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昭阳殿旧人

第三百八十四章 昭阳殿旧人

凤天歌未曾见过柳萤,单看容貌她自无法辨认。

但她知道,身边老者应该认得。

季安庭是认得,所以当那老妪出现在殿门一刻,他的眼睛便没有移开。

而是紧紧的,死死的盯着柳萤。

神情不似初时闲淡自若,渐渐肃冷。

手,叩住酒壶。

“昭阳殿嬷嬷柳萤,叩见楚太后。”柳萤恭敬施礼,一举一动皆是宫中礼节。

身居主位,楚太后早已把殿内所有人的表现尽收眼底,“起来说话。”

“是。”柳萤起身,尔后恭敬立在叶芷惜身侧。

自柳萤入殿,叶芷惜便是一副洋洋得意之态,“柳嬷嬷,你既来了便当面告诉所有人,佟贵妃与沈辞什么关系?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清白!”

延禧殿一时无声,落发可闻。

“贵妃与沈辞私通,腹中所怀,绝非皇种。”柳萤沉默片刻,幽声开口。

众妃嫔闻声皆倒抽一口凉气,这般言之凿凿,这般信誓旦旦!

凤天歌本能看向柳萤,眉目微凛。

据她所知,昭阳殿里十三名宫女十五名太监皆忠仆,若眼前老妪是柳萤,怎会如此大逆!

“太后听到了,有柳嬷嬷作证,证据确凿!”叶芷惜音色高昂,眼中光芒闪耀。

她堂堂正正的,面无愧色看向沈辞,“你自诩清白,你有多清白!”

楚太后未语,视线似不经意落在自己孙女身上。

凤天歌得其意,看向柳萤,“内务府藏卷记录,昭阳殿柳萤早在二十年前已然死于肠痛

,你说你是柳萤,有何证据?”

凤天歌的疑问,亦是殿内所有妃嫔的疑问。

柳萤听到质疑,略略抬头看向凤天歌,眼中坚定,面色无惶,“我就是证据,老奴还活着,就是证据。”

“那当是内务府有失!”叶芷惜尖刻附和。

“你既没死,为何隐姓埋名?”凤天歌实在猜不透眼前老妪到底是不是柳萤。

若是,她为何诬陷佟兮?

若不是,她又为何致如此坚定!

“当年佟贵妃难产而死,腹中胎儿早夭,那孩子的父亲疯了一样的叫人偿命……”

柳萤低沉开口,视线直逼沈辞,“沈教习,老奴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几句话,柳萤便将昭阳殿所有宫女太监的‘意外’,加诸到了沈辞身上。

众妃嫔震惊,回望沈辞。

沈辞缓转身形,不见风华的脸上不见神情,“如果你是柳萤,沈某会很失望。”

是的,如果眼前老妪真是柳萤,不用别人出手沈辞便会当场结果了她!

“呵。”柳萤没有反驳,只是嗤笑。

偏在这时,一直默默站在凤天歌身侧的季安庭,取下腰间葫芦,狠狠朝嘴里灌了几口酒。

这样的动作,吸引了一众目光,包括柳萤。

季安庭叩好壶盖,“好酒。”

打从凤天歌进来时,殿里众人便对这老叟的身份作了猜测,现在更是越发好奇。

“柳嬷嬷,好久不见。”季安庭有着与柳萤一样的从容,气定神闲走到大殿中央。

柳萤闻声抬头,

眼中显露迟疑之色。

“没认出来?”

季安庭不由摸了把尽是褶皱的脸皮,“没认出来也对,二十几年过去了,杂家又在外面受了点儿苦,沧桑了。”

柳萤眯着眼,紧紧盯着眼前老叟,渐渐的,眼神惊恐,瞳孔放大。

“季安庭!”

别人不知季安庭是谁,顾紫嫣却知道。

严格说,昭阳殿里十三名宫女十五名太监的名字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见顾紫嫣看向锦葵,锦葵亦震惊的无以复加。

“不可能……你不是!你已经死了!”柳萤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季安庭觉得可笑,“怎么就你可以死而复生,杂家就必须得死透透的?”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是季安庭?”柳萤沉声低吼。

“杂家活着便是证据,这话还是柳嬷嬷你说的呢。”季安庭看似缓淡的语气,却处处透着针锋相对的寒意。

柳萤惊怒之后,平静下来,“你既活着,便也算是命大之人了。”

“的确。”季安庭很是赞同点点头,“杂家也庆幸自己还活着,如此便不能眼睁睁看你诬陷贵妃,诬陷沈公子。”

“我没诬陷他们!”柳萤愤然驳斥。

主位上,楚太后俯耳听了孙嬷嬷几句,恍然。

“季安庭,你是昭阳殿旧人?”

见楚太后问话,季安庭再度面向楚太后,“杂家正是当年于昭阳殿当差的公公,季安庭。”

楚太后颌首时瞄了眼孙嬷嬷,“查查当年内务府的总管是谁,也忒不仔细

,回头罚一罚。”

“老奴记下了。”孙嬷嬷恭敬领旨。

“既然都是昭阳殿的旧人,那你们就说说吧。”楚太后一副不打算问话,由着柳萤跟季安庭自由发挥的表情,靠在椅背上。

一众妃嫔也都抱着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心态,个顶个伸长脖子,生怕错过什么精彩桥段。

凤天歌默不作声,视线却是落在柳萤身上。

昨晚温玉明明说余下四人皆安然,那这柳萤,又是哪里来了?

“柳嬷嬷,刚刚你说了什么?”既得楚太后默认,季安庭转回身,看向柳萤。

“贵妃与沈辞有染,腹中胎儿并非皇嗣。”柳萤看向季安庭,冷冷开口。

季安庭缓步,走近柳萤,“天武元年,新皇登基封主子为贵妃,当晚一宫女被教奴房老嬷嬷狠毒鞭打,趁老嬷嬷喝口茶的空当拼命跑出教奴房,歪打正着进了昭阳殿,那宫女是谁?”

“是我。”柳萤毫不避讳。

“那宫女后来是何下场?”季安庭愠声质问。

“得佟贵妃收留,自始伺候在昭阳殿。”柳萤冷淡开口,眼中无丝毫感激之意。

“二十多年,贵妃待你如何?”季安庭声音略重。

“贵妃和善,二十多年从未苛责老奴,不止老奴,昭阳殿内十三名宫女十五名太监亦是如此。”柳萤所道,乃人尽皆知的事实。

当年佟兮是个端庄温雅,人淡如菊的女子,性情温和,从不与人为难,对宫内下人亦是极好。

在佟兮眼里

,他们非仆,是友。

“原来你都还记得……”季安庭冷笑,“万没料到,昭阳殿里竟出了你这个白眼狼!”

柳萤不以为然,目光寒戾,“贵妃的命是命,奴才的命就不是命?就因为贵妃待奴才们好,奴才们便理所当然要为贵妃的错,赔上性命!”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