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八十章 旧人

第三百八十章 旧人

看着眼前几近癫狂的叶芷惜,叶清华心痛。

“你说过,你不爱沈辞了。”

“是不爱!本宫早就不爱他了!”叶芷惜狠狠抹过眼泪,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向自己妹妹。

叶清华自宫门一路过来,延禧宫发生的事也算听了七七八八。

她只想问一句,“若不爱何来恨?若不恨你又为何定要诬陷他与佟兮私通,与凤天歌苟且!你根本就是因爱生恨!”

“因爱生恨?那他沈辞根本不爱我,又为什么恨不得我死!”叶芷惜再也伪装不下去,歇斯底里。

“那是因为你动了他最在乎的女人!他恨你,便是真的恨你!”身在局外,叶清华比任何人都看的清楚,“姐,收手吧!”

“你闭嘴!”叶芷惜突然抬手,狠狠甩了叶清华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二人皆震。

脸上的痛并不清晰,心痛才要命,叶清华红了眼眶,“姐姐,你还记得自己当初为什么入宫吗?你记不记得当初入宫时,你说的那些话!”

叶芷惜记得,当初求而不得,她真的有想过放弃。

入宫,亦是希望叶府能在这波云诡谲的朝局中屹立不倒。

“采薇,送她出去。”叶芷惜无法争辩,也不愿多想。

“姐姐你知不知道,父亲被你气到吐血,自昨晚到现在滴水未进!你就不能退一步吗?哪怕是为了你自己!”叶清华猛上前拦住叶芷惜,“你一定要这么自私?害人害己!”

“我自私?我若

自私当初便不会入宫!”

叶芷惜怒视挡在自己面前的妹妹,渐渐的,眼中变得凄然,“是他逼我的,如果不是他把我逐出文府,不是他与凤天歌暧昧不清我不会这样做,他任由我在梅院等了一天一夜连见都不肯见我!现在,是他想要我的命你懂么!”

“他把你逐出文府是怕你弥足深陷,他与凤天歌暧昧又与你何干?他不见你,是不想你再有妄念,他要你死,还不都是你咎由自取!”

想到凤天歌在宫门时说的那番话,叶清华突然拉住叶芷惜的手,“姐姐,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只要你肯改我定会替你说情!”

“不可能!”叶芷惜突然挣开叶清华,美眸陡寒,“既是他们想叫我死,我倒要看看,到最后死的那个会是谁!”

“姐姐……”

叶清华再欲开口,却被叶芷惜抢了先,“采薇,送客!”

看着眼前被暴戾关紧的内室房门,叶清华难免悲恸。

“二小姐,请。”

叶清华未理采薇,转身离开永延宫……

天将暮色,玉兔东升。

凤天歌再入皇宫时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入了奉天殿。

独孤柔却似早料到她会来一样,已让墨画备好茶点。

是以凤天歌到时,看到的便是独孤柔一副胸有成竹模样。

落座后,凤天歌直接自怀里取出一张宣纸,推到独孤柔面前,“真没想到,你会帮我。”

宣纸上所写,便是叶芷惜带去延禧宫那三个证人的底细。

至于这张宣纸,则是凤天歌出门时一个小乞丐硬塞给她的。

独孤柔瞄了眼桌上宣纸,“上面没有落款,凤大姑娘怎知是本宫?”

“也不难猜,这宫里除了侧妃,好像也没什么人希望准太妃倒霉……当然了,即便是有,也没本事查到这些。”

既是独孤柔抛出这份‘善意’,凤天歌自然也要捡些冠冕堂皇的说。

“凤大姑娘觉得本宫有本事?”独孤柔挑眉。

凤天歌拽了拽椅子,左臂搭在桌面上,身体前倾,“侧妃……毕竟是独孤艳的妹妹。”

独孤柔竟然没有变脸,甚至有些欣然,“的确。”

凤天歌盯了独孤柔片刻,似笑非笑,“侧妃帮我,可有条件?”

“没有。”独孤柔摆出一副高深模样,“单纯是想交凤大姑娘这个朋友。”

“朋友……说起朋友我倒也有眼无珠了一回。”凤天歌挑了块糕点拿在手里,似端详又似考虑,浅尝,“味道不错。”

“本宫也没想到,叶芷惜竟会连带凤大姑娘一起拖下水。”

独孤柔如何知道,凤天歌指的,并不是叶芷惜。

见凤天歌细嚼糕点,独孤柔又道,“原本这张纸本宫是想交给沈教习的,只不过……我还怕交给凤大姑娘之后,凤大姑娘怪本宫唐突呢。”

“不唐突,莫说此事与我有关,就算没有关系沈辞是吾恩师,我也定会替他出头。”凤天歌听得懂独孤柔言外之意,只不过交沈辞不如交她来的更

有价值罢了。

既已确定凤天歌立场,独孤柔渐入主题,“有件事凤大姑娘可能不知,今日叶芷惜并未使出杀手锏。”

凤天歌握着糕点的手,微顿,“杀手锏?”

“凤大姑娘该不会以为叶芷惜就这么点儿伎俩吧?”

独孤柔看出凤天歌眼中惊讶,不由感叹。

若真与同一时期的独孤艳相比,凤天歌似乎稚嫩了些。

好事。

凤天歌挑眉,“她还能有什么杀手锏?”

“具体的本宫也说不清,似乎是找了昔日昭阳殿的旧人。”这是秦淳查到的消息,而独孤柔跟秦淳都不能确定的是,这个人是谁。

凤天歌眸光微闪,须臾而逝,“又是诬陷?”

“凤大姑娘不必担心,她有旧人,本宫亦有。”起初秦淳并不赞成暴露季安庭,但在探查到叶芷惜手里亦有昭阳殿旧人之后改了主意。

有句话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若真让那‘旧人’坐实佟兮与沈辞有奸情且皇家血脉被玷污,届时就算被他们找到小皇子,又如何翻案?

“哦?”凤天歌佯装镇定,心里却是一紧,她知道独孤柔说的是季安庭。

独孤柔端直而坐,神色肃穆,“凤大姑娘放心,明日辰时三刻,本宫自会把人送上凤大姑娘的马车。”

“如此,多谢。”

凤天歌初时对这件事的期许,只是想在解决叶芷惜造谣生事的基础上挑顾紫嫣跟独孤柔相斗,怎么看她们都闲的要命。

但现在,事情的走向

似乎可以更深。

而要不要往更深的方向走,凤天歌并不想独断……

浩瀚夜空,繁星微闪如银河里的波光粼粼,美而无言。

逍遥王府后园,倒了两根柱子的醉翁亭颤巍巍支撑着整个亭顶的重量。

亭内,一袭白色教服的沈辞跟一身玄色蟒袍的北冥狄正瘫在里面……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