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延禧殿对峙

第三百七十六章 延禧殿对峙

即便是这样,凤天歌也没有怀疑,亦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

明日,她将面对叶芷惜。

床没了,凤天歌只好匍在桌边浅眠。

月光如薄纱倾覆,透过窗棂洒进来,落在凤天歌身上,泛起淡淡的光。

容祁睁着眼,静默注视桌边女子,目光愈渐温柔。

错过独孤艳,我便再也不会错过你……

一天一夜的时间,楚太后私以为这件事对自己孙女不再突兀之后,开审。

延禧殿内,但凡有资格站在殿内的妃嫔无一缺席。

无比强烈的好奇心跟见不得别人好的变态心理,使得她们各个翘首盼着好戏开锣。

殿中央,叶芷惜一副正义凛然之姿挺直而立。

顾紫嫣居左上尊位,余下妃嫔各自找对位置,楚太后没开口便无一人敢先说话。

“沈教习还没到吗?”主位上,楚太后不愠不怒,神情自带威严。

旁侧,孙嬷嬷恭敬俯身,“回太后,昨日懿旨传的是巳时,也快了。”

“嗯,叫人把天歌也唤过来。”楚太后淡声吩咐,视线转落在叶芷惜身上,“既然他们还没来,你先开始吧。”

若在公堂,这嫌犯还没到,原告哪有先陈情的道理!

叶芷惜心有不甘,却也不好顶回去,“太后明鉴,沈辞与佟……贵妃私通之事证据确凿,臣妾有人证在外候着,亦有物证!”

“传上来。”

楚太后音落时叶芷惜微怔,“可是……”

“大胆!”没给叶芷惜质疑的机会,孙嬷嬷冷呵

一声。

这一声大胆喝的整个延禧殿都是一颤。

妃嫔们暗惊,平日里看着挺和蔼可亲的孙嬷嬷,动起怒来竟有这般气势。

到底是太后身边的老人,多少都沾了些老太后的英气。

叶芷惜不敢多言,朝身后采薇使了眼色。

采薇得主子意思当即转出宫外……

皇宫,东门。

哑七拽住马车之后,凤天歌自里面走下来,抬头便见另一辆马车将将停止。

与沈辞四目相视时,二人无奈一笑。

“天歌连累沈教习了。”凤天歌先走过去,拱手施礼。

“师徒一场谈何连累,若真论起来,倒也不是你连累我。”沈辞穿着太学院的教服,玉簪绾发,眼中一如既往的清心寡欲。

凤天歌恭敬起身,由沈辞走在前面,心底微殇。

两世师徒你却得我两世牵累,真是对不起了。

东门处,叶清华早早候在那里。

见沈辞时只微微低头,待其而入直接拦下凤天歌,万般歉疚,“对不起。”

同父同母,叶芷惜跟叶清华的性子也真是差太多。

此番与叶芷惜对立,凤天歌担心的却是叶清华,“我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我怎么都没想到姐姐竟然这样极端,她真是疯了!”叶清华怒极跺脚,“天歌,若你有事,我必拼命护着你!我帮理不帮亲!”

凤天歌浅笑,“那就好。”

未与叶清华多言,凤天歌只安抚几句便入了皇宫。

延禧殿内,叶芷惜带进来的证

人是两个年过花甲的老叟,跟一位老妪。

四人皆是昔日佟府上的婢子跟下人,加起来三百多岁,站在殿内颤颤悠悠。

这会儿四人已经轮番说了证词,大概意思是佟贵妃还是佟府大小姐的时候便与沈辞来往甚密,沈辞也不止一次入过佟兮的闺房。

除了证词,他们还拿出证物,便是佟兮与沈辞相互来往的情书。

就在那老妪信誓旦旦回忆,自己曾亲耳听到佟兮闺房里传出旖旎之音的时候,沈辞与凤天歌先后而入。

“欺瞒当朝太后是凌迟的死罪,这位老人家,说话可要仔细呢。”凤天歌径直走进殿内,与正信誓旦旦的老妪擦肩而过,斜睨了一眼。

“天歌拜见皇祖母。”

与此同时,沈辞亦施礼,“沈辞拜见楚太后。”

见沈辞与凤天歌一起走进来,叶芷惜妒火中烧,眼中恨意如何也掩饰不住了,“沈辞你贵为太学院教习却不知检点,非但与宫中贵妃私通更与院中新生苟且私混,你简直不知廉耻!”

因为知道沈辞是多么清心寡欲的一个人,像这种骂街的事儿,凤天歌主动承包了。

“太子妃就知廉知耻了吗?你若知廉耻便不会前晚在梅院外死活赖着不走,便不会因妒生恨诬陷沈教习,求而不得即毁,恕天歌直言,太子妃的度量也就那样。”凤天歌转身,冷漠直言。

事情走到这个地步,再给叶芷惜留面子便是对沈辞不公,对佟兮不公。

凤天歌你血口喷人!”叶芷惜怒斥。

“太子妃就不是血口喷人了?”凤天歌冷笑,转身走到殿中老妪面前,“你记性很好?”

老妪得了钱,自是狠狠点头。

“那我问你,你旁边这两位旧识都叫什么名字?”凤天歌冷冷看向老妪,声音很冷。

老妪懵了,扭头看向旁边一位老叟时被凤天歌挡住视线,“你连陈平周意都忘了,还能清楚记得自家小姐闺房里传出过旖旎声?”

“没忘没忘!他们一个是陈平一个是周意!”老妪恍然大叫。

凤天歌盯着老妪许久,笑了,“我其实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老妪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叶芷惜怒不可遏冲过去,“他们并不是同一时间伺候在佟府的!”

“解释的不错。”凤天歌赞许似的点点头之后,微挑眉峰,“可又有什么意义呢?”

接下来,凤天歌自怀里取出一张折叠妥帖的宣纸,面向楚太后,

“皇祖母明察,这三人虽都在佟府做过事,但都算是粗使仆役,平日里莫说与佟贵妃说话,见上一面都很难,这宣纸上所列,是他们与太子妃的私下交易。”

孙嬷嬷已然走过来,将宣纸接在手里转身。

“这上面清楚写明他们每人各收太子妃五千两白银,以及白银藏处。”

楚太后自孙嬷嬷手里接过宣纸,缓慢展开。

“没有!太后明鉴,芷惜绝对没有收买任何人!那些钱……必是凤天歌故意诬陷!”叶芷

惜也算是当世才女,心思敏捷,反应极快。

“是不是诬陷哀家自会查明。”楚太后收了宣纸,便又将时间留给凤天歌。

凤天歌了然,转身看向叶芷惜,

“其实太子妃又何必浪费银子,当日佟贵妃入宫前曾得宫内女官层层检验方才入宫,想来太子妃也在各司走了一遭,检验的过程有多严苛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佟贵妃清白与否由不得这三位胡言乱语,太子妃若怀疑,何不把当年给佟贵妃验身的女官都叫过来,逐一问话。”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