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辱骂小皇子

第三百七十三章 辱骂小皇子

相比之下,凤天歌伤感,很是伤感。

当看到鸾凤镯的那一刻,她脑海里闪现的,竟然是一张金色面具。

是温玉。

虽然只是一念,却让她很清楚的知道,容祁并非良人。

“天歌今日入宫去见北冥渊,听他的意思,会将我指派到虎骑营为副将,谢如萱为参将。”凤天歌恭敬落座,谦谨抿唇。

容祁愣住,“他哪里来的自信?”

“他的确自信,才会觉得终有一日能将我收入麾下。”凤天歌思来想去,只有这一种可能。

容祁略带嘲讽语气,“独孤艳的死,让他长了不少自信呵。”

“还有一件事……”凤天歌想说,却犹豫。

接下来的事她不知道眼前男子是不是有兴趣听,而她又当不当讲。

“凤大姑娘不妨直言。”容祁鼓励道。

凤天歌深吸口气,“今日延禧殿,皇祖母将我与容世子叫到一起,分别传给我们一对鸾凤玉镯……”

凤天歌告诉自己,她只是想听听温玉的意见,只是这样。

“楚太后是希望你们大婚?”容祁明知故问。

凤天歌点头,“皇祖母的确有这样的想法,而且……希望可以尽快。”

“很好。”既然知道楚太后将不久于人世,容祁自然想要完成楚太后的愿望,加上私心,他不知道除了这两个字,还能说什么。

很好么……

很好呵。

然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凤天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告辞。”凤天歌起身,没给容祁反应的

机会,径直走出二楼雅间。

容祁懵,片刻后叫出雷伊。

他就想问问雷伊看出什么没有。

雷伊点头,凤天歌一看就不是很想嫁的样子。

“你怎么看出来的捏?”容祁挑眉看向雷伊。

雷伊忽然想到自己刚刚戳过双目,回答道,“用心。”

“滚回去挖心。”容祁无比淡定开口。

待雷伊遁离,容祁思来想去不放心,索性直接跟了出去……

这一夜,叶芷惜在梅院外等到天明,沈辞硬是没见。

泪已干,唯有满腔怒火如地狱深渊滚滚岩浆,奔腾急涌,将她所剩无几的理智灼烧殆尽。

她恨极,次日回宫第一件事便是到皇后顾紫嫣面前揭发沈辞行为不端,品行不正,与已逝佟贵妃私通更与酒室新生凤天歌苟且!

一石激起千层浪。

叶芷惜彻底疯魔。

有时候我们会说爱情可怕,其实可怕的不是爱情本身,而是遇到爱情的人。

越是执拗的人,求而不得就越想摧毁。

叶芷惜揭发之事非同小可,顾紫嫣随即召来三宫六院的妃嫔,一起求见楚太后。

希望楚太后可以主审此事。

按道理,此事涉及后宫妃嫔,当由手持凤印的顾紫嫣主审。

顾紫嫣却以当年事发时她还不是皇后,且揭发之人乃太子妃,自己不便参审为由,推给楚太后。

楚太后听罢,欣然接受。

与顾紫嫣同行的许多妃嫔心里都清楚,她无非是想把自己摘出去而已。

要说不便参审,被揭发的凤天歌

还是楚太后的亲孙女,楚太后怎么就方便主审?

“太后,既是芷惜揭发沈辞跟凤天歌……我们何不宣他们二人晋见?”延禧殿内,顾紫嫣见楚太后听罢前因后果默不作声,下意识提醒。

主位上,微阖双目的楚太后缓掀眼皮,“不然你审?”

“儿臣不是这个意思……”顾紫嫣退后时朝厅中叶芷惜使了眼色。

叶芷惜很清楚顾紫嫣在这件事上的占位,当即上前跪在楚太后面前,“太后明鉴,芷惜所言句句属实,有人证物证,佟兮非但与沈辞私通,连那夭折的小皇子都是孽种!”

“孙嬷嬷。”楚太后视线落在叶芷惜身上,“过去掌嘴。”

延禧殿内,众人惊。

叶芷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为什么?太后……”

没由着叶芷惜把话说完,孙嬷嬷巴掌已然落下来。

‘啪、啪、啪……’

不多不少,整十下。

“你想知道为什么,哀家告诉你,案子未定之前,佟兮仍是宫中贵妃,她所怀子嗣,仍是大齐皇嗣,你连名带姓直指佟兮又辱骂我大齐皇子当为死罪,念你初犯,这十巴掌且让你长长记性。”

叶芷惜出师不利,被告还没见着面,她这原告已经挨了打,旁观妃嫔心里大概也都有了一定。

“既是皇后相信哀家,把这件事交到哀家手里,我便勉为其难应下,倘若有确凿证据证明佟兮与沈辞有染,哀家自会将佟兮贬罚为民且迁出皇陵,若天

歌真做了有辱门风之事,哀家也定不轻饶,至于沈辞,若坐实,他也免不了一死。”

听到死,叶芷惜心底闪过一抹快意,脸上的痛瞬时变得不那么清晰。

“此事哀家明日会详细盘查,你们都退了吧。”楚太后挥袖,众妃嫔鱼贯而出。

待众人离开,楚太后挺直的身体松懈下来,胸口微滞。

殿门处,孙嬷嬷将门板闭阖转身一刻急步过来,“太后您这身子……”

“不碍事。”楚太后调整数息,“去查查叶芷惜,看看她到底什么动机。”

“是。”孙嬷嬷扶起楚太后,“老奴要不要把这事儿告诉给嫡小姐?”

“这会儿天歌怕是已经知道了。”楚太后由着孙嬷嬷搀扶,走进内室,“不管是谁掀起的风,既是刮到哀家这儿,便也止在哀家这儿。”

楚太后庆幸,能在最后的时光里替孙女避避风雨,也好……

凤天歌的确知道了,知道的途径很是奇葩。

苏狐告诉她的。

地点在谢府。

“你居然跟沈辞有一腿?沈辞多老了啊!你跟他还不如跟我呢!”苏狐见到凤天歌的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然后就被某歌一巴掌抽成陀螺。

床榻上,谢如萱虽然还不能坐起来,伤势却在好转。

这会儿听到苏狐开口,本能惊坐时胸口骤痛,“呃……”

“你也信他!”凤天歌急忙过去扶躺谢如萱。

“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是去文府传懿旨的公公说的!”苏狐紧接着将现下

文府里人尽皆知的传言如实重复一遍。

到最后,苏狐长叹口气,“难怪那晚沈辞送我们酒喝,爱屋及乌啊!”

凤天歌一副任风雨来袭我自岿然不动的表情看向苏狐,“你过来。”

傻狐最爱凤天歌了,叫过去就一定要过去啊!

说真的,面对这么傻的狐狸,凤天歌还真下不去手……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