚笙已经不怎么想提起那个名字了。

“只要太子殿下肯在冶炼跟商路上与我楚多行方便,本使即代表吾皇表达愿永世交好之诚意。”言奚笙拱手,

恭敬道。

“冶炼之事由古爱卿与言使商议,本太子亦会循序渐进放宽齐楚之间商贸往来,这都不是问题。”北冥渊如何不知言奚笙有几分空手套白狼的意思。

但他现在只能先将楚国拉拢到手,以防赵国拿楚国当枪使向齐国发难。

未登基之前,万勿有战。

言奚笙又一番感念,之后被李诚瑞送出御书房。

待其离开,古云奕随即起身行至龙案前,“冶炼之事……”

“随便拿些冶炼的方子唬弄一下也就是了。”北冥渊扫了眼言奚笙离开的方向,“先稳住他再说。”

古云奕了然,视线之内看到一份奏折。

“是……”

“宋煜的奏折,想叫项晏到兵部任职。”北冥渊将奏折递给古云奕,“本太子对项晏无甚印象,他与宋煜有来往?”

古云奕摇头,“应该没有……”

北冥渊挺身靠在椅背上,深吁口气,“此番武盟得胜,参加武盟的七人皆为国之栋梁,宋煜也算是先下手为强,他既递上折子,本太子便将项晏许给他也罢。”

古云奕不在乎项晏,“太子殿下想好余下六人去向了?”

“还没有。”北冥渊脑海里,一瞬间浮现出凤天歌于擂台上的飒爽英姿,“本太子只想好了凤天歌的去处。”

“哪里?”古云奕心弦微紧。

“虎骑营,从二品,副将。”

北冥渊的话如一记重锤落在古云奕头顶,“虎骑营?从二品?副将?”

三个词,每一个他都不能

理解!

凤清乃虎骑营主将,把凤天歌调过去岂不是如鱼得水?

从二品,副将。

自古从太学院出来的新生,不乏有比凤天歌还优秀的学生,起步却没有一个比凤天歌高!

即便是当年的独孤艳,也不过是从参将做起。

“太子殿下何以……有这样的决定?”古云奕强忍震惊,狐疑问道。

“本太子迟早要让凤天歌取代凤清的位置,包括他的爵位。”北冥渊目色深暗,重声开口。

毋庸置疑,在北冥渊心里已然将凤天歌当成他的人。

如果不是守着君臣之礼,古云奕都特么想吼一句。

谁给你的自信?

现在的凤天歌跟当年的独孤艳有什么不同?

你从不曾真正驾驭过独孤艳,又如何能肯定驾驭得了凤天歌?

这种迷之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太子殿下,英明。”古云奕强忍心底愤懑,不动声色道。

见北冥渊挥手,古云奕恭敬退离。

御书房内,独自坐在龙椅上的北冥渊忽然有些期待。

征服凤天歌的过程,一定会很有趣。

而此时,离开御书房的古云奕,直接去了奉天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然将那里当成了慰藉心灵的一处秘地……

苏狐醒了。

一口酒醉三天。

事实证明,药没问题。

有问题的是媚娘。

床榻上,苏狐掀起被子的瞬间又将被子拽回来紧紧裹在身上,一脸惊恐看着正坐在床尾的媚娘。

“媚姨你干了什么!”

“扒光了看你有没有

受伤,怎么了?”媚娘一脸无害瞅过去,顺便将衣服抛给苏狐。

苏狐脸红,越来越红,“媚姨你……你不知羞啊你!”

媚娘愕然,万般不解,“我也不是第一次扒你衣服,你矫情什么!”

“我矫情?媚姨你上次扒我衣服是我五岁的时候……现在我长大啦!长大啦!”苏狐嗷嗷直叫。

媚娘瞄了眼苏狐,意味深长点点头,“嗯,是长大了。”

“媚姨……我还小……媚姨你这样是要遭雷劈的!”苏狐死死裹住锦被,一脸天怒人怨看向媚娘。

老娘,揍死你—

一顿调教之后,苏狐老实了。

“好在没受伤,否则我的银子就白花了。”媚娘边甩玉腕边走向桌边,留下鼻青脸肿的苏狐在床上很受伤。

苏狐表示,我现在伤的还轻么!

“武盟之后你势必要入朝为官,想没想好怎么拒绝?”媚娘坐到桌边,清眸落向苏狐时,惹的某狐身子一抖。

“没想好。”苏狐老老实实摇头。

“现在想。”媚娘冷声道。

“为什么不能入朝为官,我想去,凤天歌去哪我就去哪!”苏狐不是没想好,是根本就没想。

“圣域少主想方设法入齐为官,如果被有心之人知道定会大作文章,主公不想找麻烦。”媚娘解释道。

“那我不是圣域少主不就行了,一会儿我就写封信,跟老东西恩断义绝。”苏狐觉得这要不 算事儿啊。

媚娘呵呵了。

你若不是圣域少主,死八百回了

有木有!

打死都没人拦着有木有!

没良心的小畜牲!

见媚娘欲走,苏狐‘哎哎’两声。

没别的,他就想问问自己这衣服到底谁扒的。

“管家经的手!你媚姨我这辈子就只想扒一个男人的裤子,扒一辈子都没扒下来。”

媚娘很少讲话这么糙,也很少这么直白的,吐露心声……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