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容祁的身骨

第三百七十五章 容祁的身骨

都说母子连心,多半是母亲对儿子有那份心,儿子是不是也能跟母亲连心还真不好说。

此刻房间里,凤炎恭敬立在老夫人面前,“这么晚了,母亲还没歇下?”

老夫人平日里拿凤炎当自己眼珠儿一样疼,从小到大没摆过脸色,但这会儿她是真生气。

“府上孽种一个接着一个的出,你让我怎么歇得下去!”

老夫人恨声开口时瞪了眼凤炎,之后又觉得瞪的狠了,“站着怪累的,坐下。”

凤炎沉默,转身落座。

旁侧,周嬷嬷立时奉上刚刚沏好的碧螺春。

凤炎接过茶杯,“母亲找儿子有事?”

话虽不好开口,但好在没有外人。

老夫人犹豫一下,“下毒一案已经摆在明面儿上,就算那毒是谢如萱下的,可凤天歌这是铁了心要在老身跟凤雪瑶中间选一个背黑锅……”

凤炎端着茶杯,静默聆听。

见其不语,老夫人又道,“好在你膝下还有染修,加上之前被送到乡下守祖屋的侧室也养了个丫头,听说那丫头乖巧机灵,也很可爱。”

老夫人说到这里,凤炎了然。

“母亲的意思,是让儿子把雪瑶交出去?”凤炎明知故问。

“这不是没法子了么,你想想,因为独孤瑾那档子事儿,雪瑶名声坏的嫁都嫁不出去,你留着她只会受累,索性就把她交出去,了了这桩下毒案。”

老夫人说话时故意瞄了眼凤炎脸色,“你放心,只要有母亲在,这镇南侯的

爵位早晚帮染修争到手!”

因为凤炎几日没来,老夫人也不似初时那般笃定自己最宠的儿子就真的会义无反顾站在自己这边。

是以,作了保证。

“儿子不在乎爵位,只要母亲……可以平安。”凤炎不动声色道。

老夫人闻声,甚是欣慰,“母亲就知道这辈子,没白疼你!”

“时候不早,儿子就不打扰母亲休息了。”凤炎搁下一滴未碰的茶杯,恭敬施礼。

这厢,凤炎刚刚离开钟绮院,那厢,凤雪瑶已然在茗湘阁内疯狂打砸。

角落里,凝秀懵的。

自家小姐刚刚还说想到一条妙计可令她跟老夫人同时脱险,怎的没一会儿功夫就回来了,还带回来这么大火气。

“该死的老东西!”凤雪瑶举起手里的骨瓷甘露瓶,狠狠抛向地面,玉白瓷片迸起的刹那划过手背,鲜血猛溢。

骤然袭来的疼痛使得凤雪瑶渐渐清醒,幽黑冷眸却越发寒冽。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自己还在犹豫要不要把祸彻底转嫁到老东西头上的时候,那老不死的竟然已经鼓动父亲把她交出去!

“该死……”凤雪瑶不顾手背传来的钻心疼痛,双手紧扯锦帕,任锦帕褶皱变形亦不松开。

或许,她该先下手为强……

且说凤天歌自皇宫回来的时候,已过丑时。

静谧锦苑,飘逸出一股淡淡的芬芳。

是酒香。

凤天歌寻香而去,分明看到整片梨树中间,一袭如雪白衣的容祁正趴在石台上,独

饮。

孜孜不倦,阴魂不散呵!

凤天歌纵步过去,正要撵人时却是容祁先开口,“等你好久了,陪我一起喝好不好?”

轻风摇曳,树影斑驳,如银月光落在容祁那张风华绝代的俊颜上,温柔了岁月,惊艳的时光。

容祁的眼睛很亮,比夜空上的星星还要明亮。

他就那么懒散的趴在石台上,举起玉颈酒壶,似笑非笑的看着凤天歌,“一起喝嘛,一起喝吧。”

凤天歌鬼使神差的,接过酒壶,“有心事?”

虽然以她对容祁的了解而言,心事这种复杂的东西应该不会出现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但是很明显,容祁有心事了。

容祁笑了笑,神色颇显凄然,却又有些漫不经心,“没有啊,单纯想喝酒。”

“那就喝吧。”人生在世,谁还没有几件不可言说的往事。

凤天歌不问,便是知道那些不可言说的往事,也必将无言以对。

既如此,还说么。

容祁是真的想喝酒,不止想喝酒,还想杀人。

只是不能,他由始至终要的,不就是真相大白么。

若都杀了,大齐那个夭折的小皇子又该如何重见天日。

眼见容祁一口一口不停歇的朝嘴里灌酒,凤天歌眼中溢出一抹担忧。

说实话,她真心觉得现在更应该被安慰的是自己,毕竟被冤枉与人苟且的那一个,是她。

但容祁这副样子,她也是不能强求了。

“如果我能帮上你,不要客气。”凤天歌搁下玉颈酒壶,正

色看向容祁。

容祁微熏,歪了歪头,“真的不用客气吗?”

凤天歌点头,“只要我能做到。”

容祁唇角弯起,目光迷离,“陪我睡一晚吧……”

如果,容祁不是喝醉了,不是他看起来真的很像有心事!

凤天歌直接就动手了!

可即便是这样,凤天歌还是很生气。

老娘这样真诚待你,你丫让我陪你睡?

还想怎样!

就在凤天歌闭目调息片刻,重新睁开眼的时候,容祁没了。

确切说是滑下石凳,趴到了石台底下。

睡、着、了……

又一群草泥马从凤天歌脑海里狂啸而过,她发现近段时间自己跟这种马特别投缘。

“容祁?”凤天歌一番心里建设之后起身过去,推了推。

无人应声。

“你敢装睡我打你啦?真打哦?下手不会轻的!”任凤天歌如何试探,容祁就只趴在地上,呼吸匀称。

果然是睡着了。

凤天歌无奈伸手,可劲把容祁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

容祁好重!

凤天歌单手拽着容祁绕过自己后颈的胳膊,另一只手揽在容祁腰际。

所以说触感当真要比视觉更真实,凤天歌倒不知看起来温润如玉的容祁腰上竟然没有一点点赘肉。

凤天歌出于好奇,真的只是出于好奇,手便稍稍往下了一些。

再下一些……

容祁没睡着,一直都没睡着,他只是想装睡赖在凤天歌这里不走。

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凤天歌的手真的不能再往下了啊!

就在容祁都有点控

制不住体内疯窜的小火苗时,整个身体轰然一倒,躺在了床上。

“没想到你是这么努力的一个人……”凤天歌拉过被子盖在容祁身上,之后转向方桌。

她曾是位元帅,最清楚一个拼命操练的将士该有怎样一副身骨。

容祁,就拥有那样的身骨……

-------------------

感谢所有亲的打赏跟月票,真的十分感谢,每次看到月票跟打赏变多的时候我都要内疚一番,然后就要励志一番……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