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因棋结缘

第三百七十九章 因棋结缘

相比北冥狄,沈辞的表情与在延禧殿时,没有两样。

此刻北冥狄坐在亭内,沈辞站在亭外,容祁则被夹在中间很是尴尬。

“你是谁?谁叫你来的?管家!快把这个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阿猫阿狗的给本王赶出去!”北冥狄粗声大气,暴跳如雷。

容祁后脑滴汗,北冥狄居然说不认识沈辞,当初他们好的时候穿一条裤子都可以……

“兮儿的孩子,到底死没死?”沈辞一袭白色教服孑然而立,淡如烟雨的眉峰下,双目如同寒星。

北冥狄怔了片刻,之后……

之后他竟指着面前的容祁,朝沈辞讥讽冷笑,“你竟当着他的面,问本王兮儿的孩子死没死?”

容祁很紧张,他怕北冥狄一不小心就把秘密说出去。

是的,自己是佟兮亲子这件事他只告诉了一个人,就是北冥狄。

在容祁看来,同样对母亲深情的两个男人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

相比沈辞,北冥狄更重大局,沈辞却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在沈辞面前承认自己是佟兮的孩子,沈辞会毫不犹豫闯进皇宫杀了北冥渊跟所有阻他路的人,给他想要的一切。

对于爱情,沈辞亦有执念。

沈辞的执念,是成全。

“咳咳……”容祁无比尴尬伸出手,硬把北冥狄指向自己的手指掰回去,“本世子可能来的不是时候,你们聊……”

“不许走!”北冥狄那根手指就跟上了机

关似的,啪的弹开,“你就坐在这儿听!哪儿都不许去!”

沈辞虽不知容祁是佟兮的孩子,却与容祁算得上朋友。

整座太学院里,除了容祁没人能从他那里要到酒喝。

因为相信容祁人品,沈辞倒也不在意当着容祁的面,问清楚,“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是啊,本王是知道什么,本王是隐瞒了什么,怎么滴!”北冥狄怀抱小青狸,颐指气使。

容祁抚额,极度无语。

这是要糟糕呵!

“是什么?”沈辞踩重步走进醉翁亭,声音嘶哑,带着凄寒。

“不告诉你!”

说起北冥狄与沈辞的恩怨,全是泪。

那时佟兮待字闺中,因为世家相交的关系,沈辞与佟兮很早就认识,是绝对的青梅竹马。

至少沈辞早已倾心。

后来沈辞与北冥狄偶然结识,朋友的朋友,总会见面。

初见是在一片桃林,满目芳菲,却不及她嫣然一笑。

北冥狄此生所做唯一一件不后悔的事,便是在初见佟兮时单膝跪在地上,请求佟兮嫁给他。

大齐从来没有这样的礼节,这是北冥狄自己想的,双膝跪父母,他不想让佟兮觉得自己在跪娘,就单膝了。

他指天发誓,只要佟兮肯嫁给他,他愿一生一世一双人。

那会儿沈辞也在,差点儿没气死。

好在佟兮没答应北冥狄,但也没有直接拒绝,而是与其约定,十盘棋,若北冥狄能赢五盘,她便答应作逍遥王妃。

结果,北冥狄一盘都没赢。

不得不提,最后一盘佟兮想让北冥狄体面一些,便想故意输他。

然后就发现,跟北冥狄下棋,想输都难。

故事若只是这样,沈辞倒也不会因为北冥狄对佟兮唐突就此绝交。

问题在接下来!

北冥狄输了之后不甘心,便去宫里找当时还是太子的北冥景教他棋艺。

该如何形容北冥景的棋艺呢?

这样说吧,容祁不及。

初时北冥狄稍稍学点儿皮毛就去找佟兮‘切磋’。

如佟兮那般蕙质兰心的女子,很快就发现北冥狄背后有高人,于是总会给北冥狄出些残局。

北冥狄便将这些残局带回来让自己皇兄解,北冥景亦会出更难一些的残局让北冥狄带给佟兮。

想想吧,这能有好么。

北冥景之所以能与佟兮在一起,北冥狄简直功不可没。

沈辞恨的,就是这个。

这也是北冥狄为何如此执着提升棋艺的原因。

他的人生,输在了一盘棋上……

“兮儿受此诬陷你竟然连府门都没迈,说明此事早在你意料之中,你没阻止便是在等,在等什么?”

任沈辞如何质问,北冥狄就只坐在那里抖着身子不回答。

抖,抖擞的抖。

“不说是吧?”那么温和的沈辞,在文府里最动怒的一次也只是皱皱眉头,这会儿却疯了。

就在沈辞欲出手刹那,小青狸放了一个屁。

销魂的味道直接把容祁给熏翻好几个跟头,滚出亭外。

沈辞却只怔了片刻,便与北

冥狄扭打到了一起。

站在亭外,容祁忽然想起来,其实沈辞也是江湖高手来的,只是好些年不动手看着越发斯文了而已。

这会儿打起架,好粗暴。

容祁走了,他觉得以北冥狄对沈辞的怨念程度,当不会把秘密说出去……

皇宫,永延宫。

叶芷惜回到寝宫之后摔了所有能摔的东西。

采薇也不知道该如何劝,便由着自家主子发泄。

且等叶芷惜摔的累了,采薇这才走过来,“小姐,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没有回头路了。”

何止没有回头路,采薇甚至看不到前路。

谁能想到凤天歌竟把自家小姐爱慕沈辞的事,昭告天下一样摆在光天化日之下。

如此,就算能坐实沈辞与佟兮私通,与凤天歌苟且,她家小姐的太子妃之位也不可能保得住。

“我为什么要回头?沈辞那样无情!他竟对我如此心狠……他想我死!”叶芷惜悲愤低吼,睚眦欲裂,全然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风范。

采薇心疼自家小姐,“奴婢也没想到沈辞……”

“既然他想我死,我便也不能叫他活,大不了鱼死网破!”叶芷惜疯了一样掀翻身前桌案。

殿门处,叶清华进来时,刚好看到这一幕。

昨日事发,叶重得到消息第一时间便要见自己的女儿,哪成想叶芷惜硬是将人挡在宫外,就是不见。

那时的她,胸有成竹。

这会儿见自己妹妹走进来,叶芷惜立时转身走向内室。

采薇领

会其意上前阻拦,却被叶清华一把推开!

“躲起来有用么!”叶清华神色愤然,厉声开口。

“我没躲—”

叶芷惜突然回头,与自己妹妹临面而峙……

-------------------

帮亲们理一理,楚玥是楚太后跟别人(傅霆轩)的孩子,容祁是北冥景跟佟兮的孩子,北冥景不是楚太后生的,所以凤天歌跟容祁没有血缘关系,名份上,容祁一直承认的只有楚国世子的身份,小云三观绝对正……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