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二章 自戳双目

第三百七十二章 自戳双目

见凤天歌回来,容祁急忙上前,“那老东西没动你吧?”

凤天歌摇头,美眸落在容祁那双清可见底的眼睛里,什么都没看到。

四目相视,容祁脸色略红,越来越红。

“你这样看着本世子,本世子会不好意思的……”

“我就这样看着你,依旧看不透……”

凤天歌不确定自己刚才是不是幻觉,但若是幻觉,怎么会有这样的幻觉?

“什么?”容祁听到了,却佯装没听清。

“你眼眶没事吧?”凤天歌摒弃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淡声开口。

之前她之所以把容祁按在地上五次,主要是想把容祁手腕上的方扁玉镯撸下来,可惜无果。

“有事。”容祁重重点头,“都青了你看!”

眼见容祁凑过来,凤天歌瞅准时机就要抢镯子。

容祁能让她抢去?

但见容祁回手护住玉镯,凤天歌也是无语,“那是皇祖母传下来的玉镯,意义非凡,你若不想现在还给我……”

“本世子以后也不可能还给你。”

“你说真的?”

“是啊,肯定呢!”

“……”

为免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容祁给打死,凤天歌选择暴走。

这一次,容祁特别识相没有追上去,而是在凤天歌离开之后,转回药室……

皇宫,永延宫。

武盟的结果让叶芷惜很失望,即便得胜七人中有自己的妹妹她依旧开心不起来。

贵妃椅前,采薇小心翼翼将斟满雨前龙井的茶杯端给自家主子。

“凤天歌去了御书房?”

叶芷惜接过茶杯,浅声问道。

采薇点头,“先是去的御书房,后又到了御医院,这会儿已经离宫。”

“武盟得胜,他们七人不久便会入朝封官……”茶杯置于唇边,叶芷惜却是犹豫,“去安排,我要出宫。”

“小姐是要去?”采薇试探开口。

“我想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叶芷惜握着茶杯的手愈紧,眸色骤然一深。

只要沈辞答应,她愿不计名利不计后果与沈辞一起离开皇城。

若不答应,那便拼个鱼死网破。

我不幸福,就万万见不得你幸福……

距离凤天歌离宫不消一个时辰,御医院便将那封书信连同能够证明书信有毒的证据派人送到刑部。

丁酉得到书信之后亲自走了趟镇南侯府。

但在此之前,他叫何师爷故意将自己欲抓捕凤雪瑶跟老夫人的消息透露出去。

是以当他乘轿抵达侯府的时候,凤炎跟古云奕皆在。

即便有确凿的证据和理由,丁酉亦卖给古云奕面子,没有将老夫人跟凤雪瑶带去天牢暂押。

这一趟,丁酉算是白走了。

回到刑部,何师爷百思不解。

自他跟在丁酉身边至今,还从未见自家大人如此‘宽容’过。

“大人……想站队了?”书房里,何师爷忍不住问道。

丁酉手执书卷,略抬头,“站什么队?”

何师爷转身走向房门,打开又闭阖,之后谨慎回到桌案前,“大人莫不是想站到太子麾下?”

丁酉挑眉,“

何以见得?”

“否则大人为什么要卖给古云奕面子,他官职不比大人,但却是太子殿下身边红人。”何师爷对朝中局势看的通透,方才有这番猜想。

丁酉冷笑,“独孤艳在世,太子全盛时期本官尚且没有站队,这会儿太子频频受挫,本官却要站队?”

如此,何师爷越发不明白了,“那大人为什么要给古云奕面子?”

“不是给他,是给凤天歌。”

丁酉搁下书卷,因为瘦而略显凹陷的眼眶里闪出一抹精光,“中毒一案原本有三个嫌疑人,凤天歌保了谢如萱便只剩下两个,前日凤天歌差人送了两段蟒蛇肉到本官府上,那小厮分明说凤天歌把蛇头带回镇南侯府了。”

“那又怎样?”何师爷知道这事儿,可这能代表什么?

丁酉舒了口气,身体靠在椅背上,眼底越发锐利如鹰,“你想,蟒蛇头最毒,凤天歌拿回去必然不是孝敬凤清,除了凤清,侯府里还有谁?”

“老夫人跟二房。”何师爷回道。

“凤天歌那是回去发威了,她发威的目的便是要告诉老夫人跟二房,中毒一事必要有人付出代价。”丁酉说到这里,眼中露出些许赞赏目光。

何师爷了然,“她是想让二房跟老夫人内斗?”

“信是老夫人写的,凤雪瑶送的,这事儿若真细究起来还很难说谁才是凶手,与其刑部查,倒不如让他们自己选。”

丁酉身为刑部尚书多年,深知人性本恶

,生死关头亲情如浮云。

他相信,用不了几日,镇南侯府必会传出异动……

夜,光洁如辉,宁静幽远。

四海商盟二楼,容祁仔细回想屈平白日里的那番话,不禁叹息。

一个晚上,他已经叹了二十来口气。

楚太后,亦是他的皇祖母,快要死了。

难怪她都没问凤天歌愿不愿意,直接点了鸳鸯谱。

原来是这样。

其实如果不是楚太后在握容祁手腕的时候暴露出自己的脉象,屈平根本不会告诉容祁。

毕竟屈平答应过楚太后,不会说给任何人。

说不难过,是假的。

即便没有血缘,容祁对这位楚太后亦心生崇拜跟敬仰,亦想有朝一日可以跪在她老人家面前,唤一声皇祖母。

现在看,只怕是没机会了。

容祁又叹了一口气。

雷伊现身,“主人要是不想娶凤天歌,大可不必委屈自己。”

雷伊忠仆,即便容祁平日里对他不算好,应该说很坏,但在看到自家主子面对桌上那只玉镯长唉短叹一个时辰之后,还是忍不住出来劝慰。

容祁慢动作抬头,“你哪只眼睛看到本世子委屈了?”

雷伊不明白容祁为什么会这样问,明明五官揪在一起都快拧出水了,眼睛红红的,这都不叫委屈吗?

“两只都看到了啊!”

容祁沉默,之后送给雷伊四个字。

自戳双目。

凤天歌来了,所以雷伊没有戳成。

二楼,当凤天歌走进来的时候容祁收了玉镯,带了面具,一派恬淡之

姿坐在桌边。

“天歌拜见温盟主。”

凤天歌自皇宫出来先去了鱼市,与黎啸天交代一番便直接转到幽市。

“凤大姑娘不必多礼。”看着眼前的凤天歌,容祁心里高兴,很是高兴。

不管怎样,这份姻缘算是定下来了。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